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0章 大梦以归(10)(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和韩千雪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走。

    开始的时候,韩千雪还开着手电筒,后来发现手电筒的亮光在阴森森的树林里太招各种蚊子昆虫了,简直就是“飞蛾扑火”这个词的字面写照。

    后来两人就关了手电筒,一前一后在小路并排行走。

    他们走的没有温一诺快,一直跟着警察和那群追踪的“赏金猎人”后面。

    因此当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唐小姐不时出现的时候,他们都看见了。

    第一次看见,萧裔远和韩千雪都是大吃一惊,几乎下意识躲到了一人多粗的树木背后,探头出来往前看。

    但是唐小姐也没做什么别的事,只是在他们面前晃悠一下,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那身法真是如同来去无踪,很有武林高手的范儿。

    韩千雪对此不是很了解,她只是喜欢健身而已,所以她虽然体力好,但看不出什么招式。

    但萧裔远是练过的,不仅练过,而且功夫还挺厉害,因此他看得出来唐小姐显露出来的功夫绝对不一般。

    他默默记下这些要点,打算见到温一诺之后提醒她。

    后来又见了几次唐小姐,萧裔远和韩千雪都看明白了。

    “……萧总,你说唐小姐是要把我们引到什么地方去?”韩千雪好奇地问。

    她和萧裔远都看出来唐小姐是在引那些警察去一个地方。

    萧裔远摇了摇头,“不清楚,但是应该跟虞文康的案子有关。”

    “……所以她还是来给她母亲唐今宵报仇的?”韩千雪斟酌着用,抬起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幸亏她这些年一直在健身,做力量练习,不然今天早就给累趴下,拖萧裔远的后腿了。

    当然韩千雪很有自知之明,如果她不是对自己的体力有信心,今天也不会主动跟着萧裔远上山。

    她是本地人,是知道这里的山有多危险。

    除了人迹罕至,这里还有很多野生动物,有一些曾经咬死过人的。

    所以这里打猎也很盛行。

    韩千雪胡思乱想着,抬头看了看前面黑漆漆的小路。

    萧裔远不置可否,说:“谁知道呢?这些女人脑子里有包,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千雪:“……”

    有被冒犯到。

    萧裔远是说完才发现自己有点过份了,忙说:“韩大律别多心,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唐小姐和方太太这些人。”

    韩千雪抿了抿唇,很严肃地说:“萧总,我觉得脑子有包的是男人,比如虞文康那个海王,明明有妻子孩子,家庭也很幸福,还要在外面搞三捻四,真当自己海纳百川啊!”

    萧裔远:“……”

    他点点头,“韩大律说得对,有些男人脑子里也有包,除了虞文康这种人,还有那种明明知道别人有丈夫,还要凑上去挖墙角的人。”

    他没明说是谁,但是韩千雪感觉这里有故事。

    她知道温一诺跟萧裔远结过婚,又离了,不知道到底是萧裔远是海王呢,还是温一诺是脑子里有包……

    韩千雪在心里想着,自己不由好笑起来。

    不管萧裔远是海王,还是温一诺脑子里有包,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就是个吃瓜看戏的路人罢了。

    两人又走了不知多久的路,黑夜中林中雾气渐起,本来就已经很难认的林中小道,更加模糊不清。

    萧裔远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他停下脚步,四下看了看,对韩千雪说:“韩大律,你觉不觉得这里的路我们走过一遍?”

    韩千雪打开了手电筒,往四周照了一下。

    仅容一人通过的林间小道旁边,是高的须仰视才见的参天大树,灌木丛密不透风,那路也是七弯八拐,根本看不出哪里是前方,哪里是后方。

    韩千雪拍了一下额头,叹息说:“坏了,我们不是迷路了吧?”

    萧裔远想了一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绳卷,用小刀截了一段下来,系在一根树枝上,还打了一个很特别的蝴蝶结,说:“走吧,开着手电筒。”

    韩千雪有些犹豫,“……这里蚊子多。”

    说话间,那蚊子和各种会飞的昆虫已经杀气腾腾从灌木丛和草丛里起飞,如同一架架小型战斗机一样往他们两人身上扑过来。

    韩千雪低声尖叫,不断啪啪啪啪拍打着脸和脖子。

    最后她受不了了,从背包里拿出帽子和头巾,还有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萧裔远就比较惨,手背和脖子上被叮得全是大红包,他只来得及用手背护住了脸。

