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00章 第一次交锋(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唐小姐?唐小姐你怎么了?!”

    “唐小姐?唐小姐?要叫救护车吗?!”

    汪道士和全道士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以为唐小姐是生病了。

    唐小姐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她在沙发上翻滚着,很快从沙发上滚下来,缩在地上,说话都不利索了。

    而另一边看着直播的诸葛先生和方太太却一起笑了起来。

    方太太惊喜地说:“这是起作用了?!这个狐狸精是不是马上就现原形了?!”

    “这个很难说。不过她觉得头疼,说明她确实有点问题。”诸葛先生笑容可掬地说,还抬起手,想摸一摸胡子。

    但是抬手之后,才想到自己为了上镜,把胡子都刮了。

    只好讪讪地放下手,继续点头说:“……我这段青词是专门针对非人生物的,如果是人,她不会受到影响。现在她表现这么激烈,我觉得她有可能真的不是人。”

    温一诺在旁边看着,也觉得神奇。

    不过她不认为这是真的起作用了,因为她不认为唐小姐不是人。

    可事实又摆在眼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蹙眉问诸葛先生:“您这个道场是真的只针对非人生物吗?我看您又拿她的生辰八字,又弄头发和血液,她就算是人也扛不住啊……”

    “有这些东西,扎个草人诅咒一下也能取得同样效果。您确定她有反应是因为她不是人?要不我用这些东西对您试试,看看您是不是人?”

    诸葛先生:“……”

    他不悦地摆了摆手,“温道友这是在跟我抬杠吗?我这个道场在做什么的,难道我自己不知道?”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心想您真的知道?我只是反问一下,怎么就变成抬杠了?

    可到底顾忌在直播,而且诸葛先生先前大度地允许她旁观,她不拿出切实的反驳证据,也确实不好直接跟诸葛先生撕逼,……

    这边唐小姐捂着脑袋大口大口喘着气,突然想到了什么,哆哆嗦嗦伸出手,在沙发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自己的手机。

    她握着手机,打开道门app,把直播画面往前退了一会儿,果然看见了诸葛先生读青词做道场的那一幕。

    她顿时明白了。

    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她把道门app给汪道士和全道士看,厉声说:“这是方太太那个神经病找你们的对手给我做法来着!你们也都是道门中人,还要跟他比赛,难道不能反击吗?!”

    汪道士和全道士对视一眼,也明白过来。

    既然唐小姐是他们的委托人,他们还真不能让诸葛先生给抢了先机。

    于是两人拿出自己的法器,对准唐小姐的脑袋,开始念念有词。

    过了一会儿,唐小姐好像觉得脑袋没那么疼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长吁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冷声说:“我要去方太太家!她真是太离谱了!昨天来我家打闹,又抓我头发,又挠我脖子,我的伤到现在都没好呢!”

    “方太太昨天来您大闹?还抓头发挠脖子?!”

    汪道士和全道士又对视一眼,全明白了。

    两人看了看悬浮在不远处的无人机,不约而同说:“唐小姐,借一步说话。”

    唐小姐明白他们的意思,说:“你们跟我来。”

    两人跟着唐小姐走到大宅里的一个小起居室。

    唐小姐将门关上,把无人机关在门外。

    这间小屋子四面都环绕着齐墙高的大书柜,里面密密麻麻都摆着书,也可以说是一间小型图书室。

    汪道士小声说:“唐小姐,既然对方已经出手了,我们也要出手。不过请您帮忙拿到两样东西。”

    “什么东西?虞先生的生辰八字,和他的头发或者血液。”

    唐小姐唰地一下抬头,眸光似电,“头发或者血液?要做什么?”

    “您不是想要虞先生‘罪有应得’吗?我们之前‘追本溯源’过,看得出来虞先生确实跟您母亲有过纠葛。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有了他的生辰八字,头发或者血液,我们就可以和那边诸葛先生一样,做一个道场。”汪道士一本正经地比划。

    全道士跟着补充说:“这个道场比较复杂,最好要虞先生在场。所以还请唐小姐能找个时间,将虞先生约过来。”

    唐小姐看了看手表,为难地说:“我跟虞先生其实也没那么熟。他的生辰八字,还有头发或者血液,不是很容易弄到,我尽量吧。”

    她又不是方太太,可以借故撒泼,拔了她的头发,挠伤她的脖子……

    唐小姐揉了揉自己被挠伤的后颈,看着那直播还在播诸葛先生那边,气不打一处来。

    她冷笑一声:“敢对我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皮都给他扒了!”

