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7章 一不做二不休(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眯起双眸。

    她知道那是唐芷离的生命力,她真的会同普通人一样,经历同样速度的生老病死。

    温一诺觉得唐芷离放弃了很多,但唐芷离也许只是真的觉得累了。

    她最爱的孩子,最爱的男人都留不住,她能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义呢?

    唐芷离走后,温一诺不敢再动那个檀木盒子,将它放到自己随身小包的夹层里,恨不得拿把锁锁起来。

    她是完全不想和唐芷离一样,吃下这个东西来永葆青春。

    因为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她不管别人会怎么想,反正自己是不愿意的。

    她家里还有三个人等着她给养老呢,她要是也成了“畸零之人”,那家里跟她最亲近的三个人,恐怕就要“命途多舛”了……

    温一诺也是头铁的人,一旦拿定主意,就不会左右摇摆。

    不过她被唐芷离这一闹,睡不着了,拿着手机刷社交媒体。

    她也很心大,根本没有把唐芷离说的那个什么“珍惜眼前人”放在心上。

    对她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她自己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怎么会被所有人背弃?

    她对自己的亲人非常有信心。

    因为她那个前大舅现继父兼师父张风起,就是哪怕她做坏事,也是绝对会站在她这边的人。

    温一诺对张风起的信心,比对她妈妈温燕归都要足。

    因此她完全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自由自在地刷几大社交媒体的热搜,又看了首页上各位大v的新帖子和转发,再点赞发评跟着转发,热热闹闹玩了一会儿,就更精神了。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半夜十二点。

    正正好好的午夜时分。

    也是阴与阳交汇的拐点。

    温一诺很清楚,现在的国人都跟着某泥轰国人认为逢魔时刻是傍晚五点到七点钟。

    其实那是泥轰国人在古代引进我华夏文化时完完全全的误解,然后这种误解又被出口转内销,成了某泥轰国的传统文化,就跟围棋的某项规则一样。

    真正的逢魔时刻,应该是午夜十二点。

    这个时候才是阴盛阳衰,群魔乱舞的时刻。

    温一诺靠坐在非常有古典宫廷风味的四柱大床上,作为床幔的白纱没有放下来,用银白色带着长穗子的丝绦松松挽在四根床柱上。

    她看着手机相册里唐芷离的照片,想着唐芷离今天说的那些话,心神一动,居然拿着她的照片到谷歌上进行了图片搜索。

    她本来也是搜着玩的,想着唐芷离的经历这么奇特,不知道会不会也在网上留下痕迹。

    结果就这样一搜,还真是搜出了很多令人惊讶的图片。

    把搜出来的图片按照年代顺序排列,第一张居然是一幅有了年头的古画!

    那是一幅描述古人夜宴的工笔画,年代相当久远,里面有个抱着琵琶弹唱的歌女,侧脸轮廓跟唐芷离特别相似。

    温一诺甚至注意到这歌女的腰带上系着一个小小的檀木盒,当做腰饰装饰,跟唐芷离跟她的那个檀木盒一模一样!

    还有几幅图画,比如在大漠里飞奔的骑马少女,头戴牡丹,身材丰腴,歪着头逗一只雀鸟的少妇,还有某个著名的行乐图里喝得半醉趴在案几上的奴婢。

    然后是欧洲的宫廷油画,穿着鲸骨大蓬裙的西洋贵妇,虽然是黑头发黑眼睛,但是皮肤比那些白人贵妇还要白。

    她戴着一套醒目的帝王绿玻璃种翡翠首饰,在一群珠光宝气的白人贵妇中融合得很好,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她是东方人。

    还有几张欧洲乡村别墅聚会的油画,大家都穿上色彩鲜艳的礼服,打着小洋伞,在大树底下谈笑风声。

    不过越到近代,图画的份量就越少。

    因为照片的比例增多了。

    这样看起来跟唐芷离就更相像了。

    比如在那最后一个皇朝里,竖着两把头的旗装少女,跟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小姑娘们站着拍照,就她看上去最为美貌。

    还有一身洋装,烫了头,背着书包,推着自行车朝着镜头自然微笑的少女,图片解说是某大亨的独生女儿。

    温一诺看了好笑,心想这某大亨肯定就是唐芷离本人,自己做自己的爸爸可还好?

