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8章 大梦以归(8)(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加州正午的阳光烈烈,温一诺却在那火热中感觉到一丝寒意。

    她倏然回头,只看见一袭白影从不远处茂密葱郁的树林飘过,几个拐弯之后,再也看不见了。

    温一诺眯了眯眼,问那黑人警卫:“你能看见那边的树林吗?刚才是不是有个穿白衣服的人钻进去了?”

    那黑人警卫朝树林那边看去,摇了摇头,“没有,我没看见。”

    温一诺再想进精神病院,已经进不去了。

    这时整所精神病院都被关闭,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温一诺想了想,还是回到自己的小跑车里,想跟着刚才看见的那一袭白影追过去。

    可是车开到那树林旁边,才发现那片林子跟整个阿卡迪市附近的海岸山脉连为一体。

    林子另一边的山那边,就是浩瀚的海洋。

    她拿出手机搜了搜这里的地形,发现这里群山之间悬崖峭壁林立,人迹罕至,连动物都很少去那些地方。

    刚才那道白色身影,真的是唐小姐吗?

    她钻到林子里去干嘛?

    就算那边是崇山峻岭,飞鸟难至,可现在是现代社会啊!

    无人机都人工智能化了,她以为自己跑到山里就能躲避搜索吗?

    温一诺坐在车里,想了又想,还是给理查德律师打了电话,想确认是不是唐芷离唐小姐出了事。

    结果理查德那边一直占线,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了她的电话。

    “温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刚才接到精神病院的电话,说唐小姐突然攻击来探访她的人,然后出逃了。我现在要马上过去,配合警方搜索。”

    理查德声音有些急切,“是不是你被攻击了?”

    温一诺:“……”

    她忙说:“不是我,我还没进去呢,唐小姐就出事了。在我之前还有人探访她。”

    理查德律师“啊”了一声,愤怒地说:“我要问问到底是谁探访她!”

    理查德让温一诺在这边等着,继续跟精神病院那边打电话。

    他问了半天,那边才不情不愿地告诉他,说是方太太来探访的唐小姐。

    理查德律师这下没话说。

    唐小姐杀了方太太的丈夫,方太太去探访她,想知道她的近况,也是合情合理的。

    他对温一诺说:“方太太大概是想确认唐小姐的病情吧……毕竟精神病的认定,在人命官司前是非常敏感的。方太太不相信也是正常的。”

    温一诺心想,方太太可未必是不相信……

    可理查德这么说,温一诺也没有反驳他,只是说:“是吗?不过她去了唐小姐就出事,这时机也蛮巧的……”

    “这只能让警方再度质疑唐小姐的精神病诊断证明。”理查德律师叹了口气,“方太太大概还是想让唐小姐为她丈夫偿命吧。我可以理解,但是唐小姐真的有严重的精神病,我们有很专家的诊断证明。”

    “可惜现在唐小姐打伤方太太再度出逃,我估计警方是很难继续采纳唐小姐的精神病诊断证明了。”理查德律师揉了揉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头发,无奈地说:“我不跟你聊天,我得去配合警方找唐小姐。”

    温一诺点了点头,“好吧,理查德律师,您多保重。”

    温一诺挂了电话,又看了那树林一眼,才开车回到眉兰妮小区。

    她在回到自己住的那栋大宅之前,先去方太太家门口转了一圈。

    方太太经常停在车库前面车道上的那辆宝马车不在那里,应该是还在精神病院没有回来吧。

    温一诺闷闷不乐把车开回自己住的地方。

    傅宁爵今天也没出去,见她回来了,还很惊讶,“一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收工了?”

    “……唐小姐从精神病院跑了。”温一诺抬起头,很困惑地说:“你说她怎么回事呢?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这个……能从精神病院逃出去,多半是假疯吧……不过能骗过专业的诊断医生,也是很了不起了……”傅宁爵挠了挠头,不确定地说。

    温一诺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觉得哪里不低。”

    “哪里不对?”

