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7章 她是正经人(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也好笑地朝诸葛先生点点头,“就是有关部门的规定啊……道可道,非常道。诸葛先生是道门中第一人,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诸葛先生的神情告诉她:还是不懂。

    但是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笑着说:“好了,方太太您继续,您不是道门中人,您做任何判断都是允许的。至于判断的对不对,就是我们的工作范围了。”

    方太太:“……”

    这种反客为主的语气在怎么回事?

    诸葛先生也有些别扭,不过他一把年纪,还是个男人,自然也不会在直播中当着全世界的面,跟温一诺当面吵起来。

    他也只是点了点头,说:“方太太您可以继续说了,您说说为什么认为唐小姐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为什么您认为她,不是人?”

    方太太脸色微变。

    她四十多岁年纪,可能因为带孩子比较操劳,上眼皮几乎耷拉下来,本来应该是好看的杏核眼,变成了略鼓的三角眼。

    她快速眨了几下眼睛,像是在回忆,也像是有点恐惧。

    大家屏息凝气等着方太太。

    经过了一段几乎长达二十一秒的沉默,方太太终于说话了。

    “……她走路没有声音,甚至连一丝人气儿都没有。”

    诸葛先生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嘴角,“这是您自个儿的感觉?”

    温一诺却心里一跳。

    她想起昨天晚上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唐小姐,好像真的是走路没有声音,但是“人气”这种东西就见仁见智了。

    她不认为唐小姐“没有人气”。

    不过她还是很谨慎地问:“……你是在白天,还是晚上察觉到这一点的?”

    “白天有,晚上也有。有一次早上,我送两个孩子去托儿所,回来的时候在人行道上遇到她,吓了我一跳。她就这么不声不响出现在你身后,让你后颈的汗毛直竖。”

    方太太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温一诺微笑着摇摇头,“这不算什么,早上阳光灿烂,她还能出来溜达,那肯定是活人……”

    瞥见诸葛先生微微皱起的眉头,温一诺马上改口说:“好吧,活的生物,行了吧?”

    诸葛先生缓缓点头,“对的,我也认为她是活的生物,是不是人,得继续听方太太讲述。”

    温一诺只想翻白眼。

    方太太见这两人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着急地说:“真的!你们别不信!”

    “我知道她跟我先生的事之后,我专门去找她,想让她离开我先生。”

    “我去了她家,就是那栋森林旁边的大房子。”

    “以前那家主人在的时候,我也去过,布置的很温馨,很有烟火气。”

    “可是那天我去她家,一进去就觉得那屋子里冷冰冰的,大夏天的,我穿着无袖真丝连衣裙,进去就冷得想穿羊毛衫。”

    “屋里以前的陈设都没有了,好像新装修过,好看是好看,但是跟杂志上的样板间,没有人住的痕迹。”

    “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她,等她从二楼下来。”

    “可是她根本就不想跟我好好说话,只是站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对我冷冷地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是我跟你先生的事,你不要掺和。’”

    “你们听听,这是人话吗?虞先生是我男人啊!她插足的是我的家庭啊!我能不管吗?!我一个孩子五岁,一个才三岁,我不想他们小小年纪就没有爸爸!”

    “我哭着求她,求她放我们母子一码。她年轻貌美,看上去家境也不错,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何必要跟我男人纠缠不清?再说我男人的年纪可以做她爹了,她是图什么啊?”

    温一诺歪着头,沉吟说:“……也许她图的不是你男人吧?或者她图的是你男人的钱?”

    其实诸葛先生也是这么想的。

    一个马上就五十岁的男人,也不是多么成功的名流,对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来说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

    他以为他是九叔那样的人?

    可方太太像是受到羞辱一样,突然声音大了起来:“不可能!我家的钱都由我掌管,她不可能图我男人的钱!”

    温一诺心里一松,笑容满面地说:“不是图钱啊?不是图钱就好。如果只图人,说明她脑子不清楚,以方太太的段位,很容易搞定她的,为什么要请我们出手?”

    方太太见温一诺好不容易夸她,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推心置腹地说:“……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后来只能证明我太天真!”

