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97章 九分真一分假(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主持人看了看四周,凑到温一诺耳边小声说:“……我们之前已经联系过虞先生了,是诸葛先生要求的……”

    “结果呢?”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心想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果然主持人接下来声音压得更低了:“……我们只说了方太太的委托,想跟虞先生谈一谈,结果虞先生婉拒了,并且说他跟唐小姐……没有什么超出普通朋友的关系……是他太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温一诺微怔,“那他有没有看社交媒体上我们的道门直播呢?”

    “……他之前不知道,但是在我们跟他谈了他太太的委托之后,他应该是知道了。然后,应该也知道了唐小姐对他心怀怨愤,要他‘罪有应得’。”主持人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温一诺则是一言难尽。

    这真是……本来就不算简单的事情,又被诸葛先生搞复杂了啊……

    温一诺深吸一口气,说:“我试试吧……对了,你能不能问问评委,如果我直接联系虞先生,是不是符合规则?”

    主持人忙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去问。”

    没多久,主持人请示了评委那边和筹备委员会之后,对温一诺做了肯定的答复:“温道友,评委和筹备委员会都说,只要您的做法合情合理合法,就不用担心违规。”

    温一诺一听就知道这是司徒澈的语气。

    她心里微微一动。

    他总是力图在他力所能及合乎规则的范围内,为她开最大的绿灯。

    但是这个心动对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像在名店里看见一款限量款名包心跳加速肾上腺急升的感觉。

    可真的要她付钱把这款限量款名包带回去,她还是举棋不定的。

    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缘份还不到吧。

    就像萧裔远对她好,她能心动神驰到出尔反尔,违背自己以前的信念跟他结婚。

    而司徒澈对她的好,她还能在这里理智分析判断值不值得……

    不过不能否认,她的心情好了很多,精神也振奋起来,“好啊,那我试试。”

    ……

    傍晚时分,温一诺从何之初大宅窗口里看见虞先生那辆宝马7系的豪华轿车从小区外驶了进来。

    温一诺忙从大宅里出来,开了何之初借她的保时捷小跑车,开往方太太家。

    很快她和虞先生的车一前一后开到他们家门口路边。

    虞先生察觉到有车好像在跟踪他,他就没有把车开进自己家的车道,而是在院门口的路边停下来。

    温一诺也跟着在他后面停下来。

    虞先生自己从车里下来,来到温一诺车边,面无表情敲了敲她的车窗。

    温一诺降下深茶色车窗,慢悠悠取下墨镜,朝虞先生展颜一笑,“虞先生下班了?”

    虞文康没料到跟踪他的是一个美貌惊人的少女。

    她一对水汪汪的眸子专注地看着他,笑容温柔婉转,有股欲说还休的旖旎,而且还有点眼熟。

    一般来说,男人对女人总是有几分宽容,对熟悉的美貌女子那宽容的限度就更是深不可测。

    虞文康只是普通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他习惯性地站直了身子,两手插进裤兜里,勾起唇角,徐徐笑道:“这位小姐,请问你跟着我的车做什么?”

    温一诺飞快地打量着虞文康。

    他的年纪也快五十了,但是身材保养得很好,头发细细打理过,没有白发,略有一点自然卷。

    双眸黑沉深邃如夜,眼白清澈到带一点隐隐的知更鸟蛋的青色。

    靠近眼角的下方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很像泪痣,让他端正的面容无端了多了一丝“剪不断,理还乱”的柔情。

    鼻子高直,薄唇微抿,还有岁月带来的沉稳和萧肃,对一般女人的吸引力至少有七八分。

    而他应该也知道自己这种吸引力,因此时刻保持着最好的姿势和仪态。

    温一诺眼神微闪,笑眯眯地说:“是虞文康先生吗?我是这次道门大赛的参赛者,我想我们的主持人已经联系过您,关于您太太委托我们的事,我想跟您好好谈谈……”

