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39章 因为我是大天师(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秋讶然回头:“……贝贝怎么了?”

    然后看见是傅夫人,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但是很快散开,淡然地说:“斐然,你别这样说贝贝,她身子弱,又敏感,听不得……”

    她话没说完,沈齐煊已经沉下脸,突然大步离开,往沈如宝刚才奔跑的方向走过去。

    司徒秋吓了一跳,下意识跟着沈齐煊往前走。

    傅夫人勾了勾唇,找了个人少又地势高的地方,悠闲坐下来看热闹。

    那边沈如宝已经追上萧裔远,她气喘吁吁:“阿远!阿远!你等等我!等等我啊!”

    萧裔远本来不想理她,可是她闹出来的动静那么大,周围的人虽然保持着礼貌,可是已经暗搓搓朝他们这边侧目了。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丢不起这人,只好脚步不停地说:“沈小姐你有事吗?我很忙,停不了几分钟了。”

    沈如宝往前猛地一扑,抓住萧裔远的左胳膊抱起来。

    萧裔远:“……”

    他要再走,就变成拖着沈如宝在草地上行走了。

    他只好停下脚步,垂眸看着自己被沈如宝拽住的左胳膊,“沈小姐,现在能松手吗?”

    沈如宝好不容易才跟萧裔远“近距离”接触,心里如同烟花炸开,不是很愿意放开萧裔远。

    她抓住他的胳膊摇了摇,用跟沈齐煊司徒秋撒娇的语气说:“阿远,你走那么快干嘛?我说有正事跟你说,你干嘛不听呢?”

    萧裔远抿了抿唇,终于不再忍耐,右手悄然抬起,三指捏起如锥,飞快地往沈如宝的手腕弹了一下。

    沈如宝只觉得手腕一阵发麻,不由自主放开萧裔远的左胳膊,揉了揉自己的手,娇滴滴地叫着说:“哎哟!我的手怎么突然疼起来了?阿远,是不是你刚才打我了?”

    萧裔远:“……”

    周围的人这时也都不装了,全都看了过来。

    一个个好奇的打量他们。

    沈如宝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皮肤雪白,微翘的小鼻子,笑起来也有一对酒窝,长相还是挺不错的。

    况且她是沈齐煊唯一的女儿,身上的穿戴,从头上的发夹,到脚上的鞋子,都是大牌定制。

    脖子上那只黑色锦鲤项链大概是唯一不是大牌出品的饰物。

    再看萧裔远,虽然穿着普通,但是器宇轩昂,特别是那张脸,啧啧,连崇尚个性美肌肉男的外国人都无法移开视线。

    真正的美,是超越国界和民族的,是大众审美的集合。

    萧裔远那张帅绝俊绝的容颜,就是长在绝大部分人的审美点上。

    看见这样一对青年男女,大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穷小子和千金大小姐不得不说的故事”,看萧裔远的目光,也分外意味深长起来。

    他这样的长相实在太勾人了,如果没有什么后台,很容易被上了年纪的大佬看中,成为禁脔。

    在场好几个商界和政界的重磅人士,果然已经开始咽口水了。

    萧裔远也是思觉敏锐的人,他的注意力大部分在不远处大树暗影里温一诺身上,小部分应付面前的沈如宝,还有一小部分,在留神周围人的反应。

    他很快感觉到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萧裔远皱了皱眉,在心里冷笑。

    这种事他在国内上学的时候不是没有遇到过,他从来不跟人正面杠,都是背后下黑手。

    谁敢打他的主意,他转身就会找到那人一个人外出的时候,趁黑给人套麻袋打一顿。

    当初他给萧芳华的第一个老公瞿有贵套麻袋套得那么顺手,就是这么练过来的……

    没有后台又不想被包的人,只能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

    现在是在国外,他更不怕了,反正这里没有国内那么多监控。

    萧裔远缓缓抬头,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精致的凤眸朝周围的人一一看去。

    他凤眸清澈明净,木质灯笼里发出的银白的光,好像点亮了他眼底的星星,特别是在他微微含笑的时候,目光所到之处,简直“哀鸿遍野”。

    看得人目不转睛,只能在心底直呼“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爱死了!”……

    只因为这是何之初的晚宴,而萧裔远是何之初的客人,他们知道他不是普通人,他是有后台的,所以虽然有人垂涎他,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有人敢真的轻慢于他。

