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05章 前尘旧梦(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看得这么专注,包厢里的人也都意识到了。

    大家下意识看了过去。

    然后,汪道士和傅宁爵面面相觑。

    那人他们也认识,就是方太太的丈夫虞文康。

    方太太为了他,不惜请道门高手来对付“潜在小三”唐小姐,结果人家虞先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早就在外面莺莺燕燕左拥右抱了……

    温一诺感慨地摇摇头,“呵,男人……”

    汪道士深有同感,“虞先生看起来人模狗样挺有范儿,原来是因为历尽千帆阅历了得啊!”

    傅宁爵立刻抓住机会表忠心:“一诺,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的,比如我,我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是吗?小傅总当年约会的小明星需要我给您列个单子吗?”温一诺笑眯眯朝他眨了眨眼,“所以还是不要说这个话题,大家吃菜吧!”

    傅宁爵不慌不忙,笑着说:“那都是我少不更事的时候,年轻,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才会频繁约会啊……有了那时候的经历,我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喜欢的是什么。”

    “嗯,有道理。”温一诺点了点头,打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头也不抬地说:“我觉得我也得多点儿经验,不然也不知道真正想要的,喜欢的是什么。”

    傅宁爵:“……”

    这是几个意思?

    他狐疑看着温一诺,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汪道士刚吃了一楼大堂虞先生的瓜,现在又在吃包厢里这两位的瓜,吃的心花怒放,小眼睛不时瞥这俩一眼,又不经意地移开,眼里的八卦都快成型了。

    温一诺当做不知道。

    等清蒸大龙虾送上来,她一边吃,一边观察着楼下虞先生和另外那母子三人。

    看那俩孩子的轮廓,倒是跟虞先生不太像,而且对虞先生态度也很一般,所以她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不是虞先生的孩子。

    但是那女人温一诺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长得也是方太太、唐小姐母亲那一挂的,而且气质更加温婉,身材更加出众。

    搞不好,这个女人,才是虞先生真正喜欢的类型……

    温一诺拿过纸巾擦了擦手,若有所思地想。

    就在这时,从餐馆大门外又冲进来一个穿着上个世纪比较流行的泡泡袖公主裙的女子。

    她盘着头,耳畔垂下珍珠耳环,在腮边荡漾。

    后面的侍应生追过来连声说:“小姐!小姐!您没有预约不能进来!如果您实在想在这里吃晚饭,可以在门厅里排队等候,如果有人取消定位,或者迟到超过半个小时,我们可以把座位转给您。”

    那年轻女人却根本不听,还朝后摆了摆手,烦躁地说:“闭嘴!”

    她的目光在餐厅大堂里逡巡,然后看见了虞先生那一桌,顿时眼前一亮,蹬蹬蹬蹬跑过去,一把抓住桌上一碗酸辣汤,朝着虞先生洒了过去,一把带着哭声说:“虞文康!我跟你十几年!从十四岁就跟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虞先生吓傻了,半天不能动弹。

    头上挂着酸辣汤里的豆腐条儿、木耳丝和黄花梗,呆呆地看着面前那个年轻女子。

    因为她的衣着打扮和语气动作,真的跟他以前的初恋唐今宵一模一样!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虞先生旁边的女人和两个孩子也吓了一大跳。

    那女人首先回过神,忙用手挡在虞先生面前,尖叫说:“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伤人是犯法的!”

    这里的骚动很快吸引了全餐馆人的注意。

    一直在二楼玻璃包厢默默窥视虞先生这桌人的温一诺他们也注意到了。

    汪道士“咦”了一声,不确定地说:“那个跑进来的年轻女人……是不是……是不是唐小姐啊?”

    温一诺点点头,觉得唐小姐身上那件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流行款式裙子有些辣眼睛。

    唐小姐此时却像沉浸在旧梦里,哭得伤心欲绝。

    她捂着胸口,哀哀地说:“文康……文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对你不够好吗?我什么都给你了,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在等你,我一直在等你!我等了你二十多年啊!”

