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54章 天高山远谓之遁(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不过没等温一诺发作出来,萧裔远已经握住她的手,拉着她站了起来。

    他的手掌干燥宽大温暖,有股抚慰人心的力量。

    温一诺的心情平静下来,故意仰头朝萧裔远甜甜一笑。

    沈如宝看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但是温一诺和萧裔远谁都没有看她,自顾自离开。

    今天上午的会议散场,大家都等着下午涂善思过来。

    沈如宝虽然气愤,可是沈齐煊已经发过话,她不敢再跟温一诺碰瓷了。

    现在明摆着,碰了也白碰,没有沈齐煊和司徒秋支持,沈如宝有什么实力对温一诺做什么呢?

    她心里不舒服,等大家都散场之后,她躲到自己休息的房间,偷偷给司徒秋打电话。

    司徒秋在国内,没有跟着她过来。

    此时正是国内晚上,司徒秋刚洗完澡,在做身体保养程序。

    看见是沈如宝的号码,她打开手机的免提,跟沈如宝说话。

    “怎么了贝贝?现在不是决赛时间吗?你没看决赛现场?”司徒秋对沈如宝说话还是一股宠溺的语气。

    沈如宝不满地嘟着嘴:“……那个温一诺实在太讨厌了!她故意顶撞我,可是爸爸还让我跟她道歉!”

    司徒秋的手一抖,她顿了一会儿,才笑着继续说:“温一诺现在有何先生撑腰,你爸爸也不敢得罪她的,你也谨慎点,能不惹她,就不惹她吧……”

    这不是沈如宝想要的答案。

    她咬着下唇,难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吧,知道了,妈妈。”

    然后挂了电话。

    司徒秋看着手机上黑下来的屏幕,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

    下午两点多钟,一辆凯迪拉克加长款的轿车停在纽约司徒家大宅门前的马路上。

    涂善思从车里走出来。

    他戴着墨镜和口罩,穿着一身白色风衣,浅灰色长裤,脚下的皮鞋擦得蹭亮。

    仰头看了看面前的大宅,他深吸一口气,举步走到门口。

    司徒家门口是有安保人员守卫的。

    那人查了他的证件,让他摘下墨镜和口罩确认面容,又跟屋里的人通过话,知道这就是大家在等的涂先生,才放他进去。

    涂善思回到车里,开着车进到里面。

    司徒家大宅占地面积很广,所以还是开车进去比较快。

    他把车停在大宅旁边车库那边的车道上,缓步下车,走进司徒家大宅。

    在管家的引领下,来到司徒家早上开会的那个房间。

    这里本来就是个小型会议室,桌椅讲台和其他影像设施一概齐全。

    司徒澈从十五分钟前就通知所有人下午的会议要开始了。

    当涂善思走入这间会议室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位。

    温一诺好奇地看着涂善思走进来。

    他把口罩和墨镜都取下来了,露出浅琥珀色的眸子。

    站在门口随意往屋内看了一圈,每个人心里都咯噔一声。

    这个人的魅力,比上午在投影屏幕上看见的更加厉害。

    每个人都觉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温暖澄澈,就像海上不含杂质的阳光,很多人心里都荡漾着一片大海。

    沈如宝一直对温一诺和萧裔远生气,但是这会儿被涂善思随便扫过一眼,只觉得魂飞天外,心眼具开。

    她顾不得生气了,只是一直紧紧地盯着涂善思,看的近乎贪婪。

    涂善思对大家各种的目光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他朝大家点点头,才举步走进来,被主持人直接迎到台上坐了。

    他正好坐在温一诺和诸葛先生中间那张椅子上。

    温一诺以前以为她和诸葛先生之间的这把椅子是留给何之初,现在才知道不是。

    沈如宝没想到涂善思居然挨着温一诺坐,顿时气得嘴都歪了。

    她这下根本看不见,涂善思的另一边,可是坐着诸葛先生,根本不能说是“挨着温一诺坐”。

    沈齐煊察觉到沈如宝那如同淬了毒的视线,轻轻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背,“贝贝,别这样,好好看比赛。”

    沈如宝垂下眼眸,小声委屈地说:“……好。”

    但是又忍不住,嘀咕说:“凭什么这些男人都追着温一诺跑?她有那么好吗?长得一般,家世那么差,哪个出身好的男人会愿意娶她?”

    沈齐煊不动声色,淡淡地说:“温大天师不是靠家世吸引别人,她是靠自己。贝贝,如果你不是沈家的女儿,你连嫉妒她的资格都没有。”

    沈如宝:“!!!”

