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94章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第二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韩千雪说着,顺手把那个法庭案例的简写版调出来给萧裔远看,自己在旁边跟着解释。

    “这个案子开始的时候跟你这个一样,也是一个商家告另一个商家侵权他们有版权许可证的代码,并且索取巨额赔偿。”

    “但是被告的商家也跟你一样,表示从来不知道对方这个代码的存在,他们绝对是自己开发的软件代码。”

    “而被告的律师也和我一样,对两方代码的文档进行了比较,也发现了这些细小的不同。”

    “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清楚这些百分之一的不同,能够说明什么问题,直接就当是允许的误差范围给忽略了。”

    “可这个律师的资格不一样,他在考律师执照做律师之前,是个计算机方面的博士,业余爱好就是写代码。”

    “就是他发现,这两段看起来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的代码,很可能是用同一种名叫‘艾莫特’的代码编辑器编译出来的代码。”

    “这个‘艾莫特’代码编辑器处于比较初级阶段,具体表现是只有几个固定模板,并没有现在的代码编辑器那么高端和个性化。”

    “用‘艾莫特’初级代码编辑器写程序是这样的,你给它几个逻辑要求,它会自动生成一些固定代码来完成任务。”

    “这就像在一所房子里走迷宫,指定abc三个坐标,每个人想从a走到c,都要通过b这个拐点。”

    “用‘艾莫特’这种初级代码编辑器进行编码,也会出现同样问题。也就是说,这两个公司恰好要实现同样的目的,因此会从‘艾莫特’代码编辑器里生成几乎一模一样的代码程序,而那些微的百分之一的不同,正是将两种软件区分开来的要素。”

    “不过问题是,像‘艾莫特’这种只有固定模板的初级代码编辑器,早就被市场淘汰了。”

    “政府部门甚至不认为它编写的代码具有版权特性,也没有知识产权,更不会发版权许可证,因此绝大部分公司都不用了,后来连知道的人都不多。”

    “这个律师想到这一点后,跟自己的当事人联系,对他们公司进行彻查,结果发现他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被告公司进行自查之后,发现是他们公司一个来自南亚某大国的软件工程师图方便,悄悄用了‘艾莫特’初级代码编辑器写程序。”

    “而对方那个原告的公司,在这个律师通过法庭质询之后,被迫进行自查,结果发现他们公司的某个软件工程师,同样是来自南亚某大国,偷懒用了同一个初级代码编辑器,也就是‘艾莫特’生成了一部分代码。”

    “当这个律师揭穿这一点之后,原告公司的版权许可证就失效了,而且还要面临来自政府部门的问询和惩罚,因为他们在申请版权许可证的时候涉嫌弄虚作假。”

    “于是这个官司,被告就赢了。”

    “你这个官司,我有种直觉,觉得跟十几年前那个官司,可能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萧裔远看得入迷,过了很久,才皱着眉头说:“可是我并没有用代码编辑器写这段核心代码。因为具有人工智能功能可以进行深度人机对话的核心软件,并没有任何代码编辑器可以做出来。”

    “但是非核心的部分,我有用过‘伊柯丽斯’这种代码编辑器编写。可是问题是非核心的部分,跟原告的程序并不相同。原告也没有对我的非核心的软件代码提起诉讼。”

    韩千雪点了点头,“所以他们说你侵权的,是核心的那部分内容,但是你并没用代码编辑器编写。”

    她打开录音笔,开始录萧裔远的解释,一边确认说:“所以你还是用了‘伊柯丽斯’代码编辑器,但你那段被告的代码程序,不是用伊柯丽斯代码编辑器编写出来的,而是完全靠自己写出来的,是吗?”

