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4章 唯一的突破口(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公司被告的事,他没告诉过萧爸萧妈。

    不晓得萧爸萧妈怎么就知道了。

    萧裔远一边不动声色看了萧芳华一眼,一边对萧爸说:“官司的事差不多已经解决了,是他们栽赃陷害,你们不用担心。我刚退了房,要去dc,你们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好好玩。”

    “没事了?!”萧爸很是惊讶,“不是说很严重吗?怎么就解决了?”

    萧妈也说:“儿子啊,你别报喜不报忧……有事别自己扛……你姐夫见的世面多,人面广,你可以跟他说说啊……”

    还不断朝萧裔远使眼色,一样的意思,让他巴结岑耀古。

    萧裔远啼笑皆非,心想这件事,哪里是岑耀古能够解决的?

    真的靠岑耀古,他要喝西北风了……

    萧裔远还是很耐心地说:“真的没事了,不然我能退房去东部吗?那个告我的公司就在这边呢。”

    见萧裔远一直是气定神闲的样子,也不像是故意瞒着,萧爸萧妈终于被安抚了。

    “好吧,我知道你这孩子有主意,不过这次的主意也太大了!让你爸和我担心得睡不着觉!”萧妈拉着萧裔远的胳膊,唠唠叨叨说着。

    萧裔远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装着笔记本电脑的公文包,淡笑着说:“是姐姐告诉你们的吗?其实不用大惊小怪,只要我行的正坐的直,真没有必要担心。”

    萧妈点点头,“是你姐姐担心你不听劝,才要我们一起来的。”

    萧裔远看向站在岑耀古身边的萧芳华。

    她也是一脸忧色,见萧裔远看了过来,忙说:“你最近也不跟我联系,我担心我一个人不能说服你,我们都是关心,阿远……”

    萧裔远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笑着说:“我知道姐是为我好,对了,爸妈你多照顾一下,如果要去东部,我在那边等你们。我过几天大概也要回国了,不知道能不能跟你们碰的上。”

    岑耀古这时才和颜悦色地说:“阿远,真的没事了吗?有事你尽管说,我老岑虽然很少出来走动,但是当年也有些老朋友老伙计现在在这边发展得不错,可以帮上忙的。”

    “多谢岑总……岑董……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找您。”萧裔远以前称呼岑耀古“岑总”,不过现在他跟岑春言熟悉了,对她也称呼“岑总”,再叫岑耀古“岑总”,就有些别扭了,所以改称岑耀古“岑董”。

    岑耀古温和地笑着,一副慈祥稳重的模样,萧芳华跟他站得很近,很依赖他的样子。

    萧裔远再看看萧爸萧妈,突然心里一动,说:“你们是在这里订的房间吗?我先送你们上去吧。”

    萧芳华也点点头,“你先送爸妈上去,我们在这里办手续。”

    萧裔远拿出手机,给何之初那边发了条短信,说自己临时有事,可能要晚十分钟左右。

    何之初回复说会等他。

    萧裔远松了一口气,又拖着行李箱跟萧爸萧妈一起走向电梯。

    从电梯里出来,萧裔远像是发现什么一样,对萧妈说:“妈,您白头发又多了。”

    还帮萧妈掸掸肩膀,不动声色将落在肩膀上的几根白发和黑发握在手里。

    萧妈“嗐”了一声,笑着说:“还不是担心你,你看我白头发又多了!”

    萧爸也跟着笑,说:“可不是吗?你看我的白头发也多了。”

    萧裔远也掸掸萧爸的肩膀,说:“还好,爸的头发保养得不错,不仅白头发不多,发量也不少。”

    萧爸乐得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孩子,说话就是好听!”

