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8章 不懂男人的心(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齐煊眼神幽深地看着这新出炉的“兄妹结拜”,又看了看司徒澈。

    他心知肚明司徒澈和温一诺打的什么算盘,好笑之余,又觉得他们多此一举。

    如果他想对付谁,会在乎对方有什么靠山吗?

    更何况温一诺只是何之初随意收的干妹妹,又不是亲妹妹……

    沈齐煊拿起酒杯,悠然啜了一口。

    韩千雪和萧裔远这时也停止了谈话,略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不过他们也都没说什么,一起举起杯子,向何之初和温一诺恭喜。

    何之初认了温一诺这个“妹妹”之后,心情好像好多了,还吃了点菜。

    大家后来吃完饭,何之初已经是微醺状态。

    不过他也不是自己开车来的,不用担心会酒驾。

    沈齐煊今晚也喝得有些多。

    他是最后一个起身离开餐厅的。

    来到餐厅门口,发现何之初和韩千雪都走了。

    司徒澈站在自己家车旁边,保镖给他拉开车门,恭恭敬敬请他上车。

    温一诺和萧裔远朝他摆了摆手,正要往停车场去取车。

    沈齐煊的司机已经把车开过来了,但是在餐厅门口没有找到地方泊车,只好停在对面路边。

    他的保镖下车,朝路这边的餐厅走来,想请沈齐煊过马路上车。

    但是没提防沈齐煊居然默不作声,跟着温一诺和萧裔远一起往前走。

    保镖也不敢说话,只好远远跟在他身后。

    沈齐煊脚步略踉跄,盯着温一诺的背影,视线有些模糊。

    好像看见很多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他跟着前面一个姑娘的背影,一直往前走。

    直到那姑娘回头,一双温柔至极的眼眸看着他,好笑地问:“这位先生,你是在跟着我吗?虽然这里人不多,可是如果我报警的话,不到一分钟警察就会来。”

    他记得他说,“……你不用怕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在酒吧听见几个人要对你不利,担心你……”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去酒吧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怎么会……”

    她话音未落,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已经从黑暗中走出来,怪笑着围住了他们俩。

    后来他做了些什么?

    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只是一只胳膊挡在那姑娘面前,看着自己的保镖冲出来,将那群流氓打得哭爹喊娘,并且送进了警局。

    那姑娘对他感激至极,然后他趁机要了她的电话号码。

    这以后的每天傍晚,他就开着车去她的大学,等她下课后,接她出去吃饭。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开的最不起眼的本地车,请她吃饭的地方,也只是当地的普通餐馆。

    他虽然对她一见钟情,但是以他的阅历,并不是横冲直闯的毛头小子。

    再说这样小火慢熬的感情,才能让彼此更加了解。

    越了解,越觉得共鸣太多了。

    两人的默契,几乎到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明白对方要做什么的程度。

    他比她大七八岁,可是两人之间并没有代沟。

    她的为人处世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

    那个喜欢看书的姑娘,有着他心仪至极的书卷气和温柔眼眸。

    和她相爱,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可是后来,为什么演变成那个地步?

    那是他心里二十多年没有愈合的伤疤,他不愿意回想,也不愿意面对。

    现在,到了他不得不回想,不得不面对的地步了吗?

    沈齐煊迷迷糊糊想着,没发现前面的两个人停下脚步。

    温一诺和萧裔远对视一眼,回头看着沈齐煊,淡淡地说:“沈先生,您跟着我们做什么?难道您的车也会停在停车场?”

    他们明明看见他的车停在路对面。

    沈齐煊的司机他们是见过的。

    沈齐煊眨了眨眼,停下脚步的时候,身形几乎不稳地摔倒在地上。

    后面远远跟着的保镖来不及过来搀扶他,还是萧裔远上前一步,扶住了他的胳膊。

    温一诺撇了撇嘴。

    她一点都不想跟这狗爹扯上关系。

    因此也没有去扶他的意思。

    酒精能够麻痹人的意志,让人行动迟缓,平时不会说的话,这时也会冲口而出。

    沈齐煊看着温一诺,大着舌头说:“温……温小姐,你不用怕我……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温一诺:“……”

    她好笑得打量站都站不稳的沈齐煊,挑了挑眉说:“你对我怎么样?看你这样子,应该担心我对你怎么样才对啊……你是在怀疑我的身手吗?”

