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52章 气质那一块拿得稳稳的(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齐煊回到自己家,一个人静静的在黑暗中坐了很久。

    往事如风般在脑海里翻腾,三十多年的岁月一晃而过。

    他跟司徒秋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结婚,但是也有过琴瑟和鸣的温馨时光。

    刚结婚的时候,司徒秋支持他做自己的事业,沈老爷子就把沈家的生意托付给她。

    她那时候一人兼两职,一半时间在国内,一半时间在国外,和他一样,都忙得不亦乐乎。

    但是两人的关系非常融洽,从来没有吵过架,凡事也是有商有量,而且越来越合拍。

    当司徒秋怀上第二个孩子,他曾经想过,如果这样下去,再过一段时间,他可能就真的爱上她了。

    这种典型的“先婚后爱”模式,在老一辈中很盛行。

    只是没想到后来司徒秋生下沈召北后,对他黏得越来越厉害,一分钟看不见他就要胡思乱想,以致酿成大错。

    后来医生跟他说,司徒秋那时候是得了“产后狂躁症”,她那么做,也不是有意的……

    黑暗中,沈齐煊垂下了头,虽然痛苦,但却清醒。

    以他现在的年龄和阅历,不可能跟drama een一样有点风吹草动就听风就是雨,把生活过得跟一本狗血网文似的。

    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恐怕不是他想的那样。

    不过沈如宝,切切实实是他和她的孩子啊……

    那温一诺又是怎么回事呢?

    要弄清这些事情,他势必要跟她谈谈了。

    二十多年不见,她躲着他,不愿意见他,他知道她恨他入骨,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她。

    反正已经分开了,就让彼此淡忘对方吧。

    爱情并不是一个男人生活的全部,甚至只是一个很小的可有可无的调剂。

    女人如果知道这一点,就会少一点恋爱脑,不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寄托在男人身上,日子说不定过得很好。

    沈齐煊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大早,他跟沈召南和沈召北打电话开视频会议,主动说:“召南、召北,我不知道你们听见消息没有,我要跟你们的母亲离婚了。”

    沈召南明显已经听说了,一时没有出声。

    沈召北却已经跳起来大叫:“什么?!爸爸你是不是有外遇了?!你怎么能这样?!妈妈给你生了三个孩子!现在年纪大了,你就要抛弃她?!”

    沈召南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爸,您不再考虑考虑吗?我记得妈妈当年怀贝贝的时候就不安稳,生的时候还难产了,她为您付出了那么多,您有什么必须的理由一定要跟她分开吗?”

    沈齐煊反问:“她怀贝贝的时候不安稳,生的时候难产了?谁告诉你的?”

    当时沈召南还在国内读书呢,司徒秋明明在国外……

    沈召南说:“我跟妈妈有定时通话,是她告诉我的。”

    沈齐煊:“……”

    他若有所思,“……说了多久?”

    “半年吧……妈妈突然出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本来以为她是为了我召北的事,去国外给我们找学校去了,结果半年后她给我打电话,说是去国外养胎生孩子……”

    沈齐煊不动声色,继续问:“是吗?你确定是她出国半年后给你打电话说她是去国外养胎生孩子?”

    “对啊,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时候你们俩老吵架,我心情不好,还记日记了。”沈召南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沈召北则开始起哄了:“大哥你居然记日记?!正经人谁写日记!”

    “你闭嘴!”沈召南脸红了,好在用手机视频,他脸上的红色不是很清晰,“那时候又没有智能手机,我还能写在记事本上啊!”

    沈齐煊心中的疑点更多了,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道:“我和你们妈妈的事,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们也是成年人了,我再解释也没用,你们想理解就理解,不想理解我也没办法。”

    这句话倒是击中了沈召南和沈召北的心。

    他们当然知道男女之间的感情确实是跟外人没法说的。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总不能一直削足适履,被砍掉的脚不会再长出来,只会每天都淌血,伤口越来越大,最后磨损一个人的生命。

    见两个儿子不说话了,沈齐煊心情好了一些,继续说:“还有一件事,等我正式宣布离婚,一定会对股市产生影响,召南你现在在公司已经代理总裁,应该知道怎么做。”

    沈召南回过神,忙说:“我已经布局一星期了。”

    沈齐煊:“……”

    那是从那天晚上他在众人面前说出要跟司徒秋离婚的话,得到消息的沈召南就已经着手了?

