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7章 大梦以归(7)(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傅宁爵打完电话,发现萧裔远已经离开了。

    他笑着来到温一诺身边,说:“萧总怎么走了?”

    “人家是大忙人,能拨冗过来吃顿饭已经是了不起了,怎么还会留下来浪费时间?”温一诺的语气有点酸,也有点小埋怨。

    傅宁爵更酸,但不敢表现出来,忙扯开话题:“一诺,我问过澈少了,第二轮比赛结束之后,你们会休息几天,要不要跟我去打猎?”

    温一诺笑道:“……去非洲?时间太紧了吧?”

    “不是,这里也可以打猎啊。我可以帮你去办打猎执照。”傅宁爵自告奋勇提议。

    在这边连钓鱼都要证件,更别说打猎。

    温一诺这时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去查唐小姐,心不在焉地说:“好吧,如果方便的话。”

    其实怎么可能方便呢?

    这种执照一般要本人到场申请,还要通过培训和考试。

    如果是别人代申请,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有办法的人哪里都有办法,办法总比问题多。

    ……

    温一诺一晚上没睡好,把所有的情况又重新理了一遍。

    不得不说,她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只剩下唐小姐。

    因为方太太、虞先生和唐今宵都是有据可查的本地人。

    虽然唐今宵早早去世,可从小到大,认识她的人有不少,她的消息也上过报纸。

    唯独这个唐小姐,像是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大学以前的经历都是空白。

    而大学,她提供的也是在欧洲上大学的证明。

    这就增加了调查的难度。

    温一诺总不能临时飞到欧洲,再说她还没申请去欧洲的签证呢……

    那要从哪方面动手呢?

    温一诺想了一晚上,还是没有头绪。

    大清早起来,她拉开窗帘,眺望着整个小区。

    不愧是房价中位价都是八位数的小区,这里的景观确实浑然天成,就像住在天然氧吧一样。

    空气清新,小区里白雾若隐若现,将那些葱郁的绿,浓烈的紫,清爽的白和灿烂的黄罩上一层滤镜,还有那些错落有致风格各异但又和谐爽目的大宅,美的如同仙境一般。

    她心情顿时振奋起来。

    嗯,会有办法的,只要她去尝试。

    温一诺换上运动装和跑鞋,去小区跑步。

    凌晨五点的眉兰妮小区,安静得像是一个梦。

    连平时偶尔能听见的狗叫声都没有了,树上的鸟儿还在最后的梦境里,昆虫也在晨曦第一缕阳光中停止了鸣叫。

    温一诺一路慢跑,不知不觉来到唐小姐以前租的法式乡村别墅前。

    自从唐小姐被抓到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严格看管,这里就没有人住了。

    庭院里绿草疯长,有的地方快有小腿那么高了。

    栅栏上爬着的绿叶藤蔓植物更是几乎将整个白色栅栏淹没。

    她视力好,甚至能看见院子里小石子路延伸到深处的那栋法式乡村别墅的墙壁上长着的青苔。

    乍一看去,这栋房子像是流失在时光里的城堡,里面的公主早已香消玉殒,只留下这座城堡,像后人讲述着公主的故事。

    温一诺又出现那种怪怪的感觉,她停下脚步,站在院门口的梧桐树下往里看了一会儿。

    这时一道轻微的汽车刹车声在她背后响起。

    温一诺回头,看见是一辆uber网约车停在路边。

    车门推开,一个瘦削的中年白女从车里下来,又走到后车厢去拿自己的行李。

    她的东西都拿出来之后,uber车开走了,她才带着一脸礼貌的笑意问温一诺:“请问您是哪位?在这里是有事吗?”

    温一诺知道在国外不应该在别人门前的小路上停留过长时间,这会被认为是“擅闯私人地盘”,会有一定法律后果的。

    她忙说:“我认识以前住在这里的唐小姐,想到她现在的处境,我有点遗憾,所以多待了一会儿。请问您是要住进来吗?”

    那中年白女笑了笑,“我是米勒太太,这是我的房子,我提前结束度假,回来处理一些事情。”

    温一诺“哦”了一声,也很有礼貌地说:“那打扰了,如果您有空,能不能跟我说说唐小姐的事?”

    “不好意思,我没空。”米勒太太彬彬有礼地拒绝了她。

    温一诺耸了耸肩,也没在意,她本来也不指望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就能跟她说些什么有意义的话题,她也只是不放过任何机会而已。

    万一呢?

    很多机会,不就是在万一的尝试中出现的吗?

    什么都不做,机会永远不会落在你头上。

    温一诺想着还是要精神病院去一趟,试试能不能探望唐小姐。

    只是她的借口实在难找。

    后来等她跑回家的时候,已经想到一个人,就是唐小姐那些胖胖的白人律师,看起来好像挺好说话的。

    这边米勒太太刚进屋,方太太就给她打电话了。

    “米勒太太你回来了?我帮你找了几个房客,我把她们的资料发给你吧。”方太太热情地说。

    米勒太太忙道:“谢谢你lilin。你丈夫才去世,自己多休息吧,不用管我这里的事,我会处理的。”

    “没事,葬礼昨天已经结束了,他入土为安,我也没什么事了。”她的语气里有种罕见的轻松。

    米勒太太没有觉察出来,还在说:“现在小区里住进来什么人啊?我刚回来,就在门前遇到一个东方小姑娘。看上去漂漂亮亮,一双黑眼睛美极了,可是说话却冒冒失失,居然想跟我谈唐小姐的事。她不知道这是租客的**吗?我要是跟她说了,唐小姐告我泄露**怎么办?”

