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5章 闲话当年(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太太的家是一栋白色的西班牙式别墅建筑。

    这种房子在加州很常见,不过这栋房子因为在眉兰妮小区,格外豪华精致而已。

    但比起这个小区别的房子,从审美风格来说,还是有点格格不入。

    因为这个小区的房子普遍是法式风格,不管是唐小姐那栋房子的法式乡村别墅风格,还是何之初那栋卢浮宫宫廷豪奢风格。

    温一诺开着车,跟在主持人和诸葛先生车后面,五分钟后来到那栋被绿树掩映的白色建筑前面停下来。

    诸葛先生刚才上车的时候就看了温一诺的车一眼,现在下车了,又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这是保时捷的跑车?”

    “应该是吧……我没注意……能开就行。”温一诺耸了耸肩,故意做出一派毫不在意云淡风轻的样子。

    神特么能开就行!

    几乎全新的保时捷跑车,你跟我说能开就行?!

    诸葛先生收回视线。

    如果继续看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要把温一诺打死……

    她那表情实在太欠揍了……

    温一诺瞥见诸葛先生那幅几乎要打人的模样,心里笑得直打跌。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气死人不偿命。

    主持人没有注意到两位参赛选手之间“风起云涌”的心理战。

    他下了车,快步走到那房子门口摁响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漆成黑色的雕花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内,征询地看着他们。

    这女子虽然上了年纪,但是长得还是很不错的,双眸细长,蜜糖色皮肤,身形微胖但三围恰到好处,并不显得臃肿。

    脸上撑住皮肤的不管是胶原蛋白还是脂肪,都很饱满,看不出什么皱纹。

    她穿着一身很正式的职业套裙,一看就是在等人。

    主持人礼貌地说:“请问您是方太太吧?我们是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选手,这一次接到您的委托,所以来看看您,想问您几个问题。”

    这女子正是委托人方太太。

    她瞬间绽开笑容,热情地说:“我是,你们可算来了!请进!请进!”

    她倚着门侧身让开,请主持人、诸葛先生和温一诺一起进去。

    三个人进来之后,方太太关上门,问他们:“想喝点什么?我有咖啡,冷热都有,还有果汁和水。”

    主持人要了冰咖啡,诸葛先生要了热咖啡,温一诺只要了清水。

    方太太去厨房很快端了一个小托盘出来,里面有一杯冰咖啡,一杯热咖啡,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还有一杯牛奶。

    她把冰咖啡给主持人,热咖啡给诸葛先生,瓶装水给温一诺,自己捧着牛奶坐在单人沙发上,笑着说:“我才送两个孩子去托儿所,自己还没吃早饭,请别见怪。”

    她很有礼貌,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都很有教养,让人尊敬。

    温一诺暗暗打量她。

    这样的行为举止,真是看不出她用了“很多手段”对付唐小姐。

    这种人从外表上看,就像是国外大学里常见的那种上了点年纪的女助理教授,因为还没拿到永久职位,所以说话做事滴水不漏,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几年的辛苦毁之一旦。

    但是看面相的话,又有些不同。

    她面如满月,但是下颌有点尖,看上去有点点违和。

    因为面如满月是贵相,但尖下颌历来在相术上都不算什么好相貌。

    额头发黄,跟老公的夫妻关系和谐。但两腮见赤,又是夫妻经常吵架的意思。

    挺有意思的。

    温一诺更有兴趣了,但也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听诸葛先生问话。

    诸葛先生虽然眼高于顶,但是对自己的委托人还是很客气的。

    他跟方太太寒暄了一会儿,就进入正题。

    “方太太,我接了您的委托,想知道您为什么觉得那位唐小姐不一般,甚至觉得她……不是人?”诸葛先生的尾音微微上扬,语气里有着质疑和不确信。

    方太太手里拿着一个现在很少人用的手帕,说起这件事,她就用帕子摁了摁眼角,满脸笑容转为悲戚,叹了口气,说:“各位都是来帮我的,我也跟你们说实话。”

    客厅的上方不远处静静停着两架无人机,对准他们这个方向在拍摄。

    温一诺很注意自己的举止,不然被拍下来就不好看了。

    而那方太太只是随便坐着,双腿斜并在身前,脊背挺直,看上去就非常端庄持重。

    和唐小姐那种眼底眉梢里流露出丝丝媚意的女子相比,完全是两个典型。

    诸葛先生的声音更和气了,“嗯,您说,我们听着。这件事我们需要的信息越多越好,信息越多,越能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判断。”

    “好的,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方太太半垂了头,露出脑后烫得整整齐齐的齐肩发梢。

    “这件事还是要从几十年前说起。”

    温一诺这时打断她的话,“方太太,请问几十年,具体是多少年?这件事您亲身经历,应该不会忘了最开始是从哪一年吧?”

