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5章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方青华很是困惑:“……她不是离家出走了吗?连孩子都扔下了……不知道您有没有看新闻,二十多年前,那个单亲妈妈离家出走,不满一岁的孩子……出事的新闻,就是她。”

    唐芷离脸色有些冷,“是吗?那时候你已经跟虞文康在一起了?”

    方青华默默点头,说:“那时候我和我爸妈刚从欧洲移民过来,是我父母和虞文康的父母介绍我们认识的。虞文康……说对我一见钟情……”

    她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保持着微笑。

    唐芷离偏了偏头,凑近她说:“……然后呢?你们结婚二十多年,他对你怎么样?”

    方青华抿了抿唇,似乎不想说,可也不想在唐芷离面前撒谎。

    犹豫半天之后,还是很委婉地说:“我们夫妻感情还是不错的,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当然都是热恋,可热恋本来就不持久。热恋过后,两人结婚,就进入平平淡淡的日子。不过我很想享受夫妻之间的平淡日子。”

    唐芷离笑了一下,然后拿出一张照片放到方青华面前,“那这个东西,你见过吗?”

    照片上,正是那顶唐今宵在高中毕业舞会上戴过的钻石翡翠发冠,极品老坑帝王绿玻璃种。

    方青华看了一眼,马上说:“见过啊,这是我先生家的传家宝。我刚跟他认识的时候,翻看过他的高中毕业相册,看见他那时候的女朋友唐今宵……也就是姑姑戴着这顶翡翠发冠。我那时候还夸了一句,说这东西真不错,如果是真品,那真是价值连城,起码几个亿。”

    唐芷离渐渐收敛了笑容。

    方青华不好意思地说:“……真的,我父亲在移民之前是欧洲拍卖行的高级拍卖师,我祖父手上有很多好东西,我从小跟着祖父长大,都是见识过的。”

    “而我大学毕业出来之后也是做的古董估值这一行,所以当看见他高中毕业相册里……姑姑戴的这顶翡翠发冠,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一件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董首饰,不过保存得实在太好了,绝对是价值连城。”

    “我问他……这个女孩是谁,他才说是在自己的女朋友,不过他们感情已经破裂了,正在分手中,还说这个翡翠发冠是他家的传家宝,他借给……姑姑戴的。”

    “我就随口建议,要不要用这个首饰拿去抵押,从大银行里贷款融资,他们家小银行的难关就能过去了。”

    “因为那时候他们家的银行因为投资失利,正面临清盘的危险,他们也想找我爸妈借钱,我爸妈在考虑,不过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我们是打算给他们建议去大银行贷款。”

    唐芷离收回照片,低低地“哦”了一声,“……他拿到哪里抵押去了?”

    “……呃,他没抵押。他说虽然是传家宝,可是如果家业没有了,还要传家宝干嘛?然后他就托我爸拿到苏富比去拍卖了。后来拍了四亿美元,到现在都是苏富比拍卖行成交价最高的翡翠类饰物。”

    方青华的语气里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和自豪。

    “……正是因为我,他们家的银行才渡过难关,虞文康还得到虞氏银行百分之九十的股份,正式掌控了虞氏银行。”

    唐芷离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说:“……这是虞家的传家宝?虞家何德何能,能弄到这个传家宝?你知道这个钻石翡翠发冠曾经是谁拥有的吗?”

    方青华摇了摇头,“我看得出来这是件古物,但是虞文康没有让我拿去测年代,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你不清楚就对了。这顶钻石翡翠发冠,曾经属于欧洲王室的某个王后。不过她没来得及把这顶翡翠发冠带走,就在大革命中被砍头了。”唐芷离悠悠地说,“你以为虞氏家族有哪个人,几百年前去过欧洲?还跟欧洲王室有过关联?”

    方青华的脸色有些发白,“……您的意思是,这不是虞家的传家宝?!”

