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56章 我天生的本事是看姻缘桃花(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涂善思的脸色一瞬间变幻莫测。

    他看着温一诺,像是在深思,又像是没有看着她,只是太震惊了,一时没有收回视线而已。

    有绝处逢生的欣喜,但又有担心希望太大,失望也越大的忐忑。

    温一诺收起蓍草,见涂善思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咳嗽一声说:“涂先生?如果您再拖,我可不保证一定能找到活的……”

    涂善思猛地抬起头,好似如梦初醒一般,往前倾着身子,略带几分急促说:“真的能找到她吗?她真的有危难?”

    “这只是卦象说的,我也不能说百分之百肯定,但是我占卜的能力还是不错的,错误率很低。”温一诺谦虚说道。

    这也是因为在比赛,如果不是比赛,她能跟人说百分百肯定。

    涂善思重重点头,“好,我听温大天师的。那去哪里找呢?”

    温一诺得到他的许可,又低头看着卦象,说:“每次占卜其实得到的是四个卦象。刚才我说的是第一个卦象,本卦,也就是最基础的卦象。”

    “从本卦可以得到互卦,就是第二个卦象。”

    “我们去掉渐卦的第一爻和第六爻,用它的第二、三、四爻当一、二、三爻。用它的第三、四、五爻,当做是四、五、六爻,得到的是它的互卦。而渐卦的互卦是《易经》第六十四卦,未济卦。”

    “未济卦上离下坎,离为火,坎为水,水火不相容,也就是说,你跟你要找的人,没有办法在一起。”

    涂善思嘴角扯了扯,“……我说了我跟她没有那种感情。”

    温一诺也不抬头,淡淡地说:“我只是就卦辞解释,你不用向我剖析你的心路历程。”

    涂善思:“……”

    温一诺继续说:“根据八宫卦的排列顺序,未济卦上离下坎,应该是离宫三世卦。你说你跟她有三生三世守护之意,应该是真的,没有说假话。”

    涂善思开始坐直了身子。

    面前这个面容艳似牡丹的年轻女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有能力的人,应该得到尊重。

    温一诺将手边的卦象签重新排列组合,显出未济卦。

    她的眉心微微蹙起,说:“本卦《易经》上说,未济卦的卦辞是: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从字面意义上说,是小狐狸要过河,打湿了尾巴,没什么好处,但是也没什么坏处。”

    “就时运来说,有乾坤颠倒之虞。家宅的话,门户有变,祸起萧墙。身体更是血脉不顺,虚弱到了极点。”

    “但只要耐心,大运势还是不错的,初凶后吉。婚姻的话,已经渡过了困难时期,再加把劲,会有好结果。”

    温一诺说完,涂善思已经深深拜倒在她面前。

    他从盘腿而坐变为跪着,双臂平伸与肩齐,撑在地上,整个人呈“三跪九叩”的大礼之势,毕恭毕敬地说:“请温大天师指点。温大天师救她一命,涂某肝脑涂地,愿为驱使。”

    温一诺:“……”

    她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几下。

    这人怎么回事啊?

    需要这么夸张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找的托儿呢……

    或者是司徒澈给她找的托儿……

    萧裔远也在温一诺的斜后方看得惊讶。

    看直播的评委和筹备委员会的人也纷纷惊讶不已。

    这人之前在诸葛先生面前那么不可一世,可是在温一诺面前,乖得跟只小羊羔似的。

    他们不清楚是温一诺哪句话触动了他,但是看他这幅样子,是完全被温一诺折服了。

    温一诺看了他一会儿,抬手说:“涂先生别这样,既然是你的委托,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再说我是为了比赛,比赛第一,你不会有意见吧?”