    方太太那边像是窒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真的吗?是一个东方小姑娘想跟你谈唐小姐的事?她长什么样?”

    “是啊,是个东方小姑娘。她长得很好看啊,个子高高的,眼睛很大很黑,说话的口音倒是很标准呢。”米勒太太对温一诺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

    方太太听这个描述,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毕竟“个子高高,眼睛很大很黑”的东方小姑娘,有很多。

    不过米勒太太又说:“我看见她好像是往小区最贵的房子那边跑去了,她是住在那里的租户吗?”

    一说这个,方太太立刻醒悟过来,这应该是温大天师。

    她跑去找米勒太太问唐小姐的情况?

    方太太眯了眯眼。

    ……

    吃完早饭,温一诺找到唐小姐那个律师的电话打了过去,很热情地说:“理查德律师吗?我是noah wen,唐小姐的朋友,想去精神病院看看唐小姐,请问您是她的监护人吗?能不能帮我跟他们说一声?”

    唐小姐虽然是成年人,但现在属于没有行为能力的人,是需要监护人的。

    按理说,成年人的监护人一般是家里的近亲,但是唐小姐好像没有别的亲戚,或者温一诺不知道她有没有别的亲戚,所以就试了一下。

    果然那律师说:“noah,我是唐小姐的监护人,不过她现在神志完全不清醒,什么人都认不出,你去了也没用啊?”

    “没关系,虽然她现在神志不清,但我相信只要给她足够的爱与关注,她会清醒的。”温一诺语音甜甜的说,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只要自己努力,就能达到一切目的。

    那是一种属于少年人特有的执拗和坚持。

    虽然不切实际,但是能让年纪大的人感动,因为那是他们缺少的一股锐气。

    理查德律师果然被她这种语气打动了,唏嘘不已地说:“好吧,那你去试试,我会让他们在探访人名单里加上你,希望你能帮助可怜的唐。她真是个好人,对我们的公益事业援助非常多,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可是我知道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那个虞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跟很多女人有染,或许是骗过唐。你知道的,女人一旦感情受骗,就会疯狂。”

    律师果然都很健谈,只要他们想,能够说一下午不带喘气的。

    温一诺一直“嗯嗯”表示回应,然后又像是不经意地说:“……是吗?唐小姐还给公益事业捐钱了吗?”

    “对啊,她很富有,富有得你难以想象。可是有钱也买不到快乐,她不快乐,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很少笑。”

    温一诺心里咯噔一声。

    唐小姐可能小有资产,她是清楚的,虽然不知道这些财产从哪里来。

    可是富有到让一个律师“难以想象”的地步,温一诺就不明白了。

    她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个案例里时时感觉到的违和是从哪里来的了。

    就是唐小姐。

    她好像有两种身份,两个面容。

    一个是早逝单亲母亲的可怜孩子,从小没有父母疼爱,过得也比较拮据。

    一个是有着丰富遗产的富家女孩,可以随便租住最贵小区的法式乡村大别墅,一周的租金可能接近五位数。

    这样的女人,恐怕得的不是重症型精神病,而是人格分裂症吧……

    还是在耍他们玩?

    温一诺心里很是不舒服。

    不过语气还是一样的甜。

    跟理查德律师说好下午去探视的时间后,她才挂了电话。

    ……

    同一时间,方太太回到自己家里,端着一杯咖啡站在拱形的落地窗前,看着院子的草坪出神。

    过了一会人,她决定给理查德律师打了电话,想去探访唐小姐。

    理查德律师现在是唐小姐的监护人,探访唐小姐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理查德律师听说是方太太,有些尴尬,当然也不能不同意,只是嘀咕说:“你们现在一个两个都要去看她……如果惨案发生之前你们也这样积极,可怜的唐就不会失去理智,做出这种事情。”

    方太太敏锐地听见“一个两个”这个词,不动声色地问:“……理查德律师,难道还有别人要去看唐小姐吗?”

    “是啊,那个叫noah wen的姑娘,她刚给我打电话,我已经把她加到探视名单里去了。她很快就会去探访。”

    方太太立刻站了起来,说:“那谢谢理查德律师,我有事先挂了。”

    她戴上墨镜,头上包着自己心爱的爱马仕围巾,那围巾是蓝绿底色,印着玛雅星空图,神秘又空灵,拎着自己黑色的爱马仕kelly包,迅速出了门。

    她来到精神病院,要求探访唐小姐唐芷离。

    理查德律师已经给精神病院打过电话,说今天会有两个人来探访唐小姐,他把她们的名字都报备了。

    精神病院查阅了证件之后,带着方太太来到探视房间。

    精神病人的探视,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特别是唐小姐这种暴力型重症病人,根本不能跟人面对面,只能通过视频看几眼。

    方太太坐在一个监控视频前,看着唐小姐披头散发,穿着精神病院的病号服,坐在墙角,整个人木木呆呆。

    她的手脚都用黑色铁链困住,拴在墙上。

    房间里连一张床都没有,看来这几天,唐小姐就是这个样子度过的,她瘦的很多,几乎不成人形。

    她一看就怒了,对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说:“你们就是这么看护她的吗?!她是人!不是牲畜!”

