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5章 大梦以归(5)(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而且还有一个疑点,唐小姐曾经对他们说,她母亲的闺蜜告诉她,虞文康找她母亲索要他们的定情信物,但是她母亲不给,或者拿不出来,才导致虞文康愤而将唐今宵推倒在地上,导致她因为哮喘发作而死亡。

    还有,唐今宵拿不出定情信物,是因为她把定情信物专卖或者典当了,所以没法还给虞文康。

    从这个角度说,如果定情信物就是那顶翡翠发冠,那么定情信物就是虞文康的?

    虞文康是不知道这顶翡翠发冠的价值,才把它送给唐今宵做定情信物吗?

    后来知道了它的价值,才分手之后不顾风度也要索回?

    可如果定情信物是翡翠发冠,唐今宵把它转卖或者典当了,她肯定没有得到多少钱。

    因为如果是她把这翡翠发冠送到苏富比拍卖行拍卖,那得到的钱肯定不会让唐今宵依然“生活窘迫”。

    温一诺眼神微凝,很快做出几个假设。

    第一,这顶翡翠发冠是虞文康的,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之送给唐今宵做定情信物,然后在虞家生意出现困境,需要这顶“传家宝”解困的时候,去找唐今宵索回。唐今宵拿不出来,虞文康愤怒之下,将她推倒在地。

    但是考虑到后来虞氏银行还是得到那笔钱,所以可不可以推论,唐今宵还是把翡翠发冠转卖或者典当的线索告诉了虞文康?

    然后虞文康去找了购买人或者典当行赎回,再送去苏富比拍卖?

    这种可能性有,但是很小。

    因为她推论唐今宵转卖或者典当翡翠发冠没有得到多少钱,但是虞文康要赎回就不会是一点小钱。

    当时虞氏银行几乎要被清盘了,不一定能拿出巨额现金赎回。

    所以要这种假设成立,必须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虞氏银行在清盘之前,突然借到一笔钱去赎回。

    这种假设成立的可能性虽然更小,但逻辑上是行得通的,因此不是绝对不可能。

    姑且存疑。

    第二,这顶翡翠发冠是唐今宵的,她曾经在高中毕业舞会上戴过。后来虞氏银行遇到困难,虞文康打这个翡翠发冠的主意,从唐今宵那里或者哄骗或者让她心甘情愿送给他,然后再拿去苏富比拍卖行拍卖,终于给虞氏银行解困。

    可是这个假设要成立,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唐今宵是孤儿,她哪里来的这种古董首饰?

    孤儿的意思是,没有家,没有亲人,由孤儿院抚养长大。

    孤儿院能收养的前提,理论上是不满十八岁,但现实中是十六岁。

    不到十六岁的孩子,有能力保留这样一个价值连城“传家宝”级别的古董首饰吗?

    还有,如果是唐今宵的家传宝物,那唐今宵的父母是谁?

    任何一个父母能留下这样的家传宝物,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未成年就进孤儿院吧?

    但是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完全不成立。

    因为方太太说过,现在的唐小姐能衣食无忧,是她的妈妈给她留下一笔钱,所以不用工作也能锦衣玉食。

    唐小姐的母亲是唐今宵,她能给女儿留下一笔钱,让女儿不用工作也能“锦衣玉食”,那留下的钱,却不是小数目。。

    而唐小姐自己说的是她母亲唐今宵生活困窘,生了孩子却只能住在一居室的房子里。

    逻辑上说不通。

    所以她之前判断这顶翡翠发冠肯定是唐今宵的,不是虞文康的,是错的吗?

    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推断不是错的,因为看这顶翡翠发冠的成色,以虞家人当年的财力和见识,不可能不知道它的宝贵之处。

    这种帝王绿玻璃种老坑极品翡翠,就算是在大富之家也是要作为传家宝珍而藏之的。

    虞文康再为美色所惑,那时候也只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有可能拿到自己家里的“传家宝”去博美人一笑吗?

    温一诺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信息来做出符合逻辑的推论。

    她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找到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好像跟方太太和虞家是老朋友了。

    她走了过去,笑着问好,又装作是对虞氏银行的传奇感兴趣的人,闲聊起来。

    “您贵姓啊?是方太太家的亲戚朋友,还是虞先生的亲戚朋友呢?”