    “当然不是。”唐芷离也不卖关子了,冷冷地说:“这是我的东西,我打算送给今宵做她十五岁生日礼物,所以放在这边银行的保险柜里。”

    “我今天去了银行保险柜,发现这顶翡翠发冠已经没有了。原来是被你丈夫给骗走了。”

    方青华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似乎很难相信这个可能,声音都在颤抖:“……不会是巧合吧?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顶这样的发冠吗?”

    “你说呢?这种质地的翡翠,这个手工,你以为还能有两个?”唐芷离有些不耐烦了,“青华,我们也不是外人,你回去问问虞文康,当然是套一套他的话,看看他对这件事怎么说,还有,唐今宵,也就是你姑姑,到底去哪儿了?”

    方太太的嘴唇嗫嚅了几下。

    “她绝对不会扔下孩子离家出走。”唐芷离见方太太还要反驳,不假思索打断她的话,“她也不是嫌贫爱富的人,我给她留下的钱,买下两个虞氏银行都可以。而且,她最恨我当年把她扔在孤儿院,她怎么会把自己的孩子扔下不管?”

    方青华的嘴唇都咬白了,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又不敢相信,因此下意识拒绝往那个方向想。

    她喃喃地说:“……也许是误会……也许是误会……”

    “你回去打探一下,打探好了给我打电话。”唐芷离不再啰嗦,有点不耐烦地站起来,又说:“你自己注意安全。”

    唐芷离走后,这段画面又暗下去了。

    ……

    很快画面又亮了起来,还是在同样的咖啡馆,同样的座位上。

    方太太戴着墨镜和口罩,还用丝巾包着头发,整个人像是装在套子里一样密不透风。

    唐芷离看她这幅样子,悠悠然坐下说:“……看来你是有发现……”

    方太太点点头,两手紧紧捧着白底红色大丽花的咖啡杯,哑着嗓子说:“……我套了一下虞文康的话,说……说……说有个叫唐今宵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要找他要一样东西。”

    “他怎么说?”

    “他反应很大,一下子把餐盘都打翻了,还吼我,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逼着我马上把打电话的那个电话号码给他……”

    “你给他了吗?”

    “我不敢不给……所以……我把您的电话号码给他了……”方太太惭愧地低下头。

    唐芷离点了点头,“好,做得不错。”

    方太太愣了一下,抬头说:“……您不怪我吗?我没经得您的同意,就把您的电话号码给他了……”

    “没事,那个时候,你能这么说是最好的选择。我会换一个电话号码,以前那个我会注销。再说他还没给我打电话,大概是心虚。”唐芷离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续说,然后呢?”

    方太太深吸一口气,全身都在发抖,恨恨地说:“这几天,我都偷偷跟踪他,结果……我发现他第一天去了海岸山脉的一处悬崖顶上,在那里坐了一下午,我差点就被他发现了。”

    唐芷离不动声色,继续问:“还有呢?”

    “……然后,我还发现,他居然还有一个家!”方太太这时崩溃地哭出来了,“我知道他有点花心,也知道他在外面逢场作戏,但是只要不危及我们的家庭,我都睁只眼闭只眼……”

    “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家……居然还有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叫他爸爸!那个女人叫他老公!”方太太取下墨镜,用纸巾擦了擦眼泪。

    唐芷离叹了口气,“你现在才发现?”

    “我是那么相信他……我们俩之间除了感情,还有很多利益牵扯,以及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以为这样的婚姻关系是最稳妥的……”

    唐芷离摇了摇头,“哪里有什么稳妥的婚姻?男女之间的事儿,不是一纸婚书能够限制的。你呀……也太……”

    “我真是没想到……他有那么多一夜情的情人,居然还能养一个外室!”方太太用了个很古老的词汇。

    唐芷离笑了,“外室?她也配?一对奸夫**而已。你想怎么做?跟他离婚吗?”

    方太太的脸色坚毅起来,“离婚?不,不会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离婚。离婚了让那个女人登堂入室吗?做她的大头梦吧!等到下辈子都不行!”

    唐芷离没有再说什么了。

    ……

    画面暗了下来,再亮起来的时候,唐芷离已经站在海岸山脉的某个悬崖顶上。

    之前看过直播都倒抽一口凉气。

    那个悬崖,就是那天唐芷离从这里跳下去的悬崖!

