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6章 珍惜眼前人(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来到楼下,拉开了客厅的大门。

    何之初这房子的门锁是智能化的,唐芷离的指纹和瞳孔信息没有录入进来,她当然打不开这里的锁。

    温一诺也没有用手机上的app打开门锁。

    她不想半夜三更就这样放一个外人进来,那样的待遇是给住在这栋大宅里面的人的。

    唐芷离站在门前,对门后的温一诺微微一笑。

    温一诺也朝她笑了笑,把她带到离客厅不远的小书房坐下。

    这里非常安静,还有点隐蔽,很适合聊一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题。

    温一诺没想过让唐芷离直接去她的卧室。

    两人没那么熟,那么做是真正的交浅言深了。

    唐芷离也没在意,她淡淡往四周扫了一眼,点头说:“谢谢温大天师帮忙。”

    温一诺也叹了口气,说:“……我也很遗憾今宵小姐的事,我认为虞文康是死有余辜,没有谁应该为他陪葬。但是,我到底不是法律,我不干预法律,也没法干预。”

    唐芷离莞尔,“你以为我来找你,是想让你给我作证?”

    “当然不是。”温一诺摇了摇头,“不过我也想不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因果。”

    唐芷离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感慨地说:“在这次比赛之前,我也不认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因果。我甚至很笃定这件事的真相没有人会看出来。”

    “我只想让那个渣男去死,为我女儿报仇,同时不把青华扯进来。”

    唐芷离突然有些伤感,“我活了很多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有好人,有坏人,当然也有忠贞的,有渣贱的。但是像虞文康这样不惜沾上人命的渣,只能送他们去死。”

    温一诺想到自己给唐芷离看过的相,确实是“阅尽千帆”,再听她说的话,她真的没看错。

    温一诺对自己的信心又足了一些。

    她听唐芷离这么说,也没打断她,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

    她想,唐芷离也许只想要一个树洞而已。

    如果她真的活了很多很多年,那肯定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话,没法说出口。

    温一诺眼里的笑容都带着鼓励。

    以唐芷离的阅历,当然早就是人精。

    她靠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捋捋头发,说:“难道温大天师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啊,有很多。前天在‘大梦三生’的时候,见你不想展示,所以就没问了,我总不能太八卦。”温一诺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有些事,对旁人来说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对当事人来说,可能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所以我虽然好奇,但还是能控制的住自己的好奇心。”

    唐芷离欣赏地看着她,说:“我就知道我没有找错人。说吧,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你为什么要把今宵抛下,让她这么小年纪要一个人在孤儿院?她没有别的亲戚吗?方太太还有自己的父母家人和祖父呢。”温一诺毫不犹豫地说,“你看上去对道门的事也懂一些,这么多年,你就没有跟今宵联系过?怎么过了二十多年,才想到要回来找她?现代社会,你打个电话,手机发个微信,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唐芷离轻轻叹了口气,说:“是啊,都是我一念之差,所以今宵才遇到这样的结果。”

    温一诺这时倒不同意了,她淡淡摇头,很认真的说:“唐今宵的事,错误全部在虞文康这个狠毒的渣贱男,你不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拉,你这样,就是为‘受害者有错论’添砖加瓦。就算你没有特别的理由离开唐今宵这么多年,这也不是唐今宵一定要被害的原因。”

    “……还有方太太也不用内疚。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错在虞文康,是他为了私利,谋害唐今宵,还恶意遗弃自己不到一岁的女儿。人渣两个字都便宜他了。”

    唐芷离知道温一诺是在说方太太看出了那个翡翠发冠的价值,因此让虞文康铤而走险。

    她怔怔地看着温一诺,说:“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

    温一诺正色说:“怎么着?普通人说句话都不可以?坏人要做坏事,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纯粹的坏而已。我其实不喜欢听所谓的‘坏人背后的苦衷’。谁没有苦衷呢?但只有极少数人选择伤害无辜的人来为自己解决问题。”

    唐芷离对温一诺好感大增,她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从自己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黑色檀木盒子握在手里,她沉吟片刻,说:“不瞒温大天师,你知道我当时离开今宵的时候,说过她命中有一大劫,因财富而起,让她要‘财不露白’。”

    她垂下眼眸,手里将那檀木小盒颠倒来去的把玩,一边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

    “……我这个人命数奇特,是畸零之人。我没有亲人缘,没有夫妻缘,也没有朋友缘。跟我在一起的人,时间一长,就会出事。所以这么多年,我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偶尔喜欢某个人,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也绝对不长。”

    “我这个人的感情也不算丰富,但是温大天师大概能从我的面相里看出来,我确实有过不少男人,但这是因为我活的实在太久,有时候一个人寂寞,静极思动,也会跟自己看上眼的男人有过一段露水姻缘。”

    “事情过后就离开,如果有孩子,生下来给那个男人带。”

    “比如方太太的父亲,就是我的孩子之一。”唐芷离抬头看着温一诺笑了笑,“温大天师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人尽可夫’?”

