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0章 技不如人(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看着汪道士的微信消息,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两下。

    说实话唐小姐和虞先生的事情发展简直太迅速了,像风一样从盛夏吹到了寒冬。

    温一诺觉得自己要缓一缓,仔细想想这件事。

    她没有回复汪道士的微信,脑子里乱纷纷的,总觉得哪里都不对,但是却又找不出不对在哪里。

    违和感太强烈了。

    特别是现在牵扯到人命,她更要慎重。

    他们所有参赛的人也都很慎重,因为这一次比赛,居然其中一个委托人还牵扯到凶杀。

    主持人接到司徒澈的指示,马上把他们四个参赛选手叫到一起,对他们说:“唐小姐这件事,大家怎么看?筹备委员会让我们仔细想想,跟我们有没有关系。”

    诸葛先生脸色很严肃,他看向汪道士和全道士,说:“你们俩接受了唐小姐的委托,怎么样?你们有什么看法?”

    汪道士和全道士面面相觑。

    全道士让汪道士先说。

    汪道士只好苦着脸,说:“我们一直针对的是虞先生,我们本来想揭穿他的不忠,证明他当年对唐小姐母亲确实始乱终弃……可是我们还没动手,唐小姐就忍不了,自己动手了……”

    全道士点点头,诚恳地说:“我们技不如人,没有诸葛先生高明。”

    他这一说,诸葛先生的脸色都变了。

    他沉声问:“全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诸葛先生对唐小姐施行‘大梦三生’的道法,才造成唐小姐的精神状态恶化。我想全道友是这个意思,是吧?全道友?”温一诺挑了挑眉,插话说道。

    全道士抿了抿唇,拿起面前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也不抬头,轻轻“嗯”了一声,表示他就是这个意思。

    温一诺拍了拍手,凝神看着诸葛先生,淡淡地说:“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只对异类有效的‘大梦三生’,会对人类产生这么大的副作用。——诸葛先生,请问您以前对人类用过这种道法吗?”

    诸葛先生微微一窒,视线游移着,没有立即开口。

    温一诺接着又说:“这得说实话,如果撒谎,会影响道心,以后在也无法施展道法。”

    诸葛先生:“……”

    他移开视线,过了一会儿,说:“……我没有对人类用过。”

    他把“我”字说得略重,像是在强调什么。

    温一诺身子微微前倾,目光更加犀利:“那唐小姐是诸葛先生用‘大梦三生’的第一个人类咯?”

    诸葛先生也有点诧异,他喃喃地说:“……可是,她明明不是人啊……”

    汪道士顿时来劲了,“诸葛道友为什么说唐小姐不是人类?可是她明明就是啊!如果她真的不是人类,需要用这么轰动的方法杀虞先生吗?”

    温一诺也赞同说:“汪道友说得没错。如果唐小姐真的是异类,她完全可以不知不觉取虞先生的性命,用不着闹得众人皆知。”

    “而且她这种暴力型重症精神病患者有了人命官司,就算不坐牢,也要被在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关一辈子,连假释都不可能。那可是比坐牢还惨,还不如死了算了。”温一诺摇了摇头。

    “这么严重?”汪道士惊讶地张大嘴,“那她以后真的不能出来吗?万一她的病好了呢?”

    “这么严重的精神病一般是好不了的。但如果万一她是绝无仅有的那一个,那就是她命大,她妈妈保佑她呢。”温一诺双手合什,做了个祝祷的手势。

    诸葛先生眼神阴晴不定,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胸有成竹了。

    温一诺和汪道士、全道士三个人一起看向诸葛先生,没有忘记他们刚才的问题。

    “诸葛先生,您为什么坚持唐小姐是异类?还有,如果她就是人类,她的精神状态,是不是给你施行的‘大梦三生’有关?”温一诺拍了拍自己的手机,“我们张派也有关于‘大梦三生’的记载,但是从来没有说过会对人类起作用。”

    “我们道门法术本来应该针对的是山川大河和自然妖物,不应该针对普通人。针对普通人的法术,那是邪术,不是真正的道法。”全道士补充道。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进不了决赛了,但是他不想诸葛先生进决赛。

    这一次的事,让他觉得诸葛先生有点急功近利。

    温一诺拍了拍手,“说得好!全道友说到我心坎上去了。我们修道之人,讲究因果,也讲究‘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讲究的是天地之间有个大写的人,是问心无愧。——诸葛先生,您觉得您完成了方太太的委托吗?”

    “方太太的委托是让唐小姐现出原形,不再插足她的家庭,我觉得我做到了。”诸葛先生沉声说。

    “嗯,是做到了,方太太已经没有家庭了,唐小姐当然不能在插足了。真是好手段,因为打老鼠怕伤了玉瓶,那就先把玉瓶给砸了,这样就不怕再被打破了,您是这个意思吗?”温一诺拿过手机在手里翻了一圈。

    “……唐小姐确实现出了杀人犯的原形,请问我哪一点没做到?至于方太太的家庭,她当然还有,只是丈夫去了,可是她还有两个孩子,她的家庭没有消失。”

    诸葛先生依然振振有词,不肯承认自己没有完成方太太的委托。

    他说得而已有那么一点道理,而且方太太的委托,确实只是要求让唐小姐现出原形,离开她的丈夫。

    从字面上来说,唐小姐确实离开了方太太的丈夫,永远离开。

    诸葛先生说完,见温一诺和汪道士、全道士面面相觑,知道他们没话说了,心里一松,又说:“再看看你们,汪道士和全道士你们接的是唐小姐的委托,要让虞先生‘罪有应得’,可是你们做了什么?”