    不过唐芷离这一次没有跳。

    她站在悬崖上,看着远处的海平面,过了一会儿,找了条路,往悬崖底部去了。

    然后画面又暗了下去,像是电影里的分镜头蒙太奇一样,等画面再亮起来的时候,就是唐芷离跪在一处绿草疯长的山洼里,双手捂着脸,正在呜呜地哭。

    她的身边,有一堆挖出来的土,堆成一个矮矮的小山包。

    她的面前,是一个黑土坑,里面有一个长长的人形黑色塑料袋。

    塑料袋头部缠着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里面露出的应该是一个人,不过画面看不清楚,不知道是唐芷离抗拒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温一诺只在脑海里看见了那白色波尔卡大黑点的衣服,看样子是裙子……

    跟唐芷离“跳崖”那天穿的一模一样。

    唐芷离哭完之后,拿出手机拍下照片,然后将那塑料袋又包好放了回去,再用肥沃的黑土埋了起来。

    她站起来之后,画面再一次暗下去。

    等再一次亮起来的时候,唐芷离已经搬去了眉兰妮小区,租了米勒太太的法式乡村大别墅。

    她穿着运动服在眉兰妮小区慢跑,第一天早上被虞文康看见,他当时开着车,直接一下子撞到了小区的灯柱上。

    唐芷离只是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跳跃着跑开了。

    她好像不认识虞文康一样,但虞文康的脸色却像是见了鬼。

    ……

    唐芷离的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或者说,她切断了跟温一诺的联系,没有让她继续“窥视”她的记忆。

    温一诺睁开眼睛,客厅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方太太一直在旁边怔怔的看着直播,这时看向温一诺,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居然道门还真有这么厉害的秘法……”

    温一诺笑了笑,“方太太,您要不要试一试呢?”

    方太太惨笑了一声,说:“……怎么试?”

    温一诺嗓音极温和地说:“您放松,别有抗拒心理,看着我的眼睛。”

    她嘴里说着,右手却再次抬起,拇指、食指和中指凑在一起又一捻,几只白色半透明状的蝴蝶再次从她指尖飞出,往方太太那边飞过去。

    方太太闭上眼睛,靠在单人沙发里,像是睡着了。

    温一诺又关了客厅的灯,然后和刚才一样盘膝坐下。

    这一次用“大梦三生”看方太太的记忆就比唐芷离容易多了。

    温一诺很快找到虞文康那天第一次见到唐芷离之后的情形。

    他惊慌失措地回到家里,对正在厨房里吃早餐的方太太说:“青华,你见过米勒太太家新搬来的那个女人嘛?”

    方太太笑着说:“还没有呢,怎么了?很漂亮吗?不过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没有……”虞文康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画面一转,方太太已经在跟虞文康说话,她笑着说:“文康,我今天去了唐小姐家做客,你知道她是谁吗?真是太巧了!”

    “谁?”虞文康的脸色很难看,不过还是勉强笑了一下。

    “她是今宵的女儿!想不到唐今宵离开之后,又跟别人生了孩子……对了,会不会是你的孩子啊?”方太太语气里带了点醋意,“虽然是在认识我之前,可我还是心里不踏实……”

    虞文康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唐今宵绝对没有生第二个孩子!”

    “可是她跟唐今宵长得那么像,你怎么就排除了呢?不如我们还是去验一验dna吧?”方太太提议说。

    虞文康开始的时候怎么也不肯,一直说:“我说了她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女儿,也绝对不可能是唐今宵的女儿。”

    “你都没验dna,怎么这么绝对?她们俩长得这么像……”方太太还是满脸疑惑。

    “你和今宵还长得像呢,你是她的女儿还是姐妹?”虞文康反问说。

    方太太扯了扯嘴角,“这怎么一样呢?我是从欧洲来的,唐今宵从来没去过欧洲,你说会不会真的是她在外面结婚生孩子了?”

