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8章 醍醐灌顶的点醒(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激动不已,这是未来顾首席会带着小阿绥跟何之初见面吗?

    看起来小阿绥比现在年纪大一些,但依然是个小孩子,那是不是说明,他们相见,就在不远的将来呢?

    可惜她看不见确凿的时间,那个广场周围好像围了一层雾气,她看不清广场周围的情形,不然还能看看有没有时钟等报时标志。

    她一边仔细到处寻找,一边琢磨她要不要跟何之初说……

    不过温一诺是个很谨慎的人,“大梦三生”她才用没两次,看见的过去和现在的事没关系,看见未来就有点玄了。

    她心里没底,打算要好好咨询一下老道士。

    而且这个时候,她下意识回忆起路近的叮嘱。

    她记得路近要她照顾何之初,还说他脑子可能有点不好使,并且让她顺便问他要不要来国内,如果要来,还要提前通知路近,因为路近还得准备一下。

    温一诺现在想起来,只觉得疑窦丛生。

    何之初经常头疼,这是字面意义的“脑子有点不好使”?

    如果何之初要去国内,得提前通知路近,路近还要准备一下。——何之初不是他朋友吗?朋友去看他,还要提前准备什么?准备饭菜吗?

    还有,路近就是顾首席的父亲,又是何之初的朋友,他为什么不告诉何之初,顾念之并没有死?

    不仅没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并且跟霍先生结婚,甚至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温一诺一瞬间想到这么多矛盾又疑惑的地方,她很快下了结论:她不能随便张口就瞎比比,搞不好给何之初带来更大痛苦,她对得起他对她的维护和慷慨吗?

    因此温一诺很快收回思绪,掐灭了“大梦三生”。

    何之初这时醒了过来,很快从幻境中脱离,轻声说:“……还有吗?我想多看看她……最后面那些画面是怎么回事?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那对母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记忆里?为什么我现在却想不起他们的样貌?”

    他揉了揉眉心,昏暗的房间里,温一诺甚至能看见何之初疲惫的面庞。

    那一段关于未来的画面,虽然在温一诺脑海里印象深刻,可是在何之初脑海里只如昙花一现,很快消失了踪影。

    就像做了一个甜美的梦,却在睁开眼睛的刹那,忘得干干净净。

    只记得梦中那种美好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带来的感觉,却再也想不起来了。

    人似秋鸿有来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大梦三生,就是这个意思吧?

    温一诺其实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觉得肯定跟“大梦三生”这个道法有点关系。

    她不动声色地说:“……最后那段画面,是你未来某个时刻。”

    何之初闭了闭眼,仰靠在自己的单人沙发上,喃喃地说:“一诺,能再让我看看他们吗?”

    他直觉那是对他很重要的人,想记住他们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压根没觉得那就是顾念之,因为他已经对她的死深信不疑。

    温一诺不敢莽撞,轻声说:“……如果再看一次,未来可能就变了,你也许在未来再也遇不到这对母子,你还确信你要再看一遍吗?”

    “那不用了。”何之初下意识拒绝,“如果未来能遇到,那就遇到再说吧。”

    潜意识里,他觉得这两个人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他不想失去跟他们相遇的机会。

    温一诺点了点头,“何大哥还有什么要看的吗?”

    何之初苦笑:“那些事,你也看见了吧?所以她十二岁那年,真的就过世了。”

    温一诺不敢说顾首席还活着,她满脑子的问号都要炸开了,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说:“何大哥,我看见的,是你允许我看见的。如果你不允许我看见,我是看不见的。”

    就好像那天她只有征求到唐芷离的同意,才能看见她的那些过往。

    何之初:“……”

    他是个警惕心很重的人,能够敞开一部分记忆让温一诺追溯,已经很了不起了,他不可能对她开放所有记忆。

    因此他也没有反驳,只是说:“谢谢你一诺,我很高兴认识你。”

    温一诺:“……”

    “我已经在这边待太长时间了,今天晚上就要回去。以后有事,你用这个手机联系我,里面只存有我的电话。”何之初说着,把一支手机放到温一诺手里,“今天的party结束,就算是我们告别。”

    温一诺惊讶不已,“……可是我们的比赛还没结束呢!您走了,那评委怎么办?十个评委会打平的……”

    “决赛的视频,我会让司徒澈发给我,然后我会做出自己的评价,别慌,不会耽误你的。”何之初站起来,走到温一诺身边,轻轻抱了抱她,“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妹妹。如果念之长大了,肯定是你这个样子。”

    温一诺在心里狂呼:“……顾首席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等我弄清楚所有原因,我会帮你们重遇的!”

    她抿了抿唇,握住了何之初给她的手机,说:“何大哥什么时候走?要去机场吗?”

