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8章 几分真,几分假(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太太飞快地将手从温一诺手里夺过来,脸色由红转白,悻悻地说:“温大天师可真厉害,这是能用肉眼验指痕了?知道的人明白你是在开玩笑,不知道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温大天师有一双可以媲美显微镜的眼睛呢!”

    温一诺偏了偏头,勾起一边唇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她很想告诉方太太,你温大天师我的眼睛,还真的媲美显微镜!

    连能量的颜色她都能看见,几个指痕那是洒洒水的小case。

    当然,温一诺没有得瑟到脑残的地步。

    她知道自己真的能看见那些肉眼看不见,但是用仪器能照出来的东西。

    可是这没必要让别人知道。

    她抿唇笑了笑,说:“您要是不信,可以用验指痕的仪器啊,一验就知道了。现代社会,技术进步早就到了普通人难以想像的地步了。”

    方太太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硬杠到底,有些尴尬地说:“是,我是看这张照片看了很多遍……我刚才是怕你们笑话我,才没实话。其实,我先生是我的初恋,可我不是他的初恋,我耿耿于怀啊……于是就对他的初恋上了心,想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跟他在一起。”

    方太太这么坦率地说出口,温一诺反而不好继续阴阳怪气了。

    不管怎么说,一个人的真情是值得尊重的。

    而且方太太跟虞先生也是明媒正娶,结婚二十年,这份感情历久弥新,难怪她对唐小姐的出现那么紧张。

    温一诺这时又觉得方太太值得同情。

    可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转了话题说:“那方太太后来做了什么事,才认定唐小姐不是一般人呢?”

    方太太刚才说她开始的时候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用私家侦探调查了唐小姐,才查到她的身世。

    温一诺判断这个说法应该有问题,但是她没再挑刺。

    方太太那块遮羞布已经被她撤下来了,她再多说只能让人觉得她咄咄逼人。

    温一诺因此掠过这个话题,继续方太太之前没有说完的话。

    方太太偏了头,眼神微闪,目光投向大落地窗的方向,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语气沉了下来说:“……有一次,我想让私家侦探去跟踪唐小姐,看看她都什么时候跟我先生在一起。”

    “私家侦探一直在给我直播他的追踪,我就坐在前院的草坪上,那支大的遮阳伞下喝咖啡,突然发现面前的草地上落下一道阴影,有人不声不响地站在我面前,我一抬头,差点没晕过去!——居然是唐小姐!”

    方太太的语气激动起来,“你们知道当时我是多害怕吗?!明明前一秒还在你手机里直播的人,突然就站到你面前了!——你说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诸葛先生也倒抽一口凉气,说:“真的吗?你的私人侦探在给你直播跟踪唐小姐的过程,而唐小姐却来到你家?!那当时私家侦探在哪里?!”

    方太太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好像在害怕,喃喃地说:“当时他在市中心的一个大商场里面,据说唐小姐是去那里买东西,他一路跟踪,我也一直看着,我看得清清楚楚,那私家侦探前面的那个人,明明就是唐小姐!”

    “市中心离我们这个小区开车至少要一个小时,她就算是坐飞机过来也没这么快!”方太太斩钉截铁地说。

    诸葛先生也疑惑了,“如果是真的,那她还真是可疑。不过她又能在大太阳底下出现,也不可能是阴物。”

    阴物的范畴很广,不限于鬼物,还有见不得光和火的邪祟。

    这些都是不能见阳光的。

    方太太这时已经瑟瑟发抖,牙齿都在打颤:“……对啊,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她能跑这么快,怎么也不可能是人吧?”

    诸葛先生皱起眉头,“您的意思是,唐小姐不是人,有可能是妖?”