    “对。”萧裔远点点头,“那个即时特效制作软件,有很多功能,由人工智能操纵的人机对话只是其中的一个功能,也是核心部分,这部分是我亲手写出来的代码。但是别的功能,都用了现代更先进的伊柯丽斯代码编辑器,不可能再有同样功能会出现重复代码的情况出现。”

    “你刚才说的十几年前那个案子,是用的初级的已经被淘汰的‘艾莫特’代码编辑器,根本是不同的产品。”

    “虽然它们都属于代码编辑器这个类型。”

    韩千雪飞快地打字,然后打印出一份文件,“萧总,我现在需要你在这里签个名,看看我总结的是不是对的,然后在这里签个名,我们统一一下认识。”

    萧裔远看了一下,就是把他刚才说的话,重新阐述了一遍。

    他毫不犹豫签上自己的名字。

    韩千雪收好这份文件,叹了口气,放下鼠标,扭了扭自己因为看长时间对着电脑而僵硬的脖子,说:“这就是我要突破的重点。你仔细再想想,到底有没有这样一种代码编辑器,可以对具有人工智能性质的软件进行编辑?”

    这话把萧裔远问住了。

    他仔细想了想,很谨慎地说:“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样一种代码编辑器,也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用过这样一种代码编辑器写人工智能程序,我只能保证,我没有用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韩千雪琢磨了一会儿,点头说:“好,我们姑且搁置第一点。我还是觉得应该有这样一个代码编辑器,不然无法解释你们的核心程序有百分之九十九相似。”

    萧裔远抿了抿唇,还是坚持地说:“就算有,但是我没用过,对方用过,这也会百分之九十九相似?我的大脑跟他们的代码编辑器一样吗?”

    “你这已经是哲学问题了。”韩千雪笑了起来,“好吧,我们还是来讨论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代码里面隐藏的作者签名。”

    “你跟我说说,这个作者签名是怎么回事?”

    萧裔远想了一下,努力用普通人能理解的语言解释。

    “这个作者签名,其实应该叫ing,也就是代码签名。”

    “它的主要功能,第一是确认软件作者;第二具有加密和识别功能,可以为现有软件提供安全的更新或者补丁。”

    “代码签名,可以用一组密匙表示,也可以从专门机构那里获取。”

    “而这个原告公司的所谓作者签名,不是从专门机构那里获取的,而是自己生成的密匙。”

    “巧的是,我的人工智能软件里也多了这样一套密匙,说实话,在他们告我之前,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密匙存在于我的软件代码中。”

    萧裔远苦笑着摇摇头。

    “啊?是这样啊?”韩千雪很是意外,“你的原始代码文件里,真的有那个用做代码签名的密匙?”

    “嗯,我后来查了一下,真的有。我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一套系统代码可能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代码,我不可能全部看完。我刚才说过,核心代码是我亲自写的,但是别的非核心功能,是用伊柯丽斯代码编辑器编译出来的。”

    “如果没有bug,我们是不会一行行去查的。”

    韩千雪的手指在桌上轻轻叩击,一边思考说:“……会不会有别人给你加了个这个代码签名?”

    萧裔远:“……”

    “这不可能。”他断然否认,“我的电脑只有我一个人能接触,我很确信没有人黑过我的电脑。”

    “而且如果真的有人黑我的电脑,直接把我的源程序拿走就可以了,何必要等我拿来运用之后,才出来告我呢?”

    韩千雪点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

    她摊了摊手,“可是,你排除了有人能碰你的电脑,也排除了电脑被黑的可能,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串密匙,是你自己加的。”

    “……这更不可能!我自己加没加密匙我会不知道?我还没到老年痴呆的地步。”萧裔远几乎冷笑,毫不客气地说。

    韩千雪笑了起来,她一点都没生气,反而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萧总,稍安勿躁,别那么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从逻辑来说,只有这一个可能。”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房间里走动着,开始仔细思考那一天他写出这一段核心程序时候发生的事。

    前前后后,一点一滴,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一边思考,一边说:“我说了,那天我写这段程序的时候,诺诺……就是温天师也在场,她亲眼看着我写的。”

    韩千雪听着很好奇,笑着问道:“萧总写程序,温天师怎么在场呢?难道也要做道场或者看风水吗?”

    萧裔远停下脚步,苦笑说:“……她是我前妻。”

    韩千雪:“……”

    这个她还真不知道!

    她忙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啊萧总,我以为……你还在追她……”

    没想到已经是结婚又离婚了。

    萧裔远摆了摆手,黯然说:“算了,不说她了,我还是说当天的事。”

    他把那天写程序的事重复了一遍,甚至把温一诺做的事也说了一遍。

    “……就是在温天师对那段五分钟的片段进行人机对话的特效制作之后,我才有了灵感,写出了这一段核心程序。”

    韩千雪眨了眨眼,开始崇拜萧裔远:“原来是这样啊!萧总你这个软件果然厉害!可以人机对话对特效进行制作调整!那可太方便了!”