    虞文康下意识说:“……不可能,我知道唐今宵去哪儿了……”

    “啊?!你知道啊?!怎么知道的?!”方太太惊讶地反问,但是虞文康不再说了。

    但是方太太还是跟唐芷离商议之后,去做了dna测试。

    当然,那个换头发样品的骚操作,也都是她做出来的。

    dna测试之后,方太太很得意地告诉虞文康:“唐小姐果然是唐今宵的女儿,不过她不是你的女儿。文康,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们的嫁的。”

    结果虞文康看了dna测试结果之后,就跟见了鬼一样,终于将他逼得崩溃了,晚上睡觉都能从噩梦里惊醒,叫着“鬼!鬼!有鬼!”

    方太太好像终于受不了了,对虞文康说:“文康,你是不是惹了什么脏东西?你最近瘦了好多……要不要我们去找道门驱一驱邪?”

    虞文康捂着脸,哽咽着说:“我做了个梦,梦见今宵……她说她好冷……说到处都是水……”

    方太太打了个寒战,“文康,那只是梦……”

    虞文康放下手,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对方太太说:“青华,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什么事?”方太太不动声色地问,下床给虞文康倒了一杯清水。

    虞文康捧着水杯,忏悔地说:“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你还记得那顶钻石翡翠发冠吗?”

    方太太点点头,“当然记得。那么美丽又贵重的东西,对我们家还有纪念意义,我怎么忘得了?”

    “……那个东西不是我的,是唐今宵的。”虞文康终于说了出来,他重重吁了一口气,像是要把这些年压在心底的大石头搬出来。

    方太太做出吃惊的样子,“啊?!你不是说你家的传家宝?!”

    “……我骗你的。”虞文康移开视线,看着地毯的一角,低声说:“那一次听你说了那翡翠发冠可能价值连城,我就去找今宵,找她借发冠,说要去抵押贷款。等银行周转正常了,贷款还清了,就能赎回来。”

    “她答应借给我,但是我没拿去抵押,而是拿去拍卖。”

    “我当时本来想跟她结婚,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她过了一阵子,找我要那顶翡翠发冠,说那是她妈妈给她留下来的纪念物,她不应该借给我,她说借给我钱,让我把贷款还了,把那顶翡翠发冠赎回来。”

    “可是我卖都卖了,哪来的四亿给买回来?而且人家花了四亿,我再要买回来,四亿怎么打得住?”

    “我只好敷衍她……她听出我的敷衍,对我又哭又闹……我一不小心,将她推到地上,脑袋撞到哑铃上,就……就这么去了……”

    虞文康抱住了头,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

    方太太完全惊呆了。

    这一次她没有再装了,完全是从里到外的惊讶和恐惧。

    好像不敢相信自己二十多年的枕边人,竟然是杀人犯!

    虞文康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表示这只是一个意外,他也不想的。

    方太太当时也哭了,红着眼睛说:“当时她给你生了孩子,那孩子还不到一岁,你竟然……竟然这么狠心!虎毒不食子,你竟然……!”

    她无法把那个词说出来。

    虞文康也哭的很厉害,说:“我害怕……我当时很害怕……我把她装在垃圾袋里偷偷运走,装成她离家出走之后,就不敢再回去了……我怕别人会发现……”

    “青华!你救救我!救救我们这个家吧!你不想我们的孩子没有爸爸吧?!我们二十多年夫妻,我心里唯一的人就是你,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

    方太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抹了一把眼泪,木呆呆地说:“你要我怎么帮你?”

    虞文康忙站起来,说:“其实很简单,这个唐芷离很有问题,我担心她不是一般人,我们找那个最有名的道门葛派,让他们来收拾她怎么样?”

    “干嘛要找道门啊?”

    “我不是刚才都跟你说了吗?唐今宵不可能有第二个孩子,可这个唐芷离的dna测试居然显示是唐今宵的女儿,如果dna测试没有做假,那她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想过吗?”

    “你想过要这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以后阴魂不散的追着我们一家人嘛?”

