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1章 解语花和霸王花(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如果还是在大学里,萧裔远大概会对沈如宝这样的人视而不见地走开。

    可是毕业踏入社会,开始创业接受社会双倍毒打之后,他已经习惯隐藏自己的情绪,对着再讨厌的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

    做生意,和气生财。

    因此面对着沈如宝满脸的笑意,萧裔远也是不愠不火地说:“我的工作而已,自己能搞定。如果需要帮忙,我会给沈先生打电话。”

    他已经在暗示就算有事,也跟沈如宝无关,他可以直接找沈如宝她爹,找沈如宝这个被养在温室里的小公主有什么用呢?

    沈如宝也听出了萧裔远的弦外之音,笑着说:“那可不一定哦!这一次,说不定你只能找我呢!找我爸爸都不行的!”

    她朝萧裔远挤了挤眼,笑得欢快又天真。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那就到时候再说吧,沈小姐,我快迟到了。”

    他将车窗缓缓升起。

    沈如宝只好飞快地松开手,才没有被萧裔远的车窗给夹住。

    她皱了皱眉,趁着萧裔远还没有关上窗子,忍不住问道:“你到这里来难道不是来找我的吗?这里住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除了我们家,你又不认识这里别的人。”

    萧裔远朝她淡笑挥手,“何先生找我开会。”

    然后一脚踩下油门,快速开走了。

    沈如宝在他车的斜后方,没及时躲开,被他排气管里喷出的废气刷了一脸,顿时捂着喉咙咳嗽起来。

    她弯着腰蹲在路边,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朝着萧裔远车消失的方向恨恨看了一眼,转身回到自己家里。

    司徒秋刚从后院采了一篮鲜花,正在阳光房里插瓶。

    她戴着厚厚的园艺手套,拿着花剪,脸上笑容恬淡温柔,只是微微斜挑的眼角露出些许不经意的妩媚。

    她耐心地把带着露水的花茎上一根根刺都剪掉,只留下两片绿色的叶子衬托着鲜红的玫瑰花。

    还有蓝紫和粉白的绣球花,含苞待放的郁金香,以及凤尾草和康乃馨,还有大片的芭蕉叶,都仔细修剪,做成造型,放到加了营养液的花瓶里。

    沈如宝只是看着司徒秋插花,就能感觉到岁月静好,好像这个世界不管怎样混乱喧嚣,都跟她们这种人无关。

    因为她们出生在世界顶端,她们是人上人。

    她缓缓走了进去,轻声唤:“妈妈。”

    司徒秋继续插着花,也不看她,含笑说:“怎么?一大早就不高兴,谁惹我们贝贝生气了?”

    沈如宝跳到一旁的蓝白色条纹帆布吊椅上坐下,两条腿耷拉下来,摇晃着秋千一样的吊椅,一边嘟哝说:“妈妈,何之初也住在这里吗?”

    司徒秋的手顿了顿,很快又若无其事继续插花:“……不知道呢,也许吧……我们这里是整个北美大陆价位最高的小区,而且基本上房子都没有卖出的……”

    “那是哪一栋呢?我最喜欢那边那套跟奥地利美泉宫一样的大宅,屋前屋后的草坪比我们这里都要漂亮。”沈如宝噤了噤微翘的小鼻子,忽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司徒秋甜甜说道。

    司徒秋还是没有抬眼看她,笑着说:“那套房子确实不错,不过价位也是天价。”

    能让司徒秋说是“天价”,那肯定是天价了。

    沈如宝见司徒秋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就不再说了,她转了话题说:“妈妈,我刚才在外面看见萧裔远开车进来,说是何之初找他开会。——他们开什么会啊?萧裔远现在跟何之初很熟吗?”

    司徒秋神情微动,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是吗?我好像听说何先生是萧裔远的代理律师,也许是他的官司的事吧。”

    “哈哈!妈妈真聪明!我猜也是这样!不过他怎么想不到,现在求何先生没办法,应该求我们才对!”司徒秋嗔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呢?你不会冒冒失失找萧裔远说这件事吧?贝贝我跟你说,姑娘家要矜持,你上赶着啊,别人不会珍惜你的。”

    “……可是,我就是很喜欢他啊……”沈如宝双手捧起双颊,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神情,“能跟那样俊美帅气的男人在一起生活,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我觉得我早上的早饭都能多吃一碗!”

