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08章 来世美梦(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太太和虞先生这个时候也在看电视。

    当看见唐小姐被五花大绑送到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虞先生几不可察地轻吁了一口气。

    方太太瞪着电视机,不满地说:“……就这?说好的现出原形呢?这样怎么现出原形?难道她其实真的是人?”

    虞先生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说:“青华,你太可爱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被用这种轻忽敷衍的语气称为“可爱”,好像她是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一样,这绝对不是什么褒义词。

    方太太移开视线,垂眸看了看手机,皱着眉头说:“难道我说错了吗?那些道门高手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说一定能让她现出原形的吗?现在没现出原形,反而疯了……是不是……是不是我们其实弄错了?”

    “错不了。不管她是人,还是异类,这个结果,对她来说其实是最好的结果。”虞先生淡淡地说,“……活着,比什么都好。”

    方太太抬头本来想说话,但是虞先生最后一句话的语气有点阴森,好像在说,活着,总比死了好。

    方太太打了个寒战,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站起来说:“我去给诸葛先生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她走出客厅,来到前院,看着满院花草树木,心情很是沉重。

    过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拨通了诸葛先生的号码:“诸葛大天师,你看新闻了吗?”

    诸葛先生愉悦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来:“看了,方太太也看了吧?高不高兴?惊不惊喜?”

    方太太的语气并不喜悦,她皱着眉头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她现出原形吗?”

    “这不是现出原形了吗?原形就是,她不是正常人,是个疯子!”诸葛先生哈哈大笑,对自己的道法非常自信又自得。

    “诸葛大天师,你这么说不地道吧?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如果她真的是人,不是异类,我干嘛找你们?”方太太愤愤地说,“你们还是道门中人呢!这样做不怕遭报应吗?!”

    诸葛先生对别的话不在意,但是对“报应”这两个字还是在意的。

    报应是因果,遭报应就是沾染了因果。

    诸葛先生坐直了身子,严肃地说:“方太太,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完成你的委托而已。你在委托上说让她‘现出原形’,可并没有说一定是异类的原形。”

    诸葛先生这里其实是在玩文字游戏,用“原形”这个词字面上的意思,替换了约定俗成的潜在含义。

    方太太一时语塞,但还是很不高兴:“所以这就完了?你还有什么后招吗?”

    “还要什么后招?她已经进了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如果没有意外,她这个人已经社会性死亡,你还担心什么?她再厉害,也不能再破坏你的家庭了。”诸葛先生意味深长地说。

    他对自己这一次完成的委托非常自豪。

    比汪道士和全道士那两个废物要快多了。

    比温一诺就更不用说了,她根本还没动手呢,他就结束了。

    还进什么决赛?

    之前太高看她了。

    诸葛先生这时听见主持人在客厅说:“小傅总请大家晚上去他们那里吃烧烤,你们想去吗?”

    汪道士和全道士立即欢呼:“太好了!我要吃烧烤!大热天吃烧烤真是太棒了!”

    诸葛先生嘴角扯了扯,他突然也很想看看温一诺的脸色,所以也扬声说:“我也去!”

    主持人见大家都答应了,忙回复傅宁爵的微信:小傅总,我们都去。

    这边傅宁爵接到主持人回复的微信,点了个ok的表情包发出去,然后给韩千雪打电话。

    “韩大律,我们今天晚上在后院开party,你回不回来玩啊?”

    韩千雪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正在写严谨的备忘录,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哪里有时间开party?

    她当然是拒绝,说:“谢谢小傅总,不过我今晚有事,来不了,你们好好玩。”

    傅宁爵意料之中地点点头,回复:“好吧,那等你们忙完了,我们再一起开party。”

    然后他又给萧裔远发微信:萧总,我们今晚在后院开party,你要不要一起来?

    萧裔远根本没看见这条微信。

    他一直在查自己公司这半年里那些攻击过他们网站的外部ip,一边检索,一边记录。

    等他看见这条微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他摇了摇头,回复:不用了,在忙,谢谢。

    此时傅宁爵正和温一诺一起并排躺在后院露台上的藤制躺椅上。

    温一诺皱着眉头问:“韩大律和萧总都不来?”

    傅宁爵有些心虚地笑,说:“我问了他们了,他们都说不来。”