    虞文康这时回过神,脸色铁青站起来,说:“唐芷离!你别装神弄鬼的!你再这样,我要向法庭申请禁制令了!”

    “虞文康!你不是人!你骗了我的青春!骗了我一辈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唐小姐大叫着,拿起餐桌上的碗筷,开始一个个对着虞文康砸过去。

    虞文康跳着躲闪,刚才还风度翩翩气定神闲的中年帅男,成功变成了跑跑跳跳的猴子,风度气质全无。

    他身边的中年女子忙着给他擦拭身上的豆腐条儿和木耳丝,一边还要帮着他挡着那疯狂进攻的唐小姐。

    餐馆大堂里一片混乱,他们桌附近吃饭的人纷纷起身躲避,有的差不多快吃完了的人还借机逃单,往门口溜去。

    不过福临门餐馆到底是有一百多年底蕴的老餐馆,对付这种闹事的情况老牛逼了。

    他们马上关了大门,还报了警。

    没多久餐馆外响起刺耳的警笛声,警察们到了。

    而唐小姐还在追打虞先生。

    “警察!别动!”荷枪实弹的警察闯进福临门餐馆大堂,拿枪对准了还在奔跑的唐小姐和虞先生。

    虞先生立刻吓得站住了,还举起双手。

    唐小姐根本不管不顾,扑上去继续拍打虞先生。

    巴掌往他脸上抽得啪啪响,还上脚踹,拳打脚踢地,一边哭喊:“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爱了你几十年!从十四岁就跟着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

    戴着防弹防具的防爆警察看见这一幕,苦笑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暴徒,原来是男女之间的情感纠葛。

    他们收起枪,几个人围上去,将唐小姐从虞先生身边拉开,一边给她戴上手铐,说:“女士,你涉嫌在公共场合喧哗,打闹,还人身伤害这位先生,我们要带你回警局。”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唐小姐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拷上了。

    她喘着气,刚才的歇斯底里渐渐褪去,她好像刚刚醒过来的孩子,看看周围,又看看自己,颤抖着声音疑惑地说:“这是哪儿?我在哪儿?我是谁?”

    “呵,小姐还是哲学家那?这是哪儿,我在哪儿,我是谁,可是重大的哲学问题,可惜我们也没答案。”一个警察一本正经地说,“带走她。”

    唐小姐好像刚刚回过神,她胳膊被反剪着拷在身后,十分不舒服。

    可能是这疼痛让她清醒了,她立刻说:“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你们不能就这样把我带走!”

    警察耸了耸肩,“随便你。你律师号码是什么?我现在打给他。”

    他看唐小姐是个娇滴滴的年轻女子,起了点恻隐之心。

    拿出手机帮唐小姐打电话给律师。

    很快她的律师回复说:“我马上就来,你们警局的地址给我。”

    警察说了地址,然后又问虞先生:“这位先生,你有伤到吗?要叫救护车吗?”

    虞先生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略带犹豫地说:“这位小姐我认识,她可能是这里有些问题……”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们不要对她太过份。”

    唐小姐追打他,他居然还为她说话。

    连警察都觉得他很善良。

    那依偎在他身边的中年女子更是与有荣焉地挽起他的胳膊,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先生最和气善良,这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还口口声声说等了我们先生几十年。你们看她的年纪,也就二十多岁,难道她出娘胎就开始跟我们先生谈恋爱了?呵,想倒追男人不是这么追的,小姑娘……”

    虞先生苦笑,“别说了,她认知有问题,我觉得她应该看心理医生。”

    警察又问了一遍虞先生,确信他不会告唐小姐,才没有坚持带虞先生也回警局。

    虞先生既然不告唐小姐,就没他什么事了。

    但是唐小姐这边还有餐馆要她赔偿。

    今天损毁的餐具和对经营造成的损失,绝对超过九百五十美元,警察必须要受理。

    唐小姐被带走之后,温一诺他们才移开视线。

    汪道士好奇地说:“唐小姐这是以为她是她妈妈?”