    司徒秋噗嗤一笑,“你啊,还是个孩子……”

    她摇了摇头,眼角的余光已经看见沈齐煊走过来了。

    沈如宝当然也瞥见了,但是她直到沈齐煊走进阳光房,才欢呼着从蓝白色条纹帆布吊椅上跳下来,扑过去说:“爸爸早上好!爸爸今天起晚了哦!我是一个人出去跑步的!”

    沈齐煊昨晚根本没有睡觉,他在书房工作了一夜,早上只去浴室洗了个澡,看上去还是那么精神奕奕。

    他手里捧着一杯从厨房拿出来的哥伦比亚黑咖啡,没有加奶和糖,纯正苦涩口味。

    他呷了一口,笑着说:“贝贝去厨房看看,早餐我想吃蟹粉生煎,还有生滚鱼片粥。”

    “好哒!我去跟厨师长说!”她蹦蹦跳跳地离开阳光房,往厨房旁边跑过去。

    沈家的房子也很大,从阳光房去厨房,就算跑,也得跑三分钟左右。

    走路过去得七八分钟。

    沈齐煊顺手关上阳光房的门,坐在沈如宝刚才坐的蓝白色条纹帆布吊椅上。

    他身高腿长,坐在那里,双腿还只能往前伸长了,不像沈如宝坐着,双腿垂在半空中。

    司徒秋见沈齐煊这幅样子,知道他有话说,她也不吃惊,仍然很专注地修剪花枝。

    沈齐煊看了她一会儿,才淡淡地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司徒秋抬眸,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沈齐煊目光似电,紧紧盯着司徒秋,“……别跟我装糊涂。冠军私募,奥特姆控股,都是你的公司吧?为什么要截我的胡?”

    “我怎么截你胡了?只许你压价并购,不许我溢价收购?”司徒秋似笑非笑,捧起插好的花瓶端详了一下,又剪了几处枯枝,才把花瓶放到阳光充沛的地方。

    她脱下厚厚的园艺手套,把长桌上的绿叶和枯枝都收起来扔到环保型塑料袋里。

    “……那你签了他们的免责协议?”

    “当然签了,不然他们怎么会卖?而且我还趁机压了一下价,比我之前的心理价位低了百分之十,赚到了。”司徒秋拍了拍手,在另一张象牙白帆布吊椅上坐下,正好和沈齐煊面对面。

    沈齐煊放下咖啡杯,皱眉说:“他们的免责协议明显有猫腻,你也敢签?不怕有雷?”

    “我怕什么?这个公司只运营专利,唯一的官司,是和萧裔远的那场侵权案子,只要我拿下,那这个官司是赢还是和,就由我说了算。——贝贝也很高兴呢……”司徒秋意有所指。

    沈齐煊不动声色,但是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这个公司没有卖,或者卖给别人,他有无数个手段能够使出来,让对方乖乖把这个公司吐出来。

    这是国家交给他的后手任务。

    无论萧裔远是不是能够一力承担,国家都不会让萧裔远受这种羞辱和损失。

    因为萧裔远不是代表他自己来打这场公司,他是为了整个国家技术人员的荣誉和信誉而战。

    可是现在这个公司居然被司徒秋买下来了。

    而且司徒秋的那个公司,后面还有司徒家的身影,这就有点棘手。

    沈齐煊静静看着她,说:“十八年前你正式退出沈投的管理层,把公司给你的股权都变现了,你都投入到你自己的公司了。”

    他说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司徒秋笑着点点头:“是啊,那时候你在沈投终于能够独当一面,我也就功成身退了。但是我自己闲不住,所以弄了个私募基金,自己做做投资。这些年我忙着亲自教养贝贝,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现在贝贝长大了,就快有自己的生活了,我才能有时间挑个公司投资玩玩。”

    “可是你明知道我对这个公司志在必得。”沈齐煊心里不是不懊恼的。

    他不应该在家里打那个电话,被司徒秋听见了,结果她先下手为强,把他要的公司给买了。

    而他还不能让司徒秋知道,他对这个公司志在必得。

    现在他的手段无法用在司徒秋身上,心情极为矛盾和复杂。

    司徒秋见他愁眉不展,好奇地问:“……怎么了?一个小破公司而已,在我手里和在你手里有什么区别?再说你在我的遗嘱里,我的所有财产都由你继承,召南和召北平分我当年的嫁妆。”

    沈齐煊心想,正因为是这样,他才觉得棘手。

    但是他一丁点情绪都没露出来,淡淡地说:“也行吧,不过我担心他们那个免责协议里有雷,你自己小心。”

