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7章 抱大腿(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齐煊的目光没有收敛,温一诺当然察觉到了。

    不过她没有什么反应,就当不知道,只是在心里暗忖这个狗爹今天不陪他女儿夜跑,怎么还到外面跟他们这些人吃饭?

    司徒澈也发现沈齐煊一直在打量温一诺,他有些担心。

    毕竟沈如宝现在已经不掩饰自己对温一诺的反感。

    以沈齐煊这个宠女儿的程度,如果要为沈如宝出这口气,温一诺可能要受到极大打压……

    司徒澈不动声色把何之初身边的位置让出来,说:“一诺你坐这边。”

    沈齐煊坐在何之初另一边,温一诺在司徒澈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和沈齐煊斜对面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何先生,沈总,澈少,晚上好。”

    萧裔远只好在司徒澈身边坐下,和温一诺之间隔着一个司徒澈。

    不过正好跟何之初面对面。

    他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微笑着朝何之初点点头,“何先生晚上好。”

    然后才跟沈齐煊和司徒澈打招呼,“沈总、司徒大少,晚上好。”

    司徒澈从回来之后,亲近的人叫他澈少,下属和外面的朋友叫他司徒大少。

    萧裔远这么称呼他,显得疏离又礼貌。

    司徒澈对萧裔远不怎么关注,他的注意力都在温一诺身上,只对萧裔远敷衍地嗯了一声,然后对温一诺说:“一诺,你的第一轮比赛表现非常好。我们的五个科学家评委已经想跟你预约时间,跟你好好谈一谈。”

    温一诺微挑了眉,“跟我谈?谈什么啊?我又不是学理科的,在他们那些大佬面前很自卑的。”

    司徒澈:“……”

    自卑?

    小姑奶奶你字典里就没“自卑”这两个字好吧?

    他笑着说:“他们知道你不是做学问的,也不会问你学术问题,就是对你本人比较感兴趣,还有你那条鞭子……”

    萧裔远皱了皱眉,虽然知道不太礼貌,但还是插话说:“他们要对诺诺做什么?拿她做研究吗?这样不好吧……”

    何之初本来无可无不可地听着他们说话,也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当萧裔远说“拿她做研究”五个字,他的太阳穴突然紧绷起来。

    何之初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下意识冷冽地说:“那就不要去。一诺是道门正儿八经的大天师,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说想见就见?”

    温一诺没想到何之初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眼前倏然一亮,一双比普通人更黑沉的眸子像是点燃了火炬。

    她连连点头说:“对对对,何先生说得对。要见我呢,先跟我秘书预约。我也是专业人士,分分钟都要收钱的。”

    司徒澈:“……”

    他略尴尬地笑了笑,点头说:“行,我问问他们要不要预约。对了,你秘书的联系方法呢?”

    温一诺掩嘴笑了起来,明媚的大眼闪着促狭的光,“……秘书啊,还没招呢。等我招个秘书,再把联系方法给你。”

    司徒澈:“……”

    他忍不住笑了,“真是顽皮。行了,你要不想去,直接说就行了,我明白的。刚才我确实没考虑到萧总说得那种可能,是我的错。等下我一定多喝几杯,向一诺赔罪。”

    司徒澈大大方方认错,目光里的爱意不加掩饰。

    萧裔远微勾的唇角又放了下去,面无表情的想,这是当他是死人啊……。

    沈齐煊无却语地摇了摇头,心想这个姑娘,真是钻钱眼里去了。

    跟他心里的那个人,哪里像了?

    他真是魔怔了。

    沈齐煊移开视线,正好看见何之初揉着额角,脸色有些发白。

    虽然他本来就很白,但是现在连唇色都很淡了,精神也有些不好的样子。

    “何先生……?”沈齐煊试探地问了一声,“您还好吧?”

    “我没事。”何之初拿起红酒酒杯抿了一口,“刚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没事。”

    司徒澈、温一诺和萧裔远一齐看向何之初。

    何之初只是对他们举了举酒杯,说:“菜上来了。”

    这家餐厅提供的是比较高档的华式料理。

    形式跟西餐一样,分餐制,每人面前摆一小盘,吃完再上第二道菜。

    韩千雪这时走了回来,说:“菜来了,我还要了椰汁,温小姐喝椰汁吗?”

