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03章 如果我看不开呢?(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唐小姐跟邻居太太告别以后,又在小区跑了几圈,才回家。

    从这个时候开始,道门比赛的无人机,开始单独跟踪唐小姐,记录她的一举一动,好为诸葛先生操作的后续效果评分。

    唐小姐从家里出来,换了身衣服,开着车离开小区。

    大家看见她一路疾驰,来到阿卡迪市市中心一个豪华的购物商场,看来要血拼一番犒劳自己。

    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购物是最好的身心调剂方法。

    她来到一家名店,看起来想给自己选购最新款的包包。

    就在她站在一个展台前浏览的时候,突然身形不稳的晃了几下。

    她用手扶住了展台。

    店里的工作人员忙走过来问:“女士,您还好吧?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一下?或者我给您叫辆救护车?”

    唐小姐闭着眼睛摇摇头,说:“我就是有点晕,一会儿就好了。”

    那工作人员惴惴不安地看她一会儿,正要立刻,突然看见唐小姐猛地睁开眼睛,倒退几步,面带惊恐地说:“我没有!我不是!别来找我!”

    好像她面前站着什么让人恐惧的东西,可是在别人看来,她面前什么都没有。

    哪怕是在看直播的温一诺都莫名其妙,因为她这次可没看见什么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没有上次那些带颜色的能量线。

    可唐小姐的举动,好像真的那个什么“大梦三生”起作用了。

    温一诺暗暗称奇,同时更加警惕自己,诸葛先生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必须重视他。

    店里的工作人员就更惊讶了,她忙跟着后退,甚至用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一边说:“上帝保佑你,女士。请问你真的不想坐下来休息吗?”

    唐小姐好像听见了她的声音,脑袋转到她的方向。

    这一次大家看见了,唐小姐本来烟视媚行的眸子,这时好像没有了焦距,变得没精打采。

    她失神地看向工作人员的方向,大喊一声:“你是魔鬼!魔鬼!”

    然后朝她扑过来。

    那工作人员吓坏了,动作麻利利索,飞快地跑开,躲开唐小姐的“魔爪”。

    店里别的顾客也吓坏了,争相逃窜,生怕被唐小姐伤到。

    唐小姐这时好像已经失去了神智,挥舞着自己可以当武器的鳄鱼皮包包,开始追打店里的人,不管是顾客还是店员,都逃不过她的“凌空一击”……

    甚至还踹翻了好几个柜台。

    店里的人终于受不了了,几个安保人员围追堵截,才把唐小姐制服,交给了闻讯而来的警察。

    警察把唐小姐拷上了,她还在声嘶力竭地喊:“魔鬼!魔鬼!你们都是魔鬼!神会惩罚你们的!我代表神惩罚你们!”

    温一诺看着手机屏幕上鬓发散乱眼神呆滞的唐小姐,也呆了。

    诸葛先生这“大梦三生”也太牛比了吧!

    唐小姐被带到警车上,还在大喊大叫,不过那些警车看她是华裔女子,手上也没有武器,对她还算客气,并没有直接拿枪把她给崩了,也没锁喉。

    但是看上去还是挺危险的。

    公共场合突然受控攻击别人,国外很多情况下都被警察直接击毙了。

    温一诺微微蹙眉,觉得诸葛先生这一手是不是太狠了,同时又在想,难道自己的判断错误,唐小姐确实“不是人”?

    因为根据诸葛先生所说,他的“大梦三生”对异类非常管用,可以直接让“它们”现原形。

    而唐小姐的这些举动表明,这“大梦三生”对她的影响,好像有点大。

    她继续看着直播。

    警局里,唐小姐恢复过来,揉着太阳穴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我要见我的律师……我要见我的律师……”

    没多久,她的律师来了,是个胖胖的中年白人男子,看着挺和蔼的,笑嘻嘻的对警察们说:“我的当事人精神状态一直有问题,她今天本来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但是不知道怎么失约了,她的心理医生马上打电话给我,我才开始找她。”

    “谢谢你们帮我找到她。”

    一个警察生硬地说:“我们没找她,是有人报警,说她在市区的商场里行为不检,有伤人的嫌疑,我们才去把她逮捕。”

    “哦,是这样啊……但是我的当事人精神状态很差,这是有心理医生证明的。这是她心理医生的名片,欢迎查询。”律师说着,把一张名片放到桌上。

    唐小姐在那家店里破坏的程度还算轻微,虽然大喊大叫很吓人,但应该还是有一丝理智尚存,她只把柜台给踹翻了,拿包包追打那些人,可并没砸到人。

    最多赔一点钱,而且不会超过九百五十美元。

    在唐小姐律师的娴熟操作下,唐小姐很快被放出去了,连起诉都不会有,因为九百五十美元以下的报警无效……

    唐小姐被律师带走之后,就去了心理医生那里。

    她看心理医生的场景,也被无人机拍下来了,但是这一部分没有对公众播出,因为属于个人**,可对于道门比赛,也是重要评估范围,所以根据合约,是可以拍的。

    心理医生事先得到唐小姐律师的通知,也就放无人机进来了。

    他开始询问唐小姐。

    “唐小姐,请问你今天觉得怎么样?为什么会去商场呢?你不是应该来我这里吗?”

    唐小姐揉着眉心,淡淡地说:“我昨晚做了一夜噩梦,几乎每半个小时醒一次,累得不行。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突然心情很烦躁,然后……脑海里好像有个声音,让我去商场购物,而且我突然觉得去购物很舒服,会让我心情舒畅。”

    “结果到了商场我最喜欢的那家名店,我只看见满目红光,还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人在我面前跳来跳去,想要抓我。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

    心理医生也想揉眉心了。

    他打断唐小姐的叙述,疑惑地说:“你看见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人?是你的幻觉吗?”