    虞文康脸上好像闪过一丝狼狈,但很快笑了笑,说:“哦,想不到小姐年纪轻轻已经是天师了。但是我已经跟你们的主持人说过,我对你们这个道门大赛不感兴趣,而且我跟唐小姐也没有特殊关系,只是普通朋友。我和我太太非常恩爱,也不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她是太紧张我,你们不要理她。”

    温一诺推开车门,虞文康忙往后退了一步,差一点被温一诺推开的车门撞到。

    他错愕地看着温一诺,像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温一诺当然是故意的,她抱起双臂,靠在自己小跑车的车门上,眯着眼睛说:“为什么?虞先生真的觉得一个长得跟自己初恋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在怎么身边,只是一个巧合?”

    “还是半夜三更从别的女人家里回来,是正常的事?”

    虞文康淡笑着摇头,“这位小姐,你过界了。我并没有委托你们,我也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而且我不愿意我们家的**被人直播出去,我今天会跟我太太谈谈,让她收回委托。——告辞。”

    他转身就走,干脆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温一诺也没有跟上去。

    她笑盈盈地看着虞文康的背影,心里却在想虞文康的面相。

    他的夫妻宫上有轻微的十字纹,这是震坎乱纹破天河,对妻子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好,而且还有离婚再娶的趋势。

    而且那颗小小的黑痣其实在夫妻宫上,说明他的心性恐怕不是那么的专一,容易在外面搅七捻三,所以他太太怀疑他有情妇也是正常的。

    只是从面相上看,温一诺断定这男人已经出过轨了。

    而且都到了要离婚再娶的地步,说明他刚才那番对方太太的表白,根本就是不尽不实。

    温一诺扯起一边的唇角,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容。

    这种男人说实话,她在国内跟着师父张风起看风水的时候见得多了。

    略微有了几个钱,就开始“贵易友,富易妻”,也不怕把自己的福气折腾没了。

    温一诺坐回车里,回到自己的住处。

    她要好好想想方太太、唐小姐和虞先生这三个人的话。

    他们的话真真假假,但是真相肯定就隐藏在他们的说法里。

    因为令人信服的假话,都是九分真,一分假。

    对于一般人来说,一分假是重点,而对温一诺来说,她更看重“九分真”的部分。

    因为“九分真”,已经能提供足够多的信息,让她排除掉那不合理的“一分假”。

    ……

    诸葛先生在房里待了一天一夜,终于拿出了一套方法。

    他第二天去联系方太太,发现她的声音沙哑,好像哭了很久的样子,还有轻微的哽咽。

    “方太太?不知道您今天方不方便?”诸葛先生试探问道,不知道方太太那边又怎么了。

    方太太深吸一口气,极力正常地说:“方便,您是有事吗?”

    “您的委托,我已经有眉目了,我想现在跟您面谈,得到您同意之后,我们就要开始了。”

    “行,没问题。你们快开始了,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女人了!”方太太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喊。

    温一诺此时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抱着一大碗刚洗好的覆盆子和蓝莓,一边吃,一边翘着脚看直播。

    她想看看诸葛先生是怎么做的。

    听见方太太几乎崩溃的声音,温一诺吃东西的手停顿了一瞬。

    大概是昨天虞文康说要方太太收回委托,所以夫妻俩吵了一架?

    她迅速把手里的水果碗放下,一边给主持人打电话说要一同跟去方太太家,一边冲出门外。

    傅宁爵在走廊上徘徊,正琢磨要不要找温一诺出去打猎,就看见她飞一般冲出房门,往楼梯口跑去。

    “一诺?你要去哪儿?”