    萧裔远收回视线,淡淡对沈如宝说:“……我没有动手,如果我动手,沈小姐现在已经上救护车了。”

    没想到沈如宝没被他吓到,反而眼前一亮,“啊?!阿远你这么厉害?!你这么能打吗?”

    萧裔远:“……”

    他看着那些人逐步向他走近,他并不想在何之初的晚宴上引起什么波折,很快转身,对沈如宝说:“好了,我还有事,沈小姐请回吧。”

    “我也有事啊!”沈如宝说着,见萧裔远对她转身不顾而去,一时情急,快跑几步,直接扑上萧裔远的后背,想攀着他的脖子跳上他的后背。

    萧裔远听见背后风声,下意识闪身躲开。

    扑通!

    他身边就是草坪上一个喷水池,池里还有锦鲤和睡莲。

    他一闪身,沈如宝没有刹住脚,直接一个跟斗栽到喷水池里。

    这种庭院的喷水池不深,但是因为养了锦鲤和睡莲,也不算浅,将将到沈如宝的脖子。

    她一头栽下去,扑腾了一会儿才浮上来,大叫“救命!救命!救命啊!”。

    萧裔远没办法,只好跳下喷水池,想把沈如宝拉上来。

    这时沈齐煊已经赶到,他二话不说也跳下喷水池,一把将萧裔远推开,迅速划水,将落汤鸡一样的沈如宝救了起来。

    萧裔远跟在沈齐煊后面从喷水池里爬上来。

    “沈先生……”萧裔远想解释一下,沈齐煊看也不看他,只是将沈如宝抱到草地上,让她趴着好控水。

    司徒秋这时也赶了过来,冷着脸萧裔远说:“贝贝年纪小,天真烂漫,萧先生如果不喜欢她,大可以直接拒绝她,吊着她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是几个意思?”

    萧裔远:“……”

    他怎么吊着沈如宝了?

    再说沈如宝虽然一直纠缠他,可她没说一个字喜欢他,他怎么拒绝?

    一看见她就冷若冰霜,跟神经病一样霸道总裁上身让她滚吗?

    萧裔远极力忍着怒气,彬彬有礼地说:“沈夫人,我想您误会了。我跟沈小姐只算认识,连普通朋友都不是,什么叫不喜欢她就直接拒绝她?至于吊着她,更是无中生有。您为您女儿的行为不高兴我可以理解,但是您不能把您女儿行为不检的过错推在别人身上。”

    “我女儿会行为不检?”司徒秋怒火中烧,刚才被南宫斐然奚落,她已经极力忍耐了,现在连萧裔远这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也敢要她的强!

    司徒秋冷笑一声,指了指还趴在草地上吐水的沈如宝,又指了指自己,“她是我女儿!是沈家唯一的女儿!你去打听打听,我司徒秋的女儿,沈齐煊的女儿,需要主动追任何人吗?!”

    司徒秋又指着萧裔远,厉声说:“如果不是你私下勾引她,让她为你神魂颠倒,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萧裔远,你是个男人!敢做就要敢当!”

    听见司徒秋的话,萧裔远心里的火也腾地一下起来了。

    他不是没见过这种堂而皇之倒打一耙的女人,在他家乡,那个十八线小县城的菜市场,这种不讲道理上了年纪的女人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

    但他没想过,像司徒秋这种地位的女人,全国首富的妻子,海外大名鼎鼎的司徒家的大小姐,也能做出这么下作的事!