    那人年纪比较大了,看上去六七十岁了,须发皆白,但是皮肤依然红润,看起来老当益壮的样子。

    见温一诺一个漂亮的姑娘跟他主动攀谈,他也很高兴,笑着说:“我是虞家的老朋友了,我看着文康长大的。唉……”

    他叹气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露出惋惜的神情。

    温一诺眨了眨眼,跟着叹息说:“是啊,真是太可惜了,虞先生英年早逝,还是以这样的情况过世,实在是……唉……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这一生呢,真是很难说……”

    她这么感叹着,那老人深有同感,点点头,说:“确实如此啊。想文康小时候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那时候虞家有三房,当时文康的父亲,只是二房,不是长子,也不是家里父母疼爱的小儿子,而是不上不下的老二。”

    “文康大学毕业之后去虞氏银行工作,也只是给自己的伯父打工而已。一个月挣不了几个钱。”

    “谁能想到没几年,他就能弄回大笔的钱,收购了虞氏银行百分之九十的股份,一跃成为虞氏银行的话事人呢?”

    温一诺做出惊讶的样子,低声说:“多少钱啊?能收购百分之九十的股份?!”

    “好像是接近四亿吧。就是这笔钱,让虞氏银行还清欠债,还能留下一半继续发展银行。如果不是那笔钱,虞氏银行早就倒闭了,哪有现在的风光?”

    “可是风光又如何呢?钱还在,人没了,留给了老婆……”

    老人很遗憾地摇头晃脑,似乎认为虞文康很不值得。

    温一诺忽略老人对女人的轻视,好奇地又问:“那时候他也才工作不久吧?他从哪里弄来的钱呢?没抵押的话,谁会给他贷款啊?”

    那老人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他拿到一笔钱,不仅收购了虞氏银行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解了虞氏的燃眉之急,还成为虞氏银行董事会的董事长以及总裁和首席执行官,那时候真是年轻有为,很多华裔富豪都看好他,还要把女儿嫁给他。”

    “他后来挑挑拣拣好几年,才娶了从欧洲回来的方家女。喏,就是那边的方太太。”

    温一诺轻轻“咦”了一声,低声说:“所以当时不是方家帮他度过的难关?”

    “当然不是,当年方家只是做点小生意,还不到虞氏那样大的规模。把整个方氏卖了都只有几千万,拿什么帮虞氏还债?”

    “可是他为什么看上方太太呢?”

    “听说方太太跟他的初恋情人长得挺像的……”那老人不以为然地说,“男人总是有点初恋情人的结。”

    “……初恋情人?您见过吗?”

    “没有,但是听说挺漂亮的,可惜跟他分手没多久就去世了,也是可怜啊……”

    “分手没多久就去世了?那是多久,您记得吗?”快接近真相了,不过温一诺心里虽然着急,但是语气还是不疾不徐,只是表示出自己好奇八卦的心思,绝对不会让人察觉到她语气下的焦急。

    “就是没多久啊……”老人微微皱起眉头,红润圆胖的脸上开始显现皱纹,“好像就是在文康筹到钱不久之后吧?我知道这个事,还是因为虞家内部当时很乱,大家都在争家产,这件事被文康的一个堂兄弟拿出来说嘴,说他是个无情无义的人,跟了他十几年而且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失踪了都不闻不问,令人心寒。”

    温一诺的心陡然一沉。

    “……虞先生的初恋女友给他生过孩子?!那孩子呢?他女友失踪了,那孩子呢?”温一诺这时的语气有些急切了。

    那老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那孩子也死了啊……据说那女人失踪的时候孩子还小,好像不到一岁,没人照料,就这样活活饿死了。我觉得这才是令人心寒的。”

    温一诺顿时眼冒金星,半天没回过神。

    她急忙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问:“……那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知道的人很多吧,当时都上了报纸了,不过过去二十年,只是没多少人记得了。你一提,年纪大的人都会有印象,比如我。”老人摇头晃脑地说,更加感慨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温一诺谢过那位老人家,走到一旁,拿着手机继续搜二十多年前的新闻。

    上一次她搜到了虞文康和方青华结婚的消息。

    这一次她要搜的是这种社会新闻。

    果然她在二十年前当地的报纸专栏里,搜到这则让无数人感慨落泪的新闻。

    新闻上没说当事人的名字,只说有个单亲妈妈突然失踪,因为无人照料,导致家里不到一岁的小女婴活活饿死。

    这还是在房东因为这个单亲妈妈一个月不交房租,才拿着钥匙去开锁,然后发现了惨状。

    温一诺站在阳光下,却觉得遍体生寒。

    她抬头看了看高耸威严的哥特式大教堂的尖屋顶,又看了看后院的满院繁华,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了,几乎无法呼吸。

    她念了好几遍清心咒,才让自己平静下来,能够继续冷静思考。

    从刚才那老人的叙述可以判断,当时的虞文康就是想做一掷千金的浪荡子,也要看有没有这个命。

    明显在二十年前危机出现之前,当时虞氏银行的话事人是这个伯父。

    所以她的推断不会错,这顶翡翠发冠,还是唐今宵的。

    如果她的推断不是错的,那说明什么?