    沈齐煊这句话就是雪上加霜,沈如宝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

    “爸爸您不疼我了……”她哽咽着说。

    沈齐煊也觉得头疼。

    这些年沈如宝的教养,确实是司徒秋做得多。

    现在看来,司徒秋是渎职了。

    沈齐煊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沈如宝现在这个样子,他和司徒秋都要负责任。

    可是司徒秋作为跟沈如宝二十一年来朝夕相处的母亲,她的责任绝对更大。

    沈齐煊甚至疑心司徒秋是故意“捧杀”沈如宝,才把她养成这个样子。

    但是木已成舟,沈齐煊暂时也想不出来什么办法纠正沈如宝的言行举止,只能见缝插针,随时指出她的不足。

    可沈如宝已经二十一岁了,多年的习惯成自然,怎么可能一下子纠正过来?

    她只觉得沈齐煊不喜欢她了,她不再是他最疼的女儿了。

    还没离婚了,也没后妈,可亲爸已经快变成后爸了。

    沈如宝心里苦,脸上跟皱巴巴茄子似的。

    沈齐煊揉了揉眉心,没有再说话。

    台上主持人和司徒澈都过来跟涂善思握手。

    涂善思于是站了起来。

    他的神情气质,把曾经是一线大明星的司徒澈都比下去了。

    而且因为年纪大一些,阅历更足。

    成熟男人的魅力是时光的祝福,年轻男人是怎么也比不上的。

    温一诺和诸葛先生也站了起来。

    司徒澈笑着说:“谢谢涂先生能拨冗前来,我们一定会帮助您找到您想找的人。”

    涂善思微微颔首,“谢谢司徒大少。”

    又朝主持人点点头。

    主持人忙说:“我们现在开始占卜,还是去别的地方?”

    温一诺马上说:“当然得去别的地方,静室准备好了吗?我和诸葛先生一人一间,免得互相打扰。”

    “都准备好了,温大天师,这边请。”

    主持人看了看司徒澈,见他点头,才摆手对温一诺说道。

    温一诺点点头,带着萧裔远出去了。

    那两间静室当然有直播设备,别的人进不去,但是能在这间会议室里看直播。

    评委得打分呢,不看直播怎么行?

    沈如宝见温一诺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她不由自主咬起手指甲,眼神游移不定。

    ……

    温一诺的静室上挂着“张派”的铭牌,诸葛先生的静室门前则挂着“葛派”的铭牌。

    主持人对涂善思说:“涂先生您自己选,先去哪一间?”

    涂善思看了一会儿温一诺的静室,说:“我先看看诸葛大天师。”

    “好的,这边请。”主持人推开了诸葛先生静室的门。

    诸葛先生见涂善思先来的是他的静室,顿时笑了起来。

    看来这个涂先生,还是蛮有眼光的。

    诸葛先生松了一口气。

    涂善思在他面前盘腿坐下。

    静室里铺着榻榻米,没有正式的桌椅,只有一张矮矮的长案,桌旁放着几个蒲团,只能跪坐,或者盘腿坐。

    长案上放着一只很古朴的土定瓶,瓶里插着几只腊梅,假的腊梅,用堆纱做的。

    长案另一头摆着一只青铜色博山炉,炉里染着梅香,将静室熏得如同置身在梅林里。

    诸葛先生是跪坐的,他手边有一把蓍草,两块龟甲,还有一支签筒。

    他笑着问涂善思:“涂先生,您是要用蓍草占数,龟甲卜吉凶,还是直接抽签解签?”

    涂善思好奇地看了一眼,“能都用吗?”

    诸葛先生笑容一僵,“……可以是可以,但是同时都用,准确度就下降了,因为它们会互相干扰。”

    “这样啊,那就抽签吧。”涂善思毫不犹豫地说,“抽签简单,容易,省时间。”

    诸葛先生其实是想用蓍草占数的,这是最准确的。

    可是他为了表现自己是多方面的全才,多准备了几种占卜方式,结果涂善思选择了准确度最低的抽签。

    他讪讪地推荐说:“其实用蓍草占数挺不错,比抽签强点儿,涂先生不考虑用蓍草占数吗?”

    “我已经说了抽签了,再改用蓍草,不是得罪两位神灵?”涂善思似笑非笑抬起她,笔直的手指曲起来敲了敲签筒,“就这个吧。”

    诸葛先生没办法,只好拿过来签筒,还是一脸笑意地说:“你找的人是女人,所以用桃花签。涂先生请。”

    涂善思看了他一会儿,“为什么她是女人就要用桃花签?如果我没猜错,桃花签是跟男女之间的纠葛有关系,是吧?”

    “涂先生也是同道中人吗?”诸葛先生大笑出声。

    “普通人都知道‘招桃花’是什么意思,还需要同道中人?”涂善思淡淡地反驳,抱起了双臂。

    诸葛先生:“……”

    好吧,他干干笑了一声,“对对对,涂先生请吧……”

    把签筒递了过去,让涂善思抽。

    涂善思却不肯,说:“我跟她没有男女感情,用桃花签是货不对板,诸葛先生,还是换龟甲吧。”

    诸葛先生愣了一下,“其实桃花签不止算男女感情,别的东西也能算的。”

    “但是我就是不喜欢。”涂善思看着诸葛先生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诸葛先生没办法了,只好说:“那还是蓍草占数?”