    “妖的话,神通广大一些的,还是有可能做到日行千里的。”

    诸葛先生点了点头。

    温一诺嗤了一声,忍不住笑了,“诸葛先生,虽然我国‘建国后不能成精’的规定,管不了你们国家,可是我觉得基本原则还是一样的。”

    “我不认为唐小姐是妖。”

    她叹了口气,“其实我觉得方太太遇到的事,很好解释,根本就不是什么妖啊精的。”

    “怎么解释?”诸葛先生露出一丝冷笑,“看来倒是温道友见多识广了,愿闻其详。”

    温一诺手里握着矿泉水瓶晃了晃,淡定地说:“要么,是那个私人侦探摆了方太太一道,要么,是方太太摆了我们一道。”

    方太太瞪大眼睛,“温大天师,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摆你们一道?那个私人侦探又为什么要摆我一道?!我可是跟他签了合约,给了他高额报酬的!”

    温一诺放下矿泉水瓶,两手一摊:“首先我们先排除怪力乱神的东西,不是我不信这些东西,我当然信,我是道门中人,天生就是要除魔卫道的。”

    “可是这不等于我们把生活中遇到的任何看起来矛盾的事,都推给怪力乱神,那样太不负责任,也太脑残。只有智商不够用的人才这么做。”

    被扣上“智商不够用”帽子的诸葛先生和方太太觉得自己被内涵了。

    他们目光沉沉看着温一诺,脸上的表情好像都在说:“我看你能聪明到哪里去……”

    温一诺耸了耸肩,“你们别看我,看我也要说。”

    “一种可能就是那个私人侦探是吃了双份茶点,他可能同时也接了唐小姐的单子,也为唐小姐服务,所以跟她串通了吓唬你。”

    方太太蹙起眉头想了一会儿,迟疑着说:“可是他确实在跟我直播,我从手机上亲眼看见的。”

    “你以为直播视频就不能造假了吗?他如果和唐小姐串通好了,事先录一段唐小姐逛街的视频,然后当做直播放给你看,而唐小姐本人,却留在小区里,等你看得高高兴兴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既能吓唬你,还能对你耀武扬威一番,从心理上击垮你,你说可不可能呢?”

    方太太蹙起的眉头陡然松开,气愤骂道:“对啊!确实有这个可能!唐尼这个瘟生,拿了我的钱,还要给别人办事,真是不得好死!”

    温一诺琢磨着,这个叫“唐尼”的瘟生,大概就是方太太雇的私人侦探了。

    不过温一诺话锋一转,又说:“第二种可能,就是当时唐小姐并没有出现在您眼前的草坪上,您在说谎话骗我们。”

    “所以根据我的推测,您说的这个现象,并不能证明唐小姐的特殊之处。我认为她就是一个普通人。”

    方太太:“……”

    诸葛先生呵了一声,对温一诺说:“温道友,这就过了吧?方太太如果要骗我们,干嘛要委托我们呢?不是到了走投无路山穷水尽的时候,谁会想着找我们道门来解决问题呢,是吧,方太太?”

    方太太忙点头,一脸委屈地说:“我真没骗人,我可以发誓!”

    温一诺摇摇头,“得,您别发誓,人说的话是最不可信的。您有没有第三方证据,证明当时唐小姐是站在您面前的草坪上?比如有没有邻居看见?或者您有没有拍下照片?哦,对了,您这里的房子有没有装监控?如果有的话,我们查一查监控看看当时唐小姐在不在草坪上?”

    方太太苦笑了一下,“我们的监控只能保存一个月之内的影像,那件事都过去一年了,监控里早就看不见了。”

    “喏,这就是我说的,没有第三方证明,您说的话,只能当做参考,不能当做事实。”温一诺也看向窗外,“那邻居呢?”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方太太家的大房子对面是一片树林,并没有直接对门的邻居。

    两边的邻居也隔得非常远,各家前院后院又都种了用来隔绝视线的绿植,根本看不见邻居家的草坪。

    所以估计也没有邻居看见。

    温一诺下了结论,“这件事不能说明唐小姐的‘非人’之处,您再说别的?”

    方太太垂下眼眸,苦笑了一下,说:“可是我下面说的话,如果也没有第三方证明了?是不是温大天师也不信?”

    “这也不一定。如果符合正常的逻辑推理和常规认知,就算没有第三方证明我也会信。”温一诺笑眯眯的拍了拍胸口,“我这里有一杆秤,会权衡利弊。”

    诸葛先生扯了扯嘴角。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温一诺年纪轻轻才二十一岁,但是阅历一点都不比他们这些老江湖少。

    她都从哪来的阅历?

