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89章 风云际会(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太太这一次说的情况,引起了温一诺和诸葛先生的共同重视。

    诸葛先生的身子不由自主前倾,征询地问:“……你的意思是,邻居都听见音乐声了?”

    “对,他们都听见了。”

    “但是你不仅听见音乐声,还看见那些人在开party了,是不是?”

    “是的,他们都穿着好正式的衣服,我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他们消失得也很快……”

    方太太说完,不安地看看诸葛先生,又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温一诺,嗫嚅说:“你们看,那个唐小姐是不是有问题?”

    温一诺其实已经开始觉得唐小姐确实有问题,不过还不到需要她用道门知识和直觉的时候。

    她微微颔首,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以手支颐,眨了眨眼,说:“……就这?”

    方太太:“……”

    “……就这还不够吗?”她有些生气了,“温大天师是觉得不够刺激吗?”

    看起来她的态度是激怒方太太了。

    这就对了。

    人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口不择言,才会泄露真相。

    温一诺勾了勾唇,笑得有些欠揍,“是啊,确实不够刺激,还不到认为唐小姐具有‘非人’资格的时候。”

    方太太握了握拳,终于大声说:“那就给你一点刺激的!”

    “那天晚上之后,我在我先生的衣领上看见口红印子,知道那个女人是不会放过我们一家了!”

    “我看着两个小孩子在家里哭着要爸爸,我先生却只是敷衍塞责,明显心都在那个女人身上!”

    “我第二天出去买菜的时候,正好看见那女人走在马路边缘,我……我……一怒之下,开着车直接撞了过去!”

    诸葛先生和温一诺一起坐直了身子,齐声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看见她倒在地上,血从她耳朵里和嘴里流出来……哈哈哈……好可怕……”方太太狂笑一阵后,又用手捂住了嘴,脸上惊恐莫名,“我撞了她之后就清醒了,当时怕得厉害,不敢下车,直接开车跑了……后来听见有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我知道是有人报警了,送她去医院。”

    “可是第二天,我看见她又在小区里走动,一点都没有受伤的样子!”

    “我明明把她撞得大脑出血,就算没有生命危险,她也不应该第二天就没事人一样在小区里散步!”

    方太太歇斯底里叫了出来。

    温一诺挑了挑眉,讶然说:“……方太太,您这是违法了。您真的做过这种事吗?!”

    方太太回过神,喝了口冰牛奶冷静了一下,淡淡地说:“我们这次委托跟你们签过协议,我们说的一切事情,都有**权,不能拿来作为呈堂证供。”

    而且直播播出的画面里,方太太虞先生和唐小姐这些人的样貌都会被模糊化处理,也是因为签订了**权协议的原因。

    所以大家虽然听见了方太太说的话,也挺气愤的,可并没有办法去举报她。

    当然,更重要的是,唐小姐自己都没去告她。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疑点。

    诸葛先生淡淡点头,“这件事确实跟我们无关,如果要报警,唐小姐可以自己报警,可她没有,这说明她本来可能真的有问题。”

    方太太明显吁了一口气,手上捧着的冰牛奶转了几圈,感慨地说:“你们真的相信我了吧?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请你们帮忙……”

    她做出了送客的姿势,这是不想再谈下去了。

    诸葛先生和温一诺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一起站起来,“谢谢方太太,我们会好好考虑的。”

    从方太太家出去,门外阳光灿烂。

    温一诺下意识眯了眯眼,深深呼吸着带着青草和绿叶气息的空气。

    诸葛先生心里有了主意,想回去自己再推演一下。

    他朝温一诺点点头,“温道友,我还有事先走了。”

    温一诺笑着朝他摆手,“诸葛道友去忙吧,我也回去了。听了一上午的古,我肚子都饿了。”

    她和诸葛先生在方太太家门口的人行道上分道扬镳,各自上车开回自己住的房子。

    就在她拐上通往何之初那栋大房子的小路的时候,身后传来几声汽车的鸣笛声,好像在跟她打招呼一样。

    温一诺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一辆比较低调的奔驰跟在她后面不远处缓缓行驶。

    这时奔驰车右面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戴着墨镜的贵妇人向她招手,“一诺!”

    温一诺眼前一亮,忙将自己的保时捷停在路边,下车笑着跑过去,“傅夫人,您怎么来了?”

