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8章 大戏拉开帷幕(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何之初没有动,他微阖着眼,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萧裔远说完也不敢抬头看何之初的脸色,但是等了一会儿,见何之初还是没有说话,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马上就发现何之初痛苦的神情,他还用手抵住了太阳穴,连嘴唇上都发白得厉害。

    萧裔远吓了一跳,忙站起来:“……何先生?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

    何之初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了一缓,脑海中那种剧烈的疼痛才没有那么尖锐了。

    他朝萧裔远抬起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萧裔远才又坐了回去。

    何之初深吸几口气,才睁开眼睛,朝萧裔远淡淡地说:“让你见笑了,刚刚突然头疼。”

    萧裔远忙说:“没关系,何先生真的不要叫医生看看嘛?”

    “没事,我这几年一直这样,医生说是之前受的伤影响了大脑,只有等它自己痊愈。”何之初不想再说自己的事,转而继续问萧裔远:“你刚才说,如果你把真实原因说出来,会影响到温一诺?她还可能失去人身自由?”

    萧裔远没有退缩,他看着何之初,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虽然只是我的推测,但是我不想……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这种感觉,莫名其妙的,何之初发现自己能够感同身受。

    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他对温一诺的兄妹之情更进一步,更想保护她,让她不要被人觊觎侵害。

    何之初凝视着萧裔远:“……你不是跟温一诺离婚了吗?还能这样为她着想?”

    “……我跟她离婚,是性格不合,无法在一起生活。可是我这里……”萧裔远用手捂着胸口,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好像在别人面前剖析自己的感情是一件很羞耻的事,但因为何之初,他觉得哪怕再别扭也得说出来。

    他接着有些艰难地说:“……我知道,我还是爱着她。”

    何之初移开视线,看着远方树林和草坪交界的地方,声音好像有了些热度:“那为什么要放弃呢?也许有一天,你会有想努力却找不到目标的时候。等她真的喜欢上别人,你的默默守护只会成为她的负担,她不想要。那你怎么办?”

    萧裔远不明白何之初为什么这么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感情的事,两个不太熟的人不应该聊这个话题,太特么交浅言深了。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她喜欢上别人?那可要不少时间,不知道那些围在她身边的狂蜂浪蝶有没有耐心等她个十年八年。”

    何之初听着这带点怨气和醋意的话,忍不住笑了:“不会吧?一诺的心这么难追吗?”

    “何止难追,她根本就是榆木疙瘩!”萧裔远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也就是我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才明白这一点。”

    “那也未必。”何之初淡淡地说:“你是仗着自己青梅竹马,觉得她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是吗?”

    萧裔远:“……”

    他反省了一下,好像有点,不过这难道不应该吗?

    萧裔远反问:“……我也会永远陪着她,永远不离开她,如果不是她硬要离开我的话。”

    何之初淡笑:“这就是青梅竹马的为难之处。如果你们两厢情愿,那你们在一起的好,会远远超过那种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但是如果你们有一方不想继续了,那你们散伙的程度比一般的恋人要更快。——原因都是一样的,因为你们太了解对方,这本来就是双刃剑。”

    何之初突然说道,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萧裔远有些想笑,但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他甚至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好像脑海中那片挥之不去的迷雾突然被何之初几句话荡涤干净。

    他眨了眨眼,绝美到魅惑的面容上露出几丝了然。

    他深思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其实那月亮只是水中的一片幻影,不会因为你离它的幻影近,它就会永远留在你身边吗?”

    “是这么个意思。”何之初恢复了刚才淡漠疏离的姿态,说:“好了,这些都是我瞎说的,你别当真,不一定适用你和一诺的情况,我作为一诺认的哥哥,我肯定是站在她这边的。所以我不会给你感情上的支持。”

    萧裔远:“……”

    他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诺诺身边现在男人那么多,他们也还不错,除了一个人的道德有问题之外。”

    “……你说傅宁爵?”何之初看了他一眼,“他的道德怎么有问题了?”

    “他在我和诺诺还是夫妻关系的时候就一直在挖墙角。现在成功了,他更是天天围着她转。”萧裔远说到这里,还是有几分怨气的。

    毕竟他不是二世祖,不能把手头的工作想放下就放下,全心全意去追自己喜欢的姑娘。

    他没这种放肆的权利,因为没有人会给他兜底。

    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打拼来的。

    胼手砥足,白手起家的人,怎么争得过有钱有闲还有品味能够做小伏低的富二代?