    温一诺的眼角不受控制地跳了几下。

    方太太这个语气,莫名有点像沈如宝,而她控诉的人,好像就是她温一诺……

    她抿了抿唇,很快把这个莫名其妙的联想扔之脑后。

    诸葛先生跟着问:“那您做了什么?”

    方太太握着拳头顿了顿,期期艾艾地说:“开始我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我只是……只是想找到她的家人朋友,让他们知道她都做了什么事。”

    “我找私人侦探跟着她,查她的行踪和社会关系和家庭关系,结果给我查到……查到……”方太太捂住脸,“查到她居然是虞先生初恋情人的女儿!”

    “哦?”温一诺很是好奇,“那您是找到她妈妈了?这不就简单了吗?您跟她妈说说,她妈妈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跟自己的初恋情人掺和在一起的。”

    甚至会比方太太更激烈反对。

    方太太放下捂着脸的手,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说:“她妈妈已经过世了,给她留下一笔遗产,所以她不用工作就可以锦衣玉食,才可以整天琢磨着怎么挖别人的墙角!”

    温一诺:“……”

    “然后呢?这只能证明她是有钱人,并不能证明她不是一般人,或者不是人吧?”

    方太太深吸一口气,“是,这不能证明。所以我又去找她,这一次我跟她说,我知道她是……她的母亲是谁,让她不要继续跟我先生纠缠,如果她妈妈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结果唐小姐完全不理会我,继续我行我素,还说她是她,她妈妈是她妈妈。她妈妈没有得到的,她会代她妈妈得到……”

    方太太呜咽起来,捂着脸默默流泪。

    诸葛先生叹了一口气,给方太太递过去茶几上纸巾盒,说:“这些年轻姑娘真的很放肆,好像她们就不会老一样。其实比她们大几十岁的男人哪有这么天真?真的会老房子着火吗?还不是各取所需……”

    她要那份岁月带来的宽容感和财富带来的安全感,而他,可能只要青春鲜活的**。

    温一诺意外地看着诸葛先生,没想到他想的这么透彻。

    方太太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诸葛先生是明白人,我们都知道是这个道理,可是禁不住当局者迷。”

    “再说她又长得像我先生的初恋情人,哪里能逃得过她的掌心呢?”

    温一诺挑起了眉,“您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方太太被她打断,愣了一下,“什么再说一遍?”

    “就是您刚才说得那句话。”

    “……哪里能逃得过她的掌心?”

    “前面那句。”

    “她长得像我先生的初恋情人?”

    温一诺拍了拍手,“就是这句!”

    她兴致勃勃追问道:“到底有多像?您有没有唐小姐母亲的照片?”

    方太太顿了顿,迟疑地说:“五官和身材非常像,但是唐小姐比较现代,唐小姐母亲是老派人,气质上大有不同。”

    其实她当年见过唐小姐的母亲,那个老是在网球场捡球的女子,怯生生地不敢跟人对视,哪有现在这个唐小姐这么烟视媚行?

    她忍不住轻嗤一声,“唐小姐母亲是正经人,不像她这个女儿……”

    也就是唐小姐不是正经人咯……

    温一诺这时觉得方太太对唐小姐印象不好是很正常的。

    没有哪个女人会真心实意夸自己老公的情妇。

    她现在也对唐小姐不感兴趣,只想看看唐小姐母亲的照片。

    因此她又说:“您有唐小姐母亲的照片吗?”

    方太太没说有,但是也没说没有,只是皱着眉头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最多三十五年前,那时候虽然没有可以随时拍照的智能手机,可是相机已经普及,照相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所以应该有照片留下来的。”

    温一诺很肯定地说,不许方太太找借口。

    方太太求助般看向诸葛先生。

    诸葛先生也有点好奇,他沉吟着说:“如果要解决唐小姐的问题,恐怕还得从她母亲入手,如果方太太有照片,是再好不过。”

    方太太只好站起来,说:“我去楼上找找,这么老的东西,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放着,两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方太太说着往楼梯走去,去了二楼。

    温一诺和诸葛先生两人坐在一楼,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温一诺脑海里把方太太刚才的话从头到尾过了一遍,觉得还是不能从她说的那些事情,推论出唐小姐“不是人”的结论。

    她试探着问诸葛先生:“诸葛道友,您认为呢?这是跟道门有关的事情,还是只是家庭伦理纠纷,他们应该找的是婚姻咨询,或者法院禁制令?”

