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19章 大梦以归(9)(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此时坐在傅宁爵的悍马越野车里,飞奔在阿卡迪市郊外的山路上。

    她拿着手机搜寻这一次警方消息的前因后果,不住叹息。

    “怎么了?你干嘛一直叹气?”傅宁爵一边开车,一边不忘一心二用观察温一诺。

    温一诺惋惜地说:“……唐小姐这一次恐怕很难再用精神病脱罪了。”

    “怎么讲?”

    “你看警方发的四张照片,我才知道,前两张是以前的生活照,第三张是她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照片,还穿着病号服。但是第四张,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她,居然是她从精神病院逃出去之后换的裙子!”

    “一个精神病人会在这个时候跑去换裙子吗?!”

    温一诺满脸的难以置信。

    傅宁爵笑着说:“……那也不能说明她就不是精神病患者吧?你看正常人不会做的事,她做了,说不定正好证明她就是精神病人呢?”

    温一诺:“……”

    她被傅宁爵逗笑了,“好吧,你赢了。就看看法官和警方会不会这么想吧……不过我还是觉得怪怪的,唐小姐干嘛跑出去之后还要特意换身白色裙子呢?这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她在哪里吧?”

    正说着话,后面的警车呼啸而来,警笛声震耳欲聋。

    傅宁爵急忙将车开到旁边车道,给警车让开路。

    然后直接跟着警车开。

    在别人的地盘上,找人还是别人厉害。

    前面的山路越来越窄,两边的树木越来越高。

    路上不时有坑坑洼洼,还有各种小石头。

    有时候还有小动物恰好走到路边,好奇地看着他们,连响彻云霄的警笛声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因此有一些小动物就这样被警车和他们这些越野车给撞倒,在路上成了新的障碍物。

    温一诺看着这些傻得不知道躲车的小动物,叹息说:“……这个地方很少人来吧?瞧这些动物傻成这个样子。”

    傅宁爵这个时候也不敢随便踩刹车或者给小动物让道,因为山路崎岖,车道还少,一不小心,就是他们被撞倒了。

    所以这个时候,想有爱心也不可能。

    他们继续往前疾驰,渐渐发现前面的警车都慢了下来。

    傅宁爵这时才慢慢减速,最后完全停了下来。

    前面的警车也停下来了,警察拔枪下车,往前面去了。

    温一诺和傅宁爵也从车里出来,不敢直接跟在警察背后,而是猫着腰在旁边的灌木丛里穿行,一不小心背包里上挂着的一个符咒钥匙链被树枝挂掉都没意识到。

    他们埋头前行,竟然走到警察前面去了。

    傅宁爵从灌木里探出头,惊讶地看了看落在他们后面的警察众人,问温一诺:“一诺,你怎么知道这条近路?”

    温一诺心想,她哪里会知道,还不是她手上这条软鞭“黑骑”……

    她的“黑骑”此时温度急剧下降,跟上次祝氏夫妇出现时候的情况恰好相反。

    那时候她能感知到背在背包里的“黑骑”突然炽热,不像现在,如同握着一块寒冰在手里。

    而握着“黑骑”软鞭的温一诺,此时眼里的世界也跟别人不一样了。

    放眼望去,漆黑的丛林里,参天大树将整片山地遮得密不透风,月光和星光都投不进来。

    追击的警察们拿着堪比探照灯的手电照明,明亮的光柱将漆黑的树林画出几何线条的拼割。

    温一诺握着“黑骑”,却能看见前面那些人,包括警察和别的追踪人员周围散发出淡淡暗金色的光芒,如同一条时间长河,向前奔涌,指引着她的路。

    她跟着暗金色光柱指引的方向前行,很快就跑到那些人前面。

    等那些暗金色光柱完全消失,温一诺知道他们已经把所有警察和别的追踪人员都甩在后面了。

    傅宁爵听见后面的人声离他们越来越远,有点小激动,悄声说:“……如果我们先找到唐小姐,是不是那十万悬赏就是我们的了?”

