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57章 霸总宣言(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道门中人最怕是情劫,没情劫的道门中人都得大道了。

    涂善思对温一诺更加恭敬。

    为了保险起见,他又用尽毕生功力,凝神看着温一诺头顶的“气”。

    一个人的气运有很多种,观气的人大部分只能看出来一种或者两种气。

    比如财运,仕途,又或者大势,还有姻缘和情缘。

    涂善思只会观姻缘和情缘之气,他看了又看,发现温一诺头上确实没有情缘或者姻缘之气,姻缘线被掐断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没有迹象,就跟从来不存在一样。

    “……做这么缺德的事,可是要天打雷劈地……也不怕损福寿……”涂善思在心里嘀咕着,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

    傅宁爵等了半天,见这涂先生还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毛。

    他试探着问:“……涂先生?我跟一诺真的没有缘份吗?”

    涂善思回过神,淡淡地说:“当然没有,你就别七想八想了。”

    傅宁爵沉下脸,指着萧裔远说:“他呢?他跟一诺有缘份吗?”

    “我不是说了,温大天师这一世没有姻缘线,你们俩就不要瞎胡闹,影响温大天师清修就不好了。”涂善思小心翼翼地说,飞快地瞥了温一诺一眼,担心她不高兴。

    温一诺根本没有听见,她正跟傅夫人说话呢,不知道在说什么,掩着嘴笑得十分开心。

    涂善思松了一口气。

    傅宁爵见萧裔远也跟温一诺没有缘份,心情又好了起来。

    人就是这样,不患寡而患不均。

    虽然这个涂先生说他跟温一诺没有缘份他很伤心,但是萧裔远也没这缘份,他就平衡了。

    没料到萧裔远却淡淡地说:“有没有缘份,别人说了不算,我和诺诺说了才算。这是我们俩的事,我们并没有请别人来看姻缘。而且就算请了,你说得我不高兴,我也不会接受。”

    傅宁爵愣愣地听他说话,下意识说:“嗳!萧总!您这就不厚道了吧?这不是耍赖皮吗?老天爷都说你们没缘份了,你还要死缠烂打?你的矜持呢?你的自尊呢?”

    萧裔远冷笑,手里把玩着那瓶矿泉水,淡淡地说:“……那小傅总呢?会因为涂先生说你跟诺诺没有缘份,就放弃追求吗?”

    “那当然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跟一诺有没有缘份,也是我和一诺说了算,别人说了不算。”傅宁爵本来只想借机让萧裔远“知难而退”,结果萧裔远抢先一步发表“霸总宣言”,把他的台词给抢了,他只能悻悻地瞪了他一眼。

    涂善思看着这俩男人,瞠目结舌:“……都说了你们跟她没缘份,你们还要跟老天爷作对?”

    “这怎么是作对呢?”萧裔远的钢铁理工直男性情发作,认真对涂善思说:“涂先生,您说的姻缘线,是什么东西?”

    “姻缘线啊?这就是人的气运的一种,有的人确实天生没有姻缘线,所以一辈子打光棍,男女都有。有的人,姻缘线很多,很杂乱,所以会不断结婚离婚。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有一条姻缘线……”涂善思尽量用他们能理解的话说出来。

    萧裔远摇了摇头,“太玄乎了,我只问一句,您能证明它真实存在吗?比如说,能用某种技术手段把它表现出来?别说不可以,自然界的元素都被人类发现了,列成元素周期表,你们的‘姻缘线’之说,难道比自然界的元素还要神秘奇特吗?”

    “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萧先生这般咄咄逼人,是故意的吧?”涂善思不高兴了,想他堂堂……什么时候被人质问过有没有证据这种话?

    萧裔远展颜而笑:“那正好,我不信,所以你说的不成立。我跟诺诺,还是有姻缘线的。”

    涂善思:“!!!”

    还能这么钻空子!

    涂善思冷笑:“太晚了,我已经说出来了,你不信也得信。”

    “如果我就是不信呢?”

