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41章 宁为瓦全不为玉碎(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秋现在满心疲惫和惶恐,对岑春言的提议不置可否。

    她吃完一个三明治,又喝完牛奶,才长吁一口气,说:“也行,要不要我给你们借个地方?你们这里的房子可能不够请那么多客……”

    这是在嫌弃她们家只是联排别墅,不是有着几英亩大院子的独栋别墅。

    岑春言尴尬地笑了笑,说:“这里只是我妈妈的陪嫁,我们岑家在华盛顿特区也是有大宅的,不过不在这边。”

    等岑耀古他们飞过来,就可以去大宅那边请客了。

    岑春言虽然还没岑耀古说,但是她知道这种机会,能结识何之初那样的人,还能跟沈齐煊他们谈笑风生,她爸爸是一定不会错过的……

    司徒秋回过神,想起来蓝琴芬曾经跟她说过岑家的事,不过她都没往心里去。

    她点点头,“那还差不多,行,那辛苦阿春了,我累了一天,想去泡个澡,你们这里有客房吗?如果没有,我去住酒店。”

    联排别墅最少也有三个卧室,怎么会没有客房呢?

    蓝琴芬一边腹诽,一边笑着说:“阿秋,就算没有客房,我也会把主卧让出来给你睡,你担心什么?还要住酒店?真是不给我面子哈……”

    司徒秋勉强笑了笑,站起来说:“那行吧,客房在哪里?”

    蓝琴芬带着司徒秋去客房,给她准备洗浴用品,还给她拿了自己存在这里的全新衣服和睡衣。

    司徒秋只带了一个随身的爱马仕verrou小包,这包特别小巧,只够装手机、钱包和车钥匙,再放只口红和补妆的小圆镜子。

    她也不客气,看了蓝琴芬给她拿的睡衣还不错,随便点点头,去浴室泡澡去了。

    蓝琴芬从二楼下来,看见岑春言正拿着戴着蓝牙耳麦,一边打电话,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

    她把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白色真丝衬衣的袖口挽到胳膊肘,版型绝佳的拉夫劳伦黑色牛仔裤,显得她职业又高雅。

    听见蓝琴芬下来的声音,她下意识抬头看了她一眼,白皙的面庞上一双眼眸亮晶晶的,也是个漂亮女郎。

    蓝琴芬对自己这个女儿骄傲又自豪。

    她走到她身边坐下,轻声说:“……你真的要办一个party,请这些人吗?你还没跟你爸爸商量过呢……”

    “没事,我刚跟爸爸沟通了,爸爸很支持,他已经吩咐大宅那边的管家,让他完全配合我,好好办party,他们明天就到了。”岑春言考虑得很周到。

    蓝琴芬放了心,又开始琢磨在自己家里请客,她可得好好打扮打扮,不能被萧芳华给比下去。

    “我在这边银行的保险柜还存有一套翡翠首饰,到时候取出来戴上,都是老坑玻璃种飘花翡翠,现在已经是有价无市了。”蓝琴芬喜滋滋地说。

    岑春言凝神看着墙上的一幅油画,心里想的,却是在第二轮比赛的时候看见的那个钻石翡翠发冠。

    那才是真正的翡翠珍品。

    自从看见那套翡翠,她再看自己的收藏,已经索然无味。

    蓝琴芬又说:“我的钻石戒指得拿出来了,十克拉那个怎么样?会不会太大?”

    岑春言:“……”

    岂止是大,简直是大得羞耻。

    岑春言忙说:“您戴那套翡翠首饰很好,就不用大钻戒抢风头了,就戴那个三克拉的钻戒,您跟爸爸订婚的那个……”

    “哦!对对对!那个好!虽然不算特别大,但胜在钻石纯度高,一点杂色都没有,而且是几十年前的辜青斯基(kutsky)牌子,提芬妮、卡地亚这种牌子是暴发户戴的。”蓝琴芬想起当年跟岑耀古订婚的时候,不由眉飞色舞,那大概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岑春言含笑点头:“原来是辜青斯基的牌子,难怪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的经典,十分难得。”

