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09章 谁输谁赢(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迅速打开电视机,还是上一次的本地新闻频道。

    果然这一条“breaking news”(突发新闻),已经轰轰烈烈打在新闻频道的右上角了。

    还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女记者,正一脸沉痛地站在一栋大厦前面的停车场里,拿着话筒对着摄像机激动地说:“……惨案就发生了我后面这栋大楼里。这里是阿卡迪市商业区的梅森大楼,这栋大楼里有几十家公司,今天出事的公司是阿卡迪市商业贷款银行,这家银行的拥有者虞文康先生刚刚被人用裁纸刀割喉。”

    “现在我们看一看现场。”

    接着,电视的镜头转到大厦里面那家商业银行的办公场地。

    这里不是银行的门店,而是总部所在地。

    门口现在拉着黄条,显示着警戒区。

    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门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来回穿梭。

    一个头上套着黑布袋,反剪着双臂,身材瘦削的人被两个女警押着,从门里出来。

    等在门外的记者们一拥而上,举着话筒冲过去问道:“请问这位是不是杀人嫌疑犯?请问行凶过程到底是怎样的?”

    温一诺看那身形,觉得应该就是唐小姐。

    押送的女警回答问题,只是让那些记者走远些,不要妨碍公务。

    这是一个胖胖的白人中年男子也从门内出来,正是温一诺那天在福临门餐馆见过的,唐小姐的律师。

    他正对着门外的记者说:“请你们离我的当事人远一点,她有严重的精神疾病。”

    言下之意,被精神病人伤了白伤,你们自求多福。

    他这话一说,那些记者哧溜一下纷纷逃开,让出一条路来。

    女警就这样押着那人往电梯走去,那位白人律师也跟着走了进去。

    新闻台主播见这里的情形告一段落,又说:“我们跟大厦管理处联系,弄到了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

    紧接着,电视上的图像变得模糊起来,没有那么高清了,因为监控录像不是高清的。

    但是大家能把事情经过看清楚。

    温一诺瞪大眼睛,看着唐小姐戴着墨镜和一顶大大的遮阳帽,大摇大摆走进这家商业银行总部的大门,在前台说了几句话,然后前台小姐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前台小姐就领着唐小姐进去了。

    镜头一转,唐小姐已经站在这家商业银行的总裁办公室门口。

    她看了看门口的标牌,等着门口的秘书跟屋里的总裁通电话。

    又是一通等待,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终于打开,唐小姐走了进去。

    到这个时候为止,她还是很正常的。

    只是走进去之后,她没有坐下,而是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停下,对坐在办公桌后的虞文康说了几句话。

    虞文康的态度很傲慢,他歪着头,靠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微微转来转去,手里拿着一支笔不断的转,唇边带着一丝鄙夷的笑。

    他张嘴,很慢很慢地说了一句话。

    因为摄像头的方向正好对准他,因此温一诺读出了他的唇语。

    他在说:“……唐今宵死得像条狗又怎么样?——轮到你来打抱不平?你算老几?关你屁事!”

    就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唐小姐。

    她顺手拿起办公桌上一柄裁纸刀,直接欠身过去,手臂朝着虞文康咽喉的方向,唰地一下大力横向挥出!

    刀锋锐利,在屋里的灯光下快如一道白光!

    紧接着,一道鲜红的血像是一道血箭,从虞文康咽喉里飙出,全喷到唐小姐脸上了……

    温一诺看傻了眼。

    这么血腥的镜头,在新闻直播节目里直接放出来,真的好吗?

    果然播放新闻的那个主播好像也看傻了,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监控拍到的东西这么血腥恐怖。

    她呆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回过神,手忙脚乱让后台技术把镜头切换过来。

    刚才那一幕太刺激了,还停留在视网膜上。

    温一诺绝对自己现在看什么都带着淡淡的血色,也是不能好了。

    新闻女主播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是什么让一个柔弱的女子拿起了刀?她跟这位虞先生又是什么关系,让我们联系在现场的梅妮莎记者。”

    那位金发碧眼的女记者开始叽里呱讲述过程。

    “……案件发生之后,这位女士像没事人一样,直接从虞先生的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

    “是虞先生的下属和员工发现这位女士满脸是血,却一直在笑,好像失去理智的样子,情景十分可怕。”

    “他们试图拦阻她,但是她拼命挣扎,也企图伤害这些无辜的人。”

    “好在她只有一个人,后来被员工合伙制住,然后报警。”