    女人对自己老公有外遇这件事,基本上都会刻骨铭心,把细节都记得牢牢的。

    如果方太太真的在意自己老公,宁愿对付小三也不愿意离婚,那她应该记得清清楚楚这件事起因是什么时候。

    温一诺问了之后,方太太的脑袋又下垂了一点点,低声说:“……应该是三十五年前。”

    温一诺:“……”

    “三十五年前?那时候您就跟虞先生结婚了?”

    她记得这个方太太应该不到五十岁,怎么可能不到十八岁就结婚了?

    方太太忙摇头,“没有,那时候我还不认识我先生。”

    温一诺:“……”

    你都还不认识你先生,那吃什么飞醋?

    温一诺这句话只是腹诽,并没有说出来。

    诸葛先生对温一诺频频插话不满,微愠说道:“温道友,还是听方太太把这件事说完之后,你再接着问吧。”

    温一诺点点头,巧笑倩兮,“好的,那我等方太太说完再问。”

    方太太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垂眸看着自己手里的手帕,很有条理地说:“三十五年前,是我们虞先生说的,那是他第一次遇到唐小姐母亲的时候。”

    “那时候我先生也还只是一个上中学的学生,课余最喜欢打网球。”

    “唐小姐的母亲那时候是网球馆的球童,就是给人到处捡球那种人。”

    “我先生从少年时期就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家世又好,追着他跑的不仅有华裔,还有很多白人,她们都喜欢他。”

    方太太语气里有股与有荣焉的骄傲。

    温一诺听得有趣,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样子,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实在太明显了。

    温一诺五感非常敏锐,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勾了勾唇角,做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双手环抱在胸前,慢慢靠坐在沙发上。

    这样可以把脊背保护起来,不用接受来自不明之人的窥视。

    果然她靠坐在沙发上之后,那股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就消失了。

    方太太陷入回忆,唇角露出笑容。

    “……我先生脾气也很好,对那些球童从来不呼来喝去,唐小姐的母亲因为长得比较瘦小,跑的也不快,捡球的时候没有别的球童那么及时,因此被我先生的球友骂了几句。”

    “我先生看不过去,帮她说了句好话,这姑娘就对我先生一见钟情了。”

    “后来我先生每次去打网球,这个姑娘就要争着给他做球童,帮他捡球。”

    “我先生是个好心人,见她这么帮她,每次去的时候,也给她带礼物。”

    “都是普通的小玩意儿,不值什么钱,有时候是一杯哈根达斯的葡萄干冰淇淋,有时候是一小篮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樱桃,又或者是一支香奈儿的香水,欧莱雅的口红,不值什么钱,但是对那姑娘来说,不是她能负担的。”

    温一诺暗暗琢磨,三十五年前的香奈儿,哪怕只是一支香水,也不能算“不值什么钱”吧……

    方太太吁了一口气,语气惆怅起来,“你们想想,一个出身良好的英俊少年,又善良又好心,还是运动健将,哪个少女不动心呢?”

    “我对唐小姐的妈咪,真的没有什么恶感。”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反过来也一样,青葱美少年,少女寤寐求之。”

    “就这样,他们俩开始恋爱。”

    “都是彼此的初恋,又因为一个怜惜,一个崇拜,相处起来格外和谐。”

    “我们家跟我先生家本来是世交,我们的祖父母辈和父母辈都很熟悉。不过我一直在欧洲求学,跟我先生并不是青梅竹马,不熟悉彼此。”

    “那年夏天,我们家从欧洲搬到这里,才跟我先生家的联系多了起来。”

    “我先生的父母本来就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跟一个做球童的贫穷女孩谈恋爱,但也没有出手阻止他们。”

    “只是在我们家搬来这里之后,他的父母非常热情,经常请我们一家去他们在海边的度假屋度假。”

    “说句不谦虚的话,我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只要对谁笑一笑,就能收到一大堆礼物和情书。因此我很少笑,但是看见我先生的第一眼,我就笑得很开心。”

    她脸上的笑容更盛,如果抹去岁月的光阴,确实能够窥见当年的绮年玉貌。

    ※※※※※※※※※

    这是第三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