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53章 三生三世(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现在被人称为“大天师”已经很镇定了。

    经过两场比赛,她的知名度已经打出去,凡是关注道门app观看两场比赛直播的人,都知道道门张派的温一诺,确实当得起“大天师”三个字。

    涂善思作为决赛项目的委托者,肯定也是看过前两场比赛的。

    不过温一诺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涂先生认识我?”

    “道门两场比赛,女君已经名满天下。”涂善思说话文绉绉的,颇有古风。

    温一诺笑着拱了拱手,“那是各位道友给面子。”

    然后把话题又拉了回来:“涂先生,您怎么证明您是转世之人?”

    涂善思笑得如同春风扑面,“我记得前世之事,记得我曾经是哪里人,做过哪些事,你说我是不是转世之人。”

    “再说转世之人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太平广记》里记载了一个叫刘三复的人,说他能记得自己轮回了三世的事情,曾经记得自己有一世投生为马,后来又转世为人,但骑马的时候,还是看见驿站就高兴,遇到崎岖不平的地面就缓行,甚至家里也不设门槛,免得伤到马蹄。”

    “古书上像这种保留前世记忆的人很多,现代社会也不少,只是这些事情很难验证,所以你信也行,不信也没关系。”

    这人娓娓道来,明明说的是一些虚无缥缈的话,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煞有其事一样。

    温一诺以手托腮,青葱般的手指在腮上轻轻敲了两下,诧异地说:“这就算是转世之人?前世那些记忆不是因为看了史书吗啊?”

    涂善思轻笑出声,“史书上记载的都是大事,怎么会记载某个县的农民集市上曾经有两人打架,一人把另一人打瘸了腿这种事?”

    “……所以这跟您有什么关系?”主持人也禁不住问道。

    “因为打人的人就是我。”涂善思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是七十多年前的事儿,那时候我是个华人。这件事,你可以去那个县找当地出版的《晨星报》。这报纸有两百年历史,不过至今没有电子化,只有纸质存档。”

    温一诺:“……”

    好吧,这人说的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是失心疯,或者是戏精上身的历史学家。

    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还带史实索引的。

    诸葛先生这时笑嘻嘻地说:“涂先生莫怪,温大天师年纪轻,没有见过转世之人也是有的。所以问题比较多。”

    温一诺诧异地扭头看他,“难道诸葛先生见过转世之人?”

    诸葛先生笑呵呵地说:“我没见过,但是我师父见过,我师父不仅见过转世之人,还见过重生之人。”

    温一诺:“……”

    真是卧了个大槽!

    诸葛先生的师父,就是上一任葛派的掌教真人,但是已经去世很久了吧?

    这时投影屏幕上的涂善思笑了,“有些转世之人确实是重生之人,如果他们没有转世成别的人,而是转世到自己身上。”

    温一诺:“……”

    又一重新世界要打开了吗?

    她收回思绪,摇头说:“这太玄乎了,我们还是脚踏实地言归正传。涂先生,您要寻找的转世之人有什么特征吗?”

    涂善思像是被她噎了一下,悻悻地说:“我如果知道她有什么特征,还要来求助你们道门吗?”

    温一诺:“……”

    她发现这个人对别人好像都挺友好,就对她总是要杠两句。

    温一诺反思自己,到底哪里说得不对。

    诸葛先生恰如其分出来打圆场:“涂先生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涂先生作为转世之人肯定见多识广,如果能分享一些信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定位寻找。”

    涂善思勾了勾唇角,“诸葛大天师好涵养。好吧,我先说一下我为什么要找她。”

    涂善思以手握拳,抵在唇边轻轻咳嗽了一声,垂下眼眸。

    从投影屏幕上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睫毛很黑很长,垂眸的时候,浓密的睫毛像是两排小扇子,在他的下眼睑划下两道惊心动魄的弧线。

    他带有磁性的男中音从房间的音箱里传出来。

    “我和她相识的那些年,我只是个很普通的猎户,她是村里秀才的女儿。我有一次去山里打猎受了伤,她正好去山里摘野果子,遇到之后救了我。”