    “吃个晚饭而已,为什么都不来?难道他们不吃晚饭吗?”温一诺纳闷地问。

    “嘿嘿,我问他们要不要来开party烧烤,他们那种人,哪里能浪费时间呢?”傅宁爵美滋滋地给自己点赞。

    温一诺却听出了他言辞中的狡黠。

    开party很多都会烧烤,但是烧烤并不一定是开party。

    傅宁爵利用这种误导的逻辑陷阱,让韩千雪和萧裔远以为是开party,其实重点是烧烤。

    温一诺看了傅宁爵一眼,又移开视线,看向面前的后院。

    这栋房子的后院草坪很宽敞,再远处是巍峨的群山和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

    院子四角的木质灯珠上挂着原木色的宫灯,里面的灯发出莹白的光。

    这个灯带有一点点技术难度,发出的光没有温度,而且还有制冷驱蚊的功效。

    所以虽然外界的气温接近三十五度,可整个后院只有二十六七度,非常舒服凉爽。

    草坪中央摆着烧烤架,傅家的厨师戴着白色的厨师帽,穿着灰色围裙,胖胖的手一边拿着烧烤的肉串翻滚,一边照顾着旁边烤盘上的蔬菜。

    那些肉是下午收拾好的,经过了剥皮、洗刷,还有检疫的程序。

    汪道士和全道士两人心情都不太好,默默地在烧烤架旁帮厨师抹酱料,串肉串。

    诸葛先生大概是这里面所有人里心情最好的。

    他一个人坐在草坪西北角的长桌旁,面前摆着好几个白色镶金边的骨瓷盘子,里面分别装着烤兔肉、烤麂子肉、烤鹿肉和烤大虾,以及烤蘑菇和彩椒,还有一盘红艳艳的草莓和剥好的白生生的荔枝肉。

    他吃得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傅夫人听说他们今晚烤肉,也从另一个城市的闺蜜家里赶回来了。

    她们俩几十年的朋友,最近好久不见,一见面当然说不完的话。

    不过听说傅宁爵要烧烤,她还是赶回来了。

    她还得帮儿子追媳妇啊……

    她回到眉兰妮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刚从车上下来,就闻到喷香的烤肉味从后院飘来。

    傅夫人眉开眼笑,忙回房梳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来到后院露台。

    看见傅宁爵和温一诺并排躺在两张藤椅上,画面出奇的和谐好看,她微微勾起唇角,走了过去。

    “你们俩可真会享受,怎么不去吃东西?”傅夫人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来。

    温一诺和傅宁爵一起坐起来,扭头看是傅夫人,忙说:“您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傅宁爵马上站了起来,把藤制躺椅让给傅夫人坐。

    傅夫人毫不客气地坐在傅宁爵刚才的躺椅上,对温一诺点点头,“一诺今天又漂亮了。”

    温一诺不好意思闭了闭眼,“傅伯母天天夸我,夸得我都找不着北了。”

    “我说实话,怎么是夸呢?”傅夫人睨了站在一旁的傅宁爵一眼,“你还不去给我们娘儿俩弄点吃的过来?杵在这里做什么?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没眼色,难怪你找不到老婆!”

    傅宁爵忙嘻嘻笑着,“我去给你们拿东西吃,你们慢慢聊。”

    自己喜欢的女孩也被父母看好,这简直是双倍的快乐。

    他嘴里哼着歌儿,来到烧烤架旁,让厨师给他现烤几盘肉。

    新鲜烤出来的肉串,比放了一会儿的好吃,还嫩。

    烤肉放凉了就有点柴,牙口不好的人连咬都咬不动。

    现在烧烤其实已经接近尾声,诸葛先生吃得都快站不起来了。

    汪道士和全道士食不知味,只胡乱吃了点烤蔬菜和蘑菇,另外吃了一点点烤野兔肉。

    等傅宁爵捧着一个大托盘往露台上走的时候,诸葛先生、汪道士和全道士都来道谢告别。

    主持人和向导也吃得很多,此时都有些困了,跟在前面三个人后面轮番向傅宁爵表示感谢。

    傅宁爵挥了挥手,“大家别客气,只是吃顿晚饭而已。”

    送走这些人,劳累了一天的厨师也被傅宁爵劝回去休息了。

    后院只剩下傅宁爵、傅夫人和温一诺三个人。

    傅宁爵活跃起来,笑着说:“等我露手绝活儿,我来个天山石烤龙虾尾!”

    他将一勺油浇在已经炙烤了一下午的一个石板上,然后把收拾好的龙虾尾放上去。

    滋地一声响,一股龙虾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

    温一诺咽了口口水,真的饿了。

    ……

    因为昨天晚上闹得很晚,温一诺后来又喝了一瓶啤酒,还有一点点杜松子酒,两种酒混合起来,后劲儿特别大。

    她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又被一阵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吵醒。

    睡眼蓬松地拿过手机看了看,发现又是汪道士的电话。

    她划开接通了,带着睡意问:“……汪道友,又怎么?”

    汪道士着急地说:“你还在睡觉?!开电视!快开电视!唐小姐又出事了!”

    温一诺:“……”

    她立刻清醒了,从床上爬起来说:“她不是被关在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了吗?还能出什么事?”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从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跑出来的。但是今天下午,就是刚刚,十分钟前,她跑到虞先生公司的总裁办公室,用他的裁纸刀,割破了他的喉咙!”

    温一诺:“!!!”

    ※※※※※※※※※

    这是第三更。

    可以投保底月票了!!!(如果还有的话。)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