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90章 强人所难(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澈意外地挑了挑眉。

    没想到傅宁爵的妈妈这么厉害,出来度假,还自带厨子……

    很多人不是没这个财力,而是没想到还能这么做。

    这就是眼界和生活经历的问题了。

    可想而知,傅夫人从小的生活就是锦衣玉食,到底是当年跟沈齐煊订过婚的青梅竹马。

    也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司徒澈脑海里就转了这么多念头。

    不过他还是笑着点头说:“那太好了,我们就占傅伯母的便宜了。”

    “只要澈少赏光,是我们傅家的荣幸。”傅夫人落落大方地说,“对了,一诺,我们住哪儿呢?你来安排一下吧,我听说何先生认你做妹妹了吗?到时候摆酒请客的时候一定要给我送请帖哦!”

    傅夫人走到温一诺身边,对她既亲热,又调侃地说道,还顺势将她的衣领整了整。

    她的手指温热,语气轻缓慈爱,看得出来跟她的关系很不一般。

    温一诺也不推辞,顺手挽起傅夫人的胳膊,“傅伯母您能来可太好了!我把最好的房间都留着呢!好像预感您会来哦!”

    她其实哪里有这种预感?

    不过是之前认为自己住何之初的房子,不好意思住人家的主卧而已。

    现在看这么多人住进来,何之初肯定是不会住了,就借花献佛,把主卧给傅夫人住。

    傅夫人是他们中间年纪最长的,辈份也最高,她住主卧,相信连何之初都不会反对。

    而傅夫人的主卧,就在温一诺那间卧室旁边。

    傅宁爵也忙跟上来:“一诺,那我住哪儿啊?你也给安排一下呗!”

    “小傅总放心,我一定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温一诺朝他挤挤眼睛,神情和语气轻松自如。

    萧裔远的视线一直追着那三个人到了楼梯口,才对身边坐着的韩千雪说:“韩大律师是也要在这里住几天吗?”

    韩千雪点点头,“何先生让我也住这里。”

    这是何之初直接发话,萧裔远和司徒澈都不会反对。

    他站起身来,“走,去二楼,卧室都在二楼。”

    萧裔远转身往楼梯口走去,韩千雪很自然地拎起自己的行李箱,跟着走过去。

    司徒澈愣了一下,马上跟过来,把韩千雪手里的行李箱拎过来,笑着对萧裔远说:“萧总,韩大律师一个弱质女子,你怎么能让人家自己拎行李箱呢?你都不帮帮忙?”

    萧裔远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

    不过司徒澈提醒之后,他指指旁边的电梯门,“你把她的行李箱放进去,然后我们到二楼把它拎出来就好了。”

    说的是温一诺昨天的骚操作。

    萧裔远后来觉得挺聪明的,就记住了。

    司徒澈没反应过来,“什么?放到电梯里?还不如我们直接坐电梯上去啊!”

    “也行啊,澈少你坐电梯吧,我们二楼见。”

    萧裔远说着,已经大步上了楼梯。

    韩千雪笑着看了司徒澈一眼,“司徒大少,您还是把行李箱还给我吧,也不重,我能自己拎。”

    “这可不行。”司徒澈恢复了平静,笑着说:“我们就按照萧总说的做,放到电梯里,让它自己上来。”

    司徒澈这么说的时候,语气里带着几分促狭和调侃。

    不过等他上了二楼,看见萧裔远在二楼的电梯门前摁了摁,很快电梯就从一楼上来了,脸上就笑不出来了。

    电梯门打开,他刚才放在里面的行李箱端端正正立在电梯中间。

    韩千雪忙进去拎了出来,笑着说:“学到了,还能这么做。”

    萧裔远也勾了勾唇,“这只适用于家里自己有私人电梯的场合。如果是大厦公用的电梯,你这么做你的行李箱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韩千雪有些意外,忍不住笑道:“想不到萧总还挺幽默的,之前觉得你不苟言笑,我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我的华语不好,说错话了被你鄙夷。”

    萧裔远笑了一下,“韩大律师太谦虚了,大家是合作关系,用不着小心翼翼。”

