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3章 由奢入俭难(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

    她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行李箱确实在地板上拖出一道划痕。

    而且这地上的地板确实很贵重,如果上楼的话,楼梯被划的可能更加厉害。

    可是这话让萧裔远说出来,听着怪别扭的。

    他是她什么人啊?

    凭什么他说啥她就要听啥?

    温一诺逆反心理发作,走到那画着丘比特的大门前,找到开关打开电梯门,把行李箱放进去,然后转身走上楼梯。

    萧裔远虽然垂眸在笔记本电脑上打代码,不过眼角的余光还是注意着温一诺的举动。

    见她没有听他的建议,反而还是往楼梯上走去,讶然抬眸望去。

    温一诺却并没有拖着行李箱,而是只背着自己的小背包搭上楼梯扶手上了楼。

    萧裔远不由纳闷:“诺诺,你的行李箱呢?”

    “在电梯里面啊。”温一诺头也不回地说,“你不是说怕伤害木地板吗?我寻思着,估计你说的是行李箱,所以我放电梯里面,让它自己上去。”

    萧裔远:“……”

    他瞥了一眼那扇画着丘比特的电梯门,刚好看见那门缓缓关了起来,电梯中间俨然是温一诺那个熟悉的行李箱。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打算把手头这个程序写完了再去帮温一诺拎上去。

    结果没多久,那电梯自己开始上升,很快去到二层。

    萧裔远再次:“……”

    这可太奇怪了。

    他们到这里的第一天,就遇到“奇异事件”了吗?

    如果是虞先生方太太家,或者是唐小姐家有这种事,萧裔远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可何之初的房子,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

    难道电梯也人工智能了?

    萧裔远将笔记本电脑收起来,放进电脑包,大步往楼梯走去。

    他很快上到二楼,刚从楼梯拐角处上来,就看见温一诺正从大开的电梯门里把自己的行李箱拎出来。

    萧裔远纳闷地问:“……这个电梯也是智能控制的吗?”

    温一诺翻了个白眼,回头没好气说:“你写人工智能程序写傻了吧?我在楼上摁电梯开关,它本来就会自动上升啊。等它上来了,我把我的行李箱拎出来怎么了?这也是‘歪门邪道’吗?”

    萧裔远:“……”

    他好笑地勾起唇角,温柔地说:“好吧,是我糊涂了,最简单的东西也想复杂了,诺诺真聪明。”

    这会儿没了外人,萧裔远说话更动听了。

    温一诺却不买账,切了一声,指指那边的房门,说:“我住朝南这间客房,你住哪儿?”

    萧裔远张了张嘴,想说跟你住一起。

    温一诺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摇头说:“……你可别想跟我住,我一个人住舒舒服服,不想跟人挤一张床!”

    “……你在嫌弃我们以前的床太小吗?等回国我再买张特大的……”萧裔远幽幽地说。

    温一诺:“……”

    她抿了抿唇。

    现在这个萧裔远真是骚话连篇,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骚断腿。

    她没理他,一个人拎着行李箱推开那间朝南的客房,然后把门咣当一声当着萧裔远的面关上了。

    萧裔远不以为忤,摸了摸鼻子,转身进了温一诺隔壁那间卧室。

    何之初这套房子非常大,两间朝南的客房都宽敞得像个小两居。

    除了卧室,浴室,还自带一个小起居室和露台。

    萧裔远推开通往露台的门走了出去,看见温一诺也站在隔壁的露台上。

    他到底还年轻,一时兴起,搭着两个露台中间的横栏,单手一撑,跳了过去。

    温一诺抱着胳膊,冷眼斜睨着他,淡淡地说:“萧总,你这爬墙的身手不错啊,练过?”

    “谁让诺诺住我隔壁呢?我不爬墙怎么办?诺诺会给我开门吗?”

    露台前面放着几盆玫瑰,阳光下开得正艳,花瓣上像是有水,湿漉漉的。

    萧裔远探手摘下一朵玫瑰,送到温一诺面前,“送给你。”

    温一诺白了他一眼,“……萧总,这是何大哥的花,你不要乱摘。”

    萧裔远笑着把花放到露台栏杆上,和温一诺并肩站着,看向远方。

    这一看,他发现何之初这栋房子的位置真好,不仅在一个高处的小山坡上,而且视野所及之处,可以把整个小区纳入眼底。

    方太太的房子,和唐小姐的房子一东一西,同何之初这套房子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他们早上从东部乘飞机过来,到加州有五个小时的时差,现在已经下午五点多钟了。

