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5章 我想看看一个人(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听着就有些头疼。

    他对诸葛含樱没那种意思,但是诸葛含樱紧追不舍。

    而且他之前为了弄到票去看温一诺比赛,确实欠了诸葛含樱一个人情。

    现在要避而不见也太low了。

    萧裔远心里虽然觉得烦躁,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点了点头,“谢谢韩大律,我先去吃点东西,今天在外面有点事,跑了一整天,只喝了点咖啡。”

    “啊?那快去那边,那边请的是唐人街最好餐馆的大厨准备东方菜,和米其林三星酒店的名厨准备西方菜,你不是喜欢吃煎牛排吗?先去西餐那边吃点吧。”

    韩千雪给他指了方向。

    萧裔远看了一眼,转身却往大宅里面走去。

    他得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再换身衣裳。

    他实在太饿了,都不想冲澡,只是换了简单的黑色t恤和卡其色休闲裤,穿着一双平底休闲鞋就这样出来了。

    他的t恤样式简洁,剪裁非常合身,是拉夫劳伦今年的新款。

    他来这边之后买了一打同样款式不同颜色换着穿。

    换了这身衣服之后,他在一群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当中不很起眼,甚至看上去像是今天的侍应生。

    萧裔远这时已经学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走到米其林三星酒店的名厨掌勺的地方,要了一块刚煎好的牛排,洒了点柠檬汁,一点点自研的黑胡椒,然后拿了两个刚烤出来的小面包,躲在一旁大快朵颐。

    他一边吃,一边不忘把全场仔细看了一遍。

    没有看见何之初和温一诺。

    除此以外,都是今天邀请的客人。

    比如那十个评委,司徒澈和他的筹备委员会,带着他的女秘书诸葛蕴柳。

    司徒兆和司徒秋、沈齐煊站在一起说话,三人都端着一个玉白描金边的骨瓷盘子,里面放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是自助餐的模式,但是又有点餐制的慎重。

    沈如宝和几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男男女女在一起说话,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白人男女,但是对沈如宝非常客气恭敬。

    沈如宝还是那股略带傲慢的颐指气使,并没有因为这些人是白人就格外有礼貌。

    倒是挺自始至终的。

    参加比赛的道门中人今天都没穿道袍,而是穿着绸制唐装,看上去个个仙风道骨,挺有范儿。

    诸葛先生照例是他们中间的中心,一群人围着他说话。

    萧裔远移开视线,看见草坪的另一边就纯粹是中年白人男女,都穿着看上去就很贵的晚礼服,男人是燕尾服,女人穿的那些特别有设计感的晚礼服,搞不好是高级定制。

    那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还以为是何之初的朋友。

    草坪四周的树上挂着很古朴的木质灯笼,里面的灯却是led,发出银白的冷光,照的大树越发绿森森的,草坪也盈澈透明,像是误入了精灵人的植物王国。

    这时诸葛含樱来到他身边,小声说:“……萧裔远?”

    萧裔远抬头,看见是她,忙把嘴里的牛排咽下,又喝了一口柠檬薄荷水漱口,才彬彬有礼地说:“是诸葛二小姐,幸会。”

    “我说了很多次了,裔远,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们是不是朋友?是朋友你叫我含樱就可以了。”诸葛含樱双手合什抱在胸前,像是在祝祷一样对他求肯说道。

    萧裔远笑了笑,“好吧,含樱小姐。”

    诸葛含樱:“……”

    算了,只是个称呼,诸葛含樱也不再纠结。

    萧裔远跟她寒暄几句,就朝草坪另一边的白人那边抬了抬下颌,问道:“……那边的人都是谁?你认识吗?”

    诸葛含樱看了一眼,说:“……他们都是这边国会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中间那个笑起来最和蔼的中年男人,是今年刚刚任命的最高法院**官,据说是保守派。”

    萧裔远:“……”

    何之初跟他们这些人的距离,果然至少隔着一个银河系。

    他默默又喝了一口柠檬薄荷水。

    诸葛含樱这时想起父亲让她做的正事,声音又压低了一些:“……裔远,你跟何先生很熟悉吗?”

