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7章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这么说,是因为她在用“大梦三生”追溯唐芷离往日经历的时候,发现她的过去那么久远,久到她差一点以为她看见了唐芷离的前世……

    不过她当时很快稳住心神,确定那不是唐芷离的前世,而是她这辈子的过往。

    跟别人不同的是,唐芷离的过往,比一般人要漫长多了。

    她后来又仔细研究了一下道门有关“大梦三生”的著述,才终于确定,所谓的“大梦三生”,不过是指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也符合道门“活在当下”的理论基础。

    如果要较真,道教并不像宗教,它更像是一种思想体系,讲究的是超凡脱俗的人生态度,今朝有酒今朝醉,有花堪折直须折。

    在这种顺兴而为的氛围下追求大道永生的概念。

    所以它最看重今生的修行。

    至于前世和来生,道门一直是一种非常洒脱的状态。

    温一诺对何之初说清楚之后,又问他:“要不要把灯熄了?”

    何之初架着腿坐在单人沙发上,两只手很随意地搭着沙发扶手,虽然他坐着,温一诺站着,可是却有股睥睨之姿,好像天下都在他掌握之中。

    温一诺不由自主站直了身子。

    何之初勾了勾唇,淡淡地说:“……熄了。”

    黑暗里,人的感官会变得更加敏锐,应该更好配合温一诺。

    温一诺点点头。

    她关了房屋里的灯,但是从淡色窗帘那边有草坪上的灯光映照过来,影影绰绰,映出屋里的一切,像是用粉彩画的一幅画,远看清清楚楚,近看全是深深浅浅的斑痕。

    温一诺还是穿着那身白色蓬蓬裙的晚礼服,头上的钻石发冠在黑暗中反射出屋外的光线,发出莹白的光。

    她亭亭玉立站在房屋中间,就像朵暗夜里含苞待放的昙花。

    何之初的瞳仁几不可察地缩了一下,他瞬间想到了和妹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他抱着小小的她去看半夜开放的夜昙花,她总是撑不到开花的时候,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那样美好而宁静的日子,随着他身边亲人一个个离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何之初看着温一诺身姿笔直站在房屋中间,先是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胸前飞快地比划了几个手势,动作流畅自然,带着点舞蹈的韵律。

    然后倏然睁开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屋里的光线很暗,何之初也记得温一诺的眸子比一般人要黑,可是在昏暗的房间里,他居然看见她一双眸子亮的惊人,如同反射着绚丽阳光的黑曜石,熠熠生辉。

    她优雅地伸出右手,摆出个托举火炬的动作,然后拇指、食指和中指并起来,轻轻打响了一个响指。

    一只只梦幻般半透明的白******从她手指尖飞了出来,往何之初那边飞过去。

    温一诺的声音纯净如没有污染的雪山上流下的清泉:“……闭上眼睛,跟着蝴蝶,去看看你的记忆深处……”

    何之初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渐渐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

    温一诺也闭上眼睛,思绪仿佛附在那些翩翩起舞的半透明蝴蝶身上,飞向遥远的未知。

    她的视角,就像那只比赛中一直跟着他们的无人机,默默地跟随何之初。

    她看见一栋白色建筑,气派又辉煌,但是样式非常奇特,不是她见过的那些古建筑,或者欧洲的皇宫样式,而是有种超出时代的后现代特色。

    房子四周有高大的围墙,围墙上还有一些她没见过的仪器或者装饰。

    一只飞鸟从对面滑翔而来,企图飞到围墙里面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可是它还没有飞过去,一道激光悄没声息从围墙上某个装置放射出来,将那飞鸟化为灰烬。

    温一诺:“……”

    她的心有点乱。

    何之初的过去,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甚至比唐芷离还要让她惊讶。

    唐芷离的过去虽然漫长,可到底是同一文化渊源,她熟悉且放心。

    而何之初的这一切,她根本不熟悉。

    不过她还是按捺住自己的不安,不动声色引导着她的蝴蝶继续往前飞。

    这时那围墙的大铁门门口停下来一辆银色超跑,就像蝙蝠侠的座驾,只是没有那么花哨。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他身形很高,风度翩翩,不过一张脸有些清冷。

    正是青少年时期的何之初。

    他一路走向大门,门前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向他鞠躬行礼,叫他:“……何少。”

    何之初连看都不看那些人,快步走了进去。

    没多久,他快步跑上台阶,推开那栋后现代建筑门廊里包了厚重牛皮的大门。

    那门吱呀一声打开,屋里的人倏然回头,然后一齐说:“何少回来了!何少回来了!”

    少年何之初的声音比现在要清润,没有那么低沉而磁性,但是也很好听,如玉琳琅。

    他皱起眉头,“你们在做什么?”