    “喝啊,我可喜欢椰汁椰奶了。”温一诺笑着点点头,“谢谢韩小姐。”

    “叫我千雪就可以了。”

    “那你叫我一诺啊。”

    韩千雪淡淡点头,然后在沈齐煊和萧裔远中间坐下了。

    那里本来就是她的位置,只是温一诺和萧裔远来了之后,司徒澈主动他自己的位置让出来,才导致韩千雪的位置偏了一些。

    不过她也不在意。

    今天这顿饭对她来说是工作餐。

    何之初消失了这么多年,之前的团队都解散了,结果突然又回来了,他们所里的律师打破头地要往何之初团队里挤。

    她的方向是知识产权,虽然是名校毕业,战绩彪炳,可到底资历不够,本来是没资格进何之初团队的。

    没想到何之初今年却突然要一个懂华语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大律师,她恰好非常擅长跨国方面的知识产权官司,而且也懂华语,因此立刻抓住机会毛遂自荐。

    何之初考察了她之后,同意她加入他的团队,并且马上给了她一个案子。

    今天她就是来见她的当事人萧裔远的。

    所以坐在萧裔远和沈齐煊中间正好。

    大家都坐好之后,侍应生开始上菜了。

    第一道菜是开胃的小菜。

    韩千雪很尽职尽责地介绍说:“这道菜叫海中雪莲,其实是海里的蕨类植物,看上去有点像多肉的花瓣。加了香醋和一点点糖调味,没有加盐和味精、鸡精都鲜味料,因为它本身已经够鲜了。”

    刚才萧裔远说过,温一诺比较喜欢吃清淡鲜甜的口味,因此她点菜的时候,特别注意这一点。

    而且大家要边吃边谈,吃一些辛辣味重的食物也不适合。

    还有一点她比较满意的是,她本人也喜欢吃清淡鲜甜的口味,因此今天的菜也非常合她的胃口。

    温一诺从来没有吃过这种海菜做成的凉拌菜,好奇地夹起一片像是多肉花瓣的海雪莲吃了一口。

    果然够鲜够嫩!

    看上去是比较劲道的多肉花瓣,但是吃到嘴里,立刻如冰雪一样消融,抿在口腔里,像是开了一场饕餮盛宴!

    温一诺眨了眨眼,感谢韩千雪:“千雪这道菜点的真是好,特别合我的胃口!”

    “一诺喜欢就好。”韩千雪朝她举了举椰汁,喝了一口。

    何之初没有胃口,一点都没吃面前的海雪莲,只继续喝他的红酒。

    一边喝,一边斜睨着身边吃得眼睛都眯起来的温一诺,不知不觉笑了,说:“一诺这么吃,以前是不是个小胖子?”

    温一诺“嗯嗯”两声,“何先生怎么知道的?我以前确实是个小胖子!”

    何之初:“……”

    他又揉了揉太阳穴。

    在他的记忆,曾经有一个可爱的他当亲妹妹疼爱的小胖子,可是不到成年,她就去世了……

    这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痛。

    现在看着温一诺,他仿佛看见那个小胖子长大后的样子。

    也会这么漂亮、这么可爱吗?

    何之初唇角露出一丝自己都没觉察的微笑,说:“既然喜欢吃,就再叫一道。”

    “不用了,我留着肚子吃后面更好吃的东西。”温一诺忙制止何之初,又觊觎何之初那盘没有动过的凉拌海雪莲:“不过何先生如果不吃,我可以代劳。”

    何之初本来是招手让人把他这盘撤下去的,见温一诺这么说,他笑了笑,说:“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

    “这是我的菜。”

    “可是您没动过啊。干干净净的,我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呢。”温一诺看出来何之初好像对吃的不感兴趣,只对他的红酒感兴趣。

    何之初点点头,“嗯,那你吃吧。”

    他把他那盘海雪莲推给了温一诺。

    温一诺高高兴兴接过来,用叉子叉了一块海雪莲花瓣吃下去。

    何之初转着红酒酒杯,眯着眼睛看着温一诺,笑着说:“一诺这个样子,真像我妹妹小时候。”

    “何先生有妹妹?”司徒澈貌似好奇的问。

    “嗯,不过很小就过世了……出了事故……”何之初的情绪有点低落。

    “不好意思。”司徒澈见引起了何之初的伤心事,忙改口道歉。

    何之初摆了摆手,“没什么,很多年了,我都快忘了。”