    “你们这是违反她的个人权利!我要投诉!我要去媒体曝光你们的恶行!”

    方太太立刻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她挥舞着拳头,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语气和嗓音极为决断有力。

    精神病院的看护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忙给他们的主管打电话。

    很快主管医生来了,对方太太歉意地说:“不是我们有意要这样做,可是她的情况特殊,是暴力型……”

    “暴力你个头!赶紧把门打开!我要进去看看!我要确信她没有受伤!”方太太斩钉截铁地说,还威胁道:“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去,我会找最好的律师告你们,告到你们的精神病院倒闭为止。我想你们知道,我丈夫刚刚去世,他给我留下很多钱,我可以随便告你们!”

    在这个社会,用钱威胁是最有力的威胁。

    精神病院的看护和主管马上软了下来,忙说:“方太太您别生气,我们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她可是杀了您丈夫的人啊……”

    方太太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用非常虔诚的态度说:“神爱世人,哪怕是罪人。她虽然对我丈夫行凶,可是我丈夫也对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我不能昧着良心。上帝会看见的,上帝都知道。——阿门。”

    一个有宗教信仰的有钱人,就更可怕了。

    精神病院的看护和主管医生迅速答应了方太太的要求,让她进去唐小姐的房间探视她。

    方太太马上说:“给她把手铐脚拷打开,我不怕她会攻击我。她不会攻击我的,我信上帝,上帝会保佑我远离一切伤害。”

    那些工作人员互相看了看,去控制室操作了一下,唐小姐身上的手铐和脚铐自动解开了。

    唐小姐还是木木呆呆地坐着,好像不知道身上的桎梏已经解开了。

    方太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

    她的神情充满了怜悯,好像是不忍,也好像是难受。

    “方太太?”看护人员提醒,“您的探视时间是有限的。”

    方太太像是回过神,“嗯”了一声,款步走了进去。

    她来到唐小姐面前站定,然后缓缓弯腰,和她保持平视的状态,轻声唤道:“……唐小姐?唐小姐?唐芷离?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开始唐小姐没有什么反应,甚至好像都没感觉到面前站了一个人。

    门口的医生惋惜地说:“重症精神病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的眼睛看见的世界跟我们正常人是不一样的。方太太她恐怕是认不出您,也听不见您。”

    方太太这时又说:“唐小姐?唐小姐?我是虞先生的妻子,虞先生你记得吗?虞文康?”

    这句话像是一根******,将本来已经如同一座死火山的唐小姐给唤醒了。

    她倏然抬头,朝方太太龇牙咧嘴,怒目而视,像是一只小兽,然后嗷地一声扑过来,一把抓住方太太的头发,然后左右开弓,在她脸上狠狠打了几巴掌!

    接着猛地低头,咬住她的脖子。

    “住手!唐小姐住手!”看护人员大惊失色,想扑过来,可是唐小姐已经把方太太抓在胸前,像是一个挡箭牌。

    而他们刚才取下了她的手铐和脚铐,连直接电击都不能进行了。

    他们只好取出电棍和******,想让唐小姐安静下来。

    可是唐小姐把方太太攥得死紧,胳膊都快把她掐的快断气了。

    这些看护人员不敢乱动手,唯恐伤害方太太。

    唐小姐就这样挟持着方太太,一路往外走,终于从那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走出来,来到走廊上。

    当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拿着电棍和******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道门前。

    门背后就是楼梯,他们这里只是二楼,跑楼梯很容易下去。

    她将方太太往前面的工作人员那边一推,然后反手打开那扇门,闪身进去。

    等工作人员安顿好方太太,再去拉门,发现那扇门已经被反锁了。

    “妈的!重症精神病也这么厉害吗?!一个工作人员骂骂咧咧,一脚将那扇门踹烂了。

    他们追了出去,门外的停车场里已经空无一人。

    温一诺开车过来,看见的就是整个精神病院都进入了警戒状态。

    “这是怎么了?”她下车,问了门口的一个黑人警卫。

    那个黑人警卫紧张地说:“一个病人突然攻击探访的人,然后跑了。”

    温一诺:“……”

    心里没来由一沉。

    不会那么巧吧?

    不会是她要探访的人吧?

    温一诺定了定神,赶紧又问:“……是谁啊?哪个病人?你知道吗?”

    “知道啊,就是刚刚关进来的那个病人,刚杀了人的。”

    得,这还有谁?

    当然是唐小姐啊!

    温一诺的手心里顿时冒出了汗。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