    难道从三岁就开始给人看风水面相了?

    这怎么可能呢……

    诸葛先生当然不信,但是也确定温一诺不是那种刚从学校里出来,没有被社会毒打过的无知少女。

    她不仅被社会毒打过,而且被毒打过很多次,才有这样缜密的思维,和对欺骗的警惕。

    比如刚才方太太说的话,诸葛先生也觉得有问题,但是他并没有很在意。

    看风水面相,都是几分真,几分假,完全要弄得明明白白就没意思了。

    而且他接的委托,是帮方太太对付唐小姐,所以不管方太太怎么说,他都会听,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再制定计划。

    温一诺跟他的立场不同,所以她能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他不能。

    就在诸葛先生走神的时候,方太太已经在说另外一件有关唐小姐的奇怪的事儿。

    “还有一次,大概是半年前,我先生又说要加班,不回家,我知道他是去跟唐小姐在一起了。”

    “可是那天,我们的小儿子新仔发烧,想见爸爸,我实在忍不住,就给虞先生打电话,让他回来,顺便去超市买点退烧药。”

    “结果,虞先生没有接电话,是唐小姐接的电话,问我有什么事。”

    方太太想起那天的憋屈,忍不住落泪。

    诸葛先生也跟着说:“这太过份了,这是明晃晃的挑衅啊!”

    温一诺也跟着点头,不过没说什么。

    方太太拿纸巾擦了擦脸,鼻头红红的,是真伤心的那种哭。

    她低声说:“我本来想摔了电话,可是新仔一直在要爸爸,我只好忍气吞声,求她说,让虞先生回来,新仔生病了,让他买点退烧药回来。”

    “结果唐小姐毫不客气地说,生病就去医院,找虞先生有什么用?然后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我当时憋着一口气,直接冲出家门,朝唐小姐家跑去。”

    “我知道她搬到我们小区,也知道她住哪儿,之前我装不知道,只是想自己的老公在外面玩累了,还知道回家……”

    方太太哭得越来越厉害了,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

    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一次肯定是真的。

    他们道门中人,看人说话,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判断方法的。

    方太太好不容易止住泪水,哽咽着说:“那天晚上天很黑,天上连月亮都没有,只有一点点的星星。小区里的路灯很明亮,我一口气跑到她家门口,却发现本来黑黢黢的庭院,突然一下子亮起了灯。”

    “刚才还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张灯结彩,很多穿着礼服的男男女女在那里喧闹嬉笑,居然是在开party!”

    “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我转弯过来的时候,明明看见这里黑黢黢的,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可能一眨眼功夫,就冒出这么多人?!”

    “刚才温大天师说那个私人侦探可能用早就拍好的视频糊弄我,这个我信,确实有这个可能,可是面前这个草坪上的party,却是真真切切出现在我面前。”

    “还有欢快流畅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最适合跳华尔兹。”

    “我当时吓得大喊一声,‘什么人?!’,然后眼前的一切就如同梦幻泡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面前还是刚才那一片黑黢黢的庭院,灌木修剪的整整齐齐,杜鹃花在路灯下绽放,唐小姐那所法式乡村别墅厨房里的灯亮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的投影出现在窗帘上。”

    “我一眼就看见那个男人的投影就是我丈夫虞先生,女人就是唐小姐。”

    “我站在庭院入口处,既害怕,又难过地看着那厨房里的灯。”

    “过了一会儿,男人的投影从厨房里消失,再过了一会儿,我先生从那法式乡村别墅大门里出来了。”

    “我忙转身往回跑,在他没看见我之前,躲在路边的灌木后面。直到看见我先生回家了,我才从灌木里钻出来,再装作出去买药的样子,走了回去。”

    方太太说到这里,顿了顿说:“……这件事应该有温大天师要的第三方证明。当时唐小姐房子前院草坪上传出来的《蓝色多瑙河》音乐,很多邻居都听见了。他们第二天还在议论,是不是谁家晚上开party了,居然没有请大家去参加,真是不够朋友……”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月票没到,俺太乐观了,没关系,那就明天再三更哈。^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