    沈齐煊:“……”

    听见温一诺的嗓音,沈齐煊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

    面前这姑娘,有着跟那人相似的背影,可是长得完全不一样,说话的神情气质也大相径庭。

    可她还是要命的吸引他的目光。

    沈齐煊站直了身子,轻轻推开萧裔远,对温一诺说:“打扰了,我认错人了。”

    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又说:“我知道贝贝对温小姐有偏见,但是她没有恶意,而且她身子不好,我们未免对她娇宠过度,如有冒犯之处,还望温小姐原谅。”

    温一诺呵了一声,“沈先生,您这么说话就过份了,她有没有恶意,您真的不清楚吗?再说你们宠女儿宠坏了,是你们自己的事,干嘛要我们普通人承担后果?——对不起,如果再有下次,我可不会原谅。”

    沈齐煊瞳仁微缩,不过又很快恢复正常。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约束贝贝。希望温小姐既往不咎。如有再犯,我们再谈?”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希望您能约束得了,特别是您夫人。”

    “关我夫人什么事?”沈齐煊皱了皱眉头,“她只是心疼贝贝。”

    “您说没有就没有吧,很晚了,我困了,要回去睡觉了。”温一诺打了个哈欠,确实很疲倦的样子。

    萧裔远忙走了回来,很自然地牵着她的手,朝沈齐煊点点头,“沈总,您的保镖在后面等您。”

    温一诺也看见沈齐煊的保镖。

    两人站在那里,看着沈齐煊的保镖过来扶住他,带着他往来路走去。

    温一诺和萧裔远回到车上之后,都没有说话。

    萧裔远还在回想着韩千雪跟他的谈话,打算再去看看她提供的那些的法律书。

    温一诺则在想着沈齐煊的态度。

    这狗爹怎么就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明明根据她得到的消息,谁惹了沈如宝,谁就会遭到沈齐煊夫妇的“致命打击”。

    连家人亲戚甚至朋友都会被连坐的那种。

    所以她才既不愿向沈如宝低头,又到处找靠山。

    今天晚上认何之初做大哥,也是防着沈家的意思。

    因为是司徒澈提议的,可见以司徒家的势力,也未必能让沈齐煊这狗爹放弃为他女儿“打抱不平”。

    可是加上何之初,情况就逆转了。

    这狗爹明显不敢惹何之初。

    所以也是看人下菜碟。

    温一诺轻轻哼了一声。

    萧裔远开着车,扭头看她,“怎么了?”

    “没事,我在想第二轮比赛。”温一诺随口说道。

    过了这个周末,第二轮比赛就开始了。

    萧裔远没有怀疑,点头说:“你要小心,如果有可能,我跟着你去比赛就好了。”

    “当然没可能。”温一诺毫不犹豫地说。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没有跟她杠。

    ……

    天很晚了,沈齐煊突然不想回司徒家的大宅,他让司机开到自己在纽约的家。

    他自己的房子在中央公园附近,一栋四层楼高的独栋楼。

    这套房子没有什么院子和草坪,但是在中央公园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独栋房屋,已经是天价了。

    回家之后,他去浴室洗漱,洗掉满身酒气,换上了睡衣。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过来一看,是沈如宝打过来的。

    沈齐煊忙划开接通了电话,“贝贝,这么晚还没睡?”

    “爸爸,我在等您啊!您还在外面吃饭应酬吗?可别喝太多酒啊……”沈如宝撒娇说道。

    沈齐煊一颗老父亲的心暖洋洋的,他笑着说:“我们已经吃完饭了,你快睡吧,我今天不回去了。”

    “啊?不回来了?那您住哪儿啊?”沈如宝惊讶地说,“爸爸我和妈咪要来陪您!”