    司徒秋朝他笑得眉眼弯弯,“我知道齐煊关心我。如果真的有雷,齐煊你一定要帮我……”

    沈齐煊:“……”

    他淡淡笑了:“阿秋,商场无父子,也无夫妻。”

    “如果真的有事,我不信齐煊你会对我袖手旁观。”司徒秋偏了偏头,保养良好的脸上笑得媚意横生。

    就连沈齐煊这样跟她做了这么多年夫妻的人,都禁不住多看了一眼。

    仔细一瞧,他发现司徒秋真是越来越美了。

    当年他跟她结婚的时候,她不过是中人之姿,略微比旁人清秀一点而已。

    不过那时候的她,是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知书识礼,非常博学。

    虽然不算很漂亮,但是兰心蕙质,大气独立,跟沈齐煊很合拍。

    那时候沈齐煊不愿意继承家业,不知道在外面找了什么工作,对自家公司不闻不问。

    还是司徒秋站出来,一边照管着司徒家的生意,一边维持着沈投的远转。

    沈齐煊那时候经常出差,有时候半夜一个电话就飞走了,但是司徒秋一点怨言都没有。

    她相夫教子,还能经营大型企业,是真正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两人当年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属于先婚后爱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司徒秋生下第二个儿子沈召北之后,脾气渐渐变了。

    她对沈齐煊黏得越来越紧,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都要他在她身边。

    十分钟不见就会有勾魂夺命连环call打过来,沈齐煊要是不接,她能把电话打爆。

    有一次沈齐煊正在跟同事们出一个紧急任务,大家当时都没带手机。

    结果司徒秋以为他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怒之下飞车赶来,直接将他们暴露了,沈齐煊的一个同事差点因此丧命。

    自那以后,沈齐煊就跟司徒秋有了矛盾和心结。

    因为司徒秋,沈齐煊被开除了,他失去了工作,开始在家里待着,心情不好。

    跟司徒秋相处的时间越多,越觉得她已经不可理喻。

    两人的脾气都暴躁起来,动不动就吵架,甚至打架。

    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哪有现在的司徒秋这样善解人意,温柔得像朵解语花。

    可是沈齐煊知道,解语花的本性下面,是一朵霸王花。

    他结婚七八年了,才知道司徒秋的脾气原来能爆到这个地步。

    沈齐煊又看了司徒秋一眼,说:“在商言商,能帮的我就帮,帮不了的,你也只能破产清盘。”

    司徒秋:“……”

    她拧起眉头,“齐煊,你这样不太厚道吧?别说我是你妻子,就算是普通朋友,找你求助你也会这么说吗?”

    “我提醒过你,你不听,捅了篓子又来找我,我不可能永远给你收拾烂摊子……”沈齐煊揉了揉眉心,略显疲惫地说:“阿秋,你以前又大气又端庄,脾气又好,家里家外都是一把抓,那样就很好了……”

    司徒秋捧着一杯刚榨汁的杏仁露,脸上露出几丝怅然,她喃喃地说:“是啊,我以前大气端庄知书识礼,可是你……爱那个我吗?”

    沈齐煊:“……”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爱过。”

    司徒秋手一紧,砰地一声,将手里的超薄玻璃杯捏得粉碎。

    玻璃屑一阵乱飞,沈齐煊急忙往后仰倒,才没有被玻璃屑擦伤面颊。

    而司徒秋的手上已经献血淋漓。

    沈齐煊忙说:“你看你,脾气又爆了……唉……行了,我不说了,这二十年,我心里的女人只有你,行了吧?”

    “真的?!”司徒秋转嗔为喜,“可是你刚才说‘爱过’,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了!”

    “是你问我有没有爱过以前那个你,我当然是爱过。”沈齐煊又好气,又好笑,拿出手机找家里的管家把急救箱拿过来,给司徒秋清理她的手。

    “那现在的我呢?”司徒秋好像根本不觉得手疼,只是紧紧盯着沈齐煊的眼睛问。

    沈齐煊单腿半跪在她面前,耐心仔细地拿着小镊子给她把满手掌的玻璃屑给挑出来,一边说:“我都说了,我这二十年,心里的女人只有你。”

    司徒秋满意地点点头,低头在沈齐煊的后颈亲了一下。

    沈齐煊毫无感觉,继续给她挑光所有的玻璃屑,草草包扎之后说:“还是叫家庭医生过来,你这个伤得好好清理,不要留疤。”