    趁萧爸萧妈找他们的房间号的时候,萧裔远将刚才收集的头发,放到自己的钱包夹层里。

    萧爸的头发短一些,萧妈的头发长一些,很好认。

    让萧爸萧妈安置好了,萧裔远又说自己赶着去机场,机票都订好了,萧爸萧妈连忙催他离开,还约好过几天在东部见面。

    萧裔远下楼的时候遇到萧芳华,他抱了抱小东言,还拍拍萧芳华的肩膀,不动声色又弄到几根她掉落的卷曲长发。

    萧芳华一脸担忧地问:“阿远,你跟我说实话,这案子是不是没事了?你姐夫很关心你,还说如果真的搞不定,他可以高价收购你的公司,这样你就没事了,官司是他的。”

    萧裔远:“……”

    他淡笑着说:“真的没事了,不过还是谢谢姐姐姐夫,如果有事,我一定找你们。”

    他朝他们挥挥手,转身快步离开。

    看着萧裔远离开的轩昂背影,萧芳华感慨地说:“阿远真的长大了,比以前沉稳好多。”

    “何止沉稳,已经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了。”岑耀古叹了口气,转身逗逗萧芳华怀里的小冬言,“我们冬言以后有这幅架势就好了。”

    萧芳华把小冬言抱得紧紧的,笑着说:“冬言有阿远这个舅舅,有您这个爸爸,他以后就算没本事也能过得好好的。”

    “我的儿子怎么会没本事?”岑耀古挑了挑眉,“他舅舅是学霸,我们冬言以后也要做学霸,要一路读书念到博士!”

    “希望吧,冬言,你可要努力哦!”萧芳华笑着颠了颠怀里的孩子。

    小冬言抱着萧芳华的脖子,咯咯笑了起来。

    岑耀古这个年纪的人,很多孙子孙女都有了,可他唯一的儿子已经不在了,两个成年的女儿一个没结婚,另一个结了婚可是没有孩子,现在有了冬言,他把对儿子和孙子的希翼一股脑儿全放他身上了。

    ……

    萧裔远打了车,很快赶到机场,上了何之初的私人飞机,一起飞往东部dc,也就是这个国家的首都华盛顿特区。

    温一诺和韩千雪、傅宁爵三人坐在一排,正在说话,不时笑逐颜开。

    傅夫人拿着手机坐在傅宁爵另一边靠窗户的位置,正在看手机。

    何之初一个人坐一排,正在闭目养神。

    萧裔远看了一下,就坐在了何之初对面的位置。

    何之初睁开眼睛看见他,点了点头,“我们可以走了。”

    他吩咐机长可以起飞了。

    机长又跟机场的调度联系,协调好起飞时间。

    看得出来,何之初的面子很大,机长跟调度说了几句话,对方就给他们安排了最快的起飞时间。

    华盛顿特区在最东部,跟最西部的加州有三个小时的时差,直飞要接近五个小时。

    所以他们早晨九点多从加州起飞,到东部dc华盛顿特区,已经是东部时间下午五点多了。

    直接到了傍晚时分。

    温一诺从机窗里看见上一次从这里出发的机场,笑着说:“……居然有回家的感觉。”

    这里不是她的家,但是待久了,也就像家。

    傅宁爵笑着说:“我们这里的房子收拾好了,一诺,你住我们家吧?不用住酒店了。”

    温一诺还没答话,何之初已经说:“一诺住我那儿,我把地址放到你手机。你的指纹和虹膜数据在我的产业里是共享的。”

    这就是说,何之初的任何一处房子,只要有人工智能锁,温一诺都能畅通无阻。

    想到何之初的庞大财力,还有在世界各地的产业,温一诺笑成了一朵花。

    哎嘛!可把她牛逼坏了!

    叉会儿腰.jpg。

    何之初发话,傅宁爵当然不能再争了,他只好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说:“……我家附近有个湖,湖里有很鲜美的淡水鱼,有空去我那儿划船捞鱼,也很好玩的。”

    温一诺笑着说:“小傅总不是要带我打猎吗?这边有可以打猎的地方吗?”

    傅宁爵这时才振奋起来,笑着连连点头:“有啊有啊!我马上去办打猎证!”

