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46章 我一个人的声势抵十个人(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下颌一挑,眉飞色舞地说:“……这就不一样了。我大哥那是细水长流,不像我,是一锤子买卖,当然得往高了要!”

    韩千雪被她逗笑了,“也对,我们律师只要愿意工作,分分钟都有进账,你们做天师的就不一定了。”

    “还是韩大律通情达理。”温一诺笑眯眯地点点头,“所以我还要收加班费,这个价!”

    她伸出三根手指。

    韩千雪:“……你不是要告诉我,你要三倍价位吧?!”

    “韩大律果然聪明!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哈哈哈哈……”温一诺开心地笑。

    韩千雪嘴角抽搐了一下,“……你高兴就好。”

    回到何之初给他们留的那栋大宅,温一诺去自己房里准备法器,韩千雪给她准备“驱邪”合同,萧裔远则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服。

    等温一诺背着自己的小背包从她房间出来,看见萧裔远抱着双臂,靠在她门边的墙上。

    “……萧总,你房间在那边。”温一诺指了指萧裔远卧室的方向。

    萧裔远看了她一眼,“走吧,我今天喝了酒,你开车。”

    温一诺:“……”

    “我坐沈家的车。”她刚才答应沈齐煊了的。

    客户的要求,当然要满足。

    这是她身为大天师的职业道德。

    萧裔远摇摇头,“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去别人家不太好。我虽然帮不了什么忙,但是跟着你去壮壮声势还是可以的。”

    “我不需要别人壮声势。我一个人的声势抵十个人。”温一诺执拗的说,一边低头把软鞭黑骑当腰带挂在腰上,“萧总今晚心潮澎湃,还是一个人待着缓一缓比较好。我给你一个晚上时间,想明白这件事为什么是岑春言做的。”

    萧裔远:“……”

    他盯着温一诺不盈一握的纤腰,缓缓地说:“你还是认为是岑春言做的局?可是动机是什么……”

    萧裔远明亮的凤眸里闪过一丝疑惑,“逻辑呢?岑春言做事一向无利不起早,这种付出和收益完全不成正比的事,不大像是她的手笔……”

    温一诺意外抬头,“在你心里,岑春言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

    “当然,在商言商,她这一点,确实能让她做个非常出色的商人。”萧裔远坦然地说。

    温一诺听不得别人夸岑春言好,她呵呵笑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是出色,出色到被你坑了五十亿,还丢了岑氏集团首席财务官的位置。——对你来说,她确实出色啊……送财童子,能不出色吗?就是不知道岑氏集团的股东们会不会这么想。”

    萧裔远一窒,进而想到自己的“第一桶金”,还确实就是从岑氏集团得来的。

    “不过那时候是岑春言的哥哥岑季言做首席运营官,是他主导的收购,如果真的说我‘坑’,‘坑’的其实是岑季言。”萧裔远一板一眼地说。

    温一诺目不斜视往楼梯口走去,一边说:“……我可想的不一样,我觉得岑春言在岑氏集团那次收购中责任更大。因为是她没有做好财务尽职调查,才让岑氏集团在收购中捅了大篓子。从这个角度说,岑季言是被她坑了,为她背锅。”

    萧裔远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现在被温一诺一提醒,还真是那么回事。

    难道真是岑春言……?

    萧裔远忙跟着温一诺往前走,一边跟她探讨:“可她的动机是什么?”

    “在我身上,有什么岑春言可以得到的重大利益吗?”

    温一诺心想,你就是最大的利益,还要什么重大利益?

    但是这话她不想说,一来不想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二来不想提点萧裔远,让他反而对一个愿意放弃利益的岑春言增加好感。

    就让他认为岑春言是个“无利不起早”,换而言之,有利是图的人就好了,她何必要让他认清女人心里的弯弯绕?

    萧裔远还在追问:“你这么推论,也不是不成立,但是你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你的推论吗?”

    温一诺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萧裔远,说:“我没有证据,我就是直觉。我们做大天师的,没有直觉会死的很惨。所以有什么问题吗?”

