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29章 你是我的秘密武器(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刚打开这个邮件附件的时候,还以为是有人故意恶作剧。

    可是当他仔仔细细把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看了三遍,连最后面那些特别细小的免责声明都看完之后,才觉得恶作剧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他第一反应依然是觉得有人整他,这份报告不是真的。

    没有他亲自拿着他和父母的样品去检测,他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他想的只是,谁给他发的邮件?为什么要给他发这种邮件?说他不是他父母的亲生儿子,对那个幕后之人来说,有什么好处?

    萧裔远知道自己家是普通工薪阶层,既没有大笔遗产要继承,更没有皇位要继承。

    而他父母对他从小到大的疼爱和偏宠不是假的。

    他知道萧爸萧妈确实有很多不好的小市民习性,但那又怎样呢?

    那是他父母啊……

    一个人如果连父母都能抛之脑后,这种人不可深交。

    萧裔远又去查那份邮件的来历。

    一看就是匿名账号,而且还是新申请的,他查到对方发邮件的ip地址,发现是位于帝都的一个图书馆。

    帝都图书馆里有可以让公众上网的电脑,谁都能登录自己临时申请的邮箱,然后发出这样一份邮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对方很谨慎,网络安全意识也很高。

    所以这条线索就断了。

    他又看了看那份dna亲子鉴定证明,发现是帝都某个机构鉴定的,他立即给那个机构发了一份质询邮件,根据这份报告的编码,问他们是谁来做的dna亲子鉴定证明。

    对方很快回信,告诉他,这属于客户**,他们不能对外人披露。

    萧裔远这个时候又不能说这里面的dna样品是他的,而且他也不确信这份到底是不是自己的dna检测证明。

    他在自己的酒店房间忙了一整天,一直到晚上,才确信依然查无头绪。

    不过他在起初的震惊之后,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

    既然什么都查不到,他就按兵不动,对方如果有所图谋,看见他没有任何举动,肯定会忍不住再来骚扰他。

    萧裔远决定以逸待劳。

    他从电脑前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色,拿出手机,再看了一遍韩千雪给他和何之初发的备忘录。

    那个告他侵权的公司被人溢价收购了,现在跟他打官司的公司,变成了奥特姆控股。

    萧裔远也是没想到对方卖的这么麻利,那还真是心中有鬼,生怕他挡了他们发财的路。

    萧裔远想了想,给韩千雪打了电话过去:“韩大律,这个奥特姆控股是什么公司?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个公司有点意思。”韩千雪此时正坐在餐厅里,笑着说:“它的资金来源两个集团,司徒家的司徒实业,和沈家的沈投。”

    萧裔远:“……”

    他的眉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什么资金来源?难道不是这两个集团又控股奥特姆?”

    “不是,这两个集团并不控股奥特姆,它们只是奥特姆控股公司的资金来源,也就是说,有人从司徒实业和沈投两个集团里转了资金出来,成立了奥特姆控股公司。但是在股权上,奥特姆控股是完全独立的公司,跟司徒实业和沈投两个集团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集团的资金能够顺便调进调出吗?”

    “当然不能。但是这么大笔钱能调进调出,说明是正常运作。”韩千雪查资料很仔细,她继续说:“司徒实业不是上市公司,这一部分比较难查。但是沈投是上市公司,我从他们公司十八年前的年报里,找到了大笔资金转出的申报情况。”

    “……是怎么回事?”

    “挺有意思的。”韩千雪兴致勃勃地说,“居然是司徒秋十八年前把她在沈投的股份卖回给沈投,所以从沈投划了一大笔钱出去,投到这个二十多年前就成立的一个空壳公司。那时候这个公司不叫奥特姆控股,而是叫冠军私募( private eity)。”

    “奥特姆控股公司这个名字是近几年才改的,英文名全称是autumn holding y,秋天,也就是司徒秋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因为它改过名,很费了我一番功夫才查到。对了,这两个公司都不是在这边或者国内注册,而是在开曼群岛注册,所以查起来又难上三分!”

    萧裔远很是赞赏地说:“……但是韩大律还是查到了,韩大律厉害啊!”

    “过奖过奖。”韩千雪说着,看见傅宁爵和温一诺开始往餐厅端菜了,忙说:“我要吃晚饭了,待会儿再聊。”

    他们今天的晚餐全是海鲜,起司嫩玉米清蒸大龙虾,老海湾调料撒在刚出锅的大螃蟹上,还有香甜的皮皮虾,鲜嫩的扇贝,以及厨师精心做的糖心鲍鱼。

    韩千雪收起手机,也忙起身帮他们端菜,笑着说:“今天这一桌,吃完可以直接痛风了,都是高嘌呤食物。”

    “这些都是我们前几天去海上钓回来的,也就这几天,吃完就没有了。”温一诺笑嘻嘻地说,还让傅宁爵去叫傅夫人下来吃晚饭。

    傅夫人也喜欢吃海鲜,高高兴兴下楼,特意跟温一诺坐在一起。

    晚饭吃到一半,门外响起来门铃声。

    同时韩千雪的手机铃声也响了。

    她看了一下,是萧裔远的号码,忙划开接通:“萧总,有什么事吗?”