    这一瞬间,萧裔远觉得他头顶那块明晃晃的玻璃天花板就这样噼里啪地碎裂了。

    他不再用“高标准”来仰视这些人。

    从本质上说,他们跟十八线小县城的普通人没有区别,有好人,也有坏人。

    有讲道理的人,也有胡搅蛮缠的人。

    但因为他们的地位,他们做起这种事来,比十八线小县城的普通人杀伤力更大。

    果然司徒秋这样说了之后,周围的人都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萧裔远。

    一个是全国首富的妻子,海外世家的大小姐,一个是普普通通名不经传的年轻人,这两人的话,如果你在场,你会信谁?

    恐怕拿到微博上撕逼,也是一堆站全国首富之妻的,理由都是“人家是首富之妻,干嘛要污蔑你一个房贷都没还完”的穷小子?

    从这些人轻蔑的眼神里,萧裔远能清清楚楚看见他们那幅“果然是穷小子勾引千金大小姐”的不屑神情。

    平心而论,萧裔远早就不是“穷小子”了,而且他从来也不是“穷小子”。

    但是跟沈家比,就算他现在上亿身家,那也只能是“穷小子”。

    司徒秋就是明晃晃用家世压人了,不仅压人,还要在众人眼里造成“萧裔远跟沈如宝是一对”这个既成事实。

    萧裔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跟女人撕逼也不是他的强项,一时愤怒到无法言语,只是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傅夫人本来在不远处看热闹,此时看见司徒秋居然红口白牙,直接倒打一耙,说是萧裔远勾引沈如宝,才让沈如宝“丢人现眼”……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傅夫人脸色一沉,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她知道萧裔远是她儿子的“情敌”,但是不代表她能眼睁睁看着司徒秋用这么恶毒的手法污蔑萧裔远玩弄沈如宝的感情。

    她快步来到萧裔远身边,淡笑着说:“阿秋,萧总对你家贝贝避之唯恐不及,你不说管管你家贝贝,好好教育她,反而来怪被她骚扰的人……啧啧,你们沈家总是这么以势压人吗?以前那些对贝贝有意思的男人,被你们整的还不够吗?”

    “现在人家是真的对你们家贝贝不感兴趣,你反而按头让人家接受你家贝贝。你家贝贝是没人要了吗?这样明晃晃往别人身上贴,真的好吗?”

    傅夫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和煦笑容,好像跟说“今晚的天气真好”没有什么两样。

    相比之下,司徒秋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确实有点掉价。

    萧裔远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刚才厉声呵斥他的傅夫人出来为他说话,一时心里百感交集,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这时温一诺也走了过来。

    她本来是不想过来的,她知道萧裔远对沈如宝那一款不感兴趣,所以也只是看笑话一样看着沈如宝追着萧裔远跑。

    她就喜欢看萧裔远无比痛苦但又摆脱不掉牛皮糖的样子,谁让他不懂拒绝呢?

    这是他该上的课。

    但是到司徒秋出现倒打一耙的时候,温一诺站不住了。

    居然说萧裔远私下勾引沈如宝……

    我呸!

    温一诺站到萧裔远的另一边,同样微笑着说:“沈夫人,我一直认为你家贝贝这里有毛病,你应该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看见一个帅哥就脑补人家对她情根深种。——这是病,得治。”

    “你说谁有病?!”司徒秋见温一诺也来了,更加紧张,她的手也紧紧攥着拳头,洋气的五官因为气急败坏,扭曲得很厉害。

    “说你女儿沈如宝啊……”温一诺拖长声音,“你们夫妇仗着自己是全国首富,想收拾谁就收拾谁,不过这一次,我看你要看走眼了。”

    “是吗?”司徒秋冷笑,“你谁啊?你不是跟他离婚了吗?他的事跟你有半分钱关系吗?”