    虞文康继续说,还把方太太的两个孩子拎出来说话。

    方太太一想到虞文康在另外一个家里,也有两个孩子,就要吐了。

    但她还是忍着,说:“你让我好好想想……”

    然后她在虞文康的衣服里装了纽扣窃听器。

    毫不意外地,她听见了虞文康在跟他另外那个家的女人说要跟她结婚,并且说要改遗嘱。

    那女人催他离婚,他却说不着急。

    接着,方太太偷听到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虞文康在跟唐人街杀手联系,准备利用道门干掉唐芷离之后,再制造一场意外,让方太太也永远消失。

    总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要死。

    也就是在听见虞文康这个谋划之后,方太太才下定决心,跟唐芷离合作。

    方太太的回忆也到此为止。

    客厅的灯再次亮了起来。

    方太太睁开眼睛,淡淡地说:“后面的事,温大天师都推理出来了,跟你说的一模一样。”

    唐芷离这时也通过主持人的手机免提说:“后面的策划,都是我一人完成的,青华并不知情。”

    她很明显不想把方太太牵扯进来,虽然她计划的实施,没有方太太的协助是不可能成功的。

    温一诺也不想把方太太牵扯进来。

    在她看来,虞文康那个人渣死有余辜,死一次都不够,起码要死两次,才对得起被他害死的两条人命。

    但是她也不懂法律,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温一诺一看,是何之初打来的,马上划开接通了。

    何之初让她打开免提。

    温一诺照做之后,何之初清冷到有些凉薄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来。

    他说:“我们这个道门比赛里展示的内容,不具有法律效果。”

    “温大天师展示前因后果的手段,也不是法律认可的手段。”

    “所以不管你认为这一切是真还是假,都不具有法律效力。”

    “这也是我们道门比赛直播的法律协议,凡是进直播间看直播的人,都已经签署过认可的法律协议。”

    何之初这么说,也就是在暗示,就算有人给警局打电话都没用,警察不会理什么“大梦三生”。

    他们看的是切切实实的物证、人证还有证据链。

    温一诺展示的这些内容,其实连人证都算不上。

    只是一种非常戏剧化的表达方法,甚至说小剧场都行。

    何之初的这个解释,明显让方太太如释重负。

    温一诺朝她笑了笑,说:“我们追求的真相,是道门认可的真相,而警方是不是认可,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她说完后,主持人才接过话头,说:“我现在可以宣布第二轮比赛圆满结束了吧?请问还有没有人有异议?”

    当然没有。

    但是主持人还是问了三遍,才一锤定音:“现在我正式宣布,道门第十八届世界杯大魁首比赛正式结束!现在请评委打分!”

    结果毫无意外,温一诺以最高分的成绩,进入了总决赛。

    而诸葛先生,以第二高的分数,也进入了总决赛。

    汪道士和全道士输得心服口服,纷纷上来跟温一诺和诸葛先生握手。

    诸葛先生虽然在笑,可笑得比哭还难看。

    ……

    这一轮比赛之后,温一诺回去好好睡了一觉。

    她接连施展两次“大梦三生”,整个人从精神到**都很疲倦。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自己睡了大概一天一夜,现在是晚上十点,整个眉兰妮小区已经静悄悄的,大部分人已经睡觉了。

    温一诺突然心有所感,她走到窗边,掀开窗帘,看见楼下草坪的雕塑旁边,站着一个高瘦的人影。

    温一诺眨了眨眼,认出来那居然是唐芷离!

    唐芷离两手插在衣兜里,抬头看着温一诺房间的方向,然后拿起手机,拨通她的号码。

    温一诺划开接通了电话,“唐女士,您还有事吗?”

    唐芷离的声音很温和:“温大天师帮我很大一个忙,我想送你件东西表达我的谢意。”

    “不用了,这只是我的比赛,我并没有主动帮你什么忙。”温一诺不想跟唐芷离牵扯上关系。

    唐芷离却微笑着说:“但是我不想欠下这样大一个因果。”

    唐芷离说到了因果,温一诺想躲也躲不了了。

    她叹了口气,“你等会儿,我给你开门。”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

    今天也是周一,大家的推荐票表忘了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