    西斜的太阳依然璀璨热烈,光线却已经有了傍晚的温度。

    小区里郁郁葱葱,身后就是树木参天的原始森林,整个人像是置身绿野仙踪,什么追求都没有了,只想坐在这里看日落日出,天长地久的过下去。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别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动物的地方更是一片腥风血雨。

    两人就在露台上站了一会儿,已经看见一群鹿从树林里窜出来,在小区里奔来跑去。

    接着又有浣熊扑过来,追着弱小的小鹿跑,没几步就咬住一只刚出生不久小鹿的脖子,拖回了小区后面的树林里。

    没过多久,太阳继续西斜,光线也越来越接近地平线,满天的彩霞刚露出端倪,几头熊已经摇摇摆摆出来觅食了。

    温一诺:“……”

    她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那是……真的熊吗?!”

    萧裔远点了点头,也是叹为观止,“应该不是这里的人养的吧?”

    “谁家里没事养熊当宠物啊?又不是战斗民族。”温一诺调侃说道,“这个地方可真是……野趣十足。”

    说着,她想起何之初给她的车钥匙,也拿了一把出来给萧裔远,“这是何大哥给我们开的,据说车在他的车库里。”

    萧裔远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保时捷?在这些有钱人眼里,是不是这根本就不叫钱?”

    在这一点上,温一诺是跟他非常有共鸣。

    他们在一起长大,毕业也才两年而已,心态上还没有完全脱离十八线小县城的原生家庭,所以其实能够彼此理解对方的震惊和萌点。

    温一诺以前虽然跟着张风起四处看风水,世面见得比萧裔远多一点,但像何之初这种级别的人,她也没见过。

    所以她特别理解萧裔远这句话的意思,和他在一起,她永远不用端“高人”的架子。

    温一诺容色稍霁,笑着说:“可不是呢?就像是红楼梦里赵嬷嬷说江南的甄家接驾四次的派头,‘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她重重点头,再次幽幽地说:“对有钱人来说,真是‘罪过可惜’四个字都顾不得了。”

    萧裔远对这一段也是记得的。

    他看过的不多,就是当年温一诺迷《红楼梦》的时候,他跟着看过一遍,现在还隐约记得一些内容。

    萧裔远点点头,“是啊,就是这个道理。我们以后就算是同样有钱,估计也做不到像他们这样花钱。”

    温一诺点点头,笑嘻嘻地说:“那当然不会,我们又不是从小在这种富贵人家长大的,自己挣的钱,自己知道辛苦,就算到时候成了亿万富翁,还是会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口墙壁上的路灯给关了,省电。”

    萧裔远勾起唇角跟着她笑起来。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了,萧总,今天第一顿饭,我们是出去吃呢,还是去诸葛先生他们那里蹭一顿饭吃?”

    萧裔远想了想,“你去诸葛先生那边认一认门,我去外面买点菜,做点东西,你想吃就回来吃,不想吃晚上当夜宵也可以。”

    “这还差不多。”温一诺笑着睨他一眼,“别让我后悔让你跟过来。”

    萧裔远也有点饿了,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找到附近最近的超市,开了导航,和温一诺一起下去。

    温一诺拿着从筹备委员会那里弄来的地址,去找诸葛先生他们合住的大房子。

    不过这套房子在整个小区是比较小的那种,窝在小区西南角出口的地方。

    温一诺一路走过去,足足走了快二十分钟,才走到他们的房子。

    这小区可真够大的。

    温一诺嘀咕着,顺着红砖小道,来到那房子门前,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主持人,他看见温一诺就笑了,“我刚想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吃饭,可巧你就来了。”

    温一诺笑着说:“我就是饿了,才过来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走进屋里。

    这套房子的装修也很漂亮,可是温一诺刚看过了何之初那套可以媲美法国卢浮宫的房子,对这套房子就没什么感觉。

    由奢入俭难,看过了真正的好东西,就不会被赝品给迷惑。

    所以眼界的提高,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终身受用的事。

    因为这种提高,是永久的,哪怕你以后不会到那个地步,但是看过了喜马拉雅山的云,就不会再为任何一个地方的云要死要活。

    而这幅样子看在主持人眼里,就觉得她深藏不露,心态平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确实有点道门高手的味道了。

    汪道士从楼上下来,看见温一诺,高兴地大叫:“温道友你可来了!我还说要给你打电话呢!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温一诺没直接回答,反问,“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啊?”