    唐小姐抿了抿唇,一脸倔强,过了一会儿,才低头说:“……好像只有我能看见,应该是幻觉吧?”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们头上长角,还有长长的尾巴,眼睛是红色的,嘴角还滴着血。”

    心理医生明白过来,这就是教堂壁画上那些“魔鬼”的形象啊!

    唐小姐可真是病得不轻。

    大白天在繁华热闹的商场里也能看见“魔鬼”……

    他低下头,给唐小姐开处方药,“我觉得你的精神衰弱很严重,得吃药调理。我给你换了种药,这种药性更强。吃一颗,好好睡一觉,下周再来跟我说话。”

    唐小姐点点头,“谢谢医生。”

    她拿着心理医生给开的处方药,去药房抓药,然后开车回家。

    这一路她看上去还算正常,只是更加憔悴了。

    她回家之后,马上给汪道士和全道士发短信,告诉他们她弄到他们要的东西了。

    汪道士和全道士来到她家,从唐小姐手里拿到了虞先生的生辰八字,还有他的头发。

    于是汪道士和全道士开始“追本溯源”,先看看虞先生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小姐抱着胳膊在沙发坐着,静静地看着汪道士和全道士。

    这俩盘腿对坐在客厅中央的波斯大地毯上,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方桌,上面放着一个麒麟纹香炉,里面焚化了那张写着虞先生生辰八字的字条,还有他的头发。

    两人祭出自己的法器,开始念念有词。

    汪道士的法器是一面青铜镜子,不知道多少年了,这镜子根本照不出人影,还长满了青色铜锈。

    全道士的法器是一个签筒,里面插满了花签。

    汪道士对着香炉亮出自己的宝镜,全道士则双手托举自己的签筒,对准了中间的香炉。

    香炉里的香缓缓升起。

    而那面青铜镜子里,开始出现一些模糊的影响。

    温一诺大开眼界,看得津津有味。

    而那些科学家评委们也都兴味盎然,一边讨论诸葛先生的“大梦三生”是如何对人的神经系统产生影响,一边讨论汪道士那面青铜宝镜是如何做到跟电视机一样的效果的。

    那青铜镜子表面本来蒙着厚厚一层铜锈,但是在汪道士的全力驱使下,它渐渐变得明亮,透亮,真的跟镜子差不多了。

    而上面的人影渐渐清晰。

    看衣着打扮,应该是几十年前。

    两个少年男女在网球场上跑来跑去,过了一回儿,又抱在一起亲吻。

    铜镜的清晰度有限,大家不可能真的跟照镜子一样看得清清楚楚,但还是能分辨出人物形象和举止动作,就像几十年前十二吋的黑白电视机。

    很快,铜镜里的场景变幻,少年男女长大了,长成了青年男女。

    两人的装束也变了,女子穿着得体的黑色套装,拎着公文包,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

    男子西装革履,也拎着公文包,还拿着一个粗重如砖头的大哥大……

    不仅温一诺,所有看直播的观众们看见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炸开锅。

    【直播观众a】:“大哥大!我的天爷!我居然看见了快要进博物馆的古董‘大哥大’!”

    【直播观众b】:“啧啧,这种无线电话,当年可是了不起的身份的象征呢!”

    【直播观众c】:“不懂就问,当年真的有人拿这么丑的东西当身份象征吗?”

    ……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中,铜镜上又出现一幅场景。

    这是在海边,青年男女好像是来散步,还是度假?

    看不出这个海边到底是哪里的海边,但是沙滩上白砂细腻干净,海滩上没有什么人,只有海鸥盘旋来去,偶尔停下来,啄食被海浪抛到沙滩上的小鱼,还有贝类。

    这时青年男子跟女主好像争吵起来,他挥舞着手臂,显得心情很激动。

    而那年青女子开始的时候捂着脸哭,然后不哭了,又双手合什放在胸前,仰头看着那男人,好像在乞求什么。

    那男子却勃然大怒,一把拨开她的手臂,转身就走。

    女人孤零零站在海滩上,看着那男人消失的背影。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那股寂寥之色如同晚霞,已近黄昏,独自美丽。

    画面在这个时候就完全消失了,铜镜上又变成暗沉无光,挂满铜锈的一块废铜。

    唐小姐眨了眨眼,“……就这?然后呢?他们是吵架了,为什么没有然后了?”

    “没有然后了,当然就是分手了。”汪道士从容不迫收回铜镜,笑眯眯对唐小姐说:“我们已经找到他的‘罪’,接下来就让他‘罪有应得’。”

    而全道士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地毯,上面掉了一支签。

    那签的正面写着:“此命生来不遇时,荷花雨打叶离枝。无情鸿雁多分散,有意鸳鸯不肯飞。”

    全道士拣起签,转过来,看着签的背面上也写着几句话:“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是说两人鸳盟不成,最后分手的结局?

    可以说是对虞先生和唐小姐母亲两人十几年纠缠的写照。

    他叹了口气,说:“令堂的死,看起来跟虞先生没有关系。往事不可追……还望唐小姐看开些。”

    这是劝唐小姐收手的意思。

    唐小姐却忡然变色,冷声说:“……如果我看不开呢?”

    ※※※※※※※※※

    这是第三更。

    郑重提醒大家:可以投保底月票了!!!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