    “何少,顾教授把他的女儿送来了,不过……不过她躲起来了,我们正在找她。”

    何之初从玄关走进客厅。

    一个样貌普通,但是气质清华眼神灵动的中年女子拎着行李箱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一边冷声说:“何承坚!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离婚!我只要离婚!”

    另一个英俊沉稳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追了下来,一边疾呼:“素素!素素!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可是那被叫做“素素”的女子根本不理他,反而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走下楼梯。

    抬头就看见正在客厅门口的何之初。

    这个中年女子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和柔情。

    温一诺看的清清楚楚,这是一个母亲的眼神,她很确定,这个女人肯定就是何之初的亲生母亲。

    果然这叫“素素”的女人说:“……阿初,妈妈要跟你爸离婚,你……”

    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突然叫道:“找到了!顾小姐找到了!”

    他手一抖,掀开一张方桌的桌布。

    就在那桌子底下,一个穿着小裙子的小姑娘,瘦得不成人形,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眼睛越发显得大了。

    她抱着一个黑头发的人偶娃娃,从桌子底下,怯生生地看着桌子外面的人。

    “……不要抓我……不要打针……不要摔我……不要打我……不要!不要!不要!……我会乖!我不淘气!”她疯狂地摇着头,头发很短,贴在头皮上,像是刚刚长出一些发茬。

    如果她不说话,也不是穿着小裙子,温一诺可能会把她认成一个小男孩。

    砰地一声巨响,那个叫素素的中年女人扔掉了手里的行李箱,她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叫,像是无法忍耐的惊恸,又像是母兽对幼崽天然的回护和爱怜。

    她扑过去,跪在那张方桌前,强忍泪水,对那吓得浑身发抖的小女孩伸出双手:“……念之……我可爱的小念之……来……到伯母这里来……”

    那小女孩还在颤抖,不过她好像不敢拒绝,一边想要抗拒,一边又忍不住往外爬,那股矛盾又恐慌的神情出现在她可爱的小脸上,直让人肝肠寸断。

    小女孩那股吓到骨子里的反应,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只想把她抱在怀里,安抚她的惶恐和不安。

    瘦小的女孩从方桌底下慢慢爬出来,那只小人偶不小心掉在地上,她忙捡起来,抱在怀里拍了拍,带着眼泪哄着小人偶娃娃:“……不哭不哭……娃娃不哭……”

    等她终于从桌子底下爬出来,那中年女子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不住亲吻她的额头和面颊,哽咽着说:“别怕……别怕……没人再敢给你打针,没人再敢打你摔你折磨你……只要我秦素问还活着,谁想伤害她,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她最后一句话近乎凄厉,但是那小女孩却好像听懂了,不仅听懂了,而且还得到极大安慰。

    她甚至松开自己的人偶娃娃,一把抱住那个中年女子的脖子,轻轻跟刚才拍她的人偶娃娃一样,拍着那女子的后背,小声说:“不哭不哭……伯母不哭……我会很乖……不要……不要打针……谁都不要……”

    “嗯,我们不打针,谁给你打针,伯母就枪毙她!”那中年女子将她抱了起来。

    而少年何之初这时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他看着那中年女子怀里的瘦小女孩,艰难地说:“……这就是念之?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她今年六岁了吧?可是看上去……”

    看上去像是三四岁的孩子,严重营养不良。

    “你说呢?”那中年女子抿了抿唇,对少年何之初很认真地说:“她用自己的命,救了你一命,你以后也要用你自己的生命守护她。”

    少年何之初重重点头,“我会的,只要我活着,没人能伤害她!”

    温一诺看到这里,脑海里顿时掀起惊天巨浪!

    真特么日了狗了!

    她没听错吧?!

    这个小女孩也叫念之?!

    那工作人员说是顾教授的女儿,所以她也叫“顾念之”?!

    这不是跟如今上议院的首席法律顾问顾念之一个名字吗?

    还是只是同音字?

    温一诺狐疑不已,不过还是继续耐着性子看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温馨又美好。

    那个叫“秦素问”的中年女子原来是个很厉害的律师,不过自从六岁的小念之来到她家,她辞去工作,专门在家带孩子。

    少年何之初应该在住校,但是每个周末回来,他都能看见那个胆小的、羞怯的、受惊过度的小女孩,一天天开朗、快乐、自信,而她也展示了惊人的天赋,和,惊人的食欲。

    她在何家的生活过得太好了,整个人以吹气的速度胖了起来。

    再也看不见那俏丽灵动的轮廓,长相越来越平庸,但是她的性子太可爱了,每个认识她的人都会跟她成为朋友。

    看得出来,在秦素问和何之初的共同努力下,这个小姑娘的心理问题终于得到极大缓解。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好像也就一瞬间,到了顾念之十二岁生日。