    “刚到。五个小时的飞机,我都睡了一觉。刚刚下飞机,才安排好房间和行李。”汪道士说着,拿着手机给她看,“你看,我是不是正要给你打电话?”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谢谢汪道友。”

    几个人一起走进餐厅。

    餐厅很宽大,彩色玻璃的窗户半敞,看得见后院的绿草坪和一棵松树。

    几只松鼠抱着松果在草地上蹦蹦跳跳,也不知道要把那些松果搬到哪里去。

    温一诺注意到餐厅里的那个人她不认识,八成就是当地向导。

    果然主持人介绍说:“这是杰森,我们请的当地人向导。”

    杰森跟dc那边的詹姆斯一样,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华裔。

    他活泼开朗,一见温一诺,就夸张地大笑:“这个小姐好漂亮!我能有这个荣幸,要这位小姐的电话号码吗?”

    温一诺没接话,笑着岔开话题:“今天吃什么?杰森,你是当地人?能不能介绍一下当地有什么好吃的?”

    几句话就把杰森的注意力转移了。

    杰森开始滔滔不绝给她介绍当地的美食,无非是烤肉饼、烤鱼片,还有炖小牛肉。

    贫乏得令人发指。

    温一诺忍了又忍,才没问出“有没有烤鹿肉”这种问题。

    当地人把这些鹿看成是人类伴侣,不能吃的。

    餐厅里摆的都是杰森喜欢吃的东西,起司披萨,牛肉汉堡,炸鱼和炸土豆条,粗犷的美式风格,比dc那边体贴的詹姆斯差远了。

    温一诺不喜欢吃起司披萨,也不喜欢牛肉汉堡,她只吃一个炸鱼条,就站起来说:“天黑了,我要回去了。你们慢慢吃。”

    主持人忙说:“温道友,等下让杰森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认得路。何先生的房子就在那边的小山坡上,看见路灯了吗?”温一诺朝那边指了指。

    大家凑到窗前,看见那栋可以媲美卢浮宫的房子已经亮了灯,不再是黑黢黢的一片了。

    杰森惊讶地说:“那套房子终于租出去了?不知道谁这么有钱……”

    诸葛先生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默默地移开视线,哆哆嗦嗦从兜里拿出一瓶药丸,往嘴里塞了一颗。

    “诸葛先生你怎么了?”杰森很是活泼,扭头看见了,大声嚷嚷道:“诸葛先生你是生病了吗?要不要我带你去看急诊?”

    诸葛先生忍住吐血的冲动,轻描淡写地说:“我没事,就是今天有点晕机,吃点褪黑素,等下睡一觉就好了。”

    汪道士同情地说:“诸葛先生这一路可吐惨了,上次去dc都没有吐得这么厉害。”

    “上次才一个多小时飞机,这一次五个小时,中间还遇到气流,怎么比?”全道士为诸葛先生说话,把汪道士怼了回去。

    温一诺拍拍汪道士的手,让他别再说了。

    汪道士还要跟这俩住呢,得罪他们可不好。

    汪道士会意,笑着点点头,送她出了大宅。

    走在红砖路上,汪道士轻声说:“你一个人住,一定要小心。”

    他们还不知道萧裔远也跟来了,以为温一诺一个人住在那个大宫殿一样的房子里。

    温一诺似笑非笑地说:“这是法治社会,我不怕的。”

    她拍拍汪道士的肩膀,一个人往回走。

    小区里路灯很多,发着莹莹的白光,像是被蒙上一层轻纱,光线明亮而不刺眼。

    她一个人走在小区的人行道上,低头拿着手机边走边看。

    突然眼角的余光里出现一双很时尚的白色网球鞋,是她喜欢的拉夫罗兰的牌子,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有人悄没声息地走到她对面,她居然一点都没察觉。

    温一诺急忙收住脚,抬头看去,见是一个非常静雅稳重的年轻女子,披着长发,额头两边编了两条小辫子盘旋而下,鬓间还插着一串小小的白色茉莉花。

    气质高华,眼神清冷,一对远山眉让她的气质柔和了几分,双眸在路灯下水盈盈的,鼻子又高又直。

    白肤黑发,容颜成熟美艳。

    正是唐小姐。

    她看了温一诺一会儿,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密密麻麻,像是两排小扇子,自带睫毛膏和眼影效果。

    她含笑问:“你就是新来的天师?”

    温一诺:“……”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月票1200加更下午一点,晚上七点半第三更。

    一晃又到月底了,亲们的月票可以投了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