    “你不信又怎样?老天爷会让你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如果我就是要强扭呢?”

    萧裔远在这件事上一点都不放弃,针锋相对。

    傅宁爵皱起眉头,心想,这话他也会说,但是当着涂先生的面,这样说真的好吗?

    其实傅宁爵对这套还是有点信的,因为他跟着他妈妈见过一些比较玄乎的事,但是萧裔远从来没有见过,所以他能反驳得理直气壮。

    但他依然打算追温一诺,只是他会找高人给他和温一诺做“桃花局”,据说可以引出姻缘线。

    涂善思被萧裔远噎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冷笑一声说:“别说我没有警告你,如果强行逆天而行,是有代价的。你付得起这个代价吗?”

    “……芸芸众生结个婚而已,老天爷为什么要我们付出代价?”萧裔远不以为然,“再说我只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愿意成人之美。而且诺诺……诺诺……”

    萧裔远说着,往温一诺那边看了一眼。

    温一诺正好对着身边的傅夫人侧脸而笑,她的眸子里像是跳跃着整个夏天的阳光,浓烈火热,让人目眩神迷。

    萧裔远忍不住继续说:“……温大天师救了那么多人,用你们的话说,她是有大功德的人。难道老天爷就是这么对待人间有大功德的人?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一辈子?——我不信!”

    涂善思皱起眉头。

    不知怎的,他居然觉得萧裔远说得很对。

    虽然温一诺头上依然没有姻缘线,可是她的桃花一朵都不少,在她的眉梢眼角,在她的面上唇边。

    涂善思眨了眨眼,再一次看向温一诺。

    这一次,温一诺的余光瞥见坐在隔着走廊另一边的几个男人都在看她。

    她抬眸看去,和涂善思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涂善思淡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几乎让她看见他眸子里倒映的自己。

    温一诺挑一挑眉,涂善思又移开了视线。

    她看向萧裔远,萧裔远朝她笑了笑。

    傅宁爵也跟着对温一诺举起面前的啤酒。

    温一诺只好举起自己的椰汁,敬了那三个奇奇怪怪不知道在搞神马的男人。

    傅夫人也察觉到那边的人在看温一诺。

    她一眼看见,心里暗暗叫苦。

    萧裔远就不说了,傅宁爵肯定追不上,现在来个涂先生,那风采气度,比萧裔远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脸不如他精致。

    傅夫人忍不住又看了萧裔远一眼。

    萧裔远移开视线,没有继续看温一诺了,也就避开了来自傅夫人审视的目光。

    傅辛仁和傅夫人对视一眼,暗暗好笑,心想当年自己也有很多女朋友,也担心过不知道要娶谁回家。

    但是在遇到南宫斐然之后,他的眼里心里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现在这群小年轻啊,还是太年轻了……

    他看着自己的媳妇,心里美滋滋,欠身问:“斐然,你想吃什么?我现在让佛州那边的厨师准备。”

    傅夫人心想,还是帮儿子追媳妇儿要紧,佛州去过那么多次,这一次不去也罢。

    她笑着说:“不如我们就去北卡吧,陪着一诺他们逛逛,不也挺好玩?北卡离南卡州也很近,我一直想去查尔斯顿玩玩。”

    傅辛仁明白她的意思,想了想,虽然不情愿,还是答应了,说:“那我去跟那边说一声,北卡的房子很近没有住人了……”

    傅夫人笑容满面,说:“不用着急收拾,我们跟着温小姐一起住。”

    她扭头问温一诺:“温小姐,能不能我们跟着你们一起住?你们会住哪儿呢?大家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与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

    温一诺没料到傅夫人突然改主意,不去佛州了。

    本来他们是蹭他们的专机而已,温一诺也不知道他们去北卡之后会住哪里。

    温一诺往前探了探,看着走廊对面的涂善思说:“涂先生,我们去了北卡之后,能住您家吗?”