    温一诺将一只手指竖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让傅宁爵别说话。

    没有了暗金色光柱的指引,前面突然漆黑一片,温一诺有些不适应。

    可是她手里的“黑骑”却越来越冷,说明前面肯定有异常现象出现。

    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呢?

    温一诺头一个想到的是唐小姐。

    她也跟时间有关系吗?

    可再想到祝氏夫妇的情况,她又摇了摇头。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时间不是漏斗,不是你想穿就穿的。

    肯定有别的原因。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她和傅宁爵一起回头,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女子出现在他们身后大概十米的位置。

    她背对着他们站着,也就是面对着他们身后那些警察和追踪的人站着。

    那些人看见自己追踪的目标现身,当然激动了,个个哇哇大叫起来。

    温一诺和傅宁爵无语凝眸。

    他们这是跑得太快,居然跑到他们追踪的目标前面去了?!

    并不想这么快!

    两人正要往回跑,却见那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唐小姐身形晃动,很快又消失在林间树丛里。

    他们都看清楚了,她往东面横向的方向跑去了。

    “追!”

    一群人又呼追了上去。

    温一诺和傅宁爵只好往回跑了一段路,追上众人横向的脚步。

    唐小姐的身影消失之后,温一诺又能看见众人身边那淡淡的暗金色光芒,指引着他们前行的方向。

    于是温一诺和傅宁爵又能抄近路跑到前面去了。

    但是没多久,暗金色光芒再次消失,唐小姐又出现在他们身后……

    就像一只狡猾的猎物,并没有闪躲,而是牵引着猎人的方向,一步步将他们引到了山路深处。

    ……

    几个小时过去,追踪的人个个精疲力尽,就连警察也不时停下来用对讲机跟后面的支援联系。

    累,真特么太累了!

    那个唐小姐就不累吗?!

    可每当他们想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唐小姐如鬼魅般飘忽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如同被胡萝卜牵引的驴,蒙着眼睛一个劲儿的往前跑。

    傅宁爵长这么大,还没经历这样的“长途奔袭”。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没有如同温一诺一样呼吸停匀。

    温一诺有点嫌弃他发出那么大声响,总担心被唐小姐发现就再次远离。

    可唐小姐好像根本不把他们两人放在眼里。

    她只是在身后那群警察和别的追踪者快要迷路或者放弃的时候出来晃一圈,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她现在表现出来的,就是曾经方太太口中,也是温一诺曾经感受过的那种悄没声息的身形和步伐。

    温一诺禁不住想,也许方太太并没有撒谎,也许有问题的,是唐小姐?

    不,这两个人都有问题,所以应该是方太太和唐小姐联手了吧?

    温一诺现在已经很确信这一点了。

    问题是,她们为什么要联手?

    因为共同的目标是要虞文康去死吗?

    难道虞文康在唐今宵的死亡中,不仅仅是推了一把的原因?

    不然很难解释唐小姐对虞文康滔天的恨意。

    温一诺一路奔跑,一边分心想着唐小姐、方太太和虞文康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突然发现前面豁然开朗,已经能看见星空和月光了。

    原来他们脚下的海拔越来越高,前面的树林渐渐稀少,傅宁爵跑得几乎断气,但是看温一诺还是举重若轻的样子,他不想被她看不起,因此再累也死撑着。

    好不容易看见温一诺停下来,傅宁爵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叹说:“……我实在跑不动了,这是哪儿啊?”

    温一诺环视四周,发现那些暗金色的光芒又消失了,不过她耳目灵敏,这一次还能听见很轻微的说话声。

    那些警察和追踪者应该离他们不远。

    温一诺拎着软鞭站在傅宁爵身边,眯着眼睛看了看前方,说:“我们到山顶了,不知道是哪座山,等下用手机搜一下。”

    她拿出手机,点开地图软件,结果发现根本没用。

    温一诺皱了皱眉,失声说:“……这里居然没有网!”

