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6章 一见二见三见(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诸葛先生听到这里,颇为动容的点了点头,感慨说:“谁没有年轻过呢?现在这些年轻人啊,仗着年轻,就肆无忌惮,连别人的家庭都能破坏,还有什么坏事做不出来的?”

    温一诺:“……”

    她虽然听故事听得挺带劲,可她也知道,这只是方太太的一面之词。

    古人都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诸葛先生也是一把年纪,而且是看风水相术的老江湖了,会被这个中年女人几句话给唬住?

    温一诺眼珠一转,进而明白了诸葛先生的话。

    明着是指责那个破坏虞先生方太太家庭的唐小姐,其实是在指桑骂槐吧?

    不然怎么就往“年轻人”三个字上扣呢?

    温一诺自忖以自己二十一“高龄”的年纪,在诸葛先生和方太太面前,也能腆称一声“年轻人”了。

    当然,虽然心里不以为然,她并没有直接反驳诸葛先生的话,只是恭维方太太说:“方太太雍容华贵,现在虽然不年轻,但还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方太太:“……”

    诸葛先生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说:“温道友,你不是在国内长大的吗?你的华语怎么还不如我这个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人?”

    温一诺偏了偏头,大眼睛里闪着无知又无畏的光芒,迷惑地说:“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吗?”

    “难道你觉得你说得对?”

    温一诺掰着指头跟他数落:“方太太是不是雍容华贵?”

    诸葛先生点点头,“当然,方太太气质超然,一看就是好人家出身。”

    温一诺伸出第二根手指头:“方太太是不是现在不年轻了?”

    “是啊,方太太四十多了吧?”诸葛先生征询地看着方太太。

    方太太有些尴尬,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张粉白的脸渐渐涨红了。

    温一诺轻笑着给她解围:“诸葛先生从小在国外长大,居然不知道在国外,女人的年龄是禁忌,不能随便问的吗?”

    诸葛先生一不小心就着了温一诺的道,心中怒气渐生,他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好吧,方太太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这个意思。”

    “方太太为人大方高贵,不会在乎你这么点儿口误的,是吧,方太太?”温一诺笑着朝方太太溜了一眼。

    她的眸子极黑,像是苍山的风雨夜,黑漆漆的,但又带着丰沛的水意,比夜空多了几分旖旎。

    方太太看着温一诺,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在这鲜嫩至极的年轻女子面前,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年华已去。

    转而想到那个跟她丈夫打得火热的唐芷离,方太太又坚定了眼神。

    她淡淡摇头:“这没什么,我确实四十多了。我跟虞先生结婚很早,但是一直忙于事业。我前些年才辞职在家生育。”

    “我们朋友的那些孩子都快上大学了,我们的孩子才上托儿所,但是年纪大生孩子,除了身体有点吃不消,其实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经济上,都有很大好处。”

    温一诺笑着看向诸葛先生,不经意地转移话题,说:“诸葛先生,方太太是不是还很美貌呢?虽然没有年轻时候那么美,可也有成熟的风韵啊?是不是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意思?”

    诸葛先生这才反应过来,温一诺是把她自己刚才说的话,一句句拆开了问他给他下套……

    诸葛先生不再被她牵着鼻子走,哼了一声,对方太太说:“那后来呢?”

    方太太回过神,收敛了笑容,轻描淡写地说:“后来就一来二去地熟了呗。我们两家的父母又乐见其成,他对我也是一见钟情,所以我们很快订婚,进而顺理成章就结婚了。然后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最近几年又有孩子。”

    诸葛先生点点头,严肃说:“这就很明显了。虞先生跟方太太是父母介绍认识,一见钟情,然后结婚生子。唐小姐的母亲跟虞先生没来得及发生什么关系。后来唐小姐的母亲又跟别人生了唐小姐,可以看出来虞先生并没有对唐小姐的母亲始乱终弃。”

    温一诺嗤了一声,摇头说:“诸葛先生,我觉得你的结论下得太武断了。”

    “怎么武断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诸葛先生似笑非笑,用温一诺的方法还击。

    “虞先生跟方太太是不是父母介绍认识然后一见钟情?”