    “当然不是,谁没交几个女朋友男朋友呢,只要不脚踏两只船,也不做小三挖别人墙角就行了。成年人的感情是自由的。”温一诺很有礼貌地说。

    唐芷离挑了挑眉,“温大天师不赞同‘从一而终’?”

    温一诺断然摇头,“当然不赞同。人的选择哪有那么完美?总有出错的时候。”

    “知道错了还不纠正,还要用所谓的‘从一而终’把两个不合适的人绑起来,实在是太反人性了。”

    “别说现代社会离婚自由,古代社会也有‘和离’的,只是对女子比现代要严苛很多。”

    温一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着说:“我很庆幸自己生活在现代社会,我打死也不想回到什么古代,哪怕是回到古代做上等人也不行。”

    “古代不能上网,光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崩溃。”温一诺略为夸张的说,逗得唐芷离笑出声。

    她笑了一会儿,心情好一些了,点点头,说:“温大天师真是豁达,对,你说得很对,古代跟现代完全没法比,哪怕是古代的人上人,那些帝王将相,都没有现代普通的小康人家过得舒服。我也愿意生活在这个时代。”

    温一诺笑而不语。

    唐芷离又低下头,握紧了手里的那个檀木小盒子。

    这小盒很小,只有巴掌大,用一只手掌能把它全部握住。

    唐芷离的情绪好像又低落下来,她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早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点,高高兴兴跟自己的孩子、丈夫,一起生活。但是不到几年,他们就相继得了重病。”

    “……那时候那些人叫我‘扫把星’,说我是不祥之人,要拉我沉潭、焚烧,或者活活打死。”

    “我逃走之后,找了很多道门中人,想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都没法给我正确的回答,只有你的祖师爷张大侉子还有点本事,算出来我有‘遇仙’,得到过大机缘。”

    “大的机缘,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因为会有巨大代价。”

    “后来我开始修道,但可惜天赋不好,只懂皮毛,过了这么多年,我唯一会的,也就是占卜而已。”唐芷离从自己的小包里又拿出了红色金丝绒袋子里装着的算筹。

    “我算出来我这个人的命太硬,跟谁在一起时间长了都会克他们。”

    “因此我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时间都不长,一般生下孩子就离开了。”

    “然后确实我走了之后,他们就能平安顺遂的活下去,而且因为我给他们留下的资助,他们能活得很好。”

    “比如我喜欢的第一个男人和我跟他生的孩子,自从我走了之后,他们俩的病就渐渐好了。”

    唐芷离无奈笑了笑,“这么多年,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温一诺明白过来,立即说:“……但是在唐今宵这里,终于出了意外?”

    唐芷离点了点头,声音很沉痛:“可能是我太贪心了,我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也许我的命也变了。我对自己说,我不会跟他们永远在一起,我只是跟他们在一起一段时间,这样不会有事吧?”

    “我跟今宵和她父亲一起生活,我很爱那个男人,那是个心地善良,非常为他人着想的男人,可惜因为我,他英年早逝。我们在一起不到十年,他就去世了。”

    “后来今宵也开始生病,大病小病不断,我有钱,不在乎医疗费,可是看着孩子难受,心里也不好受。”

    唐芷离的头垂得更低,“我真是喜欢今宵这孩子,她有我和她爸爸的一切优点,没有我们的任何缺点,所以我贪恋跟她在一起的日子,直到那天我再次占卜出今宵的‘大劫’,我知道,我不能再自私自利,不能为了满足自己对亲情的渴望,就跟今宵在一起,耽误她以后的人生。”

    “所以我将她送到孤儿院,自己去了欧洲。其实我这些年在每个地方待的时间都不长,原因你知道的。”

    温一诺知道唐芷离是在说她几十年如一日的容貌,因此更加好奇。

    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托腮,身子微微向前,说:“你就一直整容吗?所以你的容貌一直保持不变?但是整容是现代科学,你以前……是怎么做到的?”

    唐芷离缓缓抬头,朝着温一诺微微一笑,把手里的檀木盒子终于打开了,说:“当然不是整容,你知道我在骗你。”

    温一诺嘻嘻一笑,并不反驳。

    唐芷离从檀木盒子里拿出一个晶莹剔透,像个8字的小瓶子,里面还装有暗金色的尘砂,不过已经不多了。

    温一诺倏然坐直了身子,眼睛都瞪大了,“……这是什么?!别告诉我是时间之砂!”