    萧裔远说:“我就在门口,你能不能开一下门?”

    韩千雪点头:“我马上来。”

    她起身说:“萧总来了,傅夫人、小傅总、温小姐,如果萧总还没吃晚饭,我能不能邀请他一起吃。”

    傅夫人看着傅宁爵,傅宁爵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耸了耸肩,“只要他不介意这些是我们吃剩下的。是吧,伯母?”

    温一诺又看向傅夫人。

    傅夫人笑了起来,“今天吃的是海鲜,大家跟分餐没什么两样,只要萧总不介意,也不算是我们吃剩下的。”

    韩千雪见大家都同意了,才来到门口打开门,让萧裔远进来。

    萧裔远没有空手来这边,他带着一罐自己亲手做的桂花米酒,说:“可以做甜品宵夜。我还买了点糯米小汤圆。”

    这是温一诺不能抗拒的夜宵,特别是冬夜里,下晚自习回来,在楼门口跺掉脚面上的雪花,然后回到家里,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桂花酒酿丸子,然后洗个澡,借着那一点点醉意,能够很快睡着,不会失眠。

    韩千雪带着萧裔远来到餐厅,笑着说:“萧总还没吃晚饭,坐下跟我们一起吃点吧。”

    萧裔远看着满桌丰盛的海鲜,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么吃,不吃出痛风才怪……

    不过看温一诺还在跟一只大龙虾的钳子做斗争,萧裔远也没说扫兴的话,笑着说:“我做了桂花米酒,还买了一盒糯米小汤圆,可以让厨师做甜品给大家当夜宵。”

    温一诺倏然抬头,惊喜说:“桂花酒酿汤圆?!哈哈……太好了!我房里的空调有点冷,晚上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桂花酒酿汤圆再睡觉,会特别舒服!”

    傅宁爵:“……”

    大热天的嫌自己房间里的空调太冷,他突然觉得温一诺有时候也是挺能气人的。

    不过是很可爱的气人,让人无法对她生气的那种气人。

    傅夫人也很惊讶:“桂花酒酿汤圆?我也特别喜欢吃!”

    温一诺忙伸出手:“伯母,give me five!”

    两人一起击掌,表示在桂花酒酿汤圆上志同道合。

    温一诺还兴致勃勃跟傅夫人说:“伯母,萧总的厨艺其实不错的,他的桂花米酒,是跟我妈妈学的,有我妈妈十分真传!”

    傅夫人掩嘴笑道:“那你呢?一诺,你有你妈妈几分真传?”

    温一诺摇了摇头,“我遗传了我妈妈‘会吃’的真传!”

    傅夫人笑得更收不住了。

    萧裔远把他带来的桂花米酒和糯米小汤圆送到厨房里,然后来到餐厅坐下。

    他坐在韩千雪对面,也就在傅宁爵旁边的位置。

    傅宁爵已经吃饱了,正在喝一杯龙舌兰酒。

    他对萧裔远不请自来有些不高兴,但是温一诺和韩千雪都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也不好说什么。

    手里晃着水晶高脚杯,带着醉意问道:“萧总这几天很忙吗?我们前天出海钓螃蟹,韩大律说要请你一起去,我们都答应了,可是你却没来。对了,不仅你没来,连韩大律最后也没来。”

    那就是他终于找到反击方法的那一天。

    萧裔远垂下眼眸,拿过来一只大龙虾,揭开厚重的虾壳,从里面夹出鲜甜白皙的龙虾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没有看傅宁爵,也没答话。

    傅宁爵见萧裔远完全不搭理他,脸上有些过不去。

    如果是平时,他也不会这么较真,可是今天坐在温一诺前面,又喝了点酒,他不想示弱,因此又问了一遍,还说:“……萧总理都不理我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

    萧裔远将嘴里的龙虾肉咀嚼咽下之后,才抬眸淡淡地说:“我刚才在吃东西,吃东西的时候开口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

    傅宁爵:“……”

    他瞪了萧裔远一眼,被酒精麻醉的大脑已经有些迟钝了。

    傅夫人见状站起来说:“阿宁,别喝了,我送你上去休息。”

    她不想自己儿子在情敌面前出丑,哪怕是因为醉酒也不行。

    她喜欢欣赏的男人都是有格调,能够控制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儿子就更要有风度,任何时候都不能失态。

    所以她看着温柔却强势地带着傅宁爵上楼了。

    傅宁爵还嘀嘀咕咕不想走,说什么“不能把主场让给情敌”……

    傅夫人嘴角直抽抽。

    她觉得自己儿子好像自视太高了。

    温一诺对他的“情”,还不足以到以萧裔远为敌的地步。

    傅夫人带着傅宁爵上楼之后,韩千雪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餐厅里只剩下温一诺和萧裔远两个人。