    “那一世,我很感谢她,但是我们身份相差太远,我只能过几天往她家门口放一只打好的猎物,有时候是一只黄羊,有时候是一只野猪。”

    “我看着她跟人订亲,出嫁,看着她和她丈夫举案齐眉儿孙满堂,过了很幸福的一生。”

    涂善思陷入回忆的时候,唇角不由自主勾了起来,露出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让他更加魅力十足。

    温一诺也听得津津有味。

    “这是我们的初始,我伤好后遇到一个姓张的天师说,他给我看相,说我需要报答她三生三世,才能还清她的救命之恩。”

    “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默默地关注她。后来我也去世了,再转世,我是一户农家出生的儿子。”

    “我一出生就发现自己还有前世的记忆,当然也想起来那张天师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说的话,我才保有前世的记忆。”

    “我当时虽然想起来她的话,可是并没有在意。我做个普通农户过完一生,但是这时候皇帝没有了,外敌打了进来,村里人都被那些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打死了,只有我一个人被一个过路的小姐救了。”

    “她是留洋回来的,会说外国话。她家世很好,带着丫鬟婆子还有拿枪的卫兵。”

    “我被她救了之后,才发现她就是前世救我的那个秀才女儿转世。”

    “她一辈子积善行德,所以这一世投了好胎。”

    “乱世之中,她父亲是某个很有名的军阀。”

    “她救了我之后,我就彻底明白了,顺理成章,我做了她父亲手下的小兵。当时天下大乱,刀剑已经没用了,大家都是拿着枪炮互相攻击。”

    “我其实对当兵没有兴趣,但是为了她,我愿意去学,从识字到上军校,后来还被她父亲送到国外留学,我从德**校一毕业,就赶忙回国,回到她身边。”

    “她并不知道我是上一世那个被她救了的猎户,她也没有上一世的记忆,但是没关系,我只要守在她身边,看着她顺顺利利过完这一世就可以了。”

    “这一世,她虽然父亲位高权重,是个大名鼎鼎的军阀,但是并没有多久,他父亲就突然去世了。”

    “他的下属拥立一个新人做大帅,这人娶了她,她从大帅女儿,变成了大帅夫人。”

    “我做了她的卫兵,一直带着我训练的精兵保护她。”

    “我的同事说我傻,从德**校留学回来的人,居然只保护一个女人。”

    “他们不知道,这是我的宿命,我必须保护她,我要报恩,现在才是第二世。”

    “她的丈夫对她不太好,但是她并没有在意,她也并不喜欢她丈夫,后来她丈夫有了红颜知己,她马上一个人远走海外。”

    “我作为她的护卫队长,当然是跟着她走。”

    “我走之前,将她丈夫的红颜知己暗杀了,这件事曾经引起过轰动,都说是这个大帅自己杀的,因为他想娶出身更高贵的女人做正妻。”

    “但是没几天这大帅也死了,也是我做的,我对他下毒,让他死得比他的红颜知己晚几天,这样不会引起注意。”

    “大帅死后,他的全部财产都落在她手里,她变卖之后带着我们远渡重洋,开始新生活。”

    “我不知道她晓不晓得是我做的,反正不让她高兴的人,都该死。”

    “来到国外,我们跟着她隐居在某个不知名的县里,她很低调,也不露富。但是她作为一个单身东方女人,看着还是家境殷实,遭到很多穷白人的觊觎。”

    “我在那个县的农民集市上跟人打架,就是因为那个人用语言调戏她。”

    涂善思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几分冷酷肃杀的神情,跟刚才的春风化雨判若两人。

    “后来就没有人敢惹她,敢惹我们了。”

    “她在这里住很多年,嫁了一个从国内来的华人读书人,也是大学教授,虽然一辈子没有生孩子,但是过得很算愉快。”

    “我一直是她的护卫队长兼管家,等她过世之后不久,我也过世了。”