    他记得自己是失去妹妹之后,心情低落,才来这边散心。

    待了几年,才回去继承家业。

    回去之后,父亲和敌人同归于尽,他也受了重伤,养了好久才恢复。

    医生说他的大脑受到损害,要好好静养。

    他也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是有问题。

    现在看见温一诺,他不由自主把她往自己心里那个小小的身影上靠。

    温一诺也感觉到何之初的情绪低落下来。

    这可是她答应了自己的师父路近要好好“照顾”的人……

    虽然他看上去挺有本事,挺有地位,连沈如宝那个狗爹都对他毕恭毕敬。

    温一诺眼珠一转,决定要抱何之初的大腿,这样就不怕得罪沈如宝和她的狗爹了……

    她笑容可掬地对何之初殷勤地说:“何先生的妹妹一定非常可爱,非常聪明,非常乖巧。”

    何之初笑了笑,“可爱聪明差不多,但是她一点都不乖巧。”

    他记得她小时候顽皮的样子,促狭的时候,可让人头疼。

    于是在温一诺的“循循善诱”下,何之初不知不觉对她敞开心扉,讲了很多“妹妹”的事。

    韩千雪对何之初的家事不感兴趣,趁这个机会,开始跟萧裔远说话,了解自己的当事人。

    “萧总,你们那个案子,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萧裔远一边关注着温一诺跟何之初说话,一边应付韩千雪:“是这样的,我自己写了个有人工智能的特效制作软件。但是国外一个公司说我用了他们的专利软件,侵权了。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真的没有用过他们的专利。”

    “……可是我看材料,对方说他们在你的软件里,发现了跟他们的软件一模一样的核心片段,而且里面还有那个软件作者的签名?”

    “对。”萧裔远苦笑着点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确实发现了。可我真没有……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侵权,用了他们的专利,可是我会那么傻,把软件作者的签名也加进去吗?我不会删除吗?”

    韩千雪笑了笑,“也许你疏忽了呢?”

    “……别人也许会,我绝对不会。这个软件是我一句句写下来的。当时诺诺也在场,她亲眼看见我写的。”

    “嗯,但是知识产权官司,这种‘目击证人’不做数的。”

    萧裔远叹了口气,“我知道,可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是一定要争到底的。”

    “可是对方证据确凿……”韩千雪这一次话没说完,就被萧裔远打断了。

    “韩大律师,你是律师,是我的代理律师,对方是不是证据确凿,是你要质疑的,你为什么质疑我?”萧裔远的脸色淡了下来。

    为了这个官司,他都被迫在看英文版的知识产权法了。

    不是为了上庭辩论,而是为了在律师说话的时候,自己不是睁眼瞎。

    韩千雪挑了挑眉,对萧裔远的评价又高了一个档次。

    这是一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别人应该做什么的人。

    她刚才只是为了评估萧裔远在这件事上到底是无辜还是有愧。

    作为一名大律师,对当事人的充分了解,才是制胜的关键所在。

    他们所虽然是全国排名第一的大律所,可多少资深律师的滑铁卢,就是败在自己当事人身上了。

    “我明白了,过几天我写一个备忘录,咱们统一一下认识。只要萧总没有做过,对方的证据就一定有漏洞。”韩千雪很肯定地说。

    萧裔远容色稍霁。

    他对韩千雪的评价也提高了几分。

    这是第一个对他说,只要他没做过,对方的证据就一定有漏洞的人。

    他喜欢这样的逻辑推理,缜密又信服。

    饭桌另一边,何之初已经说完了有关他妹妹的趣事,温一诺现在在说自己小时候那些“糗事”。

    “……何先生您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我们老家出了名的倒霉孩子。我真的是喝水会塞牙,出门遇劫匪,跳个绳还能把肩膀拉脱臼那种人……”

    何之初笑得很开心,“……这么倒霉?那你怎么不找个运势好的人罩一罩?”

    司徒澈听到这里,忙说:“何先生,既然您跟一诺这么投缘,不如收她做干妹妹?”

    司徒澈想得也是,如果何之初能真的罩着温一诺,那就不用担心沈如宝搞事了。

    温一诺大喜,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何之初,说:“……我有这个荣幸吗?何先生?”

    何之初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说:“行啊,只要温小姐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您叫我一诺就好了!”温一诺见有戏,立刻殷勤地要给何之初斟酒。

    何之初让她斟好酒,说:“今天太仓促了,改天我在我家请客,向大家介绍我的新妹妹。”

    温一诺笑得双眸弯如月牙:“哎呀何先生可太客气了!”

    “还叫何先生?”

    温一诺从善如流:“何大哥!大哥!”

    还朝他拱了拱手。

    她一派爽气,何之初莫名觉得很对胃口。

    举起酒杯,和温一诺碰了杯,含笑说:“……妹妹。”

    好多年没有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如今说出来,觉得心里缺失的那一块,好像悄悄被填满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亲们一定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