    萧裔远顿时警惕起来,不动声色地说:“不熟,不过他是我的代理律师。”

    “……哦,我看他好像对你挺不错的,你能不能帮我爸爸一个忙,求求何先生,剩下的钱让我们分期付款呢?我们最近已经卖了很多产业,可是利息方面还是不太够……”

    诸葛含樱结结巴巴地说。

    萧裔远:“???”

    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不可能替他们大包大揽。

    “含樱小姐,这些我真的不懂,我就是个写程序的码工,那么复杂的事情,你们还是主动找何先生谈吧。”萧裔远犹豫了一下,还是指点诸葛含樱,当做是还他欠的人情:“何先生其实是个很讲道理的人,只要你们没有做过特别出格的事,他不会逼你们的。如果做错了,诚恳道歉,别耍小心思。”

    萧裔远顿了顿,“……何先生的手段,不是你我能臆测的。坦白从宽四个字,只要做到了,何先生真的不会为难你们。——你别去,让你爸去才叫有诚意。”

    他并不知道诸葛含樱说的是哪些事,也不明白他们怎么就欠了何之初钱。

    但是看何之初的样子,挺有格调,不像是放高利贷的。

    萧裔远能说的都说的,最后一句就是看在诸葛含樱给他弄的那张票的面子上。

    诸葛含樱听了一会儿,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裔远,我马上去找我爸爸。”

    诸葛含樱走后,萧裔远看着她的背影,有点感慨。

    他在飞机上遇到诸葛含樱的时候,她还是个意气风发刚毕业的大学生,虽然比较花痴,但还是有几分傲气。

    可是现在,整个人都佝偻起来,那股睥睨众生的劲儿都没有了。

    诸葛家遭受了何之初什么样的打击?

    萧裔远这边想着,突然感觉到头顶木质灯笼里的led灯突然全体熄灭,大家发出一阵惊呼之后,又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在草坪上空亮起来。

    仔细看那星星点点的光,竟然没有任何依托,就像是萤火虫的光芒突然放大了数倍,也像繁星掉落人间。

    动听的音乐声缓缓响起来,那是一首很老的歌《昨日重现》。

    这时大宅的门廊处灯光依次亮起来,如同组成一条由灯光组成的星光大道。

    穿着燕尾服的何之初,胳膊里挎着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头戴一顶钻石发冠的年轻女子,从屋里走出来,在门廊的台阶处站定。

    音乐声渐渐低沉下去,但并没有停,依然在大家耳边萦绕。

    何之初戴着可以扩放的蓝牙耳麦,含笑对大家说:“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今天请大家来这里,是有件事要宣布。”

    他托起身边那少女的手,高高举起,说:“我正式宣布,这位温一诺小姐,是我的妹妹,我在这边的所有财富,都跟她共享。以后我如果不在的时候,你们有事找我,可以跟她联系,她可以全权做主。”

    何之初说完,全场鸦雀无声。

    连温一诺都愣住了。

    她是想抱何之初这条大腿,可从来没有想过弄假成真啊喂!

    不过她也是从小就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最懂什么叫不动声色的装逼。

    而且何之初只是说说而已,温一诺才不会当真。

    天上掉下来这么一大块馅饼,温一诺觉得自己的小身板扛不住,接了会被那块馅饼活活压死……

    所以她虽然跟着一脸甜笑,其实半点都没往心里去,所以并没有那种狂喜到不知道是谁的心情。

    而草坪上的人可都当真了,毕竟何之初是谁,他们都是打过交道的,知道他从来不开空头支票。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如宝更是气的脸色迅速转黑,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她好想晕过去,但是看了看司徒秋的脸色,她还是忍住没有晕。

    这是温一诺笑着说:“大家能来今天的party,我和大哥都很开心。刚才大哥是开个玩笑,让大家认个人而已。各位别往心里去。而且我大哥那么多财产,我这个人又不会管账,管不好的。大哥你说笑归说笑,但是玩笑开过头了,把大家吓坏就不好了。”

    何之初挑了挑眉,“你不想要吗?我的一半身家……”

    温一诺忙说:“大哥您说哪里话?我能做您妹妹已经是三生有幸,再要您一半身家,我怕三清祖师爷会直接把我收回去……为了我的小命着想,您还是收回成命吧!”