    “我有事!小傅总你自己玩吧!”温一诺远远甩下一句,然后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楼梯。

    她到车库取了车,戴上墨镜,飞快地开向方太太家。

    她虽然是后出发的,但是因为她一个人动作快,诸葛先生还要等主持人取车,所以跟温一诺差不多同时到方太太家门口。

    温一诺跟他一起把车开进了方太太家的车道。

    停好车之后,温一诺下车对诸葛先生笑着保证:“我什么都不说,也不做,就是来看看。”

    诸葛先生皱了皱眉头,“温道友,你老是跟着我们,自己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诸葛先生,我就是在做事啊,放心,我做的事情肯定跟你们都不一样。如果一样,大家可以举报我。”

    她最后一句话是对看直播的观众说的。

    诸葛先生想想也对,这种全程直播的比赛,她要偷师抄袭他们的做法,别说观众会看见,他手下的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他虽然只有一个人比赛,但是他也是有团队的。

    因为全程直播公开,所以他的团队可以分析温一诺和汪道士、全道士的一言一行,帮助他分析局面,制定计划。

    因此诸葛先生也不反对了,笑笑说:“那就好,我相信温道友不会做那种不入流的事。”

    “当然不会。我就看看,不说话。”温一诺笑得有些皮。

    主持人走过来打圆场,笑着说:“诸葛先生应该已经有眉目了,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三个人再次走进方太太家的客厅。

    方太太这一次在屋里等着他们。

    一见他们进来,还有盘旋在他们头顶的无人机,方太太立即捂着脸说:“……不会拍我的脸吧?”

    “方太太放心,您的脸从来就没有出现在直播。”主持人上前一步,举起手机给方太太看。

    方太太从手指缝里看了看面前的手机直播视频,发现自己不仅面容打马赛克,连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好像被ps了一般。

    她好奇地放下手,说:“……这个也是即时效果吗?这套衣服可真好看……”

    女人对服装和首饰的兴趣好像是天生的。

    再正式的场合都忍不住会比较一下穿着打扮。

    主持人笑容满面:“当然是即时效果,我们道门app用了全世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即时特效软件制作播出,绝对保护您的**。”

    不仅面容打马赛克,身上的衣服重新置换过,就连她的声音,都做了一定程度的变形。

    不是她本人的声音,但是听起来绝对不是那种一听就假的变声软件做出来的效果,而是非常符合她本人形象的另一种嗓音。

    温一诺也看见了方太太略微红肿的双眼。

    方太太放了心,朝他们摆了摆手,“各位请坐,想喝什么?我有咖啡、牛奶、果汁和维生素水。”

    诸葛先生和主持人都要了咖啡,温一诺要了牛奶,方太太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

    大家来到有着整面落地玻璃窗的餐厅坐下,面前是饮料和水果,还有刚烤好的小松饼。

    轻松的背景音乐在餐厅里如流水般流淌,玻璃窗外草地青绿,鲜花开的如火如荼,大树围着后院一圈,罩出一片绿荫。

    小孩子玩的木制滑梯和秋千架就在绿树笼罩之下,还有一只小小的木马散落在草丛中。

    温一诺喝了一口牛奶,听诸葛先生说:“方太太,我这两天都在想您的提议,我觉得您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真的吗?!你也认为唐小姐是狐狸精托生?!”方太太眼前一亮,很是激动地抓住胸口。

    诸葛先生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呵呵,是不是狐狸精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让她真正‘显出原形’。”

    温一诺眨了眨眼。

    诸葛先生这是认同方太太的看法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也明白过来。

    诸葛先生接了方太太委托,他自己的看法就不重要了,他必须“相信”方太太的说法,而且要完成她的委托。

    这一点温一诺完全赞同。

    可问题是,方太太的委托不是一般的委托,她笃信唐小姐“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是人”。

    如果唐小姐真的“不是人”还好说,道门中人有的是手段让她显出原形。

    可温一诺觉得唐小姐根本就是人,诸葛先生要怎么做,才能完成委托,让一个人变成“不是人”?

    玩杂耍大变活人吗?

    温一诺更有兴趣了。

    ※※※※※※※※※

    这是第二更。

    郑重提醒大家,月底最后一天,投月票吧!!!

    六月的月票不投就作废了!!!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