    “当然有啊。”温一诺很认真地说,“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是他是我前夫。你栽赃他私下勾引你家贝贝,我的前夫这么low,那不是质疑我的眼光?”

    司徒秋:“……”

    她说不过温一诺,转眸看着萧裔远冷笑:“萧裔远,你的官司还在我手里呢。你不给我家贝贝一个交代,就等着上法庭吧!”

    沈齐煊这时扶着沈如宝站起来,皱着眉头说:“阿秋,你别乱说话。贝贝什么时候跟萧先生在一起了?没有的事……”

    没想到沈如宝居然小声呜咽说:“……爸爸,妈妈没说谎……阿远……阿远明明私下里跟我好好的,可是一看到那个女人,他就……不理我了……”

    沈如宝跟司徒秋配合得天衣无缝,她看向温一诺的方向,泫然欲泣。

    这是咬死萧裔远跟她有私情了。

    傅夫人也没想到沈如宝居然这么说,她有一瞬间的动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一次看走眼了。

    只有温一诺是相信萧裔远的。

    她虽然对萧裔远很不满意,但不等于她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给他泼这种脏水。

    女人要名声,洁身自好的男人也要名声的。

    温一诺沉下脸,“沈小姐,萧总什么时候跟你私下好好的?你什么时候离开你父母,跟人私下相处过了?你倒是说个时间点。”

    温一诺毫不客气指着沈齐煊,对沈如宝说:“你说,你发个誓,你要有半句谎言,你们沈家的生意倒闭,从全国首富的位置上掉下来一蹶不振,你的所有基金都赔光!”

    沈如宝瞠目结舌看着温一诺,尖声说:“……你怎么这么恶毒?!这么凶残的誓言也能想出来!”

    “那当然。你不是首富之家吗?只有用你们沈家的钱发誓,才有效力。”温一诺朝着西边拱了拱手,“三清祖师在上,如果沈如宝有半句谎言,让沈家一文不名!”

    “好了,我帮你发誓了,现在你说,你跟萧总,到底有没有私下交往?到底是不是你在纠缠骚扰他?!”温一诺冷笑着抱起双臂。

    沈如宝快晕过去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你……你怎么能代我发誓?!”

    “我当然能,因为我是大天师。”温一诺冷静地点了点头,“现在你可以说话了,再不说你就没有悔过的机会了。”

    沈如宝虽然害怕,但还是撑着面子,梗着脖子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跟他的事,为什么要对你说?”

    萧裔远这时也冷冷地说:“我跟沈小姐有什么事,我也想听听。”

    温一诺拍起手:“哈哈!你看,人家本人都不知道呢!沈小姐,你是全国首富的女儿,你不用这样追男人的。你就拿着钱,去帝国大厦顶层坐着,然后叫一声‘我要撒钱招亲’,会有无数男人哭着喊着跪舔你的,何必一定要强迫不喜欢你的人呢?”

    “如果我就是要强迫呢?!”沈如宝也是被温一诺气昏了头,开始口不择言了。

    她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发出一阵哄笑,有人还打起呼哨。

    哎嘛,原来不是“穷小子勾引千金大小姐”,而是“千金大小姐强占良家美男”!

    这戏码更好看了!

    庭院内外顿时充满快活的空气。

    温一诺等大家笑够了,才笑盈盈地摇了摇头,对着旁边脸色如常的沈齐煊说:“沈总,您就不管管您的宝贝女儿吗?还是要和您夫人一样,帮您的宝贝女儿继续骚扰别人啊?”

    沈齐煊深深看了她一眼,扭头对司徒秋说:“阿秋,这就是我说的,我们的三观实在不合,不适合继续一起生活了。……我们离婚吧。”

    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在她和沈如宝被众人嘲笑的时候,沈齐煊又砸下一颗重磅****,炸的司徒秋眼冒金星。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今天是周一,亲们记得投推荐票哦!要投全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