    她做了个古代戏曲里打躬作揖的动作,只差有个水袖甩一甩。

    逗得大家都笑了。

    那些白人身边有同声传译,此时听了温一诺的话,才松了一口气,而且对她的好感倍增。

    毕竟对有钱人来说,最怕别人觊觎他们的钱。

    所以有个对金钱不动心的人,他们就觉得难能可贵。

    当然,这是他们不了解温一诺的本性。

    这个小财迷做生意手黑起来,连何之初都要自愧不如。

    但是何之初也看出来,温一诺虽然贪财,但是从来不贪“不义之财”,也没想过要坐享其成。

    所以她能自始至终保持心思纯净,没有真的钻到钱眼里,当然就没有被钱主宰她的思维模式。

    可他刚才提出来跟温一诺要共享他在这边的财富也不是随便说说的。

    潋滟的桃花眼里波光粼粼,何之初淡声问:“你真的不想要吗?我的一半身家,绝对是天文数字。”

    温一诺马上说:“我信,我当然信。我可能十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可是,那些钱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您给我送点礼物我可以笑纳,但是一半身家,我何德何能?”

    “德不配位必遭反噬,我还想多活几年。如果有那么多钱,代价是我要短命,我可是敬谢不敏!”她又朝何之初拱了拱手,笑着说:“大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甚至能给您做终身的风水师,帮您趋吉避凶,赚更多的钱!当然,我的收费也是很贵的……”

    何之初看着她的目光更加欣赏,他想再摸摸她的头,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没有这么做,只是握着她的手,说:“那好,等你结婚,我送你一份嫁妆。”

    不等温一诺反对,他继续说:“放心,不会是我一半身家,而是跟你很配的一套礼物,你绝对不用担心‘德不配位必遭反噬’。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妹妹,我怎么舍得你小小年纪就去见三清祖师爷?”

    温一诺被他逗笑了,摇了摇何之初的手,“那就好!大哥!你就是我亲大哥!”

    何之初觉得自己那个妹妹如果长大了,应该跟温一诺一样调皮可爱,可惜她没有机会长大,她的生命,终止在十二岁那年……

    他的脑海里又闪过一些画面,突然头又疼起来了。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集中精神去回想,而是放松自己,从温一诺的手掌中汲取力量。

    他能感觉到,在他头疼的一刹那,温一诺的掌心里有股温暖又坚韧的力量,缓缓没入他的掌心,让他的神经渐渐舒缓。

    他看着温一诺,心里一动,关掉了麦克,轻声问她:“……一诺,你能不能对我用一下‘大梦三生’,我想看看……看看一个人……”

    温一诺:“……”

    她刚才感觉到何之初的呼吸和心跳突然紊乱,所以不由自主用了道家的吐纳功夫帮他舒缓一下。

    没想到何之初提出这个要求。

    刚刚正式向全世界宣布她是他妹妹的大哥,提出这个要求,她能不答应吗?

    温一诺忙点头:“行啊,不过不能在这里,大哥想去哪里试试?”

    何之初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说:“等party结束,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好的。”温一诺乖乖答应了,然后看着何之初走下台阶,跟那群国会山的白人们谈笑风生去了。

    她自己则发现后背出了一身的汗。

    她一直对何之初很崇拜尊敬,不过今天发现何之初也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想一出是一出,但是人家有任性的本钱。

    温一诺把自己放在何之初的地位上响了一下,如果她那么帅,又那么有钱,还有本事有能力有事业,她会被何之初还拽还任性!