    韩千雪急忙关了手电筒。

    刚才还闪耀着手电筒光柱的林间马上恢复了黑暗。

    嗡嗡叫的蚊子和别的昆虫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在他们附近盘旋几圈之后,又钻入了草丛里。

    萧裔远扯了扯唇角,“好吧,就这么走。”

    他拿出手机,用里面的指南app查了一下方向,然后继续往前走。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萧裔远觉得有些头晕。

    他揉了揉额角,对身后的韩千雪说:“韩大律,把手电筒打开看看。”

    韩千雪跟在他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内心已经叫苦不迭了。

    不过自己开的口,跪着也要把今天晚上的路走完。

    听萧裔远让她再开手电筒,她是不怕的,身上头上和手上都包的严严实实。

    她刚打开手电筒,萧裔远就从她手上把那专门用于户外的手电筒给接过去了,往四周晃了一下,最后定格在一根树枝上。

    韩千雪顺着那光柱看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不是萧总刚才打的蝴蝶结吗?!”

    那树枝上,端端正正缠着一个红******结,那手法非常特殊,正是萧裔远刚才用背包里的绳子截下来一段打的。

    萧裔远关了手电筒,林间再次陷入黑暗。

    而杀气腾腾刚要反过来的蚊子和小昆虫们失去了目标,嗡嗡盘旋一阵子后,再次落入草丛里。

    萧裔远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树林里格外低沉磁性:“……我们就是在转圈。刚才我就感觉到了。”

    韩千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萧总,我们是不是……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刚才他们还能听见那些警察和“赏金猎人”互相叫喊的声音,现在他们发现,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好像偌大的树林里,漫长的海岸山脉中,只有他们两人。

    这太奇怪了。

    萧裔远是不信这些东西的,他连对温一诺和张风起那些真有本事的人都持保留态度,更别说郊野外的一段小路。

    他强大无比的逻辑思维占了绝对上风。

    萧裔远冷静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鬼打墙’,只有方向感不强的路痴,或者居心叵测的谎言。”

    韩千雪:“……”

    她想举出几个反例,但是发现好像确实很难有实证。

    方向感不强的路痴这句话,大概能概括百分之九十九的真“鬼打墙”情况。

    萧裔远继续说:“一般情况下,如果遇到‘鬼打墙’的人没撒谎,那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方向感,以为自己在走直线,其实在走曲线。走曲线到一定的时间,就会走出一个圆形,就是回到了原点。”

    “另外一种是有人故意撒谎,说是‘鬼打墙’,耽搁了时间,其实是借机做别的不可告人的事情去了。”

    韩千雪:“……”

    好吧,虽然她不怎么赞同,但她确实一点都不害怕了!

    直男果然是最阳刚热血的生物,可破一切鬼祟魍魉。

    韩千雪忍不住笑了,说:“道理我也懂,但问题是,我们到底怎么走出去呢?”

    萧裔远又打开手电筒,飞快地照了一下四周,然后马上关掉开关,沉吟说:“我觉得这里的小路和树林形成了一个天然迷宫,所以我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迷宫?这可有意思了!”韩千雪眼前一亮,“我小时候最爱玩迷宫!”

    萧裔远笑了一下,脑海里开始飞快的计算。

    迷宫其实考的是数学。

    对于数学天才来说,一切迷宫都只是一些数字而已。

    萧裔远很快想好了方法,这一次说:“跟我走。”

    他带着韩千雪,开始按照他设想的路径,走了一条跟上一次完全不同的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路长的好像没有尽头。

    两人停了下来,不仅额头冒出汗,连后背都汗湿了。

    萧裔远默默打开手电筒,往四周照了一下。

    和刚才一样,还是回到了原点。

    这时突然一阵风吹来,那根挂着那个大红蝴蝶结的树枝在晚风中轻轻摇晃,似乎在嘲弄他们。

    韩千雪扯了扯唇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裔远也是愣了。

    他对自己相信的信念无比笃定,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认为是自己刚才算迷宫的时候,算错了。

    没关系,重新算。

    这一次,他从背包里又拿出那个绳卷,从上面再截下一段红绳,说:“我再绑一个,看看今天晚上能绑多少个。”

    不过这一次他把绳卷放回背包的时候,手指触到一个有些冰凉的东西,触感硬硬的。

    他手指一卷,把那东西勾了出来。

    发现是他先前在路上捡的那个符咒钥匙链,用金属做的,握在手里凉意沁人。

    他这一次没有把那个符咒钥匙链放回去,而是握在手里,跟韩千雪再一次往前走。

    这一次,他们俩往前走的路,明显不同了。

    像是那层看不见的雾障就这样散开了。

    林间小路依然漆黑,但他们能感觉到连空气都通畅了。

    两人虽然没有说什么话,可知道这一次一定能够走出去。

    这一段路,两人整整走了三个小时。

    终于走出黑暗的丛林,看见一丝曙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脚下的海拔也越来越高,路边的树林也越来越少。