    “嗯,这就好。”韩千雪如释重负,举手投足也没那么拘谨了。

    司徒澈看着韩千雪拎着行李箱很自然地走在萧裔远身边,他揉了揉眉心,没有再次上前帮韩千雪拎行李箱了。

    这些在国外长大的女孩,可能比国内女孩更独立一些吧。

    拎箱子这种事,她们能自己做的,根本没想过要让男人来拎。

    当然了,也可能是在国外被人帮基本上都是要付小费的。

    温一诺这边从主卧出来,领着傅宁爵要去给他找个房间,正好看见萧裔远、韩千雪和司徒澈三个人从长廊的另一边走过来。

    温一诺忙说:“韩小姐想住哪边?还是韩小姐先挑吧。”

    韩千雪大大方方地说:“只是个睡觉的地方,我住哪边都可以。温小姐不必伤脑筋。如果拿不定主意,用硬币扔一下正反都行。”

    温一诺也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闻言毫不客气地说:“那好吧,要不你住这边的卧室吧,跟萧总的房间对着,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讨论的,打开门喊一声对方就能听见。”

    傅宁爵忙说:“那我呢?我能不能住你旁边的卧室?”

    “我旁边的卧室都住满了,你住韩小姐旁边那间吧。”温一诺领着他走过去,“对面就是你妈妈住的主卧,也很方便。”

    “呃,我能不能住这间?”傅宁爵看上跟温一诺卧室相对的那间卧室,怪笑着说:“我可不想度个假还被妈妈看管……”

    “切,傅伯母不知道多开明,你可别说傅伯母坏话。”温一诺似笑非笑的朝他伸出手指点了点,“行了,你随便吧。”

    傅宁爵推开门看了一下,就决定住在温一诺对面那间卧室。

    韩千雪便住在萧裔远对面那间卧室。

    这俩住在走廊北面那一排房间。

    温一诺的卧室在萧裔远和傅夫人中间,都在走廊南面。

    大家安顿好之后,傅夫人就带着大家去这附近的一家东方餐馆吃午饭。

    为了方便起见,他们坐了司徒澈那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

    这车如果不讲排场和派头,就跟一辆小公共一样,非常能装人。

    大家这么多人坐进去都不觉得拥挤。

    温一诺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致,笑着说:“这里的建筑,没有自然景观好看。”

    大家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国外的市政建设,已经几十年如一日,再也没有新建过了。

    柏油路永远在修补,路边的水泥地到处坑坑洼洼。

    温一诺甚至看见一个网球场,那种破旧的铁丝网和地上残留的黄绿色调,直接让你梦回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车开得很快,没多久就来到傅夫人指点的一个东方餐馆。

    国外餐馆很少有包间,只有华人常去的,由国内人开的餐馆,有时候会有包间。

    傅夫人明显对这一带还挺熟悉的,带着他们去的餐馆居然有包间。

    因为他们人比较多,也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有包间关起门来吃饭说话,更舒服。

    温一诺一进去就看见挂在墙上的大屏幕电视,里面放的居然是他们道门比赛的直播!