    “我知道。”涂善思还是跪伏在她面前,没有抬头,声音里带着隐忍的激动和惊喜。

    静室里非常安全,涂善思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如擂鼓,疑心都被别人听见了。

    温一诺笑着说:“这只是互卦,还有两个卦象,错卦和综卦。涂先生坐起来听吧。”

    “涂……谨遵法谕。”

    涂善思缓缓抬头,还是保持着跪坐的姿势,后背挺得笔直,并不敢直视温一诺。

    他的举止,道门中人非常熟悉。

    这是对有大功德之人的谦卑之态。

    就连评委里那五个葛派的人都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对温一诺恭敬起来。

    温一诺将手里的卦象再次摆弄了一下,说:“第三个是错卦,错卦是和本卦全部相反的卦象,也就是把本卦阴阳颠倒得到的卦象。呵,真有意思,这个‘渐’卦阴阳颠倒之后,得到是‘归妹’卦。”

    “而第四个卦象是综卦,也就是把本卦一百八十度翻转倒过来看,居然也是‘归妹’卦。”

    温一诺抬头,面带喜色:“归妹,上震下兑,出征有凶险,但是你要找的是女人,这个卦可是大吉大利的上上卦!”

    涂善思再也忍不住满脸的喜色,他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定定地看着温一诺,像是置身于繁花盛放的花园,但是无论哪种花,都不能夺其艳色。

    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超越了感官,直指心灵。

    温一诺对他的美色其实是免疫的,这个时候也呆了一呆。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笑着说:“你找的人大归在即,只要你不违背原则,也不可强求,你们确实是有夫妻缘份的,可以白头偕老。”

    涂善思:“!!!”

    这怎么可能?!

    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温一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故意骗他呢?

    再说她手边的卦象,真的是这样啊!

    错卦和综卦居然是同一个卦象,而且都是“归妹”……

    归妹归妹,妹何时归?

    涂善思坐不住了,直接站起来说:“温大天师,我们现在要不要出发,去找她?”

    温一诺点点头,“好啊,我们先去你出生的地方。你在哪里出生?”

    涂善思:“……”

    他脸色有些黑,“……您问的哪一世?

    温一诺失笑,将手边的蓍草收拾到红色丝绒袋里,笑着说:“当然是这一世。你的前两世已经终结,跟现在没有关系。”

    涂善思点了点头,“我这一世出生在北卡。”

    “那就去吧。”温一诺站了起来,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诸葛先生已经去了吧?”

    她用了接近两个小时给涂善思占卜,诸葛先生此刻恐怕已经到了北卡的机场。

    北卡是北卡罗莱纳州的简称,离纽约不算特别远,但也绝对不近。

    “……可是你们为什么都要去我的出生地?万一,她跟我的出生地没有关系呢?”涂善思眼神闪烁地问。

    “一定会有关系,因为魂咒把你们联系在一起了。她的出生地,离你的出生地一定不会太远。”温一诺收拾好东西,找主持人要飞机。

    主持人果然哀叹说:“我们就一架专用飞机,已经让诸葛先生要走了。如果知道您也去那个地方,我就让诸葛先生等等您……”

    温一诺笑了笑,想自己去租一架小型的私人飞机,以最快速度去北卡。

    司徒澈见了,低头看了看手机。

    那上面有一条短信,是傅宁爵发给他的,说是刚租了一架私人飞机,要带着爸爸妈妈去佛州玩,向司徒澈打听温一诺什么时候能够比赛结束……

    虽然不情愿,司徒澈还是给傅宁爵回了一条短信,问他能不能把私人飞机借给他用,说是温一诺着急要租飞机去北卡。

    他刚发出去,傅宁爵就秒回:!!!没问题!哈哈哈!!!