    “不会的,我会好好保养的。”司徒秋朝沈齐煊弯了弯眉眼。

    她近乎贪婪地看着沈齐煊已经不再年轻的容颜。

    虽然这个男人不年轻了,可是他的气势无人能及。

    而且他的那种俊美,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融入到他的举手投足之中。

    时间是一把刀,对有的人是杀猪刀,对有的人却是美工刀。

    沈如宝在厨房安排好今天的早餐,再来到阳光房,发现这里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地上清扫过了,换上新的地毯。

    那个象牙白条纹吊椅上的椅套也换了,换成了灰白色条纹的帆布椅套。

    而她妈妈司徒秋的左手包的严严实实,像是个棒槌的样子。

    “妈?你的手怎么了?!”沈如宝吃了一惊。

    “刚才不小心划伤了。”司徒秋面不改色地说,“还好你爸爸在,帮我包扎之后又找了医生。”

    “哦,没事了吧?妈妈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沈如宝凑了过来,朝司徒秋左手吹了一口气。

    司徒秋含笑亲亲她的额头,“好了,贝贝真厉害,我的手真的不疼了……”

    ……

    此时萧裔远已经到了何之初的大宅,韩千雪已经等在那里了。

    何之初对他们说:“那个奥特姆控股还有点胆色,他们拒绝承认是栽赃嫁祸,要求我们把证据呈上法庭做呈堂证供。”

    韩千雪凝神说:“这差不多是最坏的一种结果。”

    萧裔远皱了眉,说:“本来我们是打算用这威胁他们,逼他们在卖公司的关键时刻直接撤诉。”

    “因为公司并购的时候如果有这种不利证据的官司,卖方都是会选择息事宁人撤诉。”

    何之初点了点头,“对,我和韩大律也是这么想的,结果没想到真的有奥特姆控股这种公司,一点都不在乎这种不利证据,还能溢价收购。”

    “那怎么办?”萧裔远看了看何之初,又看了看韩千雪。

    “奥特姆控股有多少股东?”萧裔远皱眉问道,“也许我们可以分化他们的股东?”

    “这个公司的股东只有一个人,就是司徒秋。”韩千雪耸了耸肩,“所以这一招没用。”

    韩千雪看了何之初一眼,说:“奥特姆控股既然是司徒秋的,又不顾这种不利证据也要收购,是不是可以推论她就是对着萧总的公司来的?”

    何之初缓缓点头,“那是肯定的。”

    “萧总,你想想你的公司,除了技术,还有什么值得司徒秋觊觎的?”韩千雪很公事公办地问。

    萧裔远摊了摊手,“除了技术,我的公司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值得她觊觎。她拿出来买那个专利公司的钱,足够买下十个我这么大的公司。”

    “但是阿远的技术,是划时代的存在,她花的这点钱,不够买你的公司。”何之初的眼神有点冷,“你们按兵不动,我去找我在纽约的律师团队。跟我玩这招,看看司徒秋有多少钱可以来‘溢价’。”

    ……

    何之初很快跟纽约的律师团队联系上了,他们开了一上午的会,何之初给了他们一个清单。

    到了下午,正在喝下午茶的司徒秋就接到一个电话。

    “司徒大小姐,您快想想办法!何之初让我们把当年买下的产业还回来,还要加上这些年的所有收入、利息和使用费……司徒大小姐,这可是一笔天价啊!”那边的人都快哭了。

    司徒秋眉头紧皱:“他是不是疯了?不是已经都还了吗?”

    “……当年您也接收了一批产业,南美那边的……现在那边我们的人都被扣押了,要我们把这些年的所有收入都吐出来,还加上利息啊!不然就法庭见!”

    “南美那边的产业?!”司徒秋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遽变,手心冒出汗来。

    何之初带领的何家曾经是南美的地下教父,可想而知他们的产业有多么庞大。

    司徒秋当年还看不上何之初在北美的这些产业,所以她没怎么接手,都是葛派出的手。

    但是南美那边她可不想放弃,那里才是真正日进斗金的聚宝盆!

    何家在南美的资产,都是司徒秋用奥特姆控股这个公司收购的。

    所以她不在乎那点买专利公司的钱,只是她在南美一个季度的利润而已。

    而这些年,南美那边产业给她赚了多少钱,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现在不但要还回去,还要加利息?!

    何之初怎么不拿枪直接抢金库?!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