    “……唐小姐如果是装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杀人是要偿命的啊!就算不偿命,一个终身监禁跑不了的。”温一诺眉尖微蹙,那股淡淡的愁意我见犹怜。

    傅宁爵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几下,很想帮她抚平她的眉间。

    可他不敢,只好把手放入裤兜里,笑着说:“也许不是装疯吧,我听说精神病人也有偶尔清醒的时候,并不是完全失去意识。”

    “可是那样的话,我估计她就得入刑了。”温一诺叹了口气,“其实我没想做正义使者……”

    抓贼缉凶不是她的职权范围,她也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

    她追查这件事,纯粹是因为这一次的道门比赛。

    方太太明晃晃拿他们当猴耍,不把这件事翻过来,他们还有什么脸自称“道门世界杯大魁首”!

    可是现在看来,唐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

    温一诺忍不住想起了跟唐小姐的几次偶遇。

    说实话,方太太说唐小姐能突然悄没声息地出现在人面前,或者身后,她是信的。

    因为以她的五感敏锐,她都没有能察觉到。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举动。

    她的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件事,跟傅宁爵说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

    傅宁爵见她有心事,也没继续打搅她,说:“我去问问厨房晚上做什么菜?你想吃什么?我朋友借我一艘游艇,我们出海钓螃蟹吧?”

    温一诺不想跟别人打交道,笑着摇摇头,“我晚上还想把这件事理一理,你去玩吧。”

    “你不去,我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傅宁爵笑嘻嘻地说,“那你忙,我去看看今天的配菜。”

    温一诺看着傅宁爵忙忙碌碌的身影,突然有些歉疚。

    她轻轻叫住傅宁爵:“……小傅总。”

    傅宁爵回过头看她,脸上笑容满面,“怎么了?还有事吗?还是改主意了?我们现在出海钓螃蟹!”

    温一诺微微一笑,“小傅总,其实你不用在这里守着……,你……”

    “没事没事!我在这里待着挺好的!”傅宁爵听着话题不对,心里一沉,慌忙摆手说,“你看我也没有天天待房里,我也有出去跟人泡吧,打猎,还有开party!我过得很充实!”

    温一诺却知道,这些其实都不是傅宁爵喜欢的活动。

    但因为她在这里,为了陪她,傅宁爵宁愿委屈自己,也要让她舒心。

    傅宁爵要什么,她现在也知道了。

    可是她扪心自问,确实还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感动还是偶尔会有的。

    不管是谁,面对一颗真心,总是会感动的。

    可感动不等于心动,更不等于爱情。

    温一诺咬了咬牙,说:“小傅总,我其实……”

    “一诺!”傅宁爵突然大声打断她,脸上的神情惶恐不安,“一诺!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你能不能……能不能……晚几天再说?就算是哄我,让我做梦呢,也多做几天再醒,好不好?!”

    温一诺:“……”

    她平静的心湖,因为这几句话,渐渐起了涟漪。

    她凝视着傅宁爵,抿了抿唇,最后嫣然一笑,说:“小傅总知道我要说什么?可是我想晚上吃加州特有的那种大龙虾,不知道厨房里还有吗?”

    对于温一诺而言,只是一颦一笑之间,但是对傅宁爵来说,却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

    他的后背都要湿了。

    好在温一诺没有马上拒绝他。

    傅宁爵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他笑着说:“好,我去厨房看看。如果厨房没有了,我马上开车出去买。”

    “嗯,谢谢小傅总。”温一诺偏了偏头,朝他摆摆手,转身回房去了。

    她先去浴室洗漱了一下,换了身家居休闲服,再次把手机打开,想重新看看那几天的直播内容。

    结果打开手机,就看见当地的推送新闻,说有一个暴力型重症精神病患者从精神病院逃脱,很可能对大众有攻击性,要求大家警惕,并且看见这个女人就要报警。

    推送的新闻上,是唐芷离唐小姐的几张照片。

    前面两张是正常的生活照,第三张是精神病院的白色病号服,但是第四张照片有点违和。

    那是一张唐芷离穿着波尔卡圆点裙子的照片,好像正在树林中奔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就被抓拍下来了。