    听着萧裔远情不自禁的抱怨,何之初勾了勾唇,“……你在吃醋,你在嫉妒。”

    萧裔远索性承认了,“是,我是吃醋,我是嫉妒,可我没有办法。在家世上,我永远比不上他们。”

    “办法总是有的,你没有他的家世,可是你有和一诺那么长时间的感情。你还是好好反省一下,看看原因到底是什么,我看一诺不是那种只看家世的人。”何之初想起温一诺的样子,笑意更扩大了,“虽然确实有点财迷,但是很可爱。认认真真靠自己走正道赚钱的人,不论男女,都值得尊敬。”

    萧裔远皱眉,“……我不觉得我有错。”

    “那就是你最大的错。”何之初换了条腿架着,“我应该明白一诺为什么会跟你离婚了。”

    萧裔远:“……”

    真的是他的错?

    或者说,他真的也有错?

    可是那天,明明是温一诺执意要离婚,还找了傅宁爵来气他……

    萧裔远觉得自己像是抓住了什么一闪而逝的思绪,但那股思绪太过缥缈,他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

    特别是在何之初的指点下。

    他其实不知道何之初也只是在“纸上谈兵”,但是终究比他还是在感情上经历的挫折多,所以他敏锐地察觉到问题所在。

    何之初又喝了一口红酒,用手撑着头,看着蓝得淋漓尽致的天空,唇边带着一丝笑意:“……看来以后早上不能喝酒了,喝多了话多。”

    他一向不这么多话,但是今天好像被什么东西触动了,那股倾诉的感觉居然滔滔不绝起来。

    萧裔远也笑了笑,“早上喝红酒,确实对身体不太好。何先生也要注意保养。”

    何之初放下酒杯,言归正传,“好了,你说的这个办法,我觉得会有用。你只要有他们攻击你电脑和网址的切实证据,这盆脏水我们泼定了。只要不当做呈堂证供送上法庭就没事。”

    “打官司也跟打仗差不多,在上战场之前,都是虚虚实实,你来我往的各种威胁,谁先在士气上被吓倒,就输了。”

    萧裔远见何之初认可了他的办法,吁了一口气,说:“谢谢何先生鼓励。希望他们能悬崖勒马,不要再无理取闹。”

    ……

    韩千雪来到对方公司,见到对方那几个创始人老板,还有点惊讶他们怎么到的这么齐全。

    要知道她可没有提前一周预约,只是打了个电话,表示有一个老板在就可以。

    结果他们几个人全来了。

    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看上去也不像特别有钱。

    当然,他们大概很快就要有钱了,所以个个脸上喜形于色,面露红光。

    韩千雪也不废话,把萧裔远给她的证据摆出来,微笑着说:“各位先生,你们看看这份材料。这时你们在起诉之前攻击我当事人电脑和网址的证据,我当事人反诉你们黑他的电脑,把你们的代码签名复制到他的程序里,然后栽赃陷害,只是为了朝他讹钱。”

    几个老板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韩大律,你是律师,你说话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我们怎么可能去黑他的电脑?!再说他的电脑和网址做得那么严密,想黑也黑不进去啊!”

    “就是就是!你这攻击过他电脑和网址的ip是我们这里的地址又怎样呢?你也不能证明我们就复制过代码签名给他的程序啊?”

    韩千雪立即抓住他们言语中的漏洞,淡笑着说:“所以各位是承认攻击过我当事人的电脑和网址?还是在起诉他侵权之前?那就证明我们这份材料证据是完全真实可信的。——各位,我们谈话,我是录音了的。”

    韩千雪把录音笔拿在手里,笑盈盈地看着对面几个老板的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

    “录音?!为什么要录音?征得我们同意了吗?!你这是侵权!我们要去律师协会告你!”

    几个老板愤愤不平,觉得被冤枉了,可又是说不出的那种冤枉。

    他们之前确实攻击过萧裔远的电脑和网址,但那只是为了想拿到更多他侵权的证据!

    可惜他们功亏一篑,并没有攻破萧裔远的电脑和网址。

    现在这份材料,只摆出他们攻击萧裔远电脑和网址的证据,并没拿出他们真正复制代码签名的证据。

    可是就凭前面他们真的做过黑对方电脑和网址的事,那后面说他们故意往萧裔远的程序里复制代码签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不然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黑别人的电脑和网址?