    沈齐煊突然心情复杂起来。

    沈召北没有生意头脑,他懵懵懂懂听着沈召南和沈齐煊说话,一句话都插不上嘴。

    他只是在想,得赶紧跟三亿姐订婚了,免得三亿姐嫌弃他是“离异家庭”的孩子,不跟他在一起。

    ……

    这个周末众人都在忙碌中渡过。

    周一早上,温一诺从沉睡中醒来。

    新的一天开始,第三轮比赛也要正式开始了。

    她已经离开了华盛顿特区,来到纽约。

    那些评委和筹备委员会都在司徒澈家的大宅里坐着,还有诸葛先生和她,等着主持人宣布第三轮比赛的题目。

    按照规定,进入决赛的两个人可以各带一个助手,不过这个助手必须是不懂道法的普通人。

    诸葛先生带的是自己的大女儿诸葛蕴柳。

    温一诺没得选择,只能带萧裔远。

    萧裔远也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个机会看到决赛,自然是毛遂自荐做温一诺的助手。

    温一诺本来还想去她刚来的时候住的那个唐人街小旅馆,找她认识的莎莉姐做助手。

    但是再一想,她跟莎莉姐他们其实也没那么熟悉,而这种级别的比赛,是需要绝对信任的人,不然被人冷不丁从背后插一刀,别说比赛,就连生命都可能有危险。

    萧裔远虽然看不起她的职业,但是他好歹做不出背后插她刀的事。

    而且经过这两轮比赛的洗礼,温一诺敏锐地发现,萧裔远对她的职业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也不再认为是“歪门邪道”。

    这种转变当然是好的,但温一诺对自己的感情更加谨慎,不想重蹈覆辙。

    她不想整天的沟通交流,累得慌,有那功夫接接单子挣挣小钱钱不香吗?

    反正两个人在一起,合则来,不合则去,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于一直要他“理解包容”吗?

    这些想法,温一诺一句话都没说,反正现在她跟萧裔远也不是恋人关系,犯不着对人家要求“苛刻”。

    做回朋友,反而找回了以前青梅竹马的感觉。

    所以当主持人宣布温一诺的助手是萧裔远的时候,现场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这样登对的一对璧人出现在大屏幕上,负责录播的导演简直是痛心疾首。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如果这一次能直播,收视率该有多高?!这两人的颜值比影视圈一线明星都要耀眼!”

    而当仙风道骨的诸葛先生带着美貌的诸葛蕴柳出现的时候,大家都没那么激动了。

    诸葛蕴柳也是很漂亮的,古典而精致的五官糅合了现代气质,看上去十分迷人。

    但是跟美的自带bgm效果的温一诺和萧裔远比起来,她就不够看了。

    可总体来说,这一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决赛选手颜值,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温一诺坐在台上,目光不经意地从台下扫过,居然看见了沈齐煊和沈如宝。

    这父女俩也来看决赛了?

    可狗爹真能耐……

    温一诺知道决赛理论上只能筹备委员会的成员和评委能看直播,或者看现场。

    别的人则需要通过筹备委员会的特许。

    这特许当然就要看关系硬不硬。

    沈齐煊能带着沈如宝来看现场,肯定是司徒澈允许的。

    此外还有几个面孔陌生的人,温一诺从来没有见过。

    这几个人坐在房间靠墙角的地方,很安静,安静到完全没有存在感。

    她收回视线,看见主持人已经在宣布题目了。

    “第十八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正式开始!”

    “决赛选手张派代表温一诺、葛派代表诸葛宜!”

    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先后站起来朝大家拱手示意。

    等她赢了大魁首比赛,就能针对葛派“官方搞事”了。

    温一诺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等他们俩坐下之后,主持人打开了投影仪。

    房间里的灯暗了下去,窗帘早就拉上。

    大家只看见投影屏幕上,慢慢出现一派车水马龙的繁华街景。

    远处高楼林立,各种颜色各异的广告牌将整个大屏幕染成了一个纷繁复杂的颜色拼盘。

    这时一个男人由远及近,渐渐出现在屏幕上。

    刚才大家见过萧裔远,以为自己的审美强度已经大大提高了,直到大家看见这个男人。

    怎么说呢?