    诸葛先生笑了笑,“方太太还没说完,温道友稍安勿躁。”

    温一诺只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方太太笑容满面地从二楼下来,说:“你们运气真不错!往常我找个东西,十天半个月也未必找得到。这一次几乎一下子就找到了。”

    她手里拿着的一本看上去比较老旧的相册。

    自从有了智能手机,相册这东西几乎已经绝迹了。

    温一诺跟看老古董一般,看着诸葛先生从方太太手里接过相册,她和诸葛先生一起翻看起来。

    方太太在一旁指点,笑着说:“这是我们虞先生年轻时候的样子,是不是很帅气?”

    照片是彩色的,一个身材适中,长得挺好看的少年拿着网球拍站在网球场上,正准备发球。

    他回头看着镜头,眼里似有千言万语,含情脉脉。

    温一诺笑着说:“他是在看给他拍照的人?这种眼神,就是在看恋人的眼神啊……一定是爱她爱得惨了……”

    “……有这么严重吗?我看不出来。我先生脾气特别好,也不懂拒绝,对谁都是好好先生。不过他对家庭非常忠诚,对孩子也非常疼爱。”方太太不以为然,然后把自己的老公夸了一遍。

    温一诺再次:“……”

    一个有了第三者情妇的男人,还能被妻子说“对家庭非常忠诚”,这妻子的老公滤镜真是没边儿了。

    诸葛先生没插话,缓缓翻动着相册。

    前面的照片都是虞先生和他家人的照片,并没有方太太,也没有唐小姐的母亲。

    就是那种几十年前富裕华人的家庭。

    虞先生的父母是经营平价餐馆的,在国外社会地位不高,但是有钱。

    虞先生因此也有机会得到很好的教育,上了名校,摆脱了父母阶层的烙印,进入了更上层的社会。

    跟着相册里展现的轨迹,他们看着他从一个青葱少年,到高中毕业典礼,又到高中毕业的舞会,然后是上大学,在大学里上课,参加网球比赛,又有大学毕业的照片,穿着学士服,和家人欢快地笑。

    一直到相册的最后几页,他们才看见一个竖着大辫子,穿着中规中矩老式裤装的年轻女子出现在相册里。

    她沉静地微笑着,手里拿着一块毛巾,小心翼翼看着虞先生,想给他擦汗。

    虞先生则低着头,含笑看着她,阳光从他们头顶洒落,因为光影差距,脚边的影子却是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美得像是一幅油画。

    温一诺心里一动。

    这唐小姐的母亲,跟唐小姐,长得真是太像了……

    除了气质完全不同,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温一诺摩挲着这张照片,突然问方太太:“……唐小姐母亲的照片,您以前看过,还看过很多遍吧?”

    方太太有些不自在地摇头,“没有,我就看过几次而已。那时候我跟虞先生刚结婚,给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看了几眼。”

    “可是这张照片边缘有很明显的磨损痕迹,而且看指痕大小,不像是男人的手指,应该是女人的手指。”

    温一诺说着,动作飞快,一手握住方太太的手腕,微一用力,将她的手指盖在那张照片边缘。

    她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是您的手印。您确实看过这张照片很多次,也就是说,您对唐小姐母亲的模样一定记得很清楚。”

    “那您第一次见到唐小姐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她像一个人吗?还是您当时就已经想到了,才会找私人侦探去查她?嗯?”

    这就是说,方太太并不是像她刚才所说的原因,而是……为了查唐小姐的身份吧?

    可是方太太刚才表现得像是第一次见到唐小姐一样,还哭着求她……真是太假了。

    当她说她男人的年龄可以做唐小姐的爹了,她其实就是字面意思吧?

    不过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唐小姐并不是虞先生的女儿,方太太查过,他们筹备委员会也知道。

    现代社会,验证亲子关系再简单不过。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