    她一头长发乱蓬蓬的,随着她的奔跑飞扬起来。

    一张白皙的面庞冷中带俏,目光犀利镇定,一点都看不出重症精神病患者的样子。

    她身上的波尔卡圆点连衣裙很好看,洁白的雪纺质地上有黑色大圆点,圆形大摆,微蓬的泡泡袖,一字领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

    顺风跑的时候,整个裙裾朝后飘起,她就像是一个快要乘风归去的仙子,在林间穿梭。

    温一诺很是惊讶。

    这第四张裙子好像也是刚拍的照片,因为那个树林温一诺看起来有些眼熟。

    虽然树林和树林都差不多,但是那个海岸山脉上的树林多是红衫木,特征很明显。

    她索性打开电视,看当地新闻。

    发现这件事果然又成了突发新闻,当地所有的媒体,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在追踪这件事。

    警方已经在开新闻发布会。

    果不其然,他们在挑战心理医生做出的诊断,认为唐芷离不是真正的精神病患者,而是伪装的精神病患者。

    因为这件事,法庭发出了逮捕令,整个市区的警察都加入了搜寻唐芷离的队伍。

    同时警方颁布了十万美元的悬赏,只要举报线索能够帮助抓到唐芷离,就奖十万美元。

    这个悬赏一颁布,整个阿卡迪市突然多了很多“赏金猎人”。

    就连傅宁爵都接到同伴的电话,问他要不要去凑热闹。

    他们这群公子哥儿当然不差钱,可他们差刺激。

    这个“通缉犯”看上去那么漂亮,他们也看的心痒痒,想试试去找她。

    当然,更因为这个“通缉犯”是个年轻女子,如果是个彪形大汉,他们肯定是躲都来不及。

    这些原因汇集在一起,唐芷离瞬间陷入了阿卡迪市“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警察在找她,精神病院的安保人员在找她,还有很多荷枪实弹的民众也在找她。

    温一诺坐不住了。

    她也想找唐芷离,而且还想在警察之前找到她……

    温一诺又换了身衣服。

    这一次她换上一身适合在户外活动的衣服,也是傅宁爵给她买的一套猎装。

    高帮马丁靴,猎装裤上的口袋很多,温一诺把一柄匕首绑在脚踝。

    腰间的皮带换成了那条神奇的软鞭“黑骑”。

    她腰细,那软鞭缠了好几圈才在她的腰上松松垮垮地套上。

    再背上自己的小背包,里面放着各色符咒,一尺来长的桃木剑,还有罗盘、指南针,手电筒等户外生存需要的装备。

    戴上帽子和口罩,温一诺直接下了楼。

    傅宁爵刚跟朋友打完电话,看见温一诺这个装扮冲下来,忙说:“……你这是要出去?也是去找唐小姐吗?”

    温一诺点点头,“我要去找她。”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傅宁爵二话不说收起手机,“给我三分钟,我上去换衣服。”

    “小傅总,你不用……”温一诺想阻止他。

    傅宁爵忙说:“其实我朋友刚才给我打电话,就在问我想不想去。他们都去了,我怎么也得凑这个热闹啊!”

    见温一诺还有些犹豫,傅宁爵又说:“现在快天黑了,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我们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这倒是实话。

    温一诺是不会怕人的,但是晚上在外面人生地不熟,一个人万一遇到点困境,确实不如两个人方便。

    温一诺就点了点头,“那好,三分钟,你不来我就走了。”

    “没问题!”傅宁爵大喜过望,忙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梯,很快就换好衣服下来了。

    只花了两分钟时间。

    他的装备都是现成的,一个大背包,还有一支猎枪。

    当他下楼站在她身边,温一诺看出来傅宁爵身上这套猎装,跟温一诺是同款……情侣装。

    她挑了挑眉,不过没有多说,只道:“走吧,希望能很快找到唐小姐。”