    “他们是不是很快就结了婚生了孩子?”

    “唐小姐的母亲跟虞先生是不是没来得及发生什么关系?”

    “唐小姐的母亲是不是又跟别人生了唐小姐?”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基本上每个问题都需要回答“是”。

    但是温一诺却没这么好糊弄。

    她不理睬诸葛先生,拿出科学精神开始刨根问底。

    “方太太,你刚才说,你跟虞先生经父母介绍认识后一见钟情,然后很快订婚结婚,请问这个很快是多快?”

    方太太脸上泛起红晕,有点羞涩地说:“……这个很重要吗?”

    “重要啊!这能最好的证明虞先生跟您一见钟情的程度!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大的爱意,是愿意跟她结婚,并且不签婚前协议。”温一诺笑嘻嘻地点头。

    方太太掩着嘴笑了:“温天师真会说话,其实这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年他跟我认识不久,大概是一个月吧,就求婚,我们订婚,一年内就结婚了。”

    诸葛先生马上打着哈哈:“这可真够快的!虞先生果然对您是真爱!”

    温一诺笑而不语。

    等诸葛先生结束腴词如潮之后,温一诺不动声色又丢出一个问题:“方太太,那再请问你和虞先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时候结婚的?或者说,是多少年前认识,多少年前结婚的?”

    方太太:“……”

    她脸上的红晕飞快散去,皱了皱眉头,“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按照您刚才所说,您和虞先生是一见钟情,一个月订婚,一年之内就结婚了。当然,你们的孩子还小,大的才四五岁,小的两三岁,这说明你们结婚很多年才生孩子,这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方太太脸色有些不自在,淡淡地说:“我不认为这个问题跟我的委托有关,我可以不回答。”

    温一诺挑了挑眉,“方太太,这个问题跟你的委托非常有关,如果你连这个问题都要隐瞒,我们会对你刚才的所有陈述保持怀疑。”

    “比如,你说你们一见钟情二见订婚三见结婚这种事……”

    “这么严重?”方太太看了诸葛先生一眼,若有所指的说:“……不是诸葛先生接的我的委托?您认为这个问题我该回答吗?”

    诸葛先生笑着说:“对我来说用不着,但是温道友跟我不是一组的,她可能有别的想法也说不定。”

    方太太便不再言语。

    温一诺怎么可能对方不说话她就偃旗息鼓呢?

    她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网络,也不抬头,笑着说:“虞先生和唐小姐的母亲是三十五年前认识的。根据我们的资料显示,虞先生三十五年前是十四岁。”

    “而虞先生和方太太结婚是……”温一诺拖长了声调,那尾音若有若无,像是等着楼上第二只鞋子落地的声音,吊的人心拨凉拨凉的。

    方太太两手拢在身前,提高了声音说:“温天师,请问您查我们结婚的日期做什么?”

    “难道你们结婚的日期也是**吗?”温一诺突然欢快地笑起来,“找到了!虞策言先生和方青华小姐结婚的报纸通告!这可是你们白纸黑字登在当地报纸上的哦!”

    国外的当地报纸以前都喜欢登载这种结婚啊,生日啊,还有死亡的卟告。

    网络出现之后,传统纸质媒体又把自己以前的报纸电子化了,放到可以让人随便检索。

    所以温一诺随便搜了一下,就在当地的华语报纸上找到了这条新闻。

    “……我看看时间……嗯……这好像不是三十五年前,而是……”温一诺抬起头,微笑着看向方太太,“是您说,还是我说?”

    方太太好像忘了这茬,惊讶地说:“我和虞先生结婚的时候,网络还没诞生呢,哪里来的网上新闻?”

