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6章 大梦以归(6)(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太太的瞳仁明显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

    她淡淡地说:“……你听谁说的?”

    “我听你们虞家的一个亲戚说的,他说这件事虞家很多人都晓得,方太太你不会不知道吧?”温一诺是在询问,但是眼里的神情却完全是“我知道你知道”那种笃定。

    方太太的声音更冷了,似乎还有着一丝丝颤抖,不过她控制得很好,表情也管理得很好,好像早已有了准备一样,她很平静地说:“对,我知道这件事。那是在我跟虞先生结婚之前,但是这件事,可能跟他没关系吧?唐今宵自己突然离开,把孩子扔下了,虞先生又不知道……”

    “自己的女人给他生了孩子,他却能一个月不闻不问?”温一诺嗤笑一声,“方太太你知道了还敢嫁这种男人,你是盲目勇敢呢,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方太太沉默下来,她的手无意识地抓住自己裙衫的边缘,扭出一道道皱褶。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垂下头,露出白净细腻的脖颈,淡淡地说:“……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已经嫁了,既然嫁了,就不会后悔。”

    说完她快步走开,再也没有跟温一诺说过话了。

    温一诺看着方太太匆匆离开的背影,轻轻吁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以前的坚持是对的,爱情真的不是好东西。

    女人沾了爱情,不仅盲目到降智,而且可怕到令人难以想象。

    她低下头,在手机记事本上在方太太名字后面写了个“存疑”,然后看着自己下一个目标,孤儿院。

    准确来说,是收养唐今宵的孤儿院。

    ……

    第二天,温一诺来到阿卡迪市的五月花孤儿院。

    这里是她能找到的唐今宵履历上的孤儿院。

    这个名字还是从方太太那本相册里看见的,后来证实也是唐今宵曾经住过的孤儿院。

    可当温一诺来到这个地址,看着面前树木葱郁,屋舍连绵的红砖楼房,还有门前半人高的围墙上写着的“五月花小学”的标牌,顿时苦笑起来。

    这里不是孤儿院吗?

    怎么变成小学了?

    温一诺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急忙上网查“五月花孤儿院”和“五月花小学”。

    感谢万能的网络,她很快搜出了结果。

    原来从四十多年前开始,美国就立法,开始用“代养父母(foster parents)”取代孤儿院系统。

    到三十年前,这个系统建立完成,全美国取消了所有的孤儿院,所有没有父母的未成年人,以及虽然有亲生父母,但是亲生父母做出过侵害儿童权益行为的未成年人,都被录入这个“代养父母”系统,由政府出面,把这些孩子放在“代养父母”家里生活。

    所以唐今宵曾经生活过的这所孤儿院,三十年前就改为小学了。

    她去找有关部门查找五月花孤儿院的原始记录,可是一个当地政府官员告诉她,五月花孤儿院曾经在关闭之前,发生过一次重大火灾,所有资料都已经被烧毁了。

    幸亏当时已经没有孩子住在里面,所以只有资料和建筑遭到损毁。

    后来的这所五月花小学,是在被烧毁的五月花孤儿院里重建的。

    除了名字一样,别的地方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所以她曾经寄予厚望的“孤儿院”,就这样从她的小记事本里划掉了。

    温一诺坐在五月花小学大门对面人行道上的小铁艺座椅上,看着那些孩子坐着黄色校车从大门里出来。

    还有家长自己开车来接孩子的,学校门口熙熙攘攘,是这个国家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

    每个孩子脸上都洋溢着欢乐的微笑,穿着整齐的校服,打着小领结,穿着小裙子,高高兴兴跟父母回家。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住着很多没有父母的孤儿。

    她在这里一直坐到天色黄昏,才起身离开。

    唐今宵曾经待过的孤儿院已经没了,甚至连记录都没了。

    这个人曾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就这样被一处处抹杀了吗?

    温一诺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回到自己住的大宅,天已经黑了。

    傅宁爵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回复说:马上就到了。

    直到她开着车停在车库前,一直站在门前台阶上张望的傅宁爵才笑着跑过来,说:“一诺你可回来了。今天怎么样?找到线索没有?”

    他知道温一诺早上出去“找线索”了。

    现在他们的道门比赛,已经不再是完全直播,而是选择性直播。

    因为一桩人命案的出现,让他们对内容的播出更加谨慎。

    但是评委还是能看见参赛选手们的所有行动。

    傅宁爵不是评委,因此他不知道温一诺今天白天到底有没有收获。

    温一诺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了一眼不远处头顶上静静浮着的无人机,笑了笑,说:“打烊了,收工了,无人机你也去休息吧。”

    那无人机在半空中斜斜转了圈儿,还朝她点了两下,才唰地一下飞走了。

    傅宁爵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偏了,他抬头看见无人机的骚操作,吃惊不已:“……这无人机是成精了吧?!它怎么听得懂你说话?!”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无人机里本来就是人工智能系统,再说还有人在背后操作无人机呢,你以为无人机,是真的无人?”