    涂善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似乎在寻找什么。

    他把屋里的人都看了一遍,才继续说:“现在是第三世,我在这边出生,和前一世一样,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有意识,记起了前两世的记忆。我知道我得找到她,这是最后一世,只要我能守护她到她寿终正寝的那一天,我就解放了。”

    “但是这一世,我等了四十多年,还没有等到她。”

    涂善思一双像是用尺子比着长的眉毛微微蹙了起来。

    温一诺以前只知道美女蹙娥眉是美景,现在看见美男蹙眉,居然也美的让人魂飞天外。

    不过她没有别人看得那么如醉如痴,很快愣了一下说:“……涂先生已经四十多岁了吗?”

    保养得还真不错,看上去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跟沈齐煊看着年貌相当。

    涂善思微微颔首,“差不多吧,所以我等不及了,想请贵门派帮我找一找她。”

    温一诺心想,这个题目看上去比前两道好像容易很多,为什么筹备委员会会选择这一题作为决赛题目呢?

    这么想的人不止有她,在场的评委也有人有这个疑虑。

    但是既然筹备委员会这么选,他们也不能干涉别人出题,所以都没问出来。

    温一诺只看着主持人,看他怎么拿主意,还有没有后手。

    诸葛先生跟她一样,都看着主持人。

    主持人这时跟着问:“涂先生,那您有任何线索吗?比如说,您能不能感知她转世在哪个方位?”

    涂善思沉着的摇了摇头,“我说了,如果我知道,我就不劳烦你们了。”

    温一诺歪着脑袋发散思维:“……如果她还没转世呢?你让我们到哪里去找?或者她没转世成人呢?”

    “如果人有转世一说,也不是那边断气,这边马上就生出来了吧?”

    “嗯,时间上肯定是有先后的。但是从前两世来看,她跟我都是差不多同一时间转世,所以,我觉得她应该已经转世了,而且肯定转世成人,不是别的东西。”涂善思的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个温大天师当真有些刁钻。

    诸葛先生这时说:“那能划定一个大致的范围吗?如果连范围都没有,世界那么大,要找到猴年马月去吧?”

    涂善思还是摇了摇头,“诸葛大天师,我确实没有任何范围,我只知道她应该也转世了,至于转世到哪里,现在是什么身份,我完全不知道。”

    主持人点了点头,“好的,我们收到了。两位决赛选手,温道友和诸葛道友,我们第三轮的比赛题目就是,帮涂善思先生找到他需要保护三生三世的救命恩人。”

    “现在在是第三世,对他来说很重要。”

    温一诺插话,好奇地问:“……有多重要?如果就是找不到呢?能到下一世吗?”

    涂善思苦笑说:“这我可不知道,我总觉得,如果这一世我找不到她,那我们的联系就断了。下一世肯定更找不到她……”

    “所以你就报不了恩,会一直欠着,是吧?”温一诺跟着追问。

    涂善思点了点头,“对,我答应张天师的事没有做到,就会一直欠着。”

    “那不如这样,算你运气好,如果我没猜错,我就是那位张天师的嫡系传人。如果我们实在找不到,我帮你解了那位张天师的‘魂咒’,这样你就不用再履行三生三世的责任了,怎么样?这样算不算我赢?”温一诺兴致勃勃地说。

    诸葛先生的脸色陡然变了,他厉声说:“温道友,你这是作弊吧?”

    “我怎么作弊了?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光明正大的问,怎么就作弊了?”温一诺摊了摊手,“再说成不成,得委托人说了算,是吧,涂先生?”

    涂善思笑了起来,眼尾的妖艳更加浓郁,他说:“对,成不成,我说了算。如果你们实在找不到,那就算你们打平了。至于解咒,不,我涂善思说一不二,童叟无欺,从来不打诳语。我答应了张天师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如果做不到,我甘愿承受任何惩罚。”

    他平平静静地说,但是温一诺却觉得投影屏幕上他的影像好像陡然暗了一下。

    有股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苍凉。

    不过画面很快恢复正常,好像刚才突如其来的阴暗只是网络传输问题罢了。

    主持人也挺头疼,回头看了看筹备委员会主席司徒澈。

    司徒澈淡笑着说:“不会打平,一定要找到。”

    温一诺挑了挑眉,“司徒大少,能不能定义一下什么叫‘一定要找到’?是找到活人吗?如果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

    司徒澈看向投影屏幕上的涂善思:“涂先生,您觉得呢?”