    何之初笑了笑,走回到窗边,轻轻“嗯”了一声,“……我一会儿下去,你先走吧。”

    “好的。”温一诺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走出小房间,还轻轻给他带上门。

    何之初等温一诺走了之后,才给路近打电话,说:“路教授,我得回去了。”

    那边的路近大大松了一口气,笑着说:“这么早就走啊?你见到我的小徒弟温一诺了吧?我让她照顾你的。”

    “见到了,我已经认她做妹妹了,还想让她分享我的一半身家,可她拒绝了。”何之初轻笑,“是个好姑娘。”

    能拒绝这么大诱惑的人,绝对屈指可数。

    路近哈哈大笑:“我徒弟是挺有意思,明明是个财迷,还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啧啧,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教出来的。”

    何之初没有笑,淡淡地说:“这一次麻烦路教授了,用了这么多能量送我来回,我会给你把路费打过去。”

    “嘿嘿,那还不错,不然被人知道我偷偷放你过来,就得我掏钱给你出‘路费’了……”路近知道何之初要走了,心情很是愉快。

    这一次他是担了风险,偷偷放何之初过来的。

    本来是想试试让何之初接受现在的顾念之和小阿绥,可是何之初刚过来,就被顾念之的丈夫霍绍恒发现了。

    他在对他的状况评估之后,告诉路近,何之初的状况还不稳定,有时候遇到刺激,会头疼,这些都会影响当年路近催眠的效果。

    路近决定还是再等两年,暂时不跟何之初说明顾念之的现状。

    他让温一诺试探,也是想看看霍绍恒的判断准不准确。

    事实证明,霍绍恒就是霍绍恒,他可能科学知识没有路近丰富,可他的直觉和判断力,就连路近也要甘拜下风。

    何之初跟路近约定了晚上离开的时间,才下楼跟那些朋友寒暄。

    他跟他们一一道别,说处理完这边的生意,然后又要回老家了。

    这些人很是惋惜,但是对何之初也非常客气尊敬。

    温一诺是先下楼的,她神情有些恍惚,心里搁着有事,注意力就不太集中。

    一个人走到放甜品的长桌上,挑了几样糯米做的小巧点心,用小盘子装着,走到一旁木质灯笼的暗影里,开始静静吃喝。

    她的目光随意在人群中逡巡,突然看见了萧裔远。

    银白灯光下,头顶是藏蓝的天幕,他站在那里,穿着简简单单的休闲服,俊美的容貌让月色繁星都相形见绌。

    周围围着几个女孩,一个个花痴一样仰头看他,视线里恨不得生出钩子,把这个男人钩回家藏起来才好。

    一个男人,能长成这个样子,还让人活不活?

    温一诺面无表情收回视线,对萧裔远这种招蜂引蝶的样儿很不待见。

    司徒澈好不容易结束了“商业互吹”,才借口要吃点东西,离开了那个圈子。

    他心不在焉地挑了几样吃食放到盘子里,目光专注地在人群中寻找。

    当他看见隐藏在暗影里的温一诺,心里一喜,忙走了过去,说:“一诺,你一直在这里吗?”

    “是啊,我跟何大哥说了会儿话,就过来了。我有点饿,顺便吃点点心。”

    她把手中盘子里的点心给司徒澈看。

    司徒澈笑着说:“巧了,我也在吃甜品。”

    温一诺看见了,抿嘴轻笑,“澈少你厉害,这一次可是要竖立你在葛派和司徒家的威望了。”

    她很自然地把话题转到司徒澈身上。

    司徒澈察觉到了,但是自己做的事能被心上人一语道破,他又有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不用沟通,不用言语,她知道他在做什么的感觉,真好。

    司徒澈点点头,“这一次确实费了很大功夫,不过一诺你这么厉害,也帮了我不少忙。等比赛结束,我想聘你做我们司徒家族企业的特聘风水师,怎么样?除了百万年薪以外,我还给你我们公司的股份,怎么样?”

    司徒澈知道白送的东西,温一诺不会要。

    但是以工资和劳务的形式,她是一定会要的。

    可惜这一次他没算准。

    “哈哈,那当然好!可是我不会留在国外的,我会回国。其实我已经想家了。”温一诺叹了口气,“我想妈妈,师父,想师祖爷爷,想三亿姐,狂人妹,甚至连跟我吵过架的人都有点想。”

    司徒澈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是吗?可是现在交通那么方便,你可以每年都回国啊……”

    “是啊,交通方便,所以偶尔出国旅游是可以的,在国外长住就不必了。”温一诺似笑非笑地说,“澈少,你前程远大,一定不要放弃,要好好加油哦!”

    温一诺握着拳头,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司徒澈:“……”

    “澈少,温小姐,你们好。”诸葛蕴柳彬彬有礼的声音在他们耳畔响起来。

    温一诺早发现这个女人一直在看着他们这边,对她过来打断他们的谈话也不惊讶。

    她笑着点点头,“诸葛大小姐你好。”

    诸葛蕴柳朝她点点头,看着司徒澈说:“澈少,九叔和我父亲请您过去一趟。”

    司徒澈回转头,见自己的父亲司徒兆果然跟诸葛先生站在一起。

    他只好对温一诺说:“我先去看看,等会儿跟你说话。”

    温一诺笑着挥手,“那回见。”

    诸葛蕴柳也朝她礼貌地点点头,转身跟着司徒澈走了。

    温一诺知道诸葛蕴柳是司徒澈的大秘书,看着她如山峦般起伏,凹凸有致的身材,温一诺笑眯眯,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

    萧裔远也一直在找温一诺,恰好温一诺跟着何之初回大宅里面去了,他一时到处找不到她,只好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希望她能看见他在哪里。

    但是他没有等到温一诺来找他,反而看见司徒澈找到了温一诺。

    原来她一直站在树下木质灯笼的暗影里?