    这个男人的五官长相仔细来看,其实并不如萧裔远出色。

    但是他就那么往那儿一站,那些五颜六色杂乱无章的街景就成了他的布景板,再多的颜色也无法抹杀他的气质。

    大家的眼里只看得见他,心里也只想着他。

    年纪大的老人看见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为了心爱的女郎不惜翻墙幽会的时光。

    中年人看见他,想起自己半生蹉跎,所爱之人依然隔着山海。

    年轻人看见他,想起自己少年时候的梦,和心爱的人并肩闯天涯。

    男人看见他,顿时明白一个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才是真正的有魅力。

    女人看见他,才知道一切言情里的男主角,应该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

    萧裔远跟他比,都显得美貌有余而气势不足。

    关键这种气势,跟霍绍恒、何之初这种人的气势还不一样,那不是碾压一切的睥睨,而是杏花春雨的温润,于无声间沁人心脾的潜移默化。

    这种美,不具攻击性,但是具有极大的魅惑性。

    沈如宝更是看的如醉如痴,心里居然把屏幕上这个男人跟萧裔远比了又比,都分不出高低。

    场上唯一对这男人的魅力免疫的,大概只有温一诺。

    她看着这个男人,只觉得他的下巴有点太尖,双眼的轮廓太过细长,眼角挑起的弧度已经到了妖艳的程度,唯一一双清澈的不染尘埃的眸子,让他看上去还挺顺眼。

    就长相来说,温一诺觉得他比萧裔远差得远。

    只是在气质那一块拿得稳稳的。

    温一诺忍不住凑到萧裔远耳边说:“……你学着点儿……你要有这男人的气质,你就无敌了……”

    萧裔远看见这男人,脑海里闪过的居然是跟温一诺渡过的每一个美好时光。

    总而言之,这男人能激起人们心中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特别是对爱情的向往,无论男女。

    萧裔远被温一诺的话打消了绮思,悻悻地说:“你也可以学着点儿,他那么仙,其实你也可以做得到。”

    只要温一诺愿意,她可以比投影屏幕上那个男人更仙。

    温一诺却耸了耸肩,“我不用学,我天生就会。”

    萧裔远:“……”

    他抿了抿唇,“我也不用学,我有自己的长处,我又不靠脸吃饭。”

    温一诺啧啧两声,不去跟他争辩。

    这时主持人也回过神,笑着说:“这就是我们第三轮比赛的委托人,涂善思先生。”

    “这位涂先生很多年前跟自己的一位好友失散,他想托我们找到她,女她的她。”

    温一诺:“……”

    诸葛先生“……”

    就这?

    这也能算得上决赛试题?

    难道他们的比赛试题难度是倒金字塔型的?

    不仅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在场的人恐怕都在腹诽。

    主持人看出大家的心思,笑着说:“我话还没说完,大家别忙着下结论。”

    很快,投影屏幕上的图像又变了。

    这时出现一间装修很高档现代的房子,这位涂先生坐在长沙发上,背后是一面高大的落地窗玻璃墙,墙后则是一片蔚蓝的湖水,湖的另一面还有群山环绕,风景十分优美。

    这位涂先生开始说话了。

    他的声音乍一听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普普通通的男中音,但是越听越觉得好听,好像能够沟通人们的心弦,跟大家的心跳共振。

    他说:“各位好,我是涂善思,我想请道门帮忙,帮我找一个失散已久的朋友。”

    他继续说:“这种事,本来应该找警察,但是我找的这个人,不是普通人,我找的是一个转世之人。”

    众人:“……”。

    涂善思继续说:“其实我也是一个转世之人。”

    众人:“!!!”。

    连诸葛先生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温一诺倒是轻声笑了,“这可厉害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转世之人。”

    就连第二轮比赛的唐芷离,温一诺本来以为她是转世之人,后来才发现她不是,她就是活了那么久。

    而这个人,居然称自己是转世之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转世之人一直在世界各地号称出现过。

    但是都经不起推敲,或者在经得起推敲之前,已经被“处理”了。

    所以除了某活佛,还没有一个官方认证的“转世之人”。

    可宗教的转世,跟普通人的“转世”,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有可比性。

    温一诺好奇地问:“……涂先生,您怎么证明您是转世之人?”

    因为投影仪上放的是对方的视频,所以可以跟现场的他们直接交流。

    涂善思的目光看向温一诺,声音更加温柔:“这是大名鼎鼎的温大天师?幸会。”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