    温一诺只看见十二岁带着钻石发冠的胖胖女孩对着蜡烛许了个愿,然后灯光熄灭,再亮起来的时候,她不见了。

    地上只有一顶钻石发冠,刚才还带在她头上……

    温一诺的手骤然握紧。

    她看见何之初开始不眠不休的寻找顾念之,他和何承坚两人甚至连军队都调动了,可是顾念之还是没有踪影。

    一个月之后,他们得到消息,来到一个广场。

    在这里,温一诺目睹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

    就在那场几乎把地面炸出一个深坑的车祸里,十二岁的顾念之,跟一个绑架她的坏人同归于尽。

    温一诺甚至没看清绑架她的那个“坏人”是谁。

    她只看见何之初拼命想往前跑,想去救顾念之出来,可是他被好几个人紧紧拽着,无法挣脱。

    在那辆车爆炸的一刹那,何之初晕了过去。

    温一诺的眼前也黑了。

    她什么都看不见。

    她集中精神,再次驱使她的蝴蝶,可是那些蝴蝶跟没头苍蝇似的,四处忽闪,找不到出去的路。

    她急了,想跟何之初联系,可是这时候的何之初,好像睡着了,怎么叫也叫不醒。

    过了好一会儿,温一诺眼前才又出现光亮。

    她看见何之初跟他父亲争执,不信那个“顾念之”已经死去,执意出去寻找。

    看见他在南美带着何家成为“地下教父”,又在北美成为著名律师,收购了很多产业。

    他执着地到处寻找顾念之,却一无所获。

    最后他放弃了,将所有产业处理了,不过他还是留下一个“七年条款”,也就是七年之内,他和顾念之都没要回财产的话,这些人才能真正拥有这些财产。

    现在不到七年,他回来了,他随时可以要回自己的财产。

    温一诺看见何之初那黯然离去的背影,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那个顾念之,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顾首席?

    就在这时,她面前的画面又黑了下去,不过这一次,很快又亮了起来。

    温一诺心里一动,她察觉到她现在看见的画面,不是过去,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这是她第一次用“大梦三生”看见未来!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她看得见蓝天如碧,和风习习,一个平整宽敞的广场四周站立着高大的灯柱,玉兰花苞形状的灯顶简洁雅致。

    广场上热热闹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型游乐场。

    她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拉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走了过来。

    温一诺瞪大眼睛:行了!破案了!

    何之初记忆里那个胖胖的小女孩,果然就是顾首席顾念之!

    那个胖胖的小男孩不就是她和霍先生的儿子阿绥吗?!

    她见过的!

    顾首席娇俏明媚,如同娇艳的海棠一样动人,手里牵着的阿绥更是玉雪可爱,长得比女孩还要漂亮。

    “旋转木马!我要坐旋转木马!”阿绥大叫起来。

    顾首席笑着抱着他放了上去。

    旋转木马在身边转来转去,木马上的小孩子笑得无比开心快乐。

    这时广场上空飘来一艘艘色彩艳丽的热气球。

    小阿绥胖胖的手指指向天空:“妈妈!我要坐热气球!”

    顾首席眯了眯眼,“好,我们去坐热气球。”

    她牵着小阿绥去排队买票。

    小阿绥手里握着的氢气球不小心松开了,几只氢气球飘飘荡荡飞向天空。

    “气球!我的气球!”小阿绥急坏了,拼命挣脱顾首席的手,跟着气球跑出去。

    顾首席急忙追了过去。

    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那几只飘飞的气球。

    小阿绥措手不及,一头撞到一个男子身上。

    那男子很是耐心地扶住了小阿绥,轻言细语地说:“别急,气球在这里,永远不会走。”

    顾首席惊讶地停下脚步,看着那男人将小阿绥带到她面前。

    正是一身休闲打扮的何之初。

    顾首席一时好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才好,有些手足无措地将小阿绥的手牵过来,抬头说:“……谢谢你。”

    何之初笑着点点头,把氢气球塞回到小阿绥手里,拍拍他的头,又往前走去。

    他好像也是要去买票排队坐热气球。

    顾首席好像松了一口气,但是神情又有些不自在。

    紧接着,大家排队登上自己的热气球。

    顾首席和何之初居然买的是同一个热气球的票。

    两人都笑了笑,何之初退后一步,让顾首席带着小阿绥先登上热气球,然后自己才跳了上去。

    顾首席将小阿绥圈在怀里,给他指点着远处的美丽风光。

    何之初不知道怎么回事,目光总是不由自主被这母子俩吸引。

    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们,可是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一路上,他就一直在观察在母子俩,看着他们说话,看着他们互相拍手,看着他们笑得开开心心。

    最后在走下热气球的时候,何之初终于问道:“……冒昧问一声,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关于未来的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