    然后还有战乱年代,她头上缠着白布,穿着大花袄,跟一群人逃难来到江边。

    不远处就是来接他们的轮船,但是码头上一群拿着二四式步枪的士兵木着脸对着他们。

    灾民们前仆后继,场面乱哄哄的,摄影师似乎将唐芷离作为照片的焦点,因此将她不慌不忙的样子拍的清清楚楚。

    虽然在逃难,但是对唐芷离来说,似乎这一切都不能引起她的分毫意外。

    她经历过那么多岁月,战乱流离,也有过盛世豪景,这点风浪不会让她动容。

    温一诺能搜到的最后一张照片,大概也是五十年前。

    这之后,唐芷离好像就很注意不出现在路人的街拍里。

    当然,也许是最近五十年,大家的**权增强了,不能随便把人拍到自己的相机里。

    或者就算拍了,不经别人同意,也不能随便上传。

    温一诺看着这些不同年代的图片和照片,终于困意上来了,她打来了个呵欠,笑着入睡了。

    ……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

    阳光明媚,窗户上窗帘没有放下来,因此能看见窗外天光大亮。

    温一诺伸了个懒腰,觉得从头到脚都很舒服。

    睡觉果然是修补身体和精神的最好方法。

    温一诺起床之后,先去浴室冲了淋浴,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才下楼吃早餐。

    傅宁爵已经在这里等着她了。

    见她进来,傅宁爵情不自禁站起来,伸开双臂,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恭喜温大天师旗开得胜再接再励更上一层楼!”他夸张地大叫,躬身抱了抱温一诺,然后很快松开手,把分寸拿捏得十分好。

    温一诺本来下意识想推开他,结果眼角的余光瞥见傅夫人和韩千雪都坐在餐厅里,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又有些不好意思太小题大做了。

    朋友之间友情拥抱也是常有的事儿。

    温一诺微一迟疑,傅宁爵就已经放开手,拉着她在餐桌旁坐下,说:“吃吃我让厨师精心给你准备的早餐。”

    温一诺坐了下来,看见早餐果然是她在国内最爱吃的生滚鱼片粥配生煎包。

    这生滚鱼片粥好吃的点就在“生滚”二字,做不出“生滚”味道的鱼片粥只能算二流。

    温一诺忙拿起勺子尝了尝,顿时眯起双眸,唔地一声,问傅宁爵:“小傅总家的厨师真是太厉害了!跟我家附近那个早餐店的鱼片粥有一拼啊!”

    “那是当然,人家是做海鲜和河鲜的大师,这种清粥小菜更是拿手。”傅宁爵故意轻描淡写,其实是他买了很多次温一诺家附近早餐店的生滚鱼片粥,拿回去给大厨试吃之后琢磨出来的。

    就跟那些平时在学校里不学习,但是回家猛熬夜写作业的伪学霸一样,傅宁爵这点小心思,傅夫人看的清清楚楚。

    她也不会给自己儿子拆台,笑着岔开话题说:“一诺,你们第二轮比赛结束了,第三轮什么时候开始?说实话,我一向不喜欢看网络直播,总觉得浪费时间,但是你们这个道门比赛,干货实在太多了!我很喜欢看!”

    “伯母您喜欢就好。”温一诺将嘴里的鱼片粥咽下,又夹起一个生煎包,笑着说:“第三轮开始的时间还不知道,筹备委员会给我们放了一星期的假。对了,诸葛先生他们呢?”

    她睡了快两天,肚子饿的不行,一边吃一边跟人说话。

    傅夫人慈爱地看着她,说:“慢点吃,别烫着。诸葛先生他们已经回dc去了,他们的那套房子一周十万美金租金,太贵了。”

    温一诺不好意思起来,“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回dc?不能因为不花房租就赖在别人家里啊?——我总觉得好像占了何大哥很多便宜。”

    “没事,何先生说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的房子从不出租。”韩千雪这时插话说,顺便加了一块雪白的方糖到自己浓稠的咖啡里。

    温一诺连连点头,“好吧,等下我给何大哥打个电话,亲自谢谢他。”

    傅宁爵家其实在这边也有别墅,但是哪里有跟温一诺住一起更近水楼台呢?

