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45章 吃醋不如挣钱(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齐煊带着沈如宝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好几个人了。

    大家都挺好奇的,那些带了孩子过来的宾客,有些也会试着测一测。

    反正只要等十五分钟就有结果,不用等很长时间。

    沈齐煊和沈如宝等了一会人才被那个华人男士取了指尖血。

    而那个给萧爸萧妈和萧裔远看相的洪大长老也站在那便携式检测仪旁边,凡是来测亲子关系的,他都会给人免费看一看相,宛然当成了一个娱乐活动。

    他看得还挺准。

    前面三个家庭里的亲子关系,他都看出来了,两家是亲生,一个是领养的。

    测试结果出来后,果然他说亲生就是亲生,他说领养就是领养。

    而领养的那一家也大大方方承认,父母也没有瞒着孩子,他们都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孩子也知道父母是领养他的,他们来做亲子鉴定,纯粹是凑热闹,测试这个仪器准不准来着。

    沈齐煊和沈如宝的结果是最后出来的,之前洪大长老就说他们有父女缘,应该是亲生的。

    后来结果出来,也证明他们是亲生父女关系。

    沈如宝一直都很轻松。

    司徒秋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似笑非笑地对沈齐煊说:“从她生下来你验过,到现在还验,是不信任我吗?”

    沈齐煊看着结果笑了笑,脸上的神情有些疲惫,淡淡地说:“大家都是开玩笑的,跟信不信任有什么关系?”

    司徒秋抿嘴一笑,不再说话,只是拉住了沈如宝的手,很慈爱地给她捋捋头发。

    沈如宝将头搁在司徒秋胳膊上,笑着说:“我饿了。”

    “就是啊,大家闹了一晚上了,晚餐在哪里?”一个人跟着四处看了起来。

    岑春言这时才匆匆出来,笑着说:“让大家久等了,厨房出了点事,我去帮着他们协调bob veal的小牛肉去了,好在运气不错,弄到了最新鲜的bob veal,希望大家能喜欢。”

    她说完四下看了看,“咦”了一声,“我父亲他们呢?”

    司徒秋勾了勾唇角,“你父亲去安抚他的妻子和岳父岳母去了吧?毕竟刚刚查出来萧裔远居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啊?!不会吧?!”岑春言的声音震惊到有些破音了,显示她完全不知情。

    “怎么不会?刚才还验了dna的。”沈如宝飞快地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还洋洋得意举起自己刚才被采了血的手指头,“表姐你看,我刚才也和我爸爸验了的,我们是亲生父女哦!”

    岑春言:“……”

    她不懂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她也是她爸爸的亲生女儿,可是她爸爸就绝对不会想着跟她做亲子关系鉴定……

    只有心中有疑虑,才会去做亲子关系鉴定。

    连这一点都想不通,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岑春言垂下眼眸,盖住眼底的鄙夷,笑着说:“那恭喜表妹,我们快去入席吧,厨房已经准备好晚餐了。”

    很快几个管家走出来,领着宾客去餐厅入座。

    岑春言趁着这个机会找到了岑耀古和萧家一家人。

    萧爸萧妈坐在萧裔远两边,萧妈哭成了泪人,萧爸则两手抱头,身体前倾,胳膊肘搁在膝盖上,一脸没脸见人的样子。

    萧芳华坐在岑耀古身边,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依然没有回过神,一直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岑春言悄然走了过来,讶然地问:“这是怎么了?我刚才在客厅听见他们说……”

    她顿了顿,等萧裔远抬头看她,她才很不安地问:“……萧总,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萧裔远淡淡点头。

    岑春言倒抽一口凉气,用手捂住嘴,脸上神情既懊恼,又难堪,还有几分歉疚。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沙哑着嗓子说:“……是我不好,我不该请那个葛派大长老……我以为……以为……温小姐要比赛,跟这些葛派长老评委们熟悉一下总是好的……”

    萧芳华这时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回过神说:“春言,你是一番好心,跟你没关系,只是那个洪大长老只是有病,别人家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萧裔远一直盯着岑春言看。

    等岑春言说:“餐厅已经开始吃晚餐了,大家不如先吃饭,有事等吃饱了再说?”

    岑耀古闹了一整天,也挺累的,他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说:“阿春说的对,我们先去吃饭吧。”

    他带头往餐厅走去,萧芳华抱着小冬言,对萧爸萧妈说:“爸、妈,先去吃饭吧,阿远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萧家的孩子。他的亲生父母……应该不在了吧?”

    萧芳华这么说,萧妈猛地抬头,飞快地说:“对的对的!阿远的亲生父母早就不在了!我们……我们……我们是从孤儿院领养的!”

    萧裔远淡淡笑了笑,说:“没事,你们先去吃晚饭,我有事要跟岑小姐谈一谈。”

    岑春言没想到萧裔远还有事情要跟他说,不由有些紧张。

    她抬手理理头发,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萧总,你没事吧?其实是不是亲生父母都没关系,只要他们疼你,拿你当亲生儿子,就是你的父母。”

    萧裔远“嗯”了一声,“我也没有想过不认他们。”

    他盯着岑春言,面无表情地说:“可是今天岑总家的晚宴,居然既有道门的看相高手,还有会测亲子关系的医生,是不是太巧合了?”