    傅宁爵:“……”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在温一诺面前,他总有智商被碾压的感觉,但是却不憋屈难受,反而被她怼一下就神清气爽。

    他觉得自己是没救了。

    温一诺见傅宁爵也不反驳,反而笑出几分羞涩,她有些感动。

    这小傅总的脾气可真是好,她这么对他,他也甘之如饴。

    可她不知道,傅宁爵这脾气,也就在她面前服服帖帖。

    在别人面前,谁要敢看轻他一点点,那是立刻会转身走人的。

    两人一起走进大宅,傅宁爵将她送到她房间,然后马上下楼去让厨师准备开火做饭。

    等温一诺收拾好了下楼就能吃晚饭了。

    他们刚坐上餐桌,韩千雪居然带着萧裔远来了。

    她走进餐厅,笑着对傅宁爵、傅夫人和温一诺说:“小傅总、傅夫人,温小姐,我能不能多请一个人吃晚饭啊?”

    萧裔远站在她身边,把一瓶刚买的八二年波尔多红酒放到餐桌上,笑着说:“不请自来,打搅了。”

    来者是客,还带了礼物,傅夫人当然也不能没有风度的把人赶走。

    她微微颔首,笑着说:“我们正好今天准备的饭菜比较多,还想着要给千雪你打电话呢。来,一起吃吧。”

    傅宁爵不客气地拿起那瓶波尔多红酒,啧啧说:“萧总,真舍得下本钱啊,八二年的波尔多红酒,只蹭一顿晚餐?我赚到了!”

    萧裔远笑着在温一诺对面坐下。

    他身上穿着一件休闲款的蓝黑色西装外套,看不出牌子,但是做工绝对精良,因为对他的身材衬托得太好了,简直像大牌的定制款。

    外套下面是一件白衬衣,领口很自然地敞着,刚好露出锁骨的位置。

    袖口半卷,手腕上只带一只江诗丹顿传袭系列的烟灰色机械表。

    那表的表盘其实是烟灰色中带一点点珠光粉,看上去清朗高雅又闷骚。

    少年时期,温一诺在网上浏览过眼瘾的时候,曾经对萧裔远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发了财,一定要买两只江诗丹顿传袭系列的烟灰色机械表,手腕戴一只当手表,胸口挂一只当怀表。

    那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烟灰色带一点点珠光粉的表盘。

    但是这表太贵了,七位数向上的价格,不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能承受的,甚至连做生意的小老板都不能一定买得起一只,更别说两只。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萧裔远终于戴上了她心水的腕表。

    温一诺忍不住又往萧裔远胸口瞥了一眼,看清楚他并没有在胸口挂一只同样的怀表。

    但是转而一想,又觉得好笑。

    这是她十二三岁中二时期的狂想,萧裔远怎么会那么幼稚呢?

    现在人家是成功人士,戴的手表很配旁边韩千雪那只百达翡丽。

    精英范儿从手表做起。

    温一诺默默移开视线,开始吃晚餐。

    傅宁爵很健谈,有他在的地方就不会冷场。

    他一边吃东西,一边不忘跟萧裔远和韩千雪攀谈。

    “萧总,你们那个官司怎么样了?这天天加班加点,应该差不多了吧?”

    萧裔远点点头,“还好,我们已经有眉目了。我正在排查一些记录,等整理好了,会交给韩大律处理。”

    韩千雪也对萧裔远赞不绝口:“萧总确实是人工智能行业的翘楚,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萧总打赢这场官司!”

    傅宁爵连忙举起酒杯:“那我就借花献佛,敬萧总和韩大律一杯!祝你们合作愉快!”

    萧裔远和韩千雪一起跟他碰杯。

    然后他们又说起人工智能的应用和前景。

    这是萧裔远的专长,他很快侃侃而谈。

    “人工智能已经在制造业工厂里有了不少应用。下一步就是取代所有的流水线工人,让大的制造业工厂实现全面的人工智能操作。”

    “这些其实是很粗浅的人工智能。真正能和人类大脑媲美的人工智能,还处于蒙昧阶段。现在各个国家都在疯狂对人工智能增大投入,就是都在争取做突破蒙昧时期的普罗米修斯。”

    “我们公司的新项目代号,就叫普罗米修斯。”

    “为什么叫普罗米修斯?”傅宁爵好奇地问。

    萧裔远笑着说:“在希腊神话里,普罗米修斯和雅典女神一起创造了人类。普罗米修斯创造了人类的身体,雅典女神给人类身体注入灵魂。而且普罗米修斯还是给人类黑暗时代带来火种和光明的人。所以我们用‘普罗米修斯’命名,就是希望我们的项目能够做给人工智能带来火种的开创者。”

    温一诺这时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说:“……可是普罗米修斯的下场却不太好。他给人类带来火种和光明,却被宙斯锁在悬崖上,每天都要承受被鹰啄肝的痛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们确定你们要做人工智能界的普罗米修斯吗?”