    相比之下,何之初真的是蛮克制了。

    温一诺的目光飘向正怒视她的沈如宝,心想连何之初家里草坪上一根草都不如的沈如宝都自视甚高,何之初可以直接上天了。

    可人家没有上,依然在尘世徘徊。

    沈如宝发现温一诺也看了她一眼,然后轻飘飘移开视线,顿时更气愤了。

    她才是今天party的公主,她才是最瞩目的明星!

    这个温一诺,什么年代了,还老土的拜干亲,哼!

    就知道巴结有钱人……

    沈如宝脸色更沉,她喝了一口酒,朝温一诺这边走了过来。

    温一诺一看坏了,狗爹的狗绳没牵好,他的狗女儿找她搞事来了。

    她忙四下看了看,身形轻盈地转了两圈,从台阶上拾级而下,东一转,西一晃,很快融入到人群中。

    沈如宝只觉得眼前一花,温一诺就不见了。

    她睁大眼睛看向台阶,刚才还在上面转了一圈的温一诺,就这样消失了!

    她跑哪儿去了?

    沈如宝揉了揉眼睛,目光在草坪上搜寻,可是就是看不见温一诺的影子。

    “……真是邪了门了……”沈如宝冷笑一声,转身气呼呼去找她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你们看见温小姐了吗?我刚才想找她说话,结果看见她活生生就在我面前消失了!——真的!就跟不是人一样!太邪门了!”沈如宝说的很夸张,还用手捂着脸,跺了跺脚。

    沈齐煊皱了皱眉,“怎么可能呢?你是不是看走眼了?还是没注意人家早就离开了?”

    “我一直盯着她,怎么可能没注意?再说我的视力非常好,不可能看走眼。”沈如宝连连摇头,又看向司徒秋:“妈妈,真的!她嗖一下!就从我眼前消失了!不信你们在这里看,真的找不到她!”

    沈齐煊个子比这里大多数人都高,他抬头四下看了看,说:“……可能回屋里去了。”

    “可是那扇门从他们出来之后就一直关着,我不觉得她进去了。”沈如宝还是坚持。

    司徒兆在旁边笑呵呵地说:“可能她进去就把门又关上了,贝贝,这不是什么大事。”

    “你们觉得不是吗?可是我觉得……温一诺真的不像人……”沈如宝嘀咕着,挪到她妈妈身边,寻求唯一剩下的支持。

    司徒秋这时才慢条斯理地说:“……你真的是看见她在你面前消失的?”

    “千真万确!”沈如宝才不会说是自己眼神不好,她相信温一诺就是突然消失的。

    司徒秋笑了笑,“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她是道门中人,可能对你使了障眼法。”

    司徒兆和沈齐煊对视一眼,都觉得有道理。

    温一诺确实是很有本事的道门中人,她在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里能以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年龄进入决赛,可见一斑。

    这种人对沈如宝使个障眼法,比喝杯水还容易。

    司徒秋拉着沈如宝对司徒兆和沈齐煊说:“我带贝贝去那边玩玩,免得她吵吵嚷嚷烦你们。”

    “我哪有……”沈如宝嘟起嘴,不过还是跟着司徒秋走了。

    司徒秋拉她走到一旁,才小声说:“贝贝,以后这种话不要乱说。”

    “什么话?”

    “说温一诺不是人的话。”司徒秋声音压得很低,“这里那么多道门高手,怎么会容许不是人的生物混迹在人群里?”

    “那怎么了?他们要捉拿温一诺,我可乐见其成。”沈如宝笑了起来,“可把这个狐狸精抓走了!”

    她话音刚落,整个草坪上漂浮的星星点点的光芒砰地一声,突然又消失了。

    沈如宝头皮发麻,结结巴巴起来:“……妈……妈……怎……怎么回事?”

    “没事,我在这里。”司徒秋护住了沈如宝,眯起双眸,真的看见一只火狐的影子从草坪边缘一晃而过。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