    她其实早就知道了,但现在为了哄蓝琴芬开心,她自然往夸张里说。

    蓝琴芬被她逗得心花怒放,坐在她身边跟她忆了半天当年风景。

    岑春言就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把请客名单拟出来,发给了岑耀古去定夺。

    她在每个名字旁边都标注了那人的社会地位和职业,如果有家产数据的,也都写上去了,像是一份详尽的华盛顿特区上流社会考察报告。

    而此时何之初大宅的晚宴已经到了尾声。

    他举起一杯红酒,庭院里回荡的音乐声已经换成了《友谊地久天长》。

    他对着草坪上的众人说:“感谢大家光临我的晚宴,今天过后,我又要回老家了。不过以后我还会回来,生意也要定期打理。我不在的日子,希望大家给我几分面子,帮我的职业经理人能履行他们的工作。”

    “最后……”他招手将温一诺叫过来,“这是我的妹妹,跟亲妹妹一样的妹妹。我不在这边的时候,她就是我的全权代理人。”

    他没有让这些人“照顾”温一诺,但是温一诺能做他财产的主,那些人不仅会保护她,还会供着她。

    这才是他能给她提供的最大帮助。

    温一诺知道何之初说完就要离开了。

    她不知道何之初去哪里,肯定不是在这边,也不是回国内,不知道是不是欧洲……

    反正何之初不说,她也不问,只是伤感地主动抱了抱何之初,“何大哥,我会想你的。”

    “想我就给我打电话,你是唯二可以给我打电话的人。”何之初似笑非笑地说。

    温一诺好奇,“那还有谁可以给你打电话?”

    “路近路教授啊,他帮了我很多忙,我有事也会跟他联系。”何之初坦然地说,想亲亲温一诺的额头,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回抱了她一下,“好了,我晚上就走了,你们明天早上起来没有看见我,不用惊讶,你也不要告诉别人,更不要送我。”

    温一诺缓缓点头,“那这里的房子我们暂时住着,等比赛结束,我们就会回国。”

    “我知道,这里就当你的度假屋,以后什么时候想来玩,就过来玩。”何之初拍拍她的肩膀,“大家都走了,我们也回去休息吧。”

    韩千雪、温一诺和萧裔远都是住在他这里的。

    别的客人已经三三两两过来告辞了。

    傅夫人和傅辛仁以及傅宁爵一直等到大家差不多都走了,才过来跟何之初告别。

    何之初对他们的态度很淡然,几乎像是漠视,但是傅辛仁和傅夫人都没觉得不妥。

    他们跟何之初确实不熟,他能跟他们握握手,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

    等傅家人走了之后,沈齐煊才带着沈如宝过来跟何之初告别,同时向温一诺道歉。

    何之初只跟沈齐煊握了握手,就转身进屋了,对沈如宝看都不看一眼。

    沈如宝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显得无比尴尬。

    她眨了眨眼,又快哭了。

    沈齐煊轻声咳嗽了一声,沈如宝忍住了泪水,缩回手,转向温一诺的方向,哽咽着说:“温小姐,对不起,今天晚上冒昧了。”

    温一诺:“……”

    她也咳嗽了一声,淡淡地说:“你别跟我道歉,你没对我的冒昧,你应该向萧总道歉,你今天损害的是他的名声。”

    萧裔远和韩千雪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沈如宝转头看着萧裔远,瘪了瘪嘴,含着眼泪说:“阿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真的很喜欢你……”

    温一诺的眼角不受控制的跳了跳。

    我是让你道歉,不是让你表白啊喂!

    萧裔远两手插在卡其布工装裤的裤兜里,脸色神情淡漠,银白色灯光下,他的脸美的像是毫无瑕疵的玉雕。

    他面无表情地说:“沈小姐不要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我真的跟你不熟。”

    沈齐煊苦笑,将沈如宝轻轻拉过来,对萧裔远说:“萧先生,小女孩不懂事,让你见笑了,贝贝她人不坏,只是……”

    这话温一诺不爱听。

    她抱起双臂,微抬下颌,淡淡地说:“……她人不坏?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诬陷萧总,说他跟她有私情……沈先生,您是否认为这种事对男人来说不算什么?您您是否知道男人也要名声的!”