    唐芷离笑了笑,“正是时间之砂。”

    她将那8字型透明如水晶的瓶子递给温一诺,说:“我年轻的时候,是个贫苦的农家女,后来有一次在山上砍柴的时候遇到一个仙人,他的飞行器坏了,而且他好像受伤了,我帮他找草药,救了他,他修好飞行器后,送我这个小瓶子,说只要每十年吃一点点这里面的东西,我就能长生不老。”

    “后来才发现,这仙人也忒不靠谱,我并不是长生不老,而是……比别人衰老得慢很多很多。所以在普通人看来,我就是长生不老。”

    “其实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长生不老呢?连亘古不变的恒星都有被黑洞吞噬的一天。”唐芷离不无忧桑地说。

    温一诺下意识接过那小瓶子,说:“这么神奇?!那是什么原理?”

    “具体原理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有信得过的科学家,你可以给一点让他们去研究。”唐芷离有些疲惫,“不过别找外国科学家。他们不懂我们的东西。”

    “曾经我也找了个外国科学家,举世闻名的那种,把时间之砂给他看,给他讲述在我身上发生的事,结果他没有研究出个子丑寅卯,而是发现了‘相对论’。”

    唐芷离耸了耸肩。

    温一诺的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相相相对论还跟你有关?!”

    “我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有关,但确实是我找到他,想让他研究后不久,他就发表了‘相对论’。”

    她们都知道这个发表“相对论”的科学家是谁,但因为太过惊悚,两人都没提那人的名字。

    温一诺握紧了手上的瓶子,郑重点头:“我一定会找我们国家最靠谱的科学家,研究这个‘时间之砂’。”

    不过她又想起来一件事,说:“你把它给我了,自己还有吗?”

    “没有了。”唐芷离摇了摇头,“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为什么?”

    “我活够了。”唐芷离缓缓地说,“我是看了温大天师第一轮比赛,才知道‘时间之砂’还可以这么用。你现在能帮我回到二十年前吗?”

    温一诺有些尴尬,“……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做。”

    那是未来的她做到的,现在的她还做不到。

    唐芷离笑了起来,摊了摊手,说:“我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我决定把这罐剩下的时间之砂送给你,这样等到未来的某一天,你可以用它帮助一对可怜的父母回到现在,救他们的女儿。”

    “我自己是救不了今宵了,可是如果能帮到别的人,我想这才是这罐‘时间之砂’的真正意义。”

    温一诺顿时觉得手里的这个东西烫手起来。

    唐芷离把那个檀木小盒子也递了过去。

    温一诺接过来,把那水晶瓶子放到檀木小盒里,一边感叹:“唐女士,这礼物太珍贵了,实在太珍贵了,我还能为您做点什么吗?”

    唐芷离温和地看着她,说:“能。”

    “什么呢?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到!”温一诺兴致高昂起来。

    “帮我保密。”唐芷离淡淡地说,“不要跟人说这‘时间之砂’是从我这里来的。”

    温一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嘴里的话咽下了,改口说:“好吧,我一定保密,但是您没了时间之砂,会不会……”

    “会。”唐芷离幽幽地说,“我会开始和正常人一样的速度衰老,最后离开这个世界。”

    温一诺心里一紧,连忙把手里的檀木盒子塞回唐芷离手里,“那我不能要!这跟夺去您的生命有什么区别?!”

    唐芷离深深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把那檀木小盒又送了回去,说:“这不是我的生命,这是我强行多出来的时间。你不用内疚,我知道我没看错人。面对这么大的诱惑都不动心,你才是‘时间之砂’的真正主人。”

    温一诺虽然觉得自己脸皮挺厚的,但还是被唐芷离说红了脸,讪讪地说:“……可能是我们向往的东西不一样吧……您要是给我的是一大笔钱,我肯定不会推辞……”

    唐芷离笑出了声,“温大天师真可爱。”

    她摸了摸她的脸,像个长辈一样慈和地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人。我给你算过命,你的命数也很奇特。”

    “啊?!真的吗?”温一诺又惊又喜,她也是卜卦高手,可是基本上不给自己算命,因为不准,算出来也没意思。

    但是唐芷离居然能给她自己算命,还挺准,这应该是很牛逼的高手了。

    温一诺兴致勃勃,“您算出来是什么?”

    “珍惜眼前人,当所有人都背离你的时候,只有他会守在你身边,不惜一切代价。”唐芷离说完,转身离开。

    她拉开小书房的门,温一诺跟着去送她。

    当她站在大门门口,看着唐芷离融入浓浓的夜色,只觉得唐芷离整个人都在渐渐消散当中。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