    他现有的打猎证是加州的,不是全国通用的,每个州都有自己的规矩,他得重新办一个。

    温一诺点点头,对韩千雪说:“韩大律如果不忙的话,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打猎?”

    韩千雪笑着说:“我还没有休假,暂时不能啊……你们看我老板在那边呢,可不要给我拉仇恨……”

    温一诺回头看了冷若冰霜的何之初一眼。

    何之初见她看过来,不由对她笑了笑,就像是冰川突然融化,暖意扑面而来,让她的指尖都在颤栗。

    温一诺有些慌乱地回过头,心想哎嘛,何之初这个人真是妖孽……

    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能动人心魄。

    不愧是苏神!

    萧裔远却有点心不在焉。

    他拿着手机查这边口碑最好的dna亲子鉴定实验室,最后锁定了一家市区的实验室。

    从机场出来,何之初让萧裔远和韩千雪也去他那里住,说需要随时沟通官司的事。

    这个理由太强大了,萧裔远本来想自己找地方住的,这时也不得不答应,跟着上了何之初的专车。

    傅宁爵和傅夫人有傅家的车来接。

    看着温一诺他们跟着何之初走,傅宁爵有些羡慕。

    傅夫人瞧他没出息的样子,用手点点他的脑袋:“……本来我邀请,一诺肯定会答应,你干嘛自己说?你说了,一诺肯定不会来。”

    “为什么啊?可我是诚心诚意的!”傅宁爵有些挫败地说,“不过何先生也太护犊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一诺是他亲妹子呢!”

    “何止亲妹子啊……有些亲哥也未必对亲妹子这么好。”傅夫人叹了口气,“不过他对她是真的兄妹感情,幸亏他没有别的想法,不然你们都得完蛋,他要是喜欢一诺,就没你们的事了,包括萧裔远都不能跟他争!”

    这一点傅宁爵承认,他认真点头:“我觉得我从何先生那里学了很多手段,如果一诺喜欢,我可以像何先生一样!”

    “你以为这是能学到的?!”傅夫人发现自己儿子遇到温一诺,就一步步往“沙雕”的方向滑行,“人的底气和气度来自他的社会地位,等你有了何先生那样的地位,你不用学。如果没有,学了也没用。”

    傅宁爵哀嚎一声:“妈!您可是我亲妈!有这么打击儿子的吗?”

    “就是你亲妈才跟你说实话,别人我才懒得管呢!”傅夫人看着傅宁爵那张酷似他爸爸傅辛仁的脸,爱怜地拍了拍他的面颊。

    ……

    萧裔远坐在何之初的专车里跟韩千雪和温一诺一起来到何之初位于dc华盛顿特区的大宅。

    这里的地方明显比加州要小,同样是寸土寸金,可有钱也买不到加州那么大的地皮建“宫殿”。

    当然何之初的家,比周围的房子还是要大很多。

    普普通通的法式乡村别墅样式,但比加州眉兰妮小区米勒太太那栋法式乡村别墅,要大出一个数量级,只是院子和屋后的草坪没有那边的大。

    大家坐了一天飞机,都累了,吃完晚饭就各自回房休息。

    萧裔远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趁大宅里别人还在睡觉,一个人打车去了市区那所做dna亲子鉴定的实验室。

    他要亲自做亲子鉴定才放心。

    那边的服务很多,萧裔远要了加急服务,一个小时就能出结果。

    他找了个露天咖啡店喝咖啡吃早餐,一边刷手机看新闻。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回到那家实验室,拿到了dna亲子鉴定结果。

    这里的服务非常到位,那位穿着白大褂的女工作人员很详细地给他讲述鉴定结果。

    “这位先生,我们的鉴定结果表明,这两个人,跟您没有亲子关系。”

    萧裔远心一沉,“……真的?真的没有嘛?你们的误差是多少?”