    只有灌木丛还是密密麻麻挤在路边,山花烂漫,还有颜色绚丽的鸟儿从头顶飞过。

    经过了一夜的黑暗,好像整座山都活了过来。

    前面就是山顶,山顶上没有树木,只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上好像还有两个人坐在上面。

    ……

    坐在那块大石头上面的人,当然就是温一诺和傅宁爵。

    本来傅宁爵是靠坐在石头下面睡觉,温一诺坐在石头上面帮他看着四周。

    他们是露天待在山里过夜,不能两个人同时睡觉的。

    可是温一诺守着守着,困劲儿上来,居然就坐在石头上抱着膝盖睡着了。

    她双臂环抱,偏着头,将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睡得很是香甜。

    傅宁爵自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哥儿,怎么习惯在野外靠着大石头睡觉?

    他就算露营也是要豪华帐篷走起的。

    所以没睡多久就醒过来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看见温一诺在大石头上抱膝睡得香甜,也悄悄爬上大石头,坐在温一诺身边,甚至把她的脑袋移过来,靠着自己的肩膀睡。

    他不知道坐了多久,只觉得温一诺香软馥郁的呼吸如同小刷子一样在他侧脸刷来刷去,让他心里狂跳不止,半边肩膀都麻了,却还是甘之如饴,动都不敢动。

    只是到了凌晨四点,天边出现第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他才侧头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一看睡眠质量就不错,脸上肌肤白里透着亮,那丝润泽从肌肤底层氤氲开来,像是冬日的第一抔新雪,却不是冷的,而是温热的。

    他忍不住用指尖戳了戳温一诺面颊,只是轻轻触了一下,手指就像触电一样,酥麻不已。

    他忙抽回手,生怕是静电,让温一诺也发觉了,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好像温一诺没有感觉,她还是在睡觉,呼吸平稳均匀,也没有过急或者过慢。

    也许她真的是在深层睡眠了。

    傅宁爵想着,心里贪念更盛,他不想只是这样,不想只是满足于牵牵她的手。

    也许是一晚的劳累让傅宁爵有些肆无忌惮,也许是景致太美他不能辜负了月色又辜负晨星。

    于是他俯身过去,慢慢地,极缓慢地,在温一诺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就在这时,萧裔远和韩千雪也从爬上了山顶,站在他们身后,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而温一诺确实睡得很熟。

    她不仅睡得很熟,而且还在做梦。

    梦里她的软鞭“黑骑”化作一条暗金色虹桥,在星空横亘。

    她身轻如燕,可以在暗金色虹桥上滑行,她还在那上面做了几个芭蕾舞动作呢!

    虽然她会的不多……

    她的暗金色虹桥两边都延伸进无尽的星空,看不见来路,也看不见尽头。

    她正想试试能不能往前滑行,突然发现星空里出现萧裔远的形象,他皱着眉头,不悦地说:“人类只能在三维空间里生存,四维或者更多维空间,只存在理论和微观层面,不可能出现在现实中。——你醒醒吧,别做梦了!”

    温一诺打了个激灵,从梦中醒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傅宁爵已经坐回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刚才的吻只是一个幻觉而已。

    他将温一诺更搂紧了一些。

    温一诺刚醒过来,还有些迷糊,甚至有一瞬间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时韩千雪忍不住了,在他们身后大声咳嗽了两声。

    温一诺和傅宁爵吓了一跳,两人同时扭过头,看见萧裔远和韩千雪站在他们背后。

    萧裔远怒视着他们两人,手里的拳头握得死死的,傅宁爵发誓自己应该听见了萧裔远骨骼之间的爆棚声!

    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反而高兴无比地从大石头上跳下来,还对温一诺举起双手,“来,一诺,跳下来,我会接住你。”

    温一诺完全清醒过来,她扯了扯唇角,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下来。”

    她一手撑在大石头,从上面飞身而下,正要问萧裔远和韩千雪他们怎么来了,就在他们旁边那座山的山顶,突然喧哗起来。

    这里是加州的海岸山脉,大大小小的山头此起彼伏,沿着海岸线蜿蜒向前。

    温一诺他们所在的这个山顶并不是最高的,最高的山顶就在他们左手边直线距离大概一百米的方向。

    那里的山顶上,这时清清楚楚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白色波尔卡大黑点连衣裙的女人!