    沈齐煊扯了扯嘴角,“你又不是男人,你凭什么为男人说话?还为萧裔远说话?”

    温一诺眼风如刀,往沈齐煊脸上“斩”了一下,又飘向萧裔远,“萧总,我说的对吗?”

    萧裔远郑重点头,“诺诺说得对,我没做过的事栽到我头上,这人品……”

    他就差说她人品败坏了。

    沈如宝气恼不已。

    她都道歉了,他们还想她怎样?!

    真是欺人太甚!

    沈如宝推开沈齐煊的手,转身顺着草坪中间的青石板路往大门口跑去。

    沈齐煊看了看萧裔远,又看了看温一诺,笑了笑,“你们这样子,一点都不像离了婚的人。”

    “我们是高素质的人,就算离婚也不会撕得那么难看,毕竟一个人挑伴侣的眼光,显示了这个人的品味和喜好。有的人会一时看走眼,遇到人渣。而我不会。”温一诺反手指着自己,信誓旦旦地说。

    沈齐煊“呵”了一声,“你对自己很自信啊……”

    “那是当然。”

    “……可还是一样离了婚。不管你遇到的是什么人,离婚就代表这是不适合你的人,你眼光这么好,可还是找了个不适合自己的人,很值得骄傲吗?”

    沈齐煊毒舌起来,也是一个脏字都没有,却能让人羞愧至死。

    温一诺脸都红了,但还是不甘示弱,“这是两码事,沈总不要偷换概念。至少我曾经喜欢的人,人品没那么糟糕!”

    沈齐煊又“呵”了一声,“贝贝是被我们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人正确相处,更不知道该怎么去追别人,这也不是她的错。”

    “嗯,是你的错,养不教,父之过。”温一诺很快回敬沈齐煊。

    沈齐煊的脸色唰地一下白了,他看着温一诺,双唇颤抖着,嗫嚅了好久,才吐出一口气,然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温一诺在他背后嘀咕:“……一声再见都没有,真没礼貌。”

    沈齐煊脚步顿了顿,然后继续大步往前,很快走出大门口,上了在门口停的专车,扬长而去。

    温一诺和韩千雪、萧裔远三人才回到屋里。

    大家累了一晚上,也没设么闲话可讲,各自回房洗漱泡澡,然后爬上床去睡觉。

    温一诺知道何之初晚上会走,虽然何之初让她不要送,可是她还是想着送他一程,免得他一个人孤零零离开。

    在“大梦三生”的幻境里,何之初对他那个“顾念之”妹妹的兄妹之情,真的打动她了。

    她不清楚这中间出了什么事,使何之初不知道顾念之还活着。

    现在何之初茕茕孑立,孑然一身的样子,让她无比同情和心酸。

    她因为时刻想着要起来送何之初,睡得不太安稳,但是也并没有醒过来。

    等她后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

    她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看,发现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温一诺一下子清醒了,掀开被子冲进浴室,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匆匆忙忙刷牙洗脸,然后换了身t恤仔裤,拉开房门跑出去。

    刚跑到楼梯口,就听见韩千雪欢呼的声音:“哈哈哈哈!太好了!奥特姆控股公司资不抵债破产了!法院把奥特姆控股的一切资产都赔给了何先生!包括你的那个案子!”

    温一诺一愣,继而也情不自禁上扬嘴角。

    看来何之初已经帮萧裔远解决那桩官司了……

    然后是萧裔远兴奋的声音:“真的吗?!奥特姆控股不是司徒秋的公司?怎么说破产就破产?!”