    岑春言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往后退了两步,“……萧总,你什么意思?”

    萧裔远往前走了一步,两手插在裤兜里,眼泪里满是疑虑,“……岑总听不懂我的意思吗?我想知道这件事跟岑总有没有关系……”

    岑春言闭了闭眼,叹息说:“萧总,麻烦你搞清楚,今天是我岑家的晚宴,我们请了那么多商界精英,专业人才,还有政府官员,已经能人异士,并不是专门为了萧先生你的身世来的。”

    “退一万步说,如果我要搞事,我需要在自己家里搞事?那不是在我额头上明晃晃贴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标签?我有没有那么蠢?我做事有这么疏漏吗?”

    萧裔远也犹豫起来。

    岑春言说得不无道理。

    如果真的是她,今晚的伎俩也太明显了,简直像……栽赃嫁祸一般。

    再说真的是岑春言的话,她图什么啊?

    岑春言看出萧裔远的疑虑和动摇,立即说:“如果我要揭穿别人的身世,我还不如对准小冬言。——对着萧先生你,我有设么好处?你家里……”

    她话没说完,但是萧裔远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忍不住疑惑:“……是吗?真的跟你没关系?”

    岑春言扯了扯嘴角,拿出手机,“既然你疑心我,我也顾不得替别人保密了。你看看这个……”

    萧裔远垂眸看着岑春言的手机。

    那是岑春言跟司徒秋的聊天页面。

    在两人的聊天中,司徒秋推荐了葛派几个大长老,就连那个能接到便携式检测仪的华人男士医生,也是司徒秋推荐的。

    萧裔远眉头皱得更紧,“……是她?她想做什么?”

    岑春言见萧裔远还是想不通,只好给他点破:“萧总,你恐怕低估了你的个人魅力。虽然你家世一般,但是你本人,让沈家小公主志在必得……”

    她没把话说破,只是点到为止。

    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让萧裔远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司徒秋为了沈如宝做出来的事。

    “……他们证明我不是我父母的亲生儿子,然后呢?”萧裔远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就算我不是我父母的亲生儿子,我也不会接受沈如宝啊?这不是多此一举?”

    岑春言被噎了一下。

    她抿了抿唇,两只胳膊不自觉地环绕在胸前,皱眉说:“那不是她们?这我可真不知道了……”

    然后她拍了拍萧裔远的胳膊,“好了,萧总也别想了,总之只要你不把这当回事,它就不能伤到你。再说养父母也是父母,反正你的亲生父母也不在了……”

    萧裔远知道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他还要找他大姨刘秀娟问清楚。

    他点点头,“多谢岑总,其实我确实不在意。今晚打搅了,希望不要给你的宾客带来更多的困扰。”

    “没事没事,那我们去吃晚饭吧。”岑春言的情绪明显好了一点,她伸手想挽住萧裔远的胳膊,萧裔远却不动声色躲开了。

    岑春言莞尔,“萧总,带着女士入场,这是绅士礼仪。”

    萧裔远笑了笑,“岑总是今天的女主人,用不着绅士带你入场。”

    “萧总说得也对。”岑春言点点头,转身和他并肩走向餐厅。

    当他们到达餐厅门口的时候,岑春言请的乐队突然奏响了音乐。

    大家讶然抬头,看见餐厅门口站着一对男女。

    男人俊极帅极,神情温和,女人成熟漂亮,像是一对璧人。

    席上有人就开玩笑了,“咦?岑小姐是跟这位先生要宣布喜讯吗?看你们的打扮,可真登对!”

    “宣布你个头!岑小姐跟这位先生可是姻亲关系……这位先生的姐姐,就是岑小姐的继母,你懂个屁?”

    这明显是对岑家熟悉的那些宾客,是岑家多年的老朋友或者亲戚。

    但是被训斥的那个人脸上下不来,嘀咕说:“……可是这位先生不是刚刚被揭发出来不是他爸妈亲生的吗?那他的姐姐,跟他也不是亲姐弟……”

    这人虽然在嘀咕,但是声音还挺大的。

    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当萧裔远和岑春言并肩走进来的时候,沈如宝就看见了,她嫉妒得要命,恨不得将岑春言一脚踢开,自己站在萧裔远身边。

    这时她听见这个人的嘀咕,也大声说:“哈!我明白了!表姐你是不是故意找的人来揭穿阿远的身世!所以你好追他?!”

    岑春言浑身一震,惊讶不已,“沈小姐,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我怎么血口喷人了!我看上他,你也看上他!我们那天还吵架来着!我讥讽你不能追,因为你们的辈份乱了,他姐是你继母,你不能跟他在一起!”

    “所以你就去找人来演戏,戳穿阿远的身世,这样阿远就跟萧家没关系,你就能跟他在一起了,对不对?!”