    哦,不对,直播只在道门app的网络平台,现在已经结束了,电视里放的是重播。

    温一诺兴致勃勃坐下来,想看看自己在上镜的效果怎么样。

    不过这一次重播的不是他们跟方太太说话的那一幕,而是汪道士和全道士跟唐小姐说话的那一幕。

    唐小姐的样貌都用马赛克模糊化了,她说话的时候,镜头基本上都对准的是别的地方,或者直接对着汪道士和全道士。

    唐小姐的家居作为背景也虚化了,不过效果做的蛮好的,像是凑近了看的油画。

    大块斑斓的色彩堆积起来,高高低低,稍微离远一点才能看见到底画的是什么。

    但是这并不妨碍整个直播的氛围,而且像是加重加粗的突出了参赛选手形象,让人过目难忘。

    温一诺看得津津有味,点菜的时候随便点了个滑蛋虾仁和咸鱼鸡粒茄子煲,再加一个冰冻蜜豆双皮奶作为甜品,要了椰汁作为饮料。

    等菜的时候,韩千雪还在跟萧裔远讨论他的人工智能程序,争取更多的了解。

    傅宁爵凑到司徒澈耳边说话,司徒澈身形端坐不动,但是神情还是很专注。

    这会儿正好傅辛仁给傅夫人打电话过来,问他们路上怎么样,到了没有,有没有不舒服,非常关心老婆儿子。

    温一诺瞥了一眼傅夫人说话时候白皙脸上的红晕,很是羡慕地抿了一口椰汁,然后就把视线放在对面墙上的大屏幕上。

    她虽然看不清唐小姐的样貌,可是她的形象已经印在她脑海里。

    所以她的声音一响起来,温一诺就能在脑海里自动给这道柔媚的嗓音配上一张更柔媚的面容。

    高清大屏幕电视上,汪道士和全道士两个人看起来居然比本人还要好看一点。

    温一诺意外地挑了挑眉,没想到这种即时的人工智能特效软件还能自动美颜。

    而且这种美颜没有市面上常用的那种美颜软件那么夸张,只是恰到好处地将人长相的长处稍微放大,再避免一些短处,所以看起来非常真切,就算是高清镜头下,也跟真的一样。

    温一诺叹为观止,一双端丽明媚到让人惊心动魄的大眼忍不住看向萧裔远,对他的专业能力很是钦佩。

    可是萧裔远正专注跟韩千雪说话,还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正在飞快打字。

    温一诺面无表情移开视线,再次看向墙上的大屏幕。

    这时汪道士正困惑地说:“唐小姐,我们知道您的意思是,虞先生对您母亲始乱终弃,害了她的性命,您要报仇,但是因为过去了二十多年,什么证据都没有了,您没办法诉诸法律,只好求到我们这里,要求我们让虞先生‘罪有应得’。”

    “您能不能说说,当年虞先生和您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虞先生直接导致您母亲去世的吗?”

    唐小姐叹了口气,说:“那时候我还小,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已经跟虞先生分开了,所以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确实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母亲十四岁就跟虞先生一见钟情,两人在网球场认识,都是同龄的少男少女,有好感是很自然的事。”

    汪道士点了点头,“十四岁的初恋确实很美好,但是没人保证初恋能够修成正果。唐小姐,虽然我们是比赛,虽然我们接了您的委托,可恕我直言,您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

    唐小姐没说话了,画面似乎停滞了几秒钟。

    然后唐小姐的声音冷了几分:“……你既然接了我的委托,就算是强人所难又怎样?你可以不接,接了却对你的委托人指手画脚,这就是你们道门最高水平选手的素质吗?”

    汪道士和全道士被她怼得脸都红了。

    温一诺看得唏嘘不已。

    早知道,她就去唐小姐家,帮汪道士怼唐小姐了。

    这俩道士的口齿不太厉害,被唐小姐轻易就带进沟里去了。

    不过温一诺也明白唐小姐说的是有道理的。

    现在她是委托人,汪道士和全道士接了她的委托,不说好好琢磨怎么完成她的委托,却来指责委托人的不是。

    如果温一诺是唐小姐,她肯定是要掀桌子的。

    唐小姐没有当面把汪道士和全道士怼到后悔被他们妈妈生下来,已经是留了情面了。

    汪道士和全道士讪讪地对视一眼,气焰稍稍收敛。

    全道士这时说:“唐小姐,我们也只是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比如您说要虞先生‘罪有应得’,可是我们如果连他的‘罪’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想出对付他的法子呢?”

    他这么说,唐小姐明显心情好一点了。

    因为她的语气带了点笑意。

    虽然电视的重播上看不见她的笑容,但是温一诺硬是能够脑补出来。

    就听唐小姐嗓音柔和地说:“这位全天师说的有道理。也对,如果不说清楚了,你们也许认为我是在强人所难呢……”

    又被怼了一脸的汪道士:……

    如果不是直播,汪道士大概已经拂袖而去了。

    促狭的无人机这时对准了汪道士的脸拍。

    他有些圆胖的脸上满是纠结,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在说:我看你能翻出什么花花样儿!

    这时唐小姐开始描述了。

    有趣的是,唐小姐描述的时候,那个即时特效软件居然用了特别的动漫笔触,整出了一帧帧简笔动漫图像,来表达她的内容。

    那些图像当然没有那些大热的动漫那么形象好看,但就这种即时效果来说,已经远远超出一般制作的动漫。

    人物动作流畅,形象可爱趣致,就像在看一出“贵公子与贫家女”的青春校园偶像剧。

    和温一诺在方太太那里看见的照片风格也有几分相似。

    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几十年前的网球场。

    和现在的网球场也没多大区别。

    国外这些发达国家这三十多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市政基建。

    大量的公共设施都是三十多年前,甚至四十多年前建造的。

    温一诺在方太太那里看见的照片,都没有现在看见实物这么震撼。

    她一下子把两者结合起来,因为这个网球场,正是他们刚刚路过的那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网球场!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下午一点,月票1500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