    萧裔远:“……”

    这就跟扎草人诅咒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

    萧裔远现在已经学会不再轻视温一诺的“职业”。

    毕竟这一次的道门大赛,确实让他大开眼界。

    当然,他更多的是信服那五个科学家评委,还有何之初。

    如果这些人都认为道门的这些手段并不全是“坑蒙拐骗”,作为以实事求是为第一准则的钢铁直男,萧裔远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那是一个他无法触及的光怪陆离又精彩纷呈的世界。

    其实再一想,他自己的专业,他信奉的人工智能发展方向,对普通人来说,何尝不是一样的光怪陆离精彩纷呈?

    这么一想,萧裔远彻底释然了。

    傅夫人的话,对他的触动太大。

    他终于找回了跟温一诺相处的初心。

    爱一个人,其实也是我们不断认识自我的过程。

    当你的自我认识不断提升,对方也能跟上,那就会保持爱情的鲜度。

    如果一方提升,另一方原地不动或者退步,感情就会失调,哪怕有**的吸引都没用。

    因为再美的**都有审美疲劳的一天,但是步调一致的思想却能让对方铭心刻骨。

    人毕竟是已经脱离了动物本性的社会动物,社会属性对感情的加成比动物属性要大得多,也持久得多。

    萧裔远踌躇了一下,跟着温一诺走下楼梯,说:“好吧,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我觉得里面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那是肯定的。”温一诺随口说道,不过嘴角已经悄悄上扬。

    哎嘛,真不容易,终于能在萧裔远那坚不可摧的直男“一根筋”大坝上悄悄凿个洞了……

    等那个大坝被她凿得“千疮百孔”,萧裔远也跟比干一样,有无数心窍了……

    到了那个时候,希望他能眼明心亮。

    萧裔远这时见温一诺也不再像只刺猬一样对他张开满身的刺,心情也是大好。

    他跟温一诺来到他们今晚开回来的那辆车前,说:“我跟你一起去,如果有事,也有个照应。——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大晚上出去的。”

    以前他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温一诺一个人大晚上去别人家“驱邪”的。

    “你又不懂道法,你去有什么照应?我还要分心照顾你,你就给我添乱!”温一诺瞪了萧裔远一眼。

    可是看在萧裔远眼里,只觉得她眸光流转,似嗔非嗔,美艳不可方物。

    他极力按捺住心神,移开视线说:“……你可以把我当你的道童,虽然我不懂道法,但好歹也是一个人。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管用,不然怎么在偏僻的地方,最后两人同行呢?”

    温一诺:“……”

    咦?

    道童都出来了?

    她狐疑看着他,“萧总,你不是吧?你不是看不起我的家族企业吗?还要给我做道童?那可是我们家族企业的一员啊!”

    “嗯,我临时客串一下也是可以的,不收你钱,当你给我个机会见见世面。”萧裔远含笑说道。

    星光下,他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横在车顶,就那样看着她,凤眸里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情意,比两人刚心心相印的还要动人……

    温一诺又一次感受到怦然心动的感觉。

    不得不说,青梅竹马的一对如果真的想在一起,比不是青梅竹马的普通人要容易多了。

    因为他们太了解对方。

    之所以很多青梅竹马并没有在一起,是因为他们不想,而且只要有一方不想,他们散伙得比谁都快。

    不过温一诺经过一次感情和婚姻的洗礼,比以前成熟稳重多了。

    虽然又一次怦然心动,但并没有控制不住的感觉。

    她轻轻松松收回视线,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进去,淡淡地说:“……随你。”

    萧裔远大喜,忙坐了进去。

    他今天晚上空腹喝了不少红酒,现在其实也是微醺的状态。

    温一诺这时拿出手机,对等在大门口马路边上的沈齐煊打电话,说:“沈总,我们出来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免得我等下跟丢了。”

    沈齐煊立刻把他家的地址发了过去。

    温一诺用手机地图打开,发现居然离她这边的房子并不远。

    只隔着一条河。

    从桥上过去很快。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沈齐煊家的大宅。

    这也是在华盛顿特区附近的一个好地段,但是已经不属于华盛顿特区,而是弗吉尼亚临近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地方,名叫火狐(firefox)。

