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0章 两个人的缘份(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岑春言好像这时才看见温一诺,脸上露出非常惊讶又不安的神情:“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又在一起了……我影响你们了?那明天再谈吧。”

    岑春言朝萧裔远点点头,也就没下车了。

    萧裔远抿了抿唇,他和温一诺暂时还没在一起,但是他也不愿意反驳。

    温一诺却听见了,心想从“我们的公司被告”,到“你们又在一起了”,真是以前还不觉得,现在一看,岑春言这婊气简直要冲天了。

    她被膈应得不行,回头甜甜笑着说:“岑总,为什么要说又字?再说我们在不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还不到影响我们的地步。有什么话你现在说吧,毕竟你们那公司分分钟几百万上下,不要因为我影响了哦!——是吧,萧总?”

    萧裔远对别的女人的话不是很敏感,而且根本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但是温一诺的话就不一样了,他会想出很多层次的意思。

    这一次温一诺直接点出了“又”、“你们那公司”和“你还不到影响我们的地步”,他有点感觉了。

    虽然觉得温一诺有点太敏感,但是心里却奇迹般被安慰到了。

    他能察觉到温一诺还有淡淡的醋味,这就够了。

    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吃醋,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呢?

    萧裔远眼底几不可察地闪过一抹笑意,面上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说:“岑总辛苦了,这件事不急,天色不早,我就不留岑总了,有事明天再谈。”

    岑春言抿了抿唇,飞快地瞥了温一诺一眼,见她还是背对着他们,傅宁爵倒是正对着她,不过傅宁爵的视线完全没有落在岑春言这边,而是一直目不转睛看着温一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生怕她委屈得哭了。

    岑春言好像很大度地笑了笑,说:“萧总体贴,我就笑纳了。原来小傅总也在,你们三人慢慢聊,我先走了。”

    她升起车窗,一边对萧裔远说:“我在飞机上想了好几个办法,等下我发到你的手机里,咱们明白再见。”

    岑春言很快开车离开,而这时傅宁爵已经陪着温一诺走远了。

    萧裔远想起刚才岑春言说让他们“三人”慢慢聊,心里有点不舒服。

    爱情里没有第三个人的位置,如果有,那爱情已经不存在了。

    萧裔远不想追上去,他给温一诺的手机发了条短信:诺诺,我和岑总没什么,完全是工作关系,跟韩大律一样,你别多心,我回去了,明天再跟你联系。

    温一诺感觉到手机的震动,拿起来看了一眼,正好看见萧裔远的短信。

    她面无表情地关了手机,继续跟傅宁爵散步。

    傅宁爵对岑家人都没好印象,但是对岑春言的印象比对别的岑家人又好一点点。

    他笑着说:“岑春言还是有点魄力的。她离开岑家自主创业,不沾岑家一点便宜。我虽然讨厌岑家,但是岑家讲道理的人,也就一个岑春言。业内对她的评价也很高,都在说岑耀古重男轻女,白白损失了这么一个精明强干有能力的继承人。”

    温一诺眉头蹙了起来,撇了撇嘴,说:“呵,她手里的资金,真的跟岑家没有关系?如果没有岑家,她哪里来的的第一笔启动资金?骗鬼呢?”

    傅宁爵语塞,过了一会儿说:“那是她应得的,跟岑家确实没有关系啊,是她父亲给她的信托基金。”

    就像他,一出生家族就给他安排好了信托基金傍身。

    他这辈子哪怕碌碌无为,也会一世富贵。

    当然他是不甘平庸的,所以不仅努力学习,也努力工作。

    “你也说那是她父亲给她的信托基金,这难道不是岑家的钱?难道不是沾岑家的光?”温一诺更生气了,横了傅宁爵一眼。

    她的瞳仁本来就比一般人要黑,这样显得眼白更是带着一股隐隐的蔚蓝之意。

    看到傅宁爵眼里,那是一汪盈盈的秋波。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

    傅宁爵心情激荡不能自已,忙顺着温一诺的话头说:“对对对,是我错了,她确实是因为岑家才有第一笔启动资金。不是没有沾岑家的光。”

    傅宁爵认错认得这么快,连温一诺都诧异了。

    她来不及收回惊讶的表情,傅宁爵已经拉住她的手,低声说:“我不该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惹你生气,一诺,我再不会了。”

    温一诺看着他,想的却是,如果萧裔远能有傅宁爵一半的态度,他们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确实如同萧裔远所说,要温一诺生出男女之间的好感,是需要很大的耐心,很多的经历,以及很长的时间。

    她的心如同一块顽石,必须经过岁月漫长的洗礼和包容,才能盘石成玉。

    傅宁爵却以为温一诺终于对他改观了,忙说:“一诺,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改。但是千万别动不动就不理我,我承认我没有你那么聪明,有时候惹恼了你,自己也不知道,白白让你生气,也让你对我生气,多不值得,是不是?”