    正是傅宁爵的母亲南宫斐然。

    只听傅宁爵的声音也从车里传出来,“一诺,你怎么眼里只有我妈啊?我呢?这么大一帅哥坐在这里,你都看不见?”

    奔驰车彻底停下来,温一诺看见坐在驾驶座上的傅宁爵。

    她更惊讶了,双眸弯成月牙,“小傅总也来了?你们来这里是度假呢?还是度假?”

    她想不出别的原因。

    傅夫人笑得意味深长,“我们当然是度假啊,顺便看看戏。”

    傅宁爵朝温一诺招手:“一诺,我们跟何先生说好了,这几天也住他家,怎么样?你不反对吧?”

    温一诺忙摇头:“这是何先生的房子,什么时候轮到我做主反对了?再说他那栋房子大得惊人,再多住十个人也是住得下的。”

    “这就好,我和宁爵还担心打扰你们了。”傅夫人笑着点点头,“那我们回去吧。”

    温一诺站直身子,“你们跟在我后面开车,很快就到了。”

    她回到自己停在路边的保时捷小跑车里,很快发动了汽车。

    傅宁爵在车里嬉皮笑脸地对傅夫人说:“妈,多谢您帮忙。您什么时候认识的何先生?”

    何之初在这边一直很低调,知道他实力的人都是各国非常顶层的人。

    傅宁爵的父亲和母亲对何之初还是有点认识,傅宁爵本人就知道的不多。

    “你爸爸当年跟何先生有过合作意愿,但是后来因为何先生突然离开,就搁置了。”傅夫人也没多说,“行了,你爸妈我们这次把老脸都豁出去了,才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你可别再浪费了!”

    “我知道!要不是阿澈说漏了嘴,我都不知道萧裔远这么奸诈!都已经离婚了,还一直缠着一诺不放!”傅宁爵拍了一下方向盘,气愤起来。

    “两个人孤男寡女住在一套房子里,万一他们又死灰复燃了呢?那您儿子这辈子可就打光棍了!”傅宁爵嚷嚷说道。

    傅夫人知道傅宁爵只是说说而已,她可不认为如果追不到温一诺,傅宁爵这辈子就会打光棍。

    可是人这一辈子,有多少时候能去追逐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事呢?

    趁着还年轻,让他试试也是好的。

    而且傅夫人本人实在喜欢温一诺,如果温一诺给她做儿媳妇,她一定会是个最好的婆婆。

    因为司徒澈“无意中”漏出来的一句话,让傅宁爵决定连夜飞来国外,盯着温一诺和萧裔远。

    不过他担心温一诺不同意他跟他们一起住,又把傅夫人怂恿来了。

    有傅夫人跟他一起,温一诺不看僧面看佛面,一定不会拒绝的。

    果然温一诺看见傅夫人跟傅宁爵在一起,也是没有想到这方面去。

    她开着保时捷小跑车很快回到何之初那栋三分之一卢浮宫大小的房子前。

    不过在车库前面的空地上,她看见还停了两辆车。

    一辆车是特斯拉,跟萧裔远那辆几乎一模一样。

    一辆车是豪奢的劳斯莱斯幻影,看车牌是司徒澈的座驾。

    温一诺好奇地走上台阶。

    这是司徒澈来了?

    那辆跟特斯拉车又是谁的?

    紧接着,傅夫人和傅宁爵的车也开过来了,停在温一诺那辆保时捷小跑车旁边。

    温一诺在台阶上等着他们一起进屋。

    她指着门口可以智能识别的指纹瞳孔锁说:“等下把你们的指纹和瞳孔数据加进去,你们就能自由出入了。”

    傅宁爵本来是学建筑的,他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个装置,听温一诺说的那些既方便,又安全的功能,笑着说:“我们可以考虑在我们合作开发的别墅那边安装这种门锁,真是太智能安全了!”