    “龟甲吧,早点算完我去找温大天师。”涂善思的语气已经不耐烦了。

    这句话也惹恼了诸葛先生。

    “行,龟甲就龟甲。”诸葛先生沉下脸,拿起三片龟甲,对涂善思说:“涂先生先摸一摸这龟甲。”

    涂善思伸出手,在三片龟甲上放了一放,然后飞快地收回。

    诸葛先生举起龟甲,闭上眼睛,大声开始祝祷:“冲佑真人虔心祈禳:先圣诸王,乾道吾师。阴阳倒转,仙籍在望。惟念各路仙君,感玄悟道,助鄙一臂之力!九天上仙,诸路神佛,三清祖师共襄之!”

    “今有善信涂善思,欲找三世辅佐之人,请三清祖师爷降坛指路,一!”

    诸葛先生将手中的龟甲抛下,每一抛得一爻。

    三片龟甲有正反两面,三片全是正面,则是老阳;三片全是反面,则是老阴。三片有两面朝上,一面朝下,是少阳。三片两面朝下,一面朝上,是少阴。

    易经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有六爻,也就是由老阳、老阴、少阳、少阴四爻组成的六爻组合。

    诸葛先生抛了六下之后,得到一个卦象:上乾下艮,属于《易经》第三十三卦,遁卦。

    龟甲和蓍草占卜都是以《易经》为基础。

    不同的是,蓍草是繁琐的正当程序,龟甲是简化了的程序,所以用蓍草占卜准确性更高。

    但一般人用龟甲更方便,迅捷快速。

    诸葛先生看着这个卦象,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易经》上说:遁,亨,小利贞。象曰:天下有山,遁。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

    “这个卦象可不太好。如果是占时运,是急流勇退的意思。占财运,是有涨有跌。占身体健康,是要避世修养。如果是占家宅,那更是有小人作祟,婚姻受挫,有离婚之虞。”

    涂善思也皱起眉头:“……可是我是找人,你说的这几点,跟我有任何关系吗?”

    “我既不占时运,也不占财运,更不占身体健康,当然也不占家宅。我说了我跟她从来就没有夫妻关系,也没有男女感情纠葛,为什么你得出这些跟我毫无关系的结论?”

    诸葛先生忙说:“涂先生您别急,这是大众卦象,具体到您的问题,我还没解说呢。”

    “那就快说!别浪费我时间!”涂善思耐心好像已经用罄了,很不耐烦地说。

    诸葛先生如今是葛派第一人,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

    如果不是在最重要的决赛,他都要拂袖而去了。

    按捺住心头的怒意,诸葛先生在心里骂了涂善思好几声“sb”,脸上还是带着笑意,继续解说。

    “您是要找人,这个‘遁’卦,表示她是藏起来了,所以您找不到。”

    涂善思容色稍霁,点点头,“有点意思了,继续说。”

    诸葛先生笑着点头,“乾为天,艮为山,这是‘天高山远’的意思。爻位是九四爻,表示躲起来有利君子,不利小人。”

    “也就是说,您要找的人,因为小人作祟,已经躲起来了。”

    涂善思:“……”

    “躲起来了?我当然知道她躲起来了,不然我干嘛要找你们帮忙?”涂善思脸色更加不善,“诸葛先生,您是道门两届大魁首得主,就得出这个结论?”

    诸葛先生心底的怒气已经快爆表了。

    占卜其实并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强项在观气运。

    可惜他那个特别灵敏的观气运罗盘在观察到大气运之人来到纽约的那天晚上,就失灵了。

    他过了好几天才明白过来,现在正在找能工巧匠来修。

    他也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的决赛题居然这么刁钻。

    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

    如果他的观气运罗盘还能用,也能帮很大的忙。

    现在完全靠占卜,芸芸众生那么多人,他怎么知道涂善思要找的人是谁?

    关键是涂善思自己都不知道!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诸葛先生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涂先生您别急,蛛丝马迹还是有的。”

    “既然您不确定她到底转世在哪里,但是从您来到纽约,来到这里,我肯定,她应该就在这里。”

    涂善思冷笑着掰了掰手指,“如果她在这里,方圆十里之内我都能感觉到她。”

    言下之意,肯定不在方圆十里之内。

    那就不可能在这里。

    诸葛先生察言观色,继续又说:“就算不在这里,也在东部!”

    涂善思心里一动,好像有点意思了。

    他眨眼看着诸葛先生,“东部那么大?难道我还要一寸地儿一寸地儿的找过去?”

    诸葛先生心里大喜,暗忖应该就是在东部!

    他继续套话。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