    傅宁爵说完这番话,心里对自己点了个赞。

    他到底不同萧裔远,他曾经有过正儿八经交往过的女朋友,也有约会过的娱乐圈女明星,他知道什么话能让女人高兴,但是能让他真心实意说出来的,只有温一诺一个人。

    但这份对女人感觉的把握,不是萧裔远那个钢铁直男能比的。

    傅宁爵觉得这是自己的优势。

    他冷眼旁观萧裔远犯下的错,打定主意自己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他这个态度对一般女孩子确实够用了,可惜他遇到的是温一诺,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女子。

    她眼皮一撩,闲闲看着他,凉凉地说:“……小傅总,我有不满还要告诉你你才知道,你不觉得太迟了吗?”

    “怎么会迟呢?”傅宁爵眨了眨眼,有点跟不上温一诺的节奏了。

    温一诺将手插进裤兜里,淡淡地说:“我有不满的时候,已经在生气了,还要告诉你,岂不是要生两场气?我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把自己气死了还要跟你解释?”

    傅宁爵立刻明白自己这一次踹到铁板。

    对别的女孩管用的套路,在温一诺这里大部分都失灵了,就算砸钱,现在温一诺对他有了警惕,一般的钱也砸不进去了。

    “……可是恋人之间不需要沟通吗?男人女人毕竟是不一样的,相爱再深,也有可能有误会啊……怎么能不解释一下呢?”傅宁爵弱弱地解释,还想再抢救一下。

    温一诺摇了摇头,“我早就说过,我只是跟合适的人谈一场恋爱,如果还需要沟通,还需要解释,那说明不是合适的人,不够爱,也不够心心相印。”

    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

    傅宁爵多年的认知被温一诺搅散了,特迷惘地眨了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温一诺笑了一下,在小区里开始跑步。

    傅宁爵忙追上她的脚步,一起跑了起来。

    这个晚上,温一诺在小区里跑了好几圈,足有三英里路。

    傅宁爵气喘吁吁,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温一诺才慢了下来,说:“走吧,回去,我有点累了。”

    她今天晚上本来挺开心的,还想着散完步消完食可以去吃桂花酒酿小汤圆,现在都没了胃口。

    她一路走回到大门口,才笑了一声,说:“对我来说,岑春言唯一的好处,是能够让我减肥。”

    “……啊?她怎么帮你减肥了?”傅宁爵越来越摸不着头脑,对温一诺天马行空的思维跟不上节奏,都开始觉得累了。

    刚才不还在对岑春言不满吗?转眼就……

    傅宁爵正要摇头,温一诺笑着说:“我看见她就吃不下东西,你说是不是能够让我减肥?——减肥的要诀,就是管住嘴,迈开腿。这两样她都能让我做到。不过我是不会给她付钱的。”

    傅宁爵:“……”

    回到何之初那间大宅的客厅,温一诺已经上楼去了。

    傅宁爵满身是汗,走去厨房想找点水喝。

    韩千雪正好从厨房里捧着一碗桂花酒酿小汤圆出来。

    “咦?小傅总你去跑步了?我们不是刚吃完晚饭吗?”

    “是啊。”傅宁爵捂着胃,有点不舒服,“一诺要慢跑,我是舍命陪君子……”

    刚吃完饭跑步,肚子确实容易疼。

    韩千雪忙放下自己的桂花酒酿汤圆,把傅宁爵扶到一边坐下,“你别动,先坐下歇一会儿,我给你也盛一碗桂花酒酿汤圆,你吃一点暖暖胃。”

    傅宁爵点点头,感激地说:“谢谢了韩大律!想不到韩大律这么贤惠,宜室宜家。”