    “……她野心太大,摊子铺的太多,都指着南美何家的产业给她挣钱周转。结果何先生在南美釜底抽薪断了她的资金链,她的摊子就垮了,就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一般对贪心的人都是这下场。”听起来韩千雪对司徒秋的印象也极不好。

    温一诺没有下楼,转身向何之初住的主卧走去。

    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温一诺想了想,还是轻轻拉动银色门把手,推开了门。

    里面的装饰还是跟他们来的时候一样,何之初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床上睡过。

    床上收拾的是酒店标准间的水准。

    温一诺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何之初留下任何东西。

    他挥了挥手,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温一诺心情复杂地将何之初的主卧反锁,离开了何之初的卧室,回到楼下。

    她饿了,想吃早餐。

    何之初虽然不在了,但是这栋房子的管家还是继续在执行自己的工作职能,可能何之初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他们对温一诺特别恭敬,就像把她当成了女主人。

    萧裔远和韩千雪已经吃过早饭了,正在客厅里谈他们官司的收尾工作。

    韩千雪说:“我去联系何先生的另外一个律师团队,让他们代表何先生去撤诉,然后我们就没事了。”

    萧裔远长吁一口气,“可算是解决了,谢谢韩大律!谢谢何先生!”

    “你要谢的只有何先生,我其实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一点工作。”韩千雪笑着说。

    “韩大律太谦虚了,你帮我找到正确思路,我们才能找到他们的漏洞。”

    “可惜这个漏洞差一点被司徒秋利用,如果不是何先生实力强悍,我们现在还处于拉锯之中。”韩千雪感慨地说,“沈夫人那种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其实做生意手段特别狠辣,当然,她先生沈总更狠辣。”

    萧裔远想到差一点要被他们要挟,再想想沈如宝……

    他闭了闭眼,说:“那我宁愿放弃一切,不要这个公司,也不会屈服他们的要挟。”

    韩千雪高高挑起眉毛,打趣说:“萧总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啊……”

    萧裔远幽默地说:“我是‘宁为瓦全不为玉碎’。”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温一诺也勾了勾唇角,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对管家说:“劳驾,我想喝粥,有吗?”

    “有皮蛋瘦肉粥,薏仁海参粥,鸭子肉粥,还有白米粥,小米粥和紫薯糯米粥,请问您要哪样?”

    温一诺只咽口水,“皮蛋瘦肉粥,这是我的最爱。”

    这时萧裔远的手机响了,他忙看了一眼,发现是岑春言的号码,他觉得不是什么急事,就没接。

    结果岑春言见他不接电话,马上又发了一条短信,说她家要举行晚宴,想邀请何之初先生参加,问萧裔远有没有何之初的联系号码。

    萧裔远这时才给她打回去,说:“何先生昨晚的飞机,已经回老家了。”

    “啊?已经走了?”岑春言无比失望,她愣了一会儿,才说:“那好吧,萧总,你姐姐带着小冬言,还有你爸爸妈妈今天也来华盛顿特区了,我等下去机场接他们。我们会举行一个晚宴,请了很多客人,你也来吧,带着温小姐和韩小姐一起来,我也会单独给他们发请帖。”

    萧裔远听说萧爸萧妈也来这边了,心情有些异样。

    他没打算跟萧爸萧妈说自己的身世,既然他们都当他是亲生儿子,对他比对他们的亲生女儿萧芳华还好,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更没想过从此不认他们。

    可是这不代表他不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他还打算等回国后先去找他大姨刘秀娟,没想到萧爸萧妈这么快就来了。

    简直就像冥冥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渐渐把他们带到一起。

    是要做什么?

    萧裔远当然会去参加岑家的晚宴,他爸妈和姐姐都在那里,他能不去吗?

    萧裔远说:“我一定回去,韩大律和诺诺会不会去,我无法做主,你自己下帖子请她们吧。”

    岑春言像是有些意外,俏皮地说:“是吗?我还以为她们会看在萧总份上,一口答应下来呢。”

    “又不是我举行我晚宴,她们为什么要一口答应?”萧裔远很不客气地反问。

    如果那边是温一诺,肯定要被他这种语气气死。

    但是岑春言像是一点都不在意,温柔地说:“萧总说得对,我会亲自给她们打电话下贴子了,那回见。”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