    面对沈如宝的指控,岑春言整个人傻了一样,她嘴角抽搐着,像是觉得她的话谬到不值一驳。

    她扭头看看萧裔远,说:“萧总虽然不是萧家亲生的,但是他依然认他们是父母和姐姐。”

    她又看向沈如宝:“所以沈小姐的指控,是没有证据的。沈小姐不会认为没有血缘关系,就没有亲戚关系了吧?”

    也就是说,只要萧裔远还认萧爸萧妈做爸妈,那不管是亲生还是领养,萧芳华始终是他姐姐,岑耀古是他姐夫,这一点不会动摇。

    沈如宝皱起眉头,“……啊?为什么呢?”

    她看向萧裔远,殷勤地说:“阿远,你那对父母有什么好认的?你不想去找你的亲生父母吗?”

    “他的亲生父母已经不在了,阿远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萧妈大声驳斥沈如宝的话。

    沈如宝撇了撇嘴,“……你说他们不在就不在?总得有个名字,拿出证据吧?”

    温一诺意外的看着沈如宝,没想到她其实挺有脑子的……

    也或者只有在美男面前,她才会有脑子?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追萧裔远。

    沈齐煊没有什么胃口,他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吃饭的,可是温一诺虽然坐在他旁边,却并不想理他。

    沈齐煊只好说:“温大天师,等今天晚宴结束,就请拨冗去我家一趟,帮我和贝贝驱邪,好不好?我付你双倍价钱。”

    不等温一诺反对,沈齐煊已经加了码。

    见温一诺还在犹豫,沈齐煊又说:“三倍,你要多少,我给三倍。”

    这种“糖衣炮弹”让人无法拒绝。

    温一诺下意识点点头,“我得回去先拿我的法器。”

    “没问题,我送你,一起拿,然后一起去我家。”沈齐煊有一点点兴奋。

    司徒秋也没反对。

    她一直淡笑看着他们,眼神深处甚至还有着难以觉察的兴奋和嗜血的赤影。

    萧裔远在他们对面坐下,正好跟温一诺面对面。

    温一诺吃着今天炖得嫩嫩的bob veal小牛肉,完全沉浸在美味当中,没有一丝一毫注意到他。

    韩千雪坐在萧裔远身边,其实是她给萧裔远保留的这个正好在温一诺对面的位置。

    她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萧裔远,没有说话,也只能一门心思吃自己面前的菜。

    她没有要小牛肉,而是点的炸大虾和鱼排。

    萧裔远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只拿起红酒抿了一口。

    跟何之初一样,萧裔远开始感觉到不吃东西,只喝红酒的乐趣。

    他想,那位何先生一定有很多说不出口的心事,所以只有用红酒让自己处于微醺的状态,这样就不用动脑子思考了。

    因为前面有萧家的闹剧出现,后面大家就都没什么精神了,匆匆忙忙吃完晚饭就各自告辞。

    岑家的这个晚宴可以说是很不成功。

    客人都走了之后,岑春言低着头在岑耀古面前,被他不留情面地骂了一通,然后指着大门说:“你走!你现在就走!以后也不要再回来!”

    岑春言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家门。

    萧裔远他们刚刚走到岑家大门门口。

    岑耀古骂岑春言的声音很大,一直飘带院门口,他们都听见了,但是都装没听见。

    沈齐煊邀请温一诺坐到他们车上,说要请她去他家“驱邪”,不过他们会先回温一诺住的地方,去拿她的法器。

    萧裔远晚上喝了酒,没开车,是韩千雪开车。

    他看着温一诺,说:“诺诺,先回家。”

    温一诺点了点头,对沈齐煊说:“沈总,我先回家拿法器,你们的车跟在我们的车后面吧。”

    她不想跟司徒秋和沈如宝坐在同一辆车里,因此不想上沈齐煊的车。

    沈齐煊没有坚持,点头答应下来。

    温一诺坐上副驾驶的位置,萧裔远一个人坐在车后座,韩千雪则坐在司机的位置在开车。

    开始大家都没说话,后来开了一段路,韩千雪才说:“萧总,怎么会突然有人想起来要揭穿你的身世?你之前知道吗?”

    萧裔远之前收到那份dna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对谁都没说。

    他是不想“打草惊蛇”。

    没想到那幕后之人一步步紧逼,居然在今天这个场合被揭穿了。

    萧裔远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之前确实收到一份匿名的亲子鉴定报告,我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不说也罢。”

    温一诺忍不住冷笑:“什么匿名?就是岑春言搞出来的!”

    “诺诺,没有证据的事,不要乱说。”萧裔远没有支持,但是也没有反对温一诺的说法。

    他确实怀疑过岑春言,但后面发生的事,又让他觉得好像不是岑春言。

    可如果是司徒秋的话,他想不出理由。

    这中间的逻辑有缺失,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疑点。

    温一诺撇了撇嘴,对韩千雪说:“韩大律,我晚上还要去沈家帮他们驱邪,你能不能帮我起草一份驱邪合同,我对沈家的要价是一小时十万美金。”

    韩千雪差一点把车开到沟里,“一小时十万美金?!温大天师,我们何大律每个小时的要价都没有你高!”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