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44章 小心机可真深沉(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刚才因为萧爸萧妈声音大,萧裔远这边已经成了全场焦点,大家都侧目而视。

    现在更好,突然跳出个看相的,说人家不是亲生的!

    顿时全客厅都鸦雀无声。

    温一诺也听见了,她讶然回头看了一眼。

    那葛派大长老还在问:“是不是啊?我刚才在那边还跟他们打赌了……你们别介意,我这人没什么癖好,就这一个,喜欢看相,职业习惯……”

    温一诺皱了皱眉头。

    来别人家里开party还要看相,红口白牙说人家不是亲生的,就算不是亲生的,你也用不着在这种场合说吧?

    是人家给你钱了你这么屁颠颠尽“义务”?

    温一诺往客厅里所有客人那边瞥了一眼,只看见那几个人是葛派大长老,都是一脸“高人”的样子。

    一旁的沈如宝也倒抽一口凉气,“……阿远不是他爸爸妈妈的亲生儿子?!居然是领养的?”

    温一诺睃了沈如宝一眼,很不高兴地说:“你才是领养的,你全家都是领养的!”

    沈如宝气急败坏:“你怎么骂人啊?!”

    “是你先骂人!人家一家人好好的,你说别人领养,不是找抽吗?再说就算别人是领养,吃你家米穿你家布了?——纯粹吃饱撑的,关你屁事!”温一诺声音突然也大了起来,明显对沈如宝在“指桑骂槐”。

    沈如宝被她骂的一愣一愣,最后也只拉拉沈齐煊的衣袖,哭丧着脸说:“爸爸您看,真不是我惹她,温小姐一贯对我态度就不好……”

    沈齐煊深深看了温一诺一眼,淡淡地说:“贝贝,温大天师说的不是你。”

    温一诺:“……”

    这狗爹今天智商在线啊……

    温一诺不去理他,大步走到那个还在跳着脚要萧爸萧妈“证明”的葛派大天师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很认真地说:“洪大长老,老实说吧,收了人家多少钱来这里表演‘职业习惯’?”

    洪大长老被吓了一跳,扭头见是温一诺,脸立刻红了,嚷嚷道:“你瞎说什么呢?我就是好奇,随便看看,收什么钱?你也忒俗气了吧!——张口闭口就是钱!”

    “你没收钱,会突然给人‘看相’?”温一诺冷笑,“据我所知,你们这些葛派大长老随便给你占个卜都要收四位数的美金。”

    “现在是给人看相,比占卜还要麻烦,没有个五位数,你会‘职业习惯’发作?”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演什么聊斋啊?再说你长得这么丑,人家聊斋里的妖精和书生都是又美又帅,你就别往脸上贴金了,你演不了聊斋。”

    “你这种人,充其量也就去《西游记》里演个黑熊精。”

    温一诺一番话又毒又辣,精准点操,还不带脏字,将那洪大长老气的几乎原地爆炸。

    他的脸色现在不仅是红,而且是紫了,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聚集在他脸上了。

    “你你你——关你什么事?!”洪大长老指着温一诺,很想飙脏话,可是在这种场合,这种高大上的客厅里,他也知道不能飙,飙起来就麻烦,就不占理了。

    萧妈萧爸本来被这大长老气得要死,又有点心虚,因此没有像往常一样跟这人对骂,只是翻来覆去说他“真是疯了”……

    萧裔远看着萧爸萧妈的反应,明白他们俩应该是知情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正想反击那个突然跳出来“看相”,结果温一诺来了。

    她的口齿一向就伶俐,又是道门中人,内行说话,比他们这些外行确实强点儿。

    萧裔远心底那点浅浅的酸楚顿时一股脑儿全转化为甜蜜,需要极力忍耐,唇角才不会上扬。

    他拉拉温一诺的胳膊,“诺诺,别理这种人,就是个碰瓷的。”

    萧裔远其实也挺嘴毒,而且直男嘴毒而不自知的时候,杀伤力更大。

    温一诺被他一句“碰瓷”逗得几乎笑出声。

    萧爸萧妈这时对温一诺满意极了,忙上前说:“一诺说得对!这人就是没安好心!谁知道是怎么来的,我就没见过非要上赶着给人看相的!”

    温一诺轻笑出声:“当然也有上赶着给人看相的,比如天桥上面,马路旁边,那些一块钱看三次面相的算命先生都是这么干的。我只是没想到堂堂葛派大长老,也能跟天桥上面的算命先生一样做这种事。”

    洪大长老被讥讽得下不来台,索性冲那些正兴致勃勃看热闹的人说:“你们别不信!我说他是领养的就是领养的!不是我把脑袋割下来!”