    傅宁爵回过神,哈哈笑了起来,“这里在山顶啊!我忘了提醒你,美国的移动网络覆盖率非常低,就算在有人住的地方,很多地方都还没有被移动网络覆盖。这里是深山老林,有网才有鬼了!”

    温一诺:“……”

    卧槽!忘了这茬了!

    一时又暗骂唐小姐狡猾,居然把他们引到山地深处没有网络的地方。

    她是要干嘛?!

    “我不行了,我得好好休息一下。”傅宁爵抬手看了看手表,也失声叫了起来:“卧槽!已经半夜十二点了!我们这是跑了多少小时啊?!”

    温一诺:“……”

    看傅宁爵实在跑不动了,温一诺四下看了看,“去山顶吧,那里有块大石头,居高临下,比较安全。”

    晚上在山里过夜的话,还是在高处空旷开阔的地方比较好。

    她扶着傅宁爵在山顶那块大石头下坐定,开玩笑说:“小傅总你不是经常去东非打猎吗?怎么连这点路都受不了了?”

    “……我们打猎都是开着越野吉普车,你以为靠两条腿在东非猎场上追那些羚羊虎豹和狮子啊?”傅宁爵幽幽地说,小眼神带着委屈和幽怨。

    温一诺:“……”

    好吧,是她孤陋寡闻了。

    温一诺安抚地说:“这样啊……那你先休息吧,等你睡好了,再换我休息。”

    傅宁爵实在是累了,坐在地上,靠着大石头,前一秒还在对着温一诺笑,后一秒就睡过去了。

    温一诺好笑地摇摇头,自己爬到大石头上面抱膝坐下,抬头看着分外明朗清澈的星空出神。

    ……

    几个小时前,萧裔远和韩千雪也跟着警方播报的消息一路追踪而来。

    到了路的尽头车不能开的地方,他们下车,看见了好几辆警车,还有十来辆越野车停在路边。

    韩千雪过去看了一圈,握着户外超大功能的手电对着那些车牌看了一圈,说:“就是这里。我看见小傅总的车。”

    “哪一辆?”

    “那边,悍马黄色越野车。我看见他开着这车经常跟人出去打猎。”韩千雪用手电指了指那辆黄色悍马越野车。

    萧裔远看了一眼,有些眼熟,好像是停在何之初那座大宅车库前面的车。

    萧裔远点了点头,“应该是这里,我们进去吧。”

    前面是一条蜿蜒的小路,路旁都是灌木丛,还有参天大树,地上长着青色的苔藓和地衣,还不时有小动物跑来跑去。

    萧裔远微微皱眉,拿出手机调试了一下。

    韩千雪好奇地看着他。

    萧裔远给她解释:“……这里的信号不太好。如果进了山里,我猜肯定就没网了。我有个app,可以连上网。”

    这是赵良泽给他的一个特殊app,只要打开,就可以避开当地的移动网络,通过全球联网的南斗系统重新连上网。

    当然,如果在深山老林,大漠戈壁和远洋极地这种没有移动网络覆盖的地方,就更有用了。

    韩千雪知道美国的移动网络覆盖率其实不高,不知道有哪种app可以这么厉害,在没网的地方还可以连上网。

    但是萧裔远不说,她也没有多嘴询问,只是笑着说:“那太好了,在山里迷路可最糟糕了。”

    萧裔远笑了一下,“对,只要不迷路就好说。”

    两人说说笑笑进了山。

    开始的时候网络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们跟着警方播报的方位和消息一路前行,两个小时之后,已经追上了前面的大部队。

    萧裔远看了一眼韩千雪,有些诧异她的体力。

    这么远的路,还有崎岖的不断往上走的山路,对一般人来说身体都难以负荷。

    可韩千雪只是有些出汗,雪白的面庞红粉菲菲,看上去健康又漂亮。

    看着萧裔远的眼神,韩千雪秒懂。

    她笑着说:“萧总小看我了,我可是经常健身跑马拉松的人。”

    “哦。原来韩大律还跑马拉松。”萧裔远释然了,忍不住微笑说:“诺诺以前有点胖,但是她最讨厌跑步,后来为了减肥,她才不得不被迫营业。”

    韩千雪睁大眼睛,“原来温小姐以前有点胖?那真想不出是什么样子!她现在的身材真是棒极了!”