    “先生,如果鉴定您跟他们有亲子关系,才会有误差。如果鉴定没有,那是一点误差都没有的。”那个女工作人员耐心地说,看起来是经常给人检测解说。

    “因为鉴定有亲子关系的可能性,是99.99999%,其实达不到百分百的确定。但是如果鉴定没有亲子关系,那就是没有亲子关系,百分百确定,没有误差。”

    萧裔远明白过来,心情更加沉重。

    他有些不甘心,也不想回去面对别人。

    他又拿出手机,把上次检索的结果调出来,又在市区找了几个实验室,虽然口碑不比这个,但也是几十年的历史,都是老牌的。

    他一上午打车跑了三个实验室,一直忙到下午两点。

    手里四份dna亲子鉴定报告,都是同样的结果:鉴定人跟被鉴定人没有亲子关系。

    所以那份匿名邮件里附带的报告是真的。

    他确实不是萧爸萧妈的儿子。

    走在dc豪华又宽敞的大街上,萧裔远心里空荡荡的。

    他其实是个感情淡薄的人,包括亲情在内,但是感情淡薄,不等于没有感情。

    萧爸萧妈作为父母,对他来说还是不错的,至少比对萧芳华还要疼爱得多。

    当然他也知道萧爸萧妈“重男轻女”特别严重,所以仅仅看在他是个儿子的份上,也会对他好的。

    那他们知道他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

    肯定是知道的。

    萧裔远想起萧芳华经常说的话,说他一岁的时候被在外打工的萧爸萧妈带回来,瘦的像个小猴子,还特别喜欢哭,一哭起来,嗓门惊天动地。

    萧芳华比他大七岁,已经记事了。

    而且小时候,他是萧芳华一手带大的,萧爸萧妈那时候回来找了新工作,还是体制内的,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带孩子做饭都是萧芳华的事……

    想到这里,萧裔远心里又是一动。

    萧爸萧妈当年一直在外面打工,学历也不高,为什么他们一回到老家,就能进体制内工作?

    他妈还进公立小学做了有编制的正式老师。

    他爸就更厉害了,进的是市里的一个市属机构,退休的时候已经是科长级别了。

    可他爸连大学都没上过,更别说考公务员了。

    当然,二十多年前,那时候考公制度还不完善,有很多空子可钻。

    可他爸妈没有任何后台,也没有钱,谁让他们钻空子啊?

    还有,他到底是怎么从亲生父母手里,来到萧爸萧妈身边的?

    他是一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的吗?

    可萧爸萧妈那抠门的样儿,他们那个时候拿得出那么大笔钱买儿子吗?

    萧裔远脑子里一瞬间转了很多念头,他甚至想到对他一直很好的大姨刘秀娟。

    刘秀娟是江城市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曾经也是从大城市回老家的,她对他特别慷慨,从他记事的时候开始,她给他的压岁钱都是以万为单位的,曾经还让他的小表弟羡慕嫉妒恨。

    刘秀娟,知道他不是她妹妹刘秀玉的亲生儿子吗?

    如果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比对亲生儿子还慷慨。

    如果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比对亲生儿子还慷慨。

    想来想去,萧裔远发现,如果他想寻找自己的身世,他大姨刘秀娟居然是唯一的突破口。

    他在街上逛了半天,终于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打车回到郊区何之初的大宅。

    此时大宅前面的院子草坪上,摆着三三两两的长桌,桌上铺着棕黄和浅灰相间的格子桌布,很有秋天的气息。

    再加上草地上三三两两的黄叶,居然是一叶知秋了。

    萧裔远从车里下来,付了钱,缓步推开半人高的铁艺门。

    韩千雪回头看见他,忙走过来说:“萧总回来了,何先生今天开party,请了所有评委,参加三轮比赛的选手,还有筹备委员会的人。对了,司徒大少和九叔也来了,那边沈总一家人都到了,还有一个诸葛含樱小姐,她说来找你的。”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