    唐小姐说着,冲出这间小图书室,往院门口奔去。

    汪道士和全道士见状忙追出去。

    可他们两人稍微有些胖,平时也缺乏锻炼,所以当唐小姐跳过栅栏,进入方太太家的院子,这俩才跑了一半的路。

    方太太家的后院里,温一诺绕着诸葛先生的临时供桌走了一圈又一圈,很惊叹那青词的神奇之处。

    她看着香炉里的白灰,好奇地问:“诸葛先生,您刚才焚烧的青词,是多少年前的古物?”

    诸葛先生比出三个手指:“……具体年代我没考证过,但是看青藤纸的陈旧程度,至少三百年。”

    “三百年的古物,您就这么烧了……”温一诺啧啧两声,很是遗憾的样子。

    “只要能帮到我的委托人,三百年的古物怎么了?再说不是用了这厉害的东西,又怎么会起作用呢?我看那个唐小姐,确实有古怪。”诸葛先生很严肃地说,“温道友这么问,怕没有用过青词吧?”

    温一诺摊了摊手,很老实地说:“当然没有。这东西我们张派也有,但是绝对舍不得用一次就烧掉。我还以为是您自己用朱砂重新誊抄的,毕竟那上面的朱砂看起来那么红,不像是三百年的古物。”

    诸葛先生:“……”

    妈蛋,看破不说破,你把行业机密就这么大咧咧地和盘托出,还让别人怎么混饭吃?

    不过诸葛先生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这辈子都不会承认。

    他轻嗤一声,说:“我们葛派五万人,你们张派才三个人,跟我们葛派比财力和实力,温道友,自不量力四个字,我其实不想说的。”

    温一诺轻轻挑眉。

    她都顾忌是直播,所以很严格地控制自己说话讥诮的程度了。

    可自己忍耐,并没有换来对方的对等对待,反而变本加厉羞辱她的师门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温一诺两手环抱在胸前,眯了眯眼,“诸葛道友,有志不在年高的道理,您懂吧?天师这一行,您堆人数有什么用呢?除了更方便您敛财,我看不出您那五万人有多少优势。”

    然后她伸出一根手指,反手指了指自己,“您听过一句古话吗?”

    “什么古话?”

    “张虽三户,亡葛必张!”

    这是套用的《史记·项羽本纪》里“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评语。

    诸葛先生气得顿时发抖,也伸出一根手指哆哆嗦嗦指着温一诺:“我就事论事,你居然羞辱我们葛派?!”

    “彼此彼此。”温一诺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您就开始羞辱我的师门了,还不许我反击么?”

    方太太看着这两个道门中人居然吵起来,有些头疼,“两位能不能先把争执放一放,看看那边怎么样了?我怎么看不见他们那边的直播了?”

    她指了指诸葛先生的平板电脑。

    就在这时,有人一阵风一样从带顶露台里冲了下来,厉声说:“方青华你这个卑鄙小人!昨天是不是你故意拔我头发!挠伤我脖子的!”

    方太太惊叫一声,迅速跑到诸葛先生身边,躲在他身后。

    诸葛先生本来也想跑的,但是被方太太架着怼在唐小姐面前,他也不好意思再跑,只得大声说:“唐小姐别冲动!别冲动!大家有话好好说!”

    “你都做道场来整我了,还让我有话好好说?你们有好好说吗?!”唐小姐一步步逼近他们,脸色狰狞,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诸葛先生被她逼着一步步后退,方太太也在他身后不得不一步步往后退。

    就快碰到身后花坛边缘的时候,方太太突然打横跑出,往温一诺这边奔过来。

    正在出瓜看戏的温一诺:“……”

    好在她反应迅速,很快从供桌旁边溜走。

    唐小姐扭头看见方太太一个人站在供桌后面,那供桌上的香炉还冒着丝丝缕缕的白烟,她顿时放开诸葛先生,扭头往供桌那边跑。

    轰!

    她一脚踹翻了供桌,对供桌另一边瑟瑟发抖的方太太用手指点了点,“方青华,这是第一次,我饶了你。你再敢对我下手,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供桌轰然一声倒地,供桌上的香炉和别的法器滴里咚隆滚在草地上。

    香炉里面的白灰撒了一地,在葱绿的草坪上显得十分明显的难看。

    方太太一下子坐倒在地上,她目露恐惧地看着唐小姐,大声说:“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报警了!”

    “你还知道报警?!”唐小姐嗤笑一声,不过还是收了手,“我说了,这是第一次,我饶了你。再有下次,我也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她扭头又啐了诸葛先生一口,“哼!什么道门高手!就是个废物!”

    诸葛先生脸色顿时紫涨,可是什么话都没说。

    温一诺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握着拳头,两眼放光提醒说:“诸葛道友,唐小姐骂你是废物……”

    你不应该反击吗?

    诸葛先生瞪她一眼,心想我可谢谢您呐!我耳朵又没聋!

    ※※※※※※※※※

    这是第三更。

    郑重提醒大:七月第一天,可以投保底月票了!!!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