    萧裔远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来跟温一诺新婚燕尔的时候,她的身材……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些绮思旖念,淡笑着说:“还行吧……”

    韩千雪无语。

    这萧总对女人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温小姐那么棒的身材,在他眼里也才“还行”。

    她看了他一眼,转了话题说:“前面那些警察好像慢下来了。”

    不仅警察慢下还有那些追踪者,也有三三两两掉队的。

    萧裔远和韩千雪虽然是后来的,但已经不知不觉超过很多人了。

    就在这时,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唐小姐又一次现身。

    这一次萧裔远和韩千雪两人也看见了。

    “这不是唐小姐吗?!”韩千雪惊讶出声。

    萧裔远点点头,心情振奋起来,“诺诺他们应该就在前方。”

    两人更快地往前走,可是唐小姐的身影一闪即逝,前面的人哇哇叫着扑了个空,一个个愤怒地叫骂起来。

    萧裔远无语摇头,不想跟在这群人后面,而是拐到灌木丛后面。

    就是在这里,他发现有人走动的痕迹。

    韩千雪超强的户外手电照到的地方,突然有银光淡淡闪过。

    萧裔远弯腰,从地上拾起一枚符咒形状的钥匙链,紧紧握在手里。

    韩千雪也观察到了,她想了想说:“这条小路走的人少,但是萧总你发现没有,这里的路跟那边警察们追的路几乎是平行的,而且在某些地方,没有那么多大拐弯,还要近一些。”

    “对,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一条近路。”萧裔远冷静地判断。

    拿出手机看了看路线,发现移动网络果然已经没有了。

    他现在只能靠连接南斗系统的那个app,继续前行。

    凭着那枚掉在灌木丛后面小路上的符咒钥匙链,萧裔远确信这条灌木丛后面的小路,应该是温一诺和傅宁爵走的那条。

    可是他们并没有温一诺那样的特殊能力,所以虽然大方向正确,可是一路上的沟沟坎坎实在太多了。

    萧裔远一不留神,脚崴了一下,哧溜一声滑倒,才发现那条灌木丛旁边小路的另一边,已经是悬崖峭壁了。

    只是被茂盛的草丛覆盖,黑夜中看不出来而已。

    难怪有近路那些警察和当地的追踪者也没人走这条。

    韩千雪对这里的地形比萧裔远了解得多,所以她一直避免离灌木丛太远。

    突然发现萧裔远摔倒,而且整个人飞速下滑,韩千雪来不及细想,迅速扑倒在地,趴在地上往前探出半个身子,一把抓住了萧裔远的手。

    萧裔远也死死攀住山壁上的空隙,另一只手被韩千雪抓住,才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山壁上的草很多,也不牢靠,萧裔远尽量抓住山壁里的石头,五个指头在山壁抠出血来,疼得他皱起眉头,却还是一声不吭,尽量往上挪动身体。

    韩千雪趴在地上,也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往上拉萧裔远。

    十五分钟后,萧裔远才从刚才滑倒的地方爬上去。

    他仰躺在灌木丛后面的小路上,却更加心急如焚。

    这里的路这么危险,温一诺也是走的这条路……

    他不敢想下去了。

    因为紧张和担心,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

    他抓着旁边的灌木站起来,问韩千雪:“韩大律还能走吗?”

    韩千雪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点头说:“我没问题,萧总没伤到吧?”

    “没有,我还好。咱们快走。这条路是近路,希望没有别人走。”萧裔远说着,迈开长腿大步往前。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