    因此他也岔开话题,说:“一诺,我们今天出海去钓螃蟹吧?我从你比赛结束就跟我哥们儿说了要借他们的游艇,他们一直给我们留着呢!”

    温一诺睡了两天,也想出去玩玩,说:“好啊,傅伯母也跟我们一起去吧!这些天傅伯母一直待在这边,无聊坏了吧?”

    傅夫人本来是不想去的,想让温一诺和傅宁爵过过二人世界,但是温一诺极力邀请,她察觉如果自己坚持不去,说不定温一诺也不去了。

    很明显,温一诺还在避免跟傅宁爵长时间的单人相处。

    傅夫人心里一动,笑着说:“那好吧,不过你们可别嫌我老人家闷,我去了海上可是要躲在舱室里的。”

    “怎么会呢?您一点也不老,跟小傅总走在一起,人家都以为您是小傅总的姐姐。”温一诺这种马屁信手拈来,拍得傅夫人心花怒放。

    所以拍马屁的要诀就是要不怕老套,管用就行。

    韩千雪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笑着说:“小傅总,你们的游艇有多大?能再多带两个人吗?”

    傅宁爵当然是想跟温一诺过温馨二人世界的,但是现在既然他妈妈也要去,那再多几个人也无所谓了。

    他点点头,说:“游艇其实还蛮大的,我让我哥们儿找个船长开船,我们就好好地玩!”

    他本来想自己开船的,不过现在这么多人,他也就乐得清闲,专门跟着温一诺培养感情就好了。

    韩千雪见傅宁爵不反对,笑着说:“那太好了,我叫萧总一起过来,这些天萧总几乎只睡两个小时,需要放松放松了。”

    温一诺奇道:“……一天只睡两个小时?有空不应该多睡觉吗?干嘛要来钓螃蟹?他不会来的……”

    韩千雪笑着说:“话是这么说,但是萧总不会把时间花在睡觉上的,他正在查一些大数据,眼睛都熬红了,我觉得拉他来游艇上放松一下可能效果还好一些。”

    意思就是,没人看着,萧裔远是不会睡觉的,他宁愿继续鼓捣他的数据,也不会休息。

    温一诺低下头继续吃早餐,没有再说话了。

    韩千雪见大家都同意,说了声“失陪”,起身拿着手机去餐厅外面的露台给萧裔远打电话。

    萧裔远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觉。

    他这两周见缝插针争分夺秒的查数据,终于让他找到足以威胁对方公司的可疑ip。

    熬了一个通宵,因为找到切实证据,他精神特别旺盛。

    看见韩千雪打电话过来,他第一时间划开接通了,马上说:“韩大律,我找到了,我找到那个公司在起诉我公司之前,攻击我公司网址的ip地址!我可以证明,他们曾经把他们的代码签名塞到我的程序里!”

    韩千雪倒抽一口凉气,“他们真的攻击过你公司网址?!那就是故意诬告?!”

    萧裔远笑了一下,“嗯,就是诬告。他们有动机,有行动,而且,也有后果。”

    “那太好了!我马上给何先生打电话,我们三人需要开会讨论一下。”韩千雪激动起来,也不想出海钓螃蟹了,马上给何之初打电话。

    何之初听说也很意外,看了看自己的日程表,把别的事取消了,专门留给萧裔远。

    他让韩千雪开车把萧裔远带到他另外一处住宅。

    这套房子离眉兰妮小区不远,但是价格更贵,跟沈齐煊他们的别墅在同一个小区。

    萧裔远坐着韩千雪的车来的何之初的另一处住宅,他在车里看见这套房子,无语至极。

    如果说何之初在眉兰妮小区的那套房子是法国卢浮宫的样式,现在这套,那就是法国凡尔赛宫样式,奢华贵重到了极致,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美好。