    看着傅宁爵那几个笑得几乎欠揍的表情包,司徒澈嘴角抽了抽。

    他对主持人说:“我找朋友借了一架私人飞机,已经在机场,让温大天师他们一个小时后过去就可以。”

    主持人忙对静室里的温一诺说:“没问题,我们还有一架私人飞机,你们一个小时后去机场。”

    温一诺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迅速同萧裔远一起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箱,就和涂善思一起坐车去机场。

    三个人来到机场,找到那家私人飞机,登上去之后才发现是傅家租的飞机。

    傅宁爵、傅夫人和傅辛仁三人都在上面,当然还有机组成员,除了飞行员,还有专门的空姐。

    温一诺笑眯眯地说:“谢谢傅夫人、傅总和小傅总给的方便。”

    “一诺太客气了,我们本来也是要租飞机去玩的,举手之劳,无足挂齿。”傅夫人拉着温一诺的手,一起坐到靠窗边的位置。

    萧裔远也走了上来,他拎着两个行李箱,泰然自若,完全没有“跟班”的自觉。

    看见他出现,傅宁爵脸都黑了,“……你怎么也来了?”

    “我是诺诺决赛的助手。”萧裔远气定神闲地说,不过心里还是带着一丝窃喜,特别是看着傅宁爵突然黑下来的脸色,真是心头大畅。

    傅宁爵没有机会看决赛直播,所以还不知道决赛的规则是什么样的。

    司徒澈又故意没说,傅宁爵顿时知道自己被司徒澈坑了。

    但是来都来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很快恢复正常,说:“想不到萧总还能做助手,真是好大的面子。”

    萧裔远没理他,继续往前走,找了个座位坐下。

    这时涂善思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机舱里好像骤然点亮所有灯火,这人脸上带着笑,但是笑容深处却写着“寂寥”二字。

    这种既帅又美还温柔寂寞的男人形象,能够激起几乎所有女性发自内心的恋慕和疼惜。

    两个空姐瞬间眼前一亮,忙殷勤地跑过来要给他拎行李箱。

    涂善思彬彬有礼地说:“谢谢,不用了。”

    一个人优雅地走进机舱。

    傅宁爵看见萧裔远还能忍住怒气,现在看见涂善思,整个人就像老婆偷人跟他戴了绿帽子一样,那种愤怒中夹杂着难堪的神情忍也忍不住。

    他看了看涂善思,又看了看正和他妈妈谈笑风生没事人一样的温一诺,蹬蹬蹬蹬走过去说:“一诺,这人是谁?”

    温一诺抬头见傅宁爵指着正在放行李的涂善思,笑着说:“他是我们这次比赛的委托人,我们要去他的家乡找线索。”

    “……是委托人啊……”傅宁爵的气一下子跑了,头上又觉得正常了,从绿油油变得黑漆漆,他笑着朝涂善思拱拱手,“幸会幸会,涂先生要喝点什么?飞机上什么都有。”

    涂善思朝他笑了笑,对他的小心思洞若观火。

    因为傅宁爵对温一诺的感情几乎不加掩饰,涂善思也就留了点心思。

    温一诺这时给他介绍说:“涂先生,这位是傅宁爵先生,他是我以前公司的老板。这位是他妈妈傅夫人,那边是他父亲傅总。”

    涂善思凝神把这一家人看了一遍,收回视线的时候,傅夫人正嗔怪地拉拉傅宁爵的衣袖,“你这孩子,多大了还是毛毛躁躁的,还不快坐下?”

    傅宁爵盯着涂善思呢,他见涂善思在萧裔远面前坐下,他也不客气地跟过去坐下,正好跟萧裔远坐在一排座位上。

    这架私人飞机上有几个座位,跟高铁上的座位位置相仿,都是可以凑一桌麻将的。

    傅宁爵和萧裔远并排坐在一起,还是坐在涂善思对面,倒是让涂善思惊讶了一会儿。

    他看看萧裔远,又看看傅宁爵,笑着说:“傅宁爵先生?你是温大天师以前的老板?你也会占卜吗?”