    而且萧裔远能在短时间内,从数以亿万计的电脑攻击中找到他们隐藏了好几道的ip地址,这种数据分析能力,也让他们胆寒。

    这种计算强度,如果不用量子计算机,只用那种普通的电脑,那萧裔远一定掌握有非常高明的算法,说不定还是人工智能主导的能够不断自我优化的算法……

    就跟他那个即时特效软件一样,其中的人工智能技术,其实是一种能够自我不断优化的程序。

    就像人一样,经过学习,可以实现自我进化。

    他们虽然掌握有跟他差不多的软件程序,可是这个算法,比他们的要高明多了!

    他们自己软件里的人工智能程序,为什么没有和萧裔远那个一样实现自我优化呢?

    他们不是不眼红的,不然也不会最后告上法庭。

    可韩千雪这时候拿出来的东西杀伤力太强了。

    这几个老板对视一眼,都觉得非常棘手。

    韩千雪还不断雪上加霜:“我知道现在有投行和财团在接触你们,想要收购你们公司。如果我把这份材料公布出来,你说还有没有投行或者财团会愿意继续收购你们?”

    几个老板忡然变色:“韩大律,这件事我们得商量一下,请给我们几天时间。”

    “三天,不能再多了。三天之后,你们还没答复,我就把这份材料公布到社交媒体上。”韩千雪收拾自己的东西,起身走人。

    她走了之后,几个老板只用了五分钟,就决定赶快把公司卖掉。

    他们知道,对方用了跟他们同样的手法,把他们没有做的事,栽到他们头上,可因为他们之前确实行为不检,给了对方口实,所以这样一来,就算继续告下去,他们也不会得到多少好处。

    在这种两方都无法拿到切实证据的情况下,就算他们打赢了,法庭也只会不痛不痒地判萧裔远删除他程序里的代码签名,最多赔偿一下诉讼费,他们想要的几百亿的高额赔偿,是绝对拿不到的。

    所以他们当机立断,还是感觉卖掉公司和专利,让钱落袋平安比较好。

    因此他们马上给最有诚意的几家财团回复,同意把公司卖给他们,但是要签一份免责协议,表示公司卖出以后,所有事宜都跟他们没关系,包括他们正在打的官司。

    这些财团看了他们的回复,大部分都觉得有些问题。

    免责协议是会签,但是这种免责也是有条件,不是这种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跟他们无关的条款。

    这让人觉得是不是有点问题。

    可是有一个奥特姆控股集团却很快答应,说愿意签,只是把价格压低了一成,但也有几十亿美元的价位,比他们以前想要的百亿美元少,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卖出一亿他们做梦都要笑醒,别说是几十亿了。

    因此他们很快接受了奥特姆控股集团的价位,跟他们签订了免责协议,并且三天之后就完成整笔交易。

    因为这个公司主要是握有专利权的公司,并没有太多的经营活动,而对方看重的也是那些专利,因此流程走得很快。

    连公司的审计报表都没有要,三天之后直接签字,完成了公司交接。

    等韩千雪再次给几个老板打电话的时候,他们都笑着告诉她:“不好意思,公司已经卖掉了。现在是奥特姆控股旗下的公司,韩大律以后有事找他们吧。”

    韩千雪去查这个奥特姆控股的情况,查来查去,居然查到司徒家和沈家。

    而这个时候,司徒秋正笑着跟沈如宝说:“贝贝,你真是妈妈的小福星。妈妈最近刚刚买了一家公司,这个公司正在告萧裔远公司侵权……”

    沈如宝眼前一亮,“啊?!那是不是阿远哥哥要来求妈妈不要告他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怎么一下子就想到这里去了?比妈妈想得还多。”司徒秋故作惊讶地刮了刮沈如宝的鼻子。

    沈如宝欢快地跳起来,“啊啊啊!我要去找阿远哥哥!我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傻孩子,不用你去。”司徒秋拉住沈如宝,“我自然会安排人去跟萧裔远接洽。只要他聪明一点,这个官司我立刻撤销都可以的。”

    同一时刻,沈齐煊也在跟自己的代理人通电话。

    “那家公司卖出去了?这么一看就有猫腻的条件,也有人答应?”沈齐煊觉得匪夷所思,“查一查是哪个公司,我感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韩千雪把自己查到的信息写了个备忘录,同时发送给萧裔远和何之初。

    何之初还在琢磨这个奥特姆控股,萧裔远却没有时间纠结这些。

    因为他这一天上午突然接到一份从国内发来的邮件,那邮件的附件里是一份dna亲子鉴定证明,里面清清楚楚写着萧爸和萧妈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