    就好像它就应该是这么金碧辉煌,凡是不服的人自己憋着。

    不过经过了“卢浮宫”的洗礼,萧裔远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心理震撼了。

    人的眼界就是这样一步步提高的。

    只有见过更好的世界,才会真正铸造强大的心态。

    萧裔远脚步稳重而自如,跟着韩千雪走过镜廊一样的长廊,来到大宅南面的草坪上。

    这一片草坪上的草绿的如同遍地祖母绿,晨光照在草叶间的露珠上,反射出晶莹剔透的光环,普普通通的草好像也成了绝世珍品。

    何之初穿着一身浅色休闲服,懒洋洋坐在一张藤椅上,架着腿,手里摊开一本手写的笔记本。

    看见韩千雪带着萧裔远过来,他阖上笔记本,放到一旁的白色藤几上,朝他们点点头,“坐。”

    韩千雪和萧裔远坐在他旁边的单人藤凳上。

    很快有穿着制服的白人管家给他们送来英式早点。

    何之初端着还没喝完的红酒,淡淡地说:“……不吃也可以,这些东西很难吃。”

    饿了一晚上的萧裔远正好用叉子叉起一块培根。

    他看了何之初一眼,还是吃下去了。

    韩千雪笑着说:“我吃过了,跟傅夫人、小傅总和温小姐一起吃的,傅夫人自带的厨师做的生滚鱼片粥非常美味。”

    萧裔远一下子就想到温一诺在帝都那个大平层小区附近那家傲娇的早餐店,每天只卖固定数目鱼片粥和生煎包……

    他脸色微冷,但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觉得嘴里的味道越发淡了。

    何之初看了他一眼,开始跟韩千雪说话。

    韩千雪就把萧裔远刚才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何之初不动声色听着,公事公办地说:“如果有这个证据,当然不错。你先跟对方沟通一下,就说我们找到了这个证据,如果他们不想被败诉,就自动赔钱撤诉。”

    韩千雪瞪大眼睛:“不会吧?他们怎么会承认呢?这不等于直接承认栽赃了吗?!”

    “……他们会的。”何之初抿了一口红酒,潋滟的桃花眼里闪过一道暗芒,他清冷地说:“我得到消息,有几个大投行正在跟这个公司接触,打算买下这个公司,开价非常高。你只要跟他们沟通,他们会考虑的。”

    “因为这是在买卖的关键时刻,虽然法庭还没判,但是如果我们造出风声,会把他们的潜在买家吓跑。”

    “这个公司当初告萧裔远,也是为了捞钱。”

    “现在有更大的利益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何之初冷静地说,而且让韩千雪马上去找对方沟通。

    韩千雪也是很利落的人,很快同意了,拎着自己的笔记本离开,直接找对方公司老板去了。

    萧裔远这时已经吃完了英式早餐,正在喝咖啡。

    晴朗的阳光下,何之初看着他,淡淡地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先生什么意思?”萧裔远笑着伸长了腿,“我就是找到了他们栽赃嫁祸的证据。”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千雪找他们私下沟通吓唬他们,而不是直接拿着你的‘证据’呈上法庭吗?”何之初很犀利的问。

    萧裔远装傻,“不知道。”

    “因为我知道你的证据是站不住脚的。我很怀疑他们真的能这么厉害,在你的程序里把他们的代码签名复制过去栽赃嫁祸你。”何之初毫不留情地指出萧裔远的破绽。

    萧裔远笑着摊了摊手,“还是何先生厉害,我说实话。”

    何之初静静地看着他。

    萧裔远叹了口气,收敛了笑容,说:“其实,我查到他们确实在起诉我之前,攻击了我的网址和我的电脑,但是没有成功。”

    何之初点点头,“我就知道,如果他们那么容易成功,也不用告你了。——但是你为什么要撒谎?你知道对律师撒谎,可以解除我们的代理合同。”

    萧裔远低垂了眉眼,缓慢但坚定地说:“不瞒何先生,我不想把诺诺牵扯进来,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打算要诈他们一把。其实他们没能攻破我的网址,但是既然他们有过企图黑我电脑的黑客行为,我也就毫不客气给他们栽赃了,我用这个作为证据,证明是他们自导自演,把他们的代码签名复制过来,然后诬陷我侵权。”

    “……可这件事跟一诺有什么关系?”何之初有点困惑。

    “……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是……”萧裔远看了何之初一眼,还是不想说,他移开视线,“何先生,我不想骗您,但是我真不能说。”

    “说了,我怕她……会失去人身自由。”

    这句话突然击中了何之初。

    他的头激烈地疼了起来。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