    温一诺心里一动,马上说:“如果按照诸葛先生的逻辑,那汪道友和全道友也完成了唐小姐的委托。”

    “怎么完成的?我怎么不知道?”诸葛先生就差冷笑了,他耷拉着眉眼,本来就下挑的眉毛沉成了两个平躺的问号。

    “虞先生偿命了啊,这难道不是他‘罪有应得’?”温一诺极力帮汪道士和全道士说话,“虽然是唐小姐动的手,可她也是被虞先生刺激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下午新闻里那个监控视频,我印象里,虞先生不是那种嘴欠的人。他应该是不管做什么坏事,表面上都一本正经看不出来端倪的人。”

    “可是在那个监控里,他居然对唐小姐说她母亲死得像条狗……这种刺激人的话,就算唐小姐精神正常,也会被激怒到不惜一切代价跟他拼了。”

    温一诺顿了顿,强调说:“比如我,如果有人这么说我的亲人,我肯定一鞭子抽死他,字面意义上抽死他。”

    汪道士明白了温一诺的意思,马上说:“对对对!你们不觉得虞先生最近的举止也很反常吗?”

    “你们知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家,瞒了十几年,但是前几天居然被唐小姐撞见了,也就是唐小姐第一次被抓到精神病院的那一天。”

    “再就是他今天下午一反常态,说话刻薄,而且还是面对唐小姐。这种跟他性格不合的做法,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汪道士和全道士对视一眼,义正辞严地说:“这是我们对虞先生施的法生效了!”

    其实他们对虞文康施展的“追本溯源”,不会影响到虞文康的精神状态,只是让他容易回忆过去。

    但是温一诺的暗示他们听懂了,这个时候,不争白不争。

    而且虞文康的回忆肯定对他行事风格的转变起了一定作用。

    诸葛先生瞪着他们,吃惊地说:“……这也行?你们还能这么解释?”

    “这是事实。”温一诺拿出自己的大五帝钱,在手里把玩着,“从唐小姐精神状态失常,到虞先生行事风格失常,再到两人相逢、发生争执,最后唐小姐手刃虞先生,这一连串的事实说明,确实是你们两方做法的结果。”

    “如果只有任何一方做法,都不会有这个结果。”

    温一诺笑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们双方打平了。”

    诸葛先生脸色铁青,对温一诺冷笑说:“幸好温道友只是参赛选手,而不是评委。不然评委这么评,我们大家都得吐血。”

    温一诺“呵”了一声,不置可否地往后靠坐在座椅上。

    诸葛先生气不忿,又说:“就算评委也这么想,那最吃亏的可是温道友。你可什么都没做,你在第二轮比赛里垫底。——你出局了。”

    温一诺好笑地看着诸葛先生,说:“刚才诸葛先生还在说幸亏我不是评委,我现在也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奉还给诸葛先生:幸亏诸葛先生不是评委。”

    “难道我说错了?”诸葛先生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汪道士和全道士,有看了看主持人,说:“不如问问那边的评委,看看比赛结果是什么?”

    温一诺挥了挥手,“可别急了,这件事还没结束呢,诸葛先生怎么就急吼吼叫停了?”

    “没有结束?唐小姐被关进精神病院了,虞先生死了,方太太可能现在已经崩溃了,你说还没结束?”诸葛先生难以置信地看着温一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既然诸葛先生不信,那就问问评委,听听他们的意见。”

    主持人也是一头雾水。

    他见四个参赛选手都要问评委的意见,只好再次给司徒澈打电话。

    司徒澈那边跟评委商议过后,也进行了表决,然后以七比四的投票结果,得出结论,比赛还没结束。

    主持人把手机的免提打开,听见司徒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他说:“各位选手,评委会经过讨论,以八比三的投票结果,同意比赛还没结束。”

    “评委会想知道,第一,唐小姐为什么坚持要虞先生偿命?在她和方太太,以及虞先生的描述中,唐小姐的母亲明明是意外身亡。唐小姐知道这一点,可她还是坚持虞先生是直接导致她母亲身死的杀人凶手,这是为什么?唐小姐有没有隐瞒什么重要线索?”

    “第二,唐小姐明明跟虞先生没有特殊关系,方太太为什么还是一直坚持她是勾引自己丈夫的狐狸精?虞先生看起来是出轨惯犯,方太太作为他的妻子,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她忍了虞先生那么多情人外室,为什么到了唐小姐这里,她却忍不了了?”

    “第三,唐小姐这人有点意思。我们根据她申请时候提供的背景资料查了一下,发现她没有提供大学以前的履历,她年纪不大,财力却不小,可是她母亲明明并不富裕。她母亲的闺蜜也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她的钱是哪里来的?”

    “如果你们能把这三件事搞清楚,这第二轮比赛,才真正结束。”

    听完司徒澈的话,汪道士第一个发出疑问:“司徒大少,可是这些事情,跟我们天师道有关系吗?”

    好像要他们抽丝剥茧破案一样,可这不是天师该做的事吧?

    司徒澈那边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然后才说:“目前来看,方太太和唐小姐的委托其实都不需要天师来解决,所以评委会想知道,方太太和唐小姐为什么要找到我们道门做这两个委托。”

    ※※※※※※※※※

    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