    正是他们追了一夜的唐芷离唐小姐!

    温一诺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他们追了一夜都没追到?!他们在干嘛?和我们一样在山顶睡了一晚上吗?!”

    那些警察不知道是追了一夜,还是正好遇上了,此时个个荷枪实弹对准了山顶的那个白衣女子。

    还有那些赏金猎人也追了过来,嚷嚷着“是我发现的!”、“是我先发现的!”

    人还没抓到,他们已经在谈论怎么分赃了。

    一个警察拿出话题,开始喊话。

    “唐小姐,请你举起双手,背对我们,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们马上过来了,如果你动一下,我们就开枪了!”

    在这警察的反复叫喊中,唐小姐慢慢举起双手,背转身,朝着海面的方向看去。

    此时太阳还没升起来,但是海面上已经霞光万道,金色光点在海面上跳跃,活脱脱就是一副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美好景象。

    唐小姐高挑瘦削的身影站在山顶,山风猎猎,将她的大摆白裙吹得如同旗帜般呼呼作响。

    她是那么孤独,好像亘古以来,她就这样存在着,于时间的长河里,翻不起一滴水花,因为她就是水花。

    温一诺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有这样的联想。

    就在她闪神之际,旁边那座山顶又传来一阵惊呼:“我的上帝!她跳下去了!”

    温一诺凝眸看去,只来得及看见唐小姐白裙飘飘的身影如同一只蝴蝶,飞进了山下的层云里。

    云雾被她划开,很快又聚拢过来,遮挡了大家的视线。

    大家被这一幕惊呆了,那些警察甚至忘了开枪,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唐小姐跳下悬崖。

    过了一会儿,警察回过神,气急败坏地说:“下去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能允许她就这样消失!”

    这个警察很快拿出对讲机,跟自己人联系。

    他们知道这里的山林深处没有移动网络,因此自己带了设备可以远程联系。

    这人用对讲机跟停在山脚的人联系过之后,恨恨地说:“很快!很快我们就能找到她!不管是死是活!”

    警察开始调集直升飞机和无人机,还有人工搜查小队,以及蛙人部队去海里搜寻。

    看得出来他们是气坏了,一定要把唐小姐给找出来。

    警察开始封场,他们这些闲杂人等只好退下。

    温一诺和傅宁爵走在后面,萧裔远和韩千雪走在前面。

    回去的路上,萧裔远一句话都没说。

    温一诺累坏了,也没心思去琢磨萧裔远是怎么了。

    只有韩千雪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傅宁爵,最终什么都没说。

    四个人回到各自住的地方,都是精疲力尽。

    洗漱完之后,连饭都没吃,先去床上睡了一觉。

    温一诺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看时间是上午九点多,可是外面的天空阴沉得可怕,斗大的雨点噼里啪砸在窗户上,轰隆隆遮天盖地,连十米远的地方都看不清,只是模糊一片。

    温一诺坐在窗前,想着唐小姐的事,心里感慨无比。

    她握着手机,想给方太太打个电话,问问她有什么感想。

    可是她最终也没有打,只是盘算着,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收尾。

    又或者,她关注警方能不能找到唐小姐的尸体。

    如果能找到,这件事就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了。

    如果找不到,那就证明这件事没完。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而一向得过且过的警方这一次较了真。

    他们调用很多人手和器械,终于在第三天,在那悬崖底下一片灌木丛里找到了一具尸体。

    为了确认尸体的身份,警方第一时间做了dna鉴定证明。

    这一次dna鉴定,正是曾经帮方太太和虞先生做过dna亲子证明的那个正规机构。

    他们那里有现成的比对材料。

    因此很快得出了结果。

    他们宣布:这具在悬崖底下找到的女尸,正是三天前坠崖的唐芷离唐小姐。

    虞先生被害案,以唐小姐自杀为结果,结束了整个调查。

    在警方兴高采烈开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破获了一个恶性刑事案件。

    因为唐小姐没有亲人,她的尸体,最终是她的律师理查德出面领走,并且给她举行了葬礼。

    温一诺也想自己给这个案子画一个句号,因此她给理查德律师打电话之后,得到许可,第二天可以去参加唐芷离的葬礼。

    她是一个人去的,在停车场,她还看见了方太太的车。

    她一个人坐在车里,脸色肃穆,像是一座雕塑。

    温一诺朝她那边走了过去,弯腰敲了敲车窗。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