    “不用了,太晚了,你们先睡吧。过了周末我就去你们那儿。”沈齐煊虽然很疼沈如宝,可是这个周末,他只想一个人独处。

    他要好好理理二十多年前的事。

    “啊?还要等过了周末?那是整整两天啊!爸爸不要!我要跟爸爸在一起!我和妈咪要陪着爸爸!”沈如宝拖长声音说道,“您在哪儿?是在中央公园那边的家吗?”

    沈齐煊:“……”

    他在纽约的房产很多,能直接猜到中央公园这边,他的贝贝,还真是聪明。

    可惜还是没有温一诺那么聪明伶俐……

    沈齐煊感慨想着,声音不由自主温柔起来:“嗯,我是在这里,你们睡吧。爸爸也要去睡觉了。”

    说完,他不容分说挂了电话。

    沈如宝在那边瞪着自己的手机,不敢相信沈齐煊竟然挂了她的电话!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司徒秋坐在她身边,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看见手机上的电话显示挂断了,才轻声问:“……你爸爸是在中央公园那边的房子吗?”

    “嗯。”沈如宝点点头,“是在那边,他承认了。”

    司徒秋有些紧张,“是他一个人,还是有别人?”

    “爸爸怎么会有别人?当然只有他一个人……”沈如宝奇怪地看着司徒秋,“妈咪你也太紧张了吧?爸爸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可是你爸爸最近有些怪……”司徒秋苦笑着说,“对你也没有以前那么百依百顺地疼宠了,对那个温一诺,也越来越多的关注……”

    司徒秋说别的还好,一提温一诺,沈如宝全身的刺都竖起来了。

    “怎么可能?!”她不假思索地反驳司徒秋,“爸爸不可能喜欢温一诺!他比她大那么多呢!”

    “你想到哪里去了?”司徒秋扯了扯嘴角,“我是说,你爸爸对温一诺,像是长辈对晚辈的疼惜,连温一诺得罪你,你爸爸都不在意了……”

    “啊?对哦,好像是这样!”沈如宝更不安了,“爸爸怎么能这样呢?我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司徒秋捋捋沈如宝有点自来卷的额发,含笑说:“贝贝你还小,不懂男人的心。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亲生,其实不那么重要。”

    不然哪来的那句“有后妈就有后爹”呢?

    沈如宝立刻紧张地站起来,“妈咪,那我们去找爸爸吧……爸爸要在外面住一个周末,我们是不是要去陪他?”

    “既然贝贝要去,妈咪当然要满足贝贝的愿望。”司徒秋笑着站起来,“我去安排车,你记得带着自己的东西。”

    当然沈如宝不需要收拾行李,只是她随身装着钱包和手机的小拎包。

    将沈如宝送上车,司徒秋弯下腰,朝她挥挥手,“贝贝记得要好好照顾爸爸哦!”

    “妈咪您不去吗?”沈如宝很惊讶地问,“我一个人去啊?”

    “你蓝姨和表姐都住在这里,我们都走了,她们会很尴尬地。”司徒秋怜惜地拍了拍沈如宝圆嘟嘟的小脸。

    沈如宝皱了皱眉头,“她们为什么不回她们自己家住?她们又不是在纽约没有房子。”

    “贝贝,别这么说,小姑娘要甜美可爱,天真无邪。你这么斤斤计较,可就不美咯哦……而且你爸爸也不喜欢斤斤计较的姑娘……”司徒秋状似玩笑的说。

    沈如宝立刻瞪大眼睛点点头,“我知道了怎么做了妈咪!”

    看着那车把沈如宝送走,司徒秋才直起身,慢慢环起双臂。

    路灯下,她的神情冷漠至极。

    ……

    这个周末,温一诺继续做着复健,同时开始查阅一些关于四维空间的资料。

    她想知道该怎么驾驭自己的“黑骑”。

    可是查了很多书,都是极深奥的物理知识。

    她这个上了大学就没再学过物理的文科生,大部分都看不懂。

    不过她数学非常厉害,索性开始在网上找了个高数教程,看了两天。

    到周一早上,萧裔远给她买来早餐,说:“我们一起去司徒家。第二轮比赛的题目,要在那里宣布,是吧?”

    温一诺点点头,“嗯,这一次四进二,还不知道要怎么分组。”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