    温一诺吃完两只清蒸大龙虾,一只蒸螃蟹,还有几个扇贝,一片糖心鲍鱼,已经撑到嗓子眼了。

    可是她还想吃桂花米酒汤圆。

    她的目光不断往厨房那边扫,想问问厨师什么时候开始做。

    萧裔远当做没看见,淡淡地说:“你吃太多了,先去消消食。”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已经凸起来的肚子,悻悻地站起来,直接穿过客厅,推开大门出去了。

    她吃晚饭的时候穿的是可以遛弯的软底鞋,所以直接就出去了。

    萧裔远刚吃完一只清蒸大龙虾,见状顾不得再吃,拿餐巾纸擦了擦手,马上追了出去。

    温一诺正好没有走远,萧裔远大步赶上,低声说:“诺诺,这些天,你过得还好吗?”

    加州盛夏的夜晚,晚风习习吹来,庭院里飘散着晚香玉的气息,一簇簇白色小花开在枝头,被微风吹拂,在月光下像是精灵在月下起舞。

    萧裔远的声音低沉又磁性,还有一点阳光的味道,和晚香玉的香味融合在一起,给温一诺一种奇特的感觉。

    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淡淡地说:“托福,还好。”

    本来很健谈的她,现在好像一句话都不愿多说,惜字如金。

    萧裔远知道她心里还有疙瘩,也没有继续解释,只是说:“我和韩大律找到翻盘的方法,已经跟对方沟通了。以后,你注意不要再说跟我的软件有关联……”

    他的话没说完,温一诺突然怒上心头,恼火说:“……萧裔远,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愿意到处跟人说我亲眼看着你写程序?!我那是在帮你!义务帮你!不是占你便宜!懂不懂!”

    萧裔远被她的手指头戳着往回退了几步,苦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比较复杂,我现在找到方法,不用你作证也能反诉他们。”

    温一诺长吁一口气,“是吗?你找到什么方法?”

    “我暂时不能说。”那么重要的事,他当然不可能在这里跟人说。

    “不能说你干嘛要提起这个话题?”温一诺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吊人胃口有意思吗?”

    萧裔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保证:“我是为了你好。”

    “关我什么事?你的软件程序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沾你的光。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温一诺明显曲解了萧裔远的意思。

    萧裔远啼笑皆非,忍不住和以前两人还是邻居时候一样,揉了揉她的头:“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让他们把你拉进来,毕竟你给了我的人工智能最大启发,我担心他们发现我的‘秘密武器’。”

    温一诺撇了撇嘴,“我怎么成了你的‘秘密武器’?你付使用费了吗?”

    “嗯,我会付的。等回国之后,我照价付钱。”萧裔远说着,那只揉着温一诺脑袋的手很自然地下落,放到温一诺肩膀上。

    轻轻摁着她的肩膀一转,两人已经往院子的大铁门处走去了。

    晚上的眉兰妮小区,没有什么人,只有偶尔有车开讲来的声音,划破夜晚的宁静。

    温一诺今天晚上也喝了点酒,这时也是微醺的状态,所以一时不察,没有发现萧裔远轻轻搁在她肩膀上的手。

    看上去他好像搂着她在小区的人行道上散步。

    不过两个人的安静没过多久,就被两道手机铃声打破了。

    温一诺和萧裔远对视一眼,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机。

    给温一诺打电话的是傅宁爵。

    他回房之后洗了脸,清醒了一会儿,结果下楼之后,发现温一诺和萧裔远都不见了,顿时觉得心慌,马上给温一诺打电话。

    温一诺柔声说:“我晚上吃多了,在外面消食呢。”

    “我也吃多了,我来陪你!你在哪儿?先站那儿别动,我马上就过来。”傅宁爵说着就冲了出去。

    萧裔远那边的手机上显示的却是岑春言。

    “岑总,有什么事吗?”萧裔远淡淡地问。

    岑春言的声音有点急切,“萧总,我刚从dc过来,我听说那个控告我们的公司刚被卖了?你知不知道买家是谁?”

    萧裔远是知道的,但是这个时候,傅宁爵已经气喘吁吁从后面追了上来,他不太想说,只是道:“暂时还不知道,还在调查。”

    岑春言叹了口气,“我本来已经找了律师快要说服那家公司的几个老板,让他们撤诉和解,结果……现在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出手了。”

    “谢谢岑总了,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庭外和解。”萧裔远说着,发现一辆车已经以很快的速度开过来,停在人行道旁边的路上。

    车窗冉冉降下,正是岑春言略带疲惫的面容。

    “萧总,我刚下飞机,想着你这边情况比较紧急,所以先来看看你。”

    温一诺看见岑春言,面无表情停下脚步,转身对小跑过来的傅宁爵说:“小傅总,我们去那边散步,这边有人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