    他用手刀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割脑袋的示范。

    温一诺啧啧两声,“洪大长老,你这么诅咒自己不好吧?看相不收钱是要惹出因果的。你忘了‘五弊三缺’了吗?”

    洪大长老身形猛地一僵,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就在这时,又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华人男子踱过来,笑着说:“现在什么时代了,看亲子关系还要看相吗?咱们做一下dna亲子鉴定不就行了?”

    萧芳华将小冬言放到岑耀古怀里,自己忙走过来生气地说:“你们怎么回事呢?我们好好的一家人,你们非得说这种话,是不是见不得别人好?”

    以萧芳华的脾气,这话已经是最重的了。

    那华人男子好像被萧芳华的话气到了,立刻板起脸说:“我说这话是有科学依据的。现在最快做dna亲子鉴定的仪器,得到结果只要十五分钟。我们医院就有,如果你们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们测dna。”

    “不要!”

    “不许测!”

    萧爸萧妈下意识尖叫出声,紧紧攥着萧裔远,“我说不许测就不许测!”

    这两人简直就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刚才还吃瓜看戏的客人也都收敛了笑容。

    原来真的不是亲生的?

    是领养的???

    萧芳华本来想答应测的,但是转头见自己父母疯狂反对做dna亲子鉴定,也傻眼了。

    傻眼的不止有她,也有温一诺。

    她从来没有想过萧裔远不是萧爸萧妈的亲生儿子,因为萧爸萧妈实在太偏心他了,那种偏宠让人完全不会想到他不是萧爸萧妈的亲生子。

    可以这么说,温一诺小时候曾经怀疑萧芳华是捡来的,因为萧妈萧爸对这个女儿实在太恶劣了,也没怀疑过萧裔远的亲子身份。

    她也是会看相的。

    现在突破了这层先入为主的“认知”迷障,她墨玉般的眸子也顺便看了萧爸萧妈,又瞥了一眼萧裔远。

    果然,真的没有父母缘……

    不过看萧裔远淡漠又镇定的神情,明显没有萧爸萧妈的慌乱,这说明他应该是知道的吧?

    那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是早就知道了,还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也真可怕,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过,小心机可真深沉……

    但是温一诺还是说:“……看相本来就不准。我看你们中间也有人不是父母亲子关系,可是我瞎比比了吗?想哗众取宠就直说,何必一定要制造别人的家庭矛盾?”

    那华人男子当没听见温一诺的话,他只对萧爸萧妈笑着说:“呵呵,你们不许测啊?那就不用证明了,看来你们俩是心知肚明。”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萧裔远,摇头想走。

    可萧芳华却较真了。

    她不能容忍自己疼了二十多年的弟弟被人这样羞辱,她拦住那人的去路,认真地说:“请问您是医生?是做dna亲子鉴定的吗?如果不是,请您收回您的话。我们家人的名誉不能被您这样羞辱。”

    “我羞辱?!”那华人男子似乎气坏了,“我也是医生,我是有牌照的!你这么说,是不是也质疑我的专业水准?好!我现在就给我们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把那台简易dna鉴定仪送过来,今天就来给你们表演一下什么叫世界上最快的dna亲子鉴定仪!”

    萧爸萧妈一下子黑了脸。

    萧妈更是不顾一切走上前,拉住萧芳华,啪地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厉声说:“你胆儿肥了!验什么验?!关你屁事!你赶紧给我闭嘴!”

    她不敢打那个华人男子,只敢打自己的女儿。

    萧芳华被她一巴掌打懵了,她捂着脸,难以置信地说:“妈,是他们败坏我们的家庭关系,您干嘛打我?!”

    “嘴长在人家脸上,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要你追上去瞎比比!”萧妈根本不敢验dna,所以把一腔怒气都发作在萧芳华身上。

    岑耀古抱着小冬言走过来,生气地说:“您要是看不惯芳华,可以说她,当众打她是几个意思?她再不好,也是我岑耀古的妻子,你打她,不是打我的脸?——来,我们也做亲子鉴定!看看芳华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居然大庭广众就动手打人,我岑耀古的老婆,也是你们能动的?!”