    ……

    两辆车停在一栋维多利亚殖民时期风格的大宅前面。

    占地面积当然很大,但是屋子的尖顶很多,比第一个比赛里祝氏夫妇那栋房子的尖顶更多。

    凸起的弧形飘窗,白纱窗帘静静垂落,挡住了屋外的视线。

    房子很高,地面以上起码有五层,是这个地方少有的独栋别墅高楼。

    几个主屋门外都有露台伸出来,上面还有屋顶,很像国内古代建筑的“前廊后厦”。

    外墙颜色很深,精雕细刻,有各种花纹装饰。

    配上那很多尖顶和哥特式拱墙,看上去不像住宅,像是教堂。

    温一诺看了一眼就觉得辣眼睛。

    这种“别致”的大宅,也就外国人能享受。

    在国内风水师看来,这就不适合人居住。

    难怪沈齐煊想请她“驱邪”。

    温一诺眯了眯眼睛,心想最彻底的“驱邪”,是把这栋房子推倒重建……

    当然她不会这么说,那也太掉价了。

    这不是承认自己比不过这房子里的“西式邪祟”吗?——如果真的是邪祟的话……

    说实话,温一诺除了觉得这房子的样式辣眼睛,还真没感觉到什么邪祟。

    她腰间当腰带的黑骑软鞭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发热或者骚动不安的迹象,说明这里暂时没有“邪祟”,也没有黑魔法。

    萧裔远从车里下来,也被这栋房子吓了一跳。

    他这一段时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看见这么“别致”的建筑,还是心里漏跳了一拍。

    这房子,真的能住人?

    沈如宝从车里下来,看见萧裔远也来了,欢快地扑向他:“阿远!你也来了!去我家坐坐?你想吃什么?我看见你晚上好像没有吃菜,只喝红酒了!”

    萧裔远和温一诺都意外地看向沈如宝。

    没想到她还真的一直在关注萧裔远,连他没吃菜,只喝红酒都发现了。

    “你饿不饿?我这就让厨子给你做饭,你喜欢吃什么?我家厨房什么都有,常年炖着高汤!”

    沈如宝炫耀一样对萧裔远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就差双手合什抱在胸前,做某国漫画少女状了。

    萧裔远看了看温一诺。

    温一诺挑眉说:“那就却之不恭了。我想吃红糖糍粑,给我的助手来一份七分熟的牛排。”

    沈如宝瞪了温一诺一眼,“……你也要吃?我看见你今天晚上吃了很多bob veal的小牛肉,你不怕胖吗?”

    “我等下要耗费很多精力给你和你……爹驱邪,红糖糍粑最能补充能量,我建议你以后不妨多吃……”温一诺笑得有点狡黠。

    红糖糍粑对女性确实能补身,但是如果缺少锻炼的人吃很多的红糖糍粑,但真是会跟吹气一样胖起来。

    沈如宝一看就不是喜欢锻炼的人,每天的活动量大概就是动脑子怎么追美男了……

    温一诺腹诽着,随手关上车门。

    沈齐煊也从车里走下来,神情轻松自如,笑容也很深刻,他温和地说:“我也很喜欢吃红糖糍粑,不过大晚上吃这个不好,我们的厨师做得一手好生滚鱼片粥,还有现包的生煎,温大天师是先吃夜宵,还是先四处看看呢?”

    温一诺眼前一亮:“生滚鱼片粥和生煎?!这可是好东西!我得尝尝跟我家附近那家早餐店味道是不是不一样!”

    沈齐煊点点头,“我吃过你家附近那里的生滚鱼片粥和生煎,我可以告诉你,我家厨师做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一诺晚上其实吃得很饱,但是被沈齐煊用她喜欢的美食“诱惑”,她还是觉得饿了。

    温一诺装模作样捋捋额发,说:“那沈先生就带我们四处看看,等一圈看下来,也就够时间吃夜宵了。”

    沈齐煊忍不住笑,温柔地说:“好,都听温大天师的。”

    沈如宝看看沈齐煊,再看看温一诺,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能够这么“和谐”的说话了。

    好像她是个外人,这种被排挤的感觉实在糟糕透了。

    沈如宝皱了皱眉,求助一样看向司徒秋。

    司徒秋却一直微笑,温柔地说:“那好,齐煊你带温小姐去逛逛,我和贝贝招待萧先生。”

    萧裔远忙说:“我是诺诺的助手,我得跟着她。两位的好意心领了。”

    沈齐煊看着萧裔远,无端觉得他有点碍眼。

    都离婚了,还跟的这么紧,早干嘛去了?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