    “过奖了小傅总,没有小傅总‘舍命陪君子’贤惠。”韩千雪扯了扯嘴角,一边嘲讽,一边手里倒是很麻利地给傅宁爵盛桂花酒酿汤圆。

    傅宁爵嘿嘿笑了一声,心情又好了起来。

    ……

    第二天一大早,何之初给萧裔远和韩千雪分别发短信,让他们到他住的地方来开会,讨论应对奥特姆控股集团的事。

    韩千雪离何之初住的地方不远,萧裔远住在市区的酒店,要远一点。

    但是韩千雪如果接了萧裔远再去何之初的地方,又会绕路。

    不过她还是给萧裔远打电话,要来接他。

    毕竟萧裔远远来是客,她还是需要照顾他一下。

    萧裔远却知道这样对韩千雪太不方便了,他忙说:“不用了韩大律,我已经在酒店的租车部门租了一辆车,很快就能开过去。”

    “你租车了?那行,我们在何先生那里见吧。”韩千雪也没坚持,很快跟萧裔远约好时间。

    因为萧裔远住得比较远,他也担心路上会塞车,到时候让何之初和韩千雪都等他就不好了。

    因此他出发得很早,赶早不赶晚。

    幸好一路畅通,也没有遇到塞车,他比平时快了半个小时到了何之初住的那个小区。

    那里住的都是世界各国顶级豪门的有钱人,包括这个国家本土的新兴顶级富豪。

    而本土那些老牌的顶级富豪,倒是不住在加州,大部分在东部沿海那些州。

    萧裔远刚开进小区,手机铃声就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萧裔远也没在意,把车停在路边,随手划开接通:“您好,请问您哪位?”

    那边是个东部口音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说:“是萧先生吗?我是奥特姆控股法律处的法律代表丹尼尔·埃德加,你有时间来我们办公室谈谈这场官司的事吗?我们觉得你提出来的新证据,说原告故意复制代码签名栽赃嫁祸你,在法律上无法成立。”

    萧裔远心里一沉。

    何之初也说过,这一条很难拿到法庭上当呈堂证供。

    先不说真假,首先他无法在对方攻击他的电脑,和对方往他电脑里复制粘贴代码签名,这两者之间建立逻辑联系。

    除非他能拿出真正的证据,证明对方确实复制粘贴了代码签名到他的程序里。

    这里真正的证据,至少要有两个版本的对比,一个是没有那个代码签名的软件版本,一个是有代码签名的软件版本。

    可问题是,没有代码签名的软件程序,跟后来有代码签名的软件程序,有本质的不同,特别是在人工智能主导的机器深度学习模块。

    两者的区别,就像是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和******时代的********那样天差地别。

    这样一来,谁都知道对方不可能只复制粘贴个代码签名,就能让他的软件优化到那种地步。

    而温一诺的作用,会不可避免地浮出水面。

    这是萧裔远无论如何也不想出现的事。

    他心里虽然翻江倒海,但是面上却还是很沉稳,微笑着说:“埃德加先生,成不成立,不能你觉得,你得用法律条文来说服法官。行了,我今天很忙,有事你发邮件吧。”

    现在是打官司的重要时期,他不能跟对方说太多话,而是要有邮件联系,因为这才是切切实实白纸黑字的证据,法庭都是认可的。

    丹尼尔没想到萧裔远还是油盐不进,几乎以为自己想错了。

    萧裔远这边挂了电话,正要再次启动汽车,眼角的余光瞥见路边的人行道上好像有人影逼近。

    他瞥了一眼,看见是沈如宝在那边车窗外面朝他招手。

    见萧裔远发现她了,她很兴奋地从人行道上下来,绕到萧裔远车的驾驶位置这边,又敲了敲他的车窗。

    萧裔远不想理她,可是她站这么近,萧裔远也不想突然开车将她带到。

    别说没撞到,就算对方立刻躺下碰瓷,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萧裔远只好降下车窗,依然笑着说:“沈小姐幸会,你怎么在这里?”

    “我家的房子在那边啊。”沈如宝歪着头,回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处如同奥地利美泉宫的大宅。

    那样的气派,跟何之初那栋法式凡尔赛宫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但同样是豪奢到富可敌国的地步。

    萧裔远现在已经淡定了,他瞥了一眼,点点头,“那就不打搅沈小姐了,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沈如宝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她现在觉得自己跟萧裔远确实有缘份。

    早上随随便便出来跑个步,也能遇到不在这里住的他!

    更别说他身上那桩官司,只有求她才能撤销或者和解!

    沈如宝胸有成竹地看着萧裔远,确信自己只要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能得到他。

    因为她是沈如宝,已经过世的葛大天师曾经说她是属锦鲤的,生下来就是运气最好的锦鲤宝贝。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