    萧裔远:“……”

    傅宁爵立刻化身墙头草,转而对温一诺赞不绝口:“一诺说的好!想得忒长远了!我们华人嘛,特别讲究一个好彩头!萧总,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普罗米修斯’计划不太吉利,还是换个名字吧!”

    韩千雪和傅夫人对视一眼,都没插话,只是好奇地看着这三个人之间的暗流涌动。

    萧裔远垂眸轻笑,“嗯,温大天师说得对,要不温大天师给我们的项目改个名字吧,讨个好彩头。”

    温一诺:“……”

    她勾了勾唇,“取名字啊?可以啊,不过我收费很贵的。萧总要是看得起在下,可以跟我的秘书联系。”

    萧裔远撩起眼皮扫她一眼,“温大天师的秘书终于招到了?”

    “嗯,招聘广告已经打出去了,暂时找了个临时秘书对付着。”温一诺大言不惭,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招聘广告。

    萧裔远点点头,“好,那我先排个队。等温大天师有空了,给我们的项目再起个好名字。至于钱,不是问题。”

    温一诺总算是笑了起来。

    说起挣钱,总是能令人愉悦。

    有个不斤斤计较总是砍价的客户,就更令人愉悦了,当浮一大白。

    ……

    吃完晚餐,大家去后院的露台上一边看着山景赏心悦目,一边聊天消食谈天说地。

    前几天比赛紧张的时候,萧裔远根本没有露面。

    直到今天才过来看看温一诺。

    当然他没有明说,还是打着跟韩千雪谈官司的幌子。

    这时傅宁爵几个当地哥们儿给他打电话,问他要不要晚上出去泡吧。

    前几天温一诺紧张比赛的时候,傅宁爵都是自己出去找乐子。

    今天温一诺这么早回来了,他当然不想再出去。

    但是拿几个哥们儿也要合伙做生意,他不得不敷衍他们,就拿着手机走到草坪尽头靠近原始森林的地方,跟他们继续通话,想快点打发他们。

    傅夫人这个时候则在跟韩千雪聊天,因为韩千雪是何之初的手下,傅夫人对何之初的团队也很感兴趣。

    温一诺一个人坐在露台的栏杆上,两手撑在身旁,看着远处影影绰绰的群山出神。

    萧裔远握着一杯清茶走到她身边,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起初她没说话,他也没说。

    两人一坐一站,青色的黄昏里,晚风从山边吹来,还带来一丝清凉的水气。

    昆虫的唧唧声开始在草丛里此起彼伏的时候,萧裔远终于开口了:“……诺诺,你遇到什么难题吗?”

    温一诺:“……”

    她垂下头,莫名有些心酸。

    虽然他很多时候惹她生气,虽然她对自己不自信,可是两人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那些信手拈来的熟稔,都让两人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默契。

    不谈爱情的时候,他们相处的比谁都好。

    “……怎么?不如跟我说说,也许我能提供另外一个视角。”萧裔远柔声说道,“这件事,恐怕不是完全用道门方法能解决的。”

    这几天他虽然没有来看温一诺,但是他每天的比赛内容都看了,有时候来不及看直播,他晚上回去再累也要把重播的内容看完。

    温一诺眨了眨眼,纤长浓密的睫毛像是两排小雨刷。

    忽闪一下,就觉得混混沌沌的心境都被她清刷干净了。

    萧裔远垂眸看着她,脸上露出自己都没觉察的温柔笑意。

    温一诺这几天也是想得脑袋都快起包了。

    她不由自主倾诉起来。

    萧裔远静静听着,最后很敏锐地用码工和直男特有的直线思维说:“……我觉得问题不在方太太,不在唐今宵,也不在孤儿院,而是在唐小姐身上。”

    温一诺蹙眉,“……可是唐小姐已经疯了,暴力型精神病患者,没人能见她的。”

    “不是见她,是查她。”萧裔远沉声说:“你也说唐小姐并没有中‘大梦三生’,可是她却有‘大梦三生’的表象,这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有人告诉过她,大梦三生的表象是什么。另一个是,她自己知道大梦三生的表象是什么。”

    温一诺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对啊!我想过的!但是因为她疯成那样,还杀了人,这条线索就断了。”

    “……还没有断。如果她自己知道‘大梦三生’的表象,那说明她也是道门中人,而且还很高明。如果是这样,她所谓‘疯’了,就是假的。”萧裔远很冷静的分析,像个莫得感情的人工智能机器。

    “如果不是她自己知道,而是有人告诉她的,你觉得谁最有可能告诉她?”

    温一诺倏然抬眸:“……方太太!”

    “诸葛先生做法的时候,方太太就在旁边!我记得直播上方太太有向他打听过‘大梦三生’的具体表象!”

    萧裔远欣然点头,“我也记得那一幕。”

    两人对视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

    温一诺垂下眼眸,抿了抿唇问:“……你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歪门邪道吗?”

    萧裔远依然很直男地说:“……这不矛盾,所以我来给你提供逻辑推论的方向。”

    温一诺:“……”

    还是打死算了,这个男人没救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