    温一诺连手里的龙虾都不香了。

    她沉吟着说:“大梦三生……三生三世,如果我没猜错,这是第一世,前尘旧梦。”

    “大梦三生?你是说诸葛先生做的道法?哎嘛!这么厉害啊!”汪道士吃惊了,“我听说过大梦三生,但是也听说这早就失传了,没有人能真正使得出来‘大梦三生’!”

    温一诺蹙起眉尖,“诸葛先生到底是两次大魁首得主,他还是有点本事的。”

    唐小姐这个表现,简直是“大梦三生”第一世教科书般的演绎。

    前几天唐小姐在商场里突然发狂,是“大梦三生”在她身上起作用的标志。

    然后是今天以为自己是自己的母亲,是虞文康的初恋情人,出来追打他,是“大梦三生”开始了自己的运转过程。

    温一诺喃喃地说:“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第一世,前尘旧梦。”

    “第二世,今生绮梦。”

    “第三世,来世美梦。”

    “梦做得越美,醒来之后的落差就越大,会让人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温一诺闭了闭眼,“如果唐小姐真的是异类,‘大梦三生’的三世幻觉过后,她一定会抵挡不住,化为原形。”

    “因为道法和兵法一致,都是攻心为上,讲究不战而屈人之兵。”

    “异类修成人身,时时受到心魔困扰,所以在重重直指人心的幻觉之下,没有异类能抵挡。

    可是如果唐小姐不是异类,而是人呢?

    这个“大梦三生”,也能对人的精神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吗?

    温一诺又一次动摇了,难道唐小姐真的不是人,是异类?

    汪道士乐呵呵看了一场热闹,但转而想到诸葛先生这么厉害,又有点打退堂鼓。

    他悄悄拉拉温一诺的衣摆,说:“一诺,不如我和全道友退出,让你和诸葛先生进决赛吧?我们肯定是不行了,但是你可以的。”

    温一诺:“……”

    她好笑的摇摇头,打趣说:“不用了,汪道友,你这么做,是看不起在下吗?”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看着诸葛先生比我们高一大截,难怪他会连得两次大魁首,连久已失传的‘大梦三生’都能用得出神入化。唉,既生诸葛,又何生我汪某啊!”

    汪道士假装抹着眼泪,最后一句话都唱出来了。

    温一诺微怔,“‘大梦三生’失传了?”

    可是她知道这个道法啊,只是没用过,是她师父张风起给她看的,据说是师祖爷爷的藏书。

    看来他们张派的底蕴,还是蛮深厚的。

    他们继续在二楼包厢里吃喝,又过了一会儿,楼下大堂也收拾好了,虞先生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出来让侍应生结账。

    付完账单,他带着那女人和两个孩子离开。

    那女人将两三岁的孩子放进手推车,推着推车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仰头看他的神情充满了崇拜和眷恋,就像他是她的天,她完全依赖仰仗他一样。

    不过当她回头看自己十六七岁的大儿子的时候,目光又精明了几分。

    也对,活了一把年纪,谁还能把谁当傻子呢?

    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温一诺默默看着,不怎么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汪道士和傅宁爵不敢打搅她,只好互相搭话,好不容易把这顿晚饭给吃完了。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温一诺不想开车了,傅宁爵自告奋勇地开车。

    为了挑起话题,他开了一会儿,对温一诺说:“一诺,我把这里的打猎证办好了,你想不想打猎?我带你去后山打猎!”

    温一诺这时的心思不在玩上面,她笑着敷衍:“行啊,等这次比赛结束吧。”

    此时诸葛先生也得到唐小姐追打虞先生被警察逮捕的消息。

    他坐在客厅里,笑着对主持人和全道士说:“大梦三生第一世‘前尘旧梦’结束了。接下来是第二世‘今生绮梦’,后果会更严重的。”

    ※※※※※※※※※

    这是第二更。

    谢谢大家的月票、订阅和打赏,明天继续三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