    涂善思眉头皱得更紧,“……什么叫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肯定还活着!”

    这是拒绝接受最坏的结果。

    温一诺对这个题目很是无语。

    她一手托腮,沉吟片刻,说:“……那只能占卜了。涂先生,请问您能跟我见一面吗?我要给您占卜。”

    “……一定要见面吗?我们远程占卜不行吗?”涂善思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温一诺笑着说:“诸葛先生可能可以远程占卜,但是我不行。我们这张派占卜,必须要本人亲自到场!”

    诸葛先生被温一诺气的嘴角直抽,他压抑着怒气说:“温道友怎么知道我能远程占卜?我自己都不知道!”

    “啊?您自己都不知道?啧啧,我是看你们葛派有个网站,可以在线占卜啊……难道不是你们葛派运营的吗?”温一诺眨了眨眼,很是认真地问。

    诸葛先生一时语塞,忘了他们葛派弄的那个捞钱的“在线占卜”网站了!

    那个网站,只要你不断充钱,就能把你的占卜结果弄得越来越好,抽签也能抽到上上签,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氪金改命”吧……

    他眼神闪烁着,讪讪地说:“那个是我的徒子徒孙们做的网站,我是老派人,不会用,我占卜,还是需要本人亲自到场的。”

    “哦……”温一诺拖长声音,“原来你们葛派那个在线占卜网站说,道门世界杯比赛两届大魁首得主在线占卜,是挂羊头卖狗肉啊……”

    “我回去就让他们把那句话去掉,这是误会……误会……”诸葛先生尴尬地笑着,马上抬头对投影屏幕上不置可否的涂善思说:“涂先生,我们在纽约,您在哪儿?是我们去找您,还是您来纽约?”

    涂善思想了一会儿,说:“我来纽约吧,把地址发给我,我下午就能到纽约。”

    主持人忙找出他的联系方法,把纽约司徒家的地址发给了涂善思。

    涂善思收到之后,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下午见。”

    然后就断了连接。

    投影屏幕上消失了他的踪影,只有车水马龙的街景了。

    屋里的气氛也轻松起来。

    大家开始热烈讨论,沈如宝的声音传到温一诺耳边:“我的天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呢!都快被她迷死了!”

    她坐的位置离温一诺和萧裔远并不远,看着温一诺说:“温小姐,你觉得那个涂先生跟阿远比,谁更好看?”

    温一诺淡笑着说:“你应该让你狗……你爸跟涂先生比,谁更好看,他们才是同一年龄段的。”

    萧裔远在旁边顿时绽开笑颜。

    他扭头看着温一诺,眼里只有她。

    沈如宝脸色变了又变,拽着沈齐煊的衣袖,带着哭音说:“爸爸,温小姐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沈齐煊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你先惹她,她不会针对你。”

    “爸爸觉得是我的错?!”沈如宝又惊又怒,这可是比美男对她不屑一顾还要让她崩溃。

    “是你的错,但是不是什么大错。”沈齐煊有些不忍,“你刚从国内过来,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下午涂先生过来,你不想看现场了吗?”

    沈如宝这才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说:“爸爸真是吓死我了……好吧,既然爸爸说我错了,那我就向沈小姐道歉。沈小姐,对不起了,我不该惹你,不过你说话也不要夹枪带棒的,这样姿态太难看了,不是淑女。”

    温一诺:“???”

    沈如宝这狗嘴里真是吐不出象牙。

    她觉得自己腰间的软鞭黑骑在蠢蠢欲动,想抽某人一鞭子。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对了,今天又是周一了吧?亲们的推荐票不要忘了哦!

    记得投全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