    傅宁爵见温一诺没有反感他的装扮,心里更像吃了五斤蜂蜜那么甜。

    两人走之前,还去餐厅跟傅夫人说了一声。

    傅夫人倒是没有阻拦他们,只是看着他们穿着情侣装的样子笑眯了眼。

    一时高兴,正在玩手机的傅夫人暗搓搓打开摄像头,将这俩的样子拍了一张又一张。

    等温一诺和傅宁爵出去上了傅宁爵那辆悍马越野车,傅夫人已经把他俩的情侣装合影发朋友圈了。

    并且配词说:希望喜讯不远了。欢喜.jpg。

    这条朋友圈一发,傅夫人在国外的朋友秒懂。

    他们纷纷点赞,并且送上祝福。

    而司徒秋也看见了这条朋友圈,她笑着截图下来,发给了沈如宝,说:“贝贝,看看这个。”

    沈如宝看见是温一诺和傅宁爵穿猎装情侣装的照片,顿时心花怒放,马上转发给萧裔远。

    她没有萧裔远的微信,但是有萧裔远的电话号码,因此她用的短信转发。

    萧裔远此时刚刚把搜索出来的ip地址检索完毕,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他刚要跟韩千雪分享,就看见沈如宝转发的这张朋友圈截图。

    结果刚刚兴奋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他没搭理沈如宝,而是马上给温一诺打电话。

    此时温一诺正在傅宁爵的悍马越野车上。

    听见手机铃声响,她拿出来看了看,见是萧裔远,微微皱了皱眉。

    如果是在国内,她是不会接他的电话。

    可是现在两人都在国外,都是人生地不熟,她担心萧裔远会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所以虽然心里不情愿,手指还是划开了手机接通了。

    “萧总,有事吗?”

    萧裔远按捺住心底的怒意,想质问温一诺,但是又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立场质问她。

    两人已经离婚,连男女朋友都不是,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

    萧裔远闭了闭眼,长吁一口气,说:“诺诺,你现在在家吗?我有点事要找你。”

    “没有,我没在家,我有事在外面。好了不说了,挂了。”温一诺刚好听见车里的收音机里放出警方的信息,说又有人看见唐芷离了,她现在往海岸山脉三点钟方向跑走了。

    温一诺急忙对傅宁爵说:“往东北!东北方向!”

    然后挂了电话。

    萧裔远微微一怔。

    温一诺好像真的不在家。

    他想起刚才在手机里听见的那道播音新闻,好像是警方在找人?那个“唐”的发音特别准确,萧裔远听得清清楚楚。

    出了什么事?

    萧裔远立刻打开手机搜寻当地新闻,然后就看见了唐芷离从精神病院逃离的事。

    萧裔远马上明白过来,温一诺是去追唐芷离去了。

    这是他昨天给她出的主意,让她集中在唐小姐身上。

    结果今天唐小姐就从精神病院逃离了。

    萧裔远心里一沉。

    唐芷离的暴力倾向是毋庸置疑的,能把一个大男人当众割喉,还有谁怀疑她的本事和能力吗?

    萧裔远急忙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也要出去。

    他想去找温一诺,万一有什么事,他的功夫比傅宁爵那个软脚虾好多了。

    他推门出去,正好遇到要来找他的韩千雪。

    “萧总,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是要去干嘛?”

    韩千雪从头到脚打量萧裔远,从他一身利落的休闲外套,到脚底适合跑步爬山的运动鞋。

    萧裔远言简意赅,“唐芷离从精神病院逃走了,一诺和傅宁爵跟着那些人去追她。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韩千雪瞪大眼睛,“那唐芷离是装疯?!”

    那个案子韩千雪也是有了解的,作为律师,这是她的职业习惯,虽然她是知识产权方面的大牛,不是刑法方面的。

    “不知道真疯还是假疯,但是她很危险,我担心诺诺。”萧裔远心急如焚,“我得走了……”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韩千雪眼神微闪,“我的车是suv,有越野功能。”

    萧裔远想起来自己确实没有车,这个时候也不能打车,就点点头,“行,那就一起走。”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