    说完这些,这位金发碧眼的女记者又感慨了一句:“如果不是这样员工制服了她,等我们的警察过来,肯定一枪把她毙了。”

    原来在警察到来之前,唐小姐已经被虞先生的下属和员工捆起来了。

    后来警察到来,查勘现场,还叫了救护车和法医过来,对虞先生检查。

    女记者又说:“可惜虞先生颈动脉被割破,失血过多,已经当场死亡。”

    就在她表示沉痛哀悼的时候,又一辆救护车风驰电掣般开过来。

    从车里下来的医生护士个个全副武装,还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

    唐小姐的那位律师忙跑过去跟他们说话,然后这些人一起来的警车旁,要求警方把唐小姐交给他们。

    女记者见那边好像起了争执,大喜过望,忙跟过去采访。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是什么人?”

    一个女警撇着嘴说:“那是本地精神病院的救护车,那些医生说那位女士是他们重症病房的病人,没有丝毫自主意识,要求警方把她交给他们专业人士看管。”

    “啊?那位女士是精神病院的重症病人?那她怎么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女警摇了摇头,“你们得去问他们。”

    女记者真的拿着话筒过去了,从人群中挤进去,大声说:“请问这位嫌疑犯女士如果是重症精神病人,她是怎么从重症病房跑出去的?!她这种攻击性精神病人,不应该被好好看管起来吗?”

    来自精神病院的医生扭头看她,很严肃地说:“她是怎么跑出去的,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她的人身安全。根据法律,重症精神病人对自己的行动不负任何责任,你们可以要求她出庭,但是现在,你们必须把她交给我们精神病院带回去。她绝对不能被你们关押到你们警局的牢房。”

    “可是她刚杀了人!难道精神病就不用负责任了吗?”女记者激动地口不择言了。

    那医生扯了扯嘴角,“记者女士,对,精神病人就是不用负任何责任。但是她会终生被关押,不会有任何假释,你放心了吧?”

    女记者被怼地满脸通红,不甘心地说:“你说她是精神病她就是精神病,请问你们用什么判定?”

    “我们是精神病院的执业医生,我们有医生执照,有多年的行医经验。我们的诊断告诉我们,她是非常严重的暴力型精神病患者,基本上无法治愈。请问你是要医嘱,还是要专业人士的专业意见?”

    那医生一口气说出这些话,一边看向警车里的警察,再一次说:“请把她交给我们。你们随时可以来我们医院见她,不过她有没有任何反应,我们就不能保证了。”

    另一个医生比较心急,直接跳上救护车,一把将唐小姐头上的黑布袋摘下来。

    唐小姐脸上的血根本就没有擦干净,现在凝结在她脸上,已经开始发黑。

    她的模样看着十分渗人,眼神更是直勾勾的,不时龇牙咧嘴,朝所有人露出自己的牙齿。

    好像一只斗牛犬,要把每一个靠近她的人撕碎了。

    那医生深吸一口气,说:“她现在的意识跟受惊的动物差不多,你们把这个样子的她送到你们的监狱,是准备明天通知她的家人来收尸吗?”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打电话回去,请示了上司之后,才要这些医生去办手续,同时让他们交一笔保证金。

    这些医生当然不会交,还是唐小姐的律师走过来,答应付保证金。

    他签了字之后,几个警察才给唐小姐打开手铐。

    她的手铐刚一打开,唐小姐就嗷地一声大叫,朝着离她最近的医生扑过去,向咬他的脖子。

    那个医生身强力壮,看得出来应付这种精神病人很有经验。

    他一把钳住唐小姐的胳膊,然后另一只手亮出针管,一针朝她胳膊上臂扎下去。

    他对警察解释:“这是镇静剂,能让一头暴烈的大象安静下来。”

    果然十秒钟过后,唐小姐两眼一翻,身子软绵绵地倒下了。

    那几个精神病院的医生急忙过来抬起她,放到他们推来的病床上。

    精神病院的移动病床,比一般的病床牢靠多了。

    很快从病床上拉出几条粗粗的皮带,将唐小姐整个人固定在病床上。

    还有手脚也被用手铐一样的设备铐住。

    那些警察这才点点头,派了一个女警跟着精神病院的救护车走了。

    警局虽然同意精神病院将唐小姐接走,但是她作为嫌疑犯,还是要受到警察的监督。

    只是监督的地点改到精神病院了。

    ……

    这一段新闻直播结束之后,温一诺整个人处于震惊当中。

    这时汪道士又给她发微信,纳闷问道:温道友,你说这一局,算谁赢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求月票!

    第二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月票还有吗?^_^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