    傅宁爵摇了摇头,“我是开娱乐公司的,一诺以前是我的公关部发言人。”

    “哦,难怪。”涂善思又看了萧裔远一眼,笑着说:“萧先生跟温大天师很熟吗?”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又上了同一个大学,你说我们熟不熟?”萧裔远淡笑着说,顺手拿起面前小桌上放着的一批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傅宁爵在旁边冷嘲热讽:“何止啊,萧先生跟一诺不仅是青梅竹马,而且还结过婚,但是又离了。”

    他说“结过婚”的时候,涂善思明显愣住了,直到他说“又离了”,涂善思才释然。

    他浅浅笑着说:“两位都喜欢温大天师?眼光确实不错。”

    他朝他们伸出大拇指,但是话锋一转,说:“不过温大天师这一世并没有姻缘线,你们俩恐怕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了。”

    萧裔远和傅宁爵对视一眼,又同时看着涂善思说:“这不可能。”

    萧裔远压低声音说:“涂先生,你会看相的话,还需要找诺诺帮你找人吗?”

    涂善思:真扎心。

    他沉下脸,说:“找人我确实不在行,但是看姻缘桃花,我那是天生的本事。”

    他冷眼看着萧裔远,说:“你这个人桃花太旺,烂桃花好桃花都不少,你跟温大天师本来没有姻缘线,你的那段婚姻,是强求来的。强求的东西总是不会长远,你们应该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了吧?”

    傅宁爵在旁边看的心花怒放。

    如果不是担心惊动旁边桌上的傅夫人和温一诺,他真要拍桌子狂笑了。

    萧裔远:“……”

    这人到底是调查过他,还是真的“看相”看出来的?

    对萧裔远来说,他接受温一诺的“异常”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来一个涂善思,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中邪了……

    结果涂善思又转眸看着傅宁爵,说:“你就更离谱了,你的桃花多而烂,跟温大天师更是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别说结婚,你连做她入幕之宾的资格都没有。”

    傅宁爵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他虽然喜欢温一诺,可一直规规矩矩,连小手都没拉过。

    就那一天在外面的悬崖上,趁温一诺熟睡,偷偷亲了温一诺的额头而已。

    可是被这个长得妖孽一样俊美的男人说他跟温一诺完全没有缘份,连做“入幕之宾”的资格都没有,可太伤人了。

    傅宁爵瞪着涂善思,冷笑说:“我怎么没关系?你怎么知道一诺不会喜欢我?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比以前亲近多了。——是吧,萧总?”

    他故意挤兑萧裔远,让萧裔远想起来那天在山顶看见的情景。

    萧裔远果然变色,轻轻哼了一声。

    涂善思看了看他俩,又看了看坐在过道另一边的温一诺,心里暗暗惋惜。

    其实萧裔远跟温一诺真的很登对,就算这位傅宁爵,其实也能跟温一诺好好过日子,并不是像他刚才说的完全没有可能。

    但问题是,温一诺的姻缘线,应该从出生的时候就被人掐断了。

    涂善思其实不会看面相和手相,他看的是气。

    他天生对男女感情和姻缘之气非常敏感。

    而他在这方面也从来没有出过错。

    看着温一诺姣好明媚的容颜,落落大方的举止,听着她黄鹂般动人的嗓音,涂善思在心里暗暗惋惜。

    谁那么缺德,要把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姻缘线掐断?

    他眯了眯眼,运起心神之力,仔细看着这飞机上每个人的情缘和姻缘之气。

    别的人都是正常的,不管是傅夫人头上的浅桃和深桃色,还是那位傅总头上斑驳的绿气和深桃色,以及萧裔远头上纯正的红桃色,和傅宁爵头上深深浅浅绿红夹杂的颜色,都是有情缘和姻缘线的。

    但是温一诺头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袅袅白气,清正异常,跟她的眸子一样,黑到极处能够孕育光明。

    所以她能驾驭圣光。

    而这种人在道门里年纪轻轻就能道法高深,因为她真的没有尘世的姻缘线。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