    萧裔远不以为然,看向窗外开始西斜的阳光,淡淡地说:“其实只要把人工智能那段核心程序设定好,它会自己进行调整。”

    就像教一个小孩子学知识,你得有系统的教学方法,才能把知识传授出来。

    但是小孩子能学到什么程度,就不是教学方法能够左右的,得靠小孩子自己的悟性。

    人工智能也一样,核心程序就是教学方法,整个软件框架就是小孩子。

    整个软件运行的好不好,就是小孩子学得好不好。

    所以有的人工智能软件非常厉害,有的却达不到预期效果。

    就像在同一个班级里,既有学霸,又有学渣一样。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韩千雪凝神听萧裔远打着比喻,一边思考,一边困惑地问:“……那这个人机对话功能,是不是能把人的语言转换成机器语言?”

    萧裔远下意识点头,“是啊,不然怎么让电脑听你的指挥呢?”

    说完这话,萧裔远顿了顿,脑海里像是闪过一丝光亮,他突然好像茅塞顿开了。

    他走到窗边,看着窗外明丽的阳光和湛蓝的天际线,思绪又回到一个人身上。——温一诺。

    那天,是温一诺进行了人机对话,才让特效制作显出无比强大的功能。

    他后来让电脑能够重复温一诺做出来的效果,是把温一诺“人机对话”生成的机器语言,写到代码里面。

    唯一对他的电脑,和他的软件有过交集的人,是温一诺。

    但是他也很确信,温一诺并不懂电脑程序,也不会写代码。

    她使用的,也只是人工智能里的人机对话功能。

    所以他那段核心代码的真正来源,是温一诺人机对话产生的机器语言!

    可温一诺“人机对话”转换成的机器语言,为什么跟原告公司那个核心程序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温一诺在“人机对话”的时候,把同样一段代码签名的密匙也塞到他的程序里了?

    而他在复制的时候,也复制了那段密匙?

    可问题是,温一诺只是进行了人机对话,换句话说,那段代码其实是他的人工智能程序转换成的机器语言!

    温一诺肯定不会偷别人的代码,因为她根本看不懂,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段代码。

    可她的“人机对话”过程,被转换成机器语言后,跟原告的那段核心代码一模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萧裔远想到一种可能,心里顿时一跳。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心想绝对不能把温一诺再牵扯进来了。

    他有种感觉,如果真的把温一诺抖出来,后果绝对不是他能控制的。

    但是如果不把温一诺牵扯进来,他就要找别的方向来证明这个签名给她无关。

    几乎一瞬间,萧裔远做了决定。

    他对韩千雪说:“韩大律师,我觉得我还是要再查一查我们公司网络的log。我虽然相信应该没有人黑我的电脑,但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有呢?”

    韩千雪对他的转变有些惊讶,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查一查也是好的。就像你说的是,万一有呢?”

    两人又谈了一下具体的应对问题,直到彼此都饿的肚子咕咕叫了,才结束了谈话。

    萧裔远看了看手表,“七点多了,我们一起去吃晚饭,我请韩律师。”

    韩千雪点点头,“叨扰了,下次我请萧总。”

    两人从酒店房间里出来,一起去找餐馆吃晚饭。

    ……

    此时何之初的大宅里,傅夫人带来的厨师已经做了满满一桌海鲜大餐。

    温一诺跟傅夫人商量之后,把住在另一栋房子里的诸葛先生,汪道士和全道士,还有主持人和向导都请过来了。

    “大家能在一起比赛,也是缘份。来,尝尝傅夫人家厨师的手艺,这顿是傅夫人请大家吃饭,大家记得等会儿给傅夫人做个法,送张符什么的,好人有好报啊哈哈哈哈……”温一诺欢快笑着,很社会地举起了酒杯。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加更。

    经过书友提醒,今天也是周一,周一的推荐票也很重要哦!

    亲们表忘了投!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