    萧芳华刚才被打的时候没有哭,这时却被岑耀古一番话说得眼泪直往下跳。

    她靠在岑耀古肩头,哭得很厉害。

    那华人男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客厅里的人都心照不宣地等着,连晚宴都没心思吃了,专注吃瓜看戏。

    不到十分钟,果然有人送了一台仪器过来,据说就是能十五分钟出结果的dna鉴定仪。

    这华人男人很专业地说:“这么说吧,如果他们不是亲生母子父子,这个仪器出来的结果一定是准的。如果他们亲生母子父子,反而不一定准,需要更大型的仪器鉴定。”

    “我现在就先给你们测一下,如果是亲生母子父子,我给你们赔罪,还赔钱,行不?”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萧爸萧妈坚持不测,那测不测结果都一样。

    萧爸萧妈一时骑虎难下,心里惶恐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岑耀古冷眼看着他们,说:“先给我妻子测一下。他们从小对她就这么恶劣,我要看看芳华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那人点点头,拿出一个小型的印章大小的仪器,对萧芳华说:“请您把手指伸出来,我取一下指尖血。”

    温一诺好奇,“不是一般用头发做dna亲子鉴定吗?”

    她上一个比赛,就是用头发测的dna。

    这华人男子很耐心地解释:“……头发也可以做,但是需要的程序比较多,时间也很长。用血液快的多,也准确得多。”

    温一诺“哦”了一声,不再问了。

    取萧爸萧妈指尖血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们本来是死也不肯,但架不住这是岑家。

    岑耀古叫来几个身强力壮的管家,就把他们两人限制住了,逼着取了指尖血。

    那华人男子很快放入那个便携式检测仪。

    十五分钟后,这仪器就出了结果:是亲生父母关系。

    那华人男子嗐了一声,“这位女士确实是这两位老人的亲生女儿。不过我也说,这个便携式检测仪认定的亲子关系,你们还需要去用大型设备再检测一下,我不打包票的。”

    “是亲生的你们还对她非打即骂!”岑耀古生气了,“有你们这么做父母的吗?!”

    他在训斥萧爸萧妈的时候,那华人男子已经悄然走到萧裔远身边,拿着那种小型印章一样的取血仪器,说:“……这些先生?”

    萧裔远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指。

    他知道,今天的事,他是不验也得验,有人就是故意要趁这个机会挑出他的身世,现在不验,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后招。

    那华人男子笑着取了他的指尖血,然后放入他的便携式检测仪。

    这一次时间非常快,不到十分钟,那仪器就出现检测结果:不支持亲子关系。

    “哈!”这华人男子和洪大长老一起笑了起来,“我就说他们不是亲生的!还负隅顽抗!”

    温一诺看了看萧裔远,又看了看萧爸萧妈。

    萧裔远的脸色只有微微的发白,双唇的颜色尤其浅淡,并不是咬出来的,而是好像极力隐忍。

    但萧爸萧妈的模样可是惨多了,简直是瞬间苍龙了十岁。

    萧妈整个人都萎靡了。

    她死死拉住萧裔远的手,嘴里不断念叨:“……是亲生的……是我亲生的……就是我亲生的!他一生下来我就把他养大,怎么不是我亲生的了?”

    温一诺同情地叹了口气,说:“萧伯母,生恩不及养恩大,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没什么,你们对阿远比亲生的还好……”

    可不是比亲生的还好。

    对亲生女儿非打即骂,对非亲生的儿子却奉若掌上明珠。

    萧爸这时回过神,大声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说他不是我们亲生的!他就是我老萧家的儿子!你们不服气啊!不服气就去死!戳人家伤疤很有意思吗?!”

    萧妈哭成一个泪人。

    萧芳华看了不忍,忙擦了眼泪,过来把萧爸萧妈带离客厅。

    萧裔远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温一诺没有跟上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萧裔远心有所感,回头看了她一眼,努力朝她笑了笑,说:“我没事,今天谢谢诺诺仗义执言。”

    温一诺对他做了个“ok”的手势。

    等萧家一家人离开之后,客厅里的人也装没事人一样,继续三三两两地聊天说地。

    很多人围着那个便携式检测仪好奇,有父子母子来参加晚宴的,也都来玩检测,反正只要十五分钟。

    温一诺觉得这些人很无聊,一个人想去旁边坐着。

    沈齐煊却说:“贝贝,不如我们也去验一验?好像挺好玩的。”

    沈如宝笑着点点头,“好啊,又不是没验过。”

    司徒秋也是一脸淡然,“齐煊你身体最近不太好,贝贝也身体虚弱,能不取血就不要取血,不过你实在要取血,我也不会反对。”

    “是吗?”沈齐煊深深看她一眼,带着沈如宝去便携式检测仪那边去了。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