    温一诺倒是没想到这一点,闻言也很感兴趣:“……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没在市面上看见有这种锁出售,估计还得问问何先生。”

    她一边说,一边站在那锁前面,把手指摁了上去。

    那锁的监控装置扫描了温一诺的瞳孔和指纹,外加三维成像技术识别和生物体识别,确认她是数据库认识的活人,才放他们进去。

    几个人一进客厅,发现客厅里已经有三个人了。

    萧裔远和一个女子对着玄关入口处的方向,并肩坐在沙发上,两人头碰头,看着放在面前茶几上的一台宽屏笔记本电脑。

    还有一个男人背对着玄关坐着,看那身形和后脑勺,八成就是司徒澈。

    温一诺在外面已经看见了司徒澈的座驾,因此对他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惊讶。

    傅宁爵和傅夫人倒是有些意外。

    司徒澈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绽开惊讶的笑容:“咦?小傅总怎么来了?傅伯母您也来了?快坐。”

    萧裔远和那女子这时才抬起头。

    温一诺看见那女子是韩千雪,何之初给萧裔远介绍的代理律师。

    她看了看韩千雪,又看了看司徒澈,“澈少,韩大律师是跟你一起来的?”

    “是啊,阿远的官司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韩大律师接手之后,已经找到对方证据中的漏洞,正在跟阿远核实。我看他在这边也没什么事,白白浪费时间就不好了,所以当韩大律师说想找他商量的时候,我就请示了何先生,征得他的同意,把韩大律师送过来了。”

    “如果没有意外,韩大律师会在这里住一阵子,反正对方是在加州的法院起诉阿远的公司,应诉也是在加州。”

    司徒澈含笑解释。

    傅宁爵在温一诺看不见的地方,给司徒澈比了个大拇指,但是很快又大拇指向下,表示鄙夷。

    司徒澈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脸上依然含笑,心里在想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温一诺笑了一声,“哎呀,那我们这里可热闹了。我本来还说这里房子这么大,只有两个人住实在是不够人气。现在好了,我们多了三个人……”

    她知道司徒澈肯定是不能住在这里的。

    因为他是这一次道门大赛的主席,而她是参赛选手,他需要避嫌。

    所以只有韩千雪、傅夫人和傅宁爵三个人住进来。

    这栋房子房间特别多,又宽敞得要命,多住三个人也就像小水滴落入大海,根本感觉不到拥挤。

    萧裔远这时看见站在温一诺身后的傅宁爵和傅夫人,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他阖上笔记本电脑站了起来,微笑着说:“小傅总和傅夫人也来了?”

    温一诺忙回头给韩千雪介绍傅宁爵和傅夫人:“韩大律师,这是傅宁爵和他妈妈傅夫人。他们是我的朋友,来这里度假,会在这栋房子里住几天。何先生也同意了的。”

    萧裔远本来是不愿意傅宁爵也住进来,但是听温一诺说何之初也同意了,他就闭嘴不提了。

    反正他不是这里的房主,何之初都同意了,哪里轮到他说话?

    萧裔远淡笑点头,说:“这里风景和空气都不错,度假是个好地方。”

    温一诺笑着说:“你们住的地方安顿了吗?要不先去把行李放下,收拾一下,我们中午出去吃饭?”

    之前只有两个人,萧裔远可以给她做饭。

    可是现在这么多人,做饭就很花时间了,温一诺不认为萧裔远有那么多时间给这么多人做饭。

    更何况,凭什么啊?

    因此又对司徒澈说:“澈少,能不能帮我们再找个会做菜的厨师?这几天大家太忙了,没功夫做饭,天天出去吃饭也没意思,我还没吃到喜欢吃的餐馆。”

    司徒澈挑了挑眉,“阿远不是会做饭吗?我还跟千雪说阿远的厨艺好像不错呢……”

    他是听这边比赛的主持人说,萧裔远专门出去买菜,给温一诺一个人开小灶。

    司徒澈突然升起强烈的危机感。

    “我也会做饭呢,但是你觉得我是能每天给五个人做饭的人吗?阿远就更不用说了,他比我还忙。”温一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还是找个厨子吧,大家一起每天开开心心吃饭,才能好好度假啊!”

    傅宁爵在旁边笑得意味深长。

    他一进门看出来,这些事情都是司徒澈搞出来的。

    他自己不能陪着温一诺,又担心萧裔远跟温一诺单独住几天再天雷勾动地火,擦出火花就不好了……

    所以不仅让韩千雪住进来,还怂恿他连夜飞到这边。

    傅夫人这时温柔地说:“我们带了厨子的,他下午就到了,中午出去吃饭,我请客。”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