    说明方太太、唐小姐和虞文康,三个人都在撒谎。

    而其中最诡异的地方,是唐今宵的孩子。

    明明这个孩子已经死了,为什么唐小姐还说自己是唐今宵的女儿,而方太太和虞文康都不否认?!

    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方太太和虞文康才联手找道门来帮他们解决?!

    唐小姐,真的是异类?!

    可那dna亲子鉴定证明又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dna亲子鉴定证明是真的,那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那就是唐小姐也是唐今宵的女儿,唐今宵不止一个女儿。

    唐今宵跟虞文康生的女儿不到一岁就活活饿死了,唐今宵失踪了,并没有马上去世,而是跟别人又生了唐小姐唐芷离,带着女儿回到阿卡迪市。

    然后虞文康发现唐今宵又回来了,所以再次去找她,两人发生争执导致唐今宵突然死亡?

    这一段,跟方太太、虞先生和唐小姐两人叙述的就对的上了。

    再来,如果方太太撒谎,那么唐小姐现在赖以生活的钱,不是唐今宵留下的,是她父亲或者她母亲的闺蜜留下的。

    如果唐小姐撒谎,那么她母亲唐今宵当年并没有生活困窘。

    可看方太太那时候展示的相册,还有唐今宵跟虞文康相识的经过,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会去网球场做捡球的球童吗?

    温一诺闭了闭眼,脑子里有些乱。

    太多的线索互相矛盾,指向的是不同方向的结果。

    她现在可以断定,方太太、唐小姐和虞先生,三个人说的话,都是真真假假,都有不尽不实的地方。

    温一诺想了一会儿,思绪渐渐凝聚在“孤儿院”上。

    也许从孤儿院下手,是最快捷的排除方法。

    现在她不能直接证明,所以只有排除法。

    当把一切不可能排除,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真相。

    但是要知道唐今宵当年的孤儿院,又只有问方太太或者唐小姐。

    唐小姐是重症精神病患者,不可能给他们有效信息。

    可方太太,她知道得那么多吗?

    温一诺握紧手机。

    总得试一试的。

    她知不知道是一回事,她不试探,就是自己放弃了最重要的一条线索。

    温一诺视线在后院中扫过,发现人已经越来越少。

    方太太没有再跟人攀谈,而是站在后院的出口处跟人道别答谢。

    温一诺趁着一个没人出去的空当来到方太太面前,微笑着说:“方太太,您认识这个东西吗?”

    说着,她把手机上搜到的那个收藏家展示首饰的页面递到方太太面前。

    方太太甜如蜜糖的笑容一瞬间凝固,连瞳仁都缩了起来。

    不过她很快恢复正常,笑着说:“很遗憾,我不认识。不过这个东西挺漂亮的,这翡翠成色这么好,一定价值不菲吧?”

    温一诺察言观色,发现方太太应该是知道这顶翡翠发冠的。

    虽然她口头表示否定,可是她在看见这顶翡翠发冠的那一瞬间表情僵硬,瞳仁收缩,都表明她至少是见过的,而且知道这顶翡翠发冠对虞氏银行的意义。

    所以她的反应才那么强烈。

    不然的话,她只会表示惊讶,瞳仁只会扩大,不会收缩。

    因为表情僵硬,是猝不及防看见意料之外的东西。

    瞳仁收缩,则是警惕和防范的意思。

    可是她果然不会说。

    温一诺想了想,飞快地回忆着自己跟方太太的接触,想从中找到有效证据她在撒谎。

    她脑海里的记忆如果一本书,徐徐打开,她在书页之间不断翻寻。

    突然,她的记忆停在一个页面上。

    相册。

    那是一个相册。

    方太太曾经给他们看过的相册。

    里面有唐今宵的照片,还有虞文康参加高中毕业舞会的照片,以及唐今宵戴着那顶小小的钻石翡翠发冠的照片!

    方太太绝对是见过这顶发冠的。

    温一诺下了结论,立刻用很肯定的语气说:“方太太,你见过这顶翡翠发冠,而且知道虞文康将之从唐今宵那里弄走拍卖换钱。那你知不知道,唐今宵确实给虞文康生过一个孩子?”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