    “可是报纸都电子化了啊……以前的内容他们也都弄上网了。”温一诺意味深长永手指点点手机屏幕。

    方太太脸色有些狼狈,不过还是挺直了脊梁,淡声说:“对,我们是二十前结的婚。”

    温一诺点点头,“虞先生三十五年前十四岁的时候认识唐小姐母亲,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年前,他才跟方太太你结婚。”

    “而根据方太太之前说的,你们是父母介绍后一见钟情,一个月内马上订婚,一年之内马上结婚,所以你们满打满算,是在二十一年前认识的。”

    “所以从虞先生三十五年前认识唐小姐母亲,到二十一年前你认识虞先生,中间隔了至少十四年时间。”

    “这十四年里,虞先生是不是跟唐小姐的母亲在一起?如果确实是在一起,那唐小姐说虞先生对她母亲始乱终弃,也不是不可能。”

    温一诺一口气说完,都有些口渴了,她拿起面前茶几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此时看直播的观众都醉了。

    “我的嘛!我只是想看道门大对决,为什么有在看法制频道的感jio?”

    “楼上说的有理!刚才我都在期盼有人拿起惊堂木,大喝一声:升堂!”

    “……可是,这个温大天师追人家以前的事是几个意思?再怎么样,这个虞先生也没跟唐小姐母亲结婚,而是跟方太太结婚二十年……”

    ……

    这样的疑问,也回荡在各位评委脑海里。

    主持人这时不安地插话说:“温道友,这个问题真的跟这一次的比赛有关系吗?”

    温一诺只好给他解惑:“当然有关系,作为委托人,如果提供虚假信息,我们可以直接退回她的委托。”

    方太太这时有点着急了,连声说:“没有!我没提供虚假信息!”

    “你是没有直接提供虚假信息,你是在误导我们。”温一诺淡声说,“如果我不追问,你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三十五年前,你就跟虞先生一见钟情,完全没有唐小姐母亲什么事。”

    方太太又红了脸。

    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讪讪地说:“我是真不觉得这件事跟我的委托有关。”

    “关系大着呢……”温一诺幽幽地说:“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吧?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不然怎么会有第三者后来居上一说,您说是吧方太太?”

    方太太:“……”

    诸葛先生见温一诺夹枪带棒地,忙打圆场说:“好了,就算是这样,也只能说明虞先生跟唐小姐母亲没有夫妻缘份。方太太,您再说说您为什么为什么认为唐小姐不是一般人?或者说,您认为她,不是人?”

    温一诺噗嗤一声又笑了,“诸葛先生,您这是在诱导方太太吗?是不是人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排除了。我断定唐小姐是人类。”

    诸葛先生被温一诺一再打断问话,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了。

    他沉下脸,说:“温道友,第一,我才是接受方太太委托的人。第二,唐小姐的身份,还有待商榷。第三,这个世界很大,不止有人,还有别的智慧生物……”

    “打住!”温一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笑着说:“诸葛先生,您那些话,忽悠你们的信众是可以的,但是今天的道门比赛直播,是面对全世界观众,而且我们还有五个科学家评委。”

    “在科学界还没找到除了人类以外的智慧生物之前,您做出这样振聋发聩的宣告,是要角逐新一届诺贝尔奖吗?”

    诸葛先生:“……”

    他看了看无人机,沉稳地说:“好,也许智慧生物这个名词不太准确,我只能说,世界这么大,我们并不是唯一有智慧的生物,这样可以吧?”

    温一诺点点头,“嗯,严谨多了。不过,我还要加一句,根据我国有关规定,建国后不能成精。”

    诸葛先生茫然了:“……这是什么规定?”

    此刻看直播的国内网友们已经笑得东倒西歪了。

    “……神特么建国后不能成精!”

    “这是在保护我们人类啊!楼上的傻叉!笑什么笑!——噗哈哈哈哈——我们一般不笑,除非忍不住!”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看月票的架势,明天可能又要三更了。^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