    木质灯笼里的led灯管发出银白的光,但是枝繁叶茂的树下却是一片暗影。

    萧裔远远远看着温一诺姣好曼妙的身形,昏暗中淡得像是一阵烟雾,好像风一吹,那美好的影子就会随风而去。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让他心头酸涩,心头最柔软的地方,又被她不经意间轻轻触动了。

    他对身边那些来搭讪的女子欠身说了句“失陪”,就大步往温一诺那边走去。

    还没走到,他就看见傅宁爵也窜了过去。

    他手里拿着两杯鸡尾酒,明显是要跟温一诺一起喝酒。

    萧裔远眉头微蹙,分开众人,只盯着树下温一诺和傅宁爵的身影。

    这时斜刺里走过来一个人,挡在他面前。

    萧裔远忙收住脚步,垂眸看了一眼。

    居然是傅宁爵的母亲傅夫人南宫斐然。

    她仰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萧先生,你还记得你跟一诺已经离婚了吧?”

    萧裔远:“……”

    傅宁爵实在太卑鄙了!

    他追女人,为什么把自己的妈也弄过来帮忙!

    萧裔远心头腾起一阵怒气,不过面对着傅夫人,他还是没有发作,淡淡地说:“傅夫人,这是我和一诺之间的事,您还是管好您儿子吧。”

    “我儿子很好,不用管。我希望你能跟一诺保持距离,毕竟如果你们能过得下去的话,就不会离婚,也没我儿子什么事了。”傅夫人冷静地说,“而且你现在也有很多追求者,她们的条件都不错,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跟你介绍几个家世很好,人品也好的姑娘……”

    “我跟一诺只是有点误会,没有及时解释,及时沟通而已。这跟过不过得下去有什么关系?”萧裔远不悦至极,脸上终于阴沉下来。

    傅夫人笑了一下,声音柔和起来:“萧先生,我想你不明白。青梅竹马的恋人,是不需要解释和沟通的。因为你们一起长大,对彼此的了解比对自己都要深刻。如果这样还需要解释和沟通,那只证明你们其实不合适。”

    “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才需要解释和沟通,你明白吗?”

    萧裔远:“……”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虽然心里极不舒服,但他还是把傅夫人的话听进去了。

    因为从来没有人,从这个角度跟他说过他和温一诺之间的感情。

    “……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才需要解释和沟通吗?”他喃喃重复傅夫人的话。

    傅夫人点点头,温柔地说:“当然。因为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们还没来得及了解对方的性格和癖好,不知道对方的成长经历和行事准则,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了解对方,才需要解释和沟通。”

    “而青梅竹马呢?意味着你们在一起很多年,你们看着对方长大,对彼此的性格、癖好、和行事准则了如指掌。——这样还需要解释和沟通的话,那证明你们真的不合适,不是能过一辈子的人。”

    在他的生命力,从来没有没有一个年长女性,对他说过这样如醍醐灌顶的话。

    萧裔远在这一瞬间,对傅宁爵有着微妙的嫉妒。

    不仅嫉妒他能守在温一诺身边,而且嫉妒他有这样一个母亲。

    他知道傅夫人说这些话,其实是在帮她儿子傅宁爵追温一诺,但他还是从她的话语里,领悟了很多他以前没有注意,甚至错过的地方。

    他真心实意朝傅夫人点了点头,“谢谢傅夫人,您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知道诺诺为什么生气了,谢谢您。”

    他甚至给傅夫人鞠了一躬,然后绕开傅夫人,大步向傅宁爵和温一诺站着的树下走去。

    傅夫人瞠目结舌,看着萧裔远离去的背影,心里暗叫不好,她是不是“好心做坏事”,点醒了她儿子的“情敌”???

    这可不行。

    温一诺是她看好的儿媳妇,绝对不能让萧裔远再次夺走!

    傅夫人眼神微凝,双掌一阖,就要追上去。

    沈如宝却跑得比风还快,从她身边唰地窜过,吓了傅夫人一跳。

    然后她看着沈如宝也追上萧裔远,正疾呼着:“阿远!阿远!你等等我!”

    傅夫人眼珠一转,看见站在沈齐煊身边的司徒秋那两只眼睛几乎黏在沈齐煊身上。

    沈齐煊却只专心地跟一个参议员在说话。

    傅夫人勾了勾唇,快步走过去,对司徒秋说:“阿秋,不是我说你,你就放任贝贝满场追着男人跑?你这么疼她,怎么舍得她当众出丑?”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