    她看涂善思就挺有钱的,光他手腕上那支百达翡丽的限量版手表,就够在北卡买一套独栋别墅了,还是在好地段。

    涂善思笑着点头:“能让温大天师入住,是我的荣幸,鄙宅蓬荜生辉。”

    温一诺轻声地笑:“涂先生这是华语说得不多吧?文绉绉的,我们当中就涂先生看起来最有文化。”

    萧裔远抬眸,意味深长地看了温一诺一眼。

    温一诺朝他做了个鬼脸,并不把他加入“有文化”的行列。

    傅宁爵跟着捧场:“那太好了!涂先生,我们也去您家住几天?我们可以付房租。”

    涂善思笑着说:“我住在北卡大农村,没有城市那么繁华,但是地方管够,不用你们付房租,再多来几个人也住得下。”

    涂善思把地址通过手机地图展示出来,还提了一句:“诸葛大天师他们已经先过去了,我让管家招待他们。”

    家里有管家,那就好办了。

    傅夫人本来还有些忐忑,生怕她心血来潮,却给别人添麻烦。

    这一瞬间她都想在当地马上买个房子入住了。

    现在听说涂先生家里有管家,那肯定是非富即贵,房间确实管够,她也就放心了。

    傅夫人捏捏温一诺的手,表示感谢。

    温一诺笑着说:“这是涂先生大方,你们应该谢涂先生。”

    “可是没有一诺你,涂先生哪里认识我们呢?”傅夫人对温一诺越来越满意了。

    这种又灵慧,又漂亮,学历高,还懂人情世故,落落大方的姑娘哪里找?

    傅夫人笑眯了眼睛,说:“我们可真是有缘份。涂先生家那个地址我一看就眼熟,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个姑妈嫁到那里,我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每隔两年的夏天就会去他们家度假。他们家在蓝山和大雾山交界的地方,夏天别提多凉快,而且山里空气清新,比海边安静得多。”

    温一诺很是惊讶:“您家有亲戚在那里啊?”

    “是啊,是不是很巧?本来还想着要叨扰涂先生,现在发现两家这么近,等我们家的房子收拾好了,就可以住回去了,到时候请你们所有人去我家吃饭。”傅夫人很是高兴地说。

    傅辛仁当然不会一直住在别人家里。

    他不知道温一诺他们在北卡要待多久,于是说:“确实挺巧的,我在那里也买有一套房子,我会让自己在佛州的厨师和助手们赶紧北上,来北卡帮忙。”

    温一诺记得刚才涂善思展示的地址,在北卡著名的文化城市艾什维尔郊区,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富人区,因为全美最大的庄园建筑比尔特摩庄园就在这里。

    她笑着问:“难道傅总在那里也有亲戚?”

    傅辛仁笑着看了傅夫人一眼,说:“当然有亲戚,本来没有,遇到斐然,就有了。”

    “你啊,油嘴滑舌的,孩子们在这里呢……”傅夫人笑着嗔他一眼。

    傅宁爵笑呵呵地拆自己爸爸的台:“是啊,爸爸年轻的时候跟着朋友全美环游,在艾什维尔那边参加酒会,认识了妈妈……”

    “为了追妈妈,我爸干脆在那边买了一套房子。”

    “你这小子!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傅辛仁故作生气地训斥他。

    傅宁爵说:“这套房子我还没去过呢!”

    这是在显摆自己房子多是吧……

    温一诺只想翻白眼。

    傅宁爵还在美滋滋:“不过爸您也是很有经济头脑。本来是为了追妈妈买的房子,这几十年过去,房子升值不少!”

    傅辛仁如果早知道涂先生的家就在艾什维尔郊区,他们根本就不用去他家住。

    当然,他们的房子还需要人打扫才能入住。

    这得等他的人去收拾。

    傅辛仁给自己在佛州的管家发了短信之后,马上就收到他的回复:傅先生,我们马上出发。周小姐也来了,说有事情向您汇报。

    傅辛仁:“……”

    他随手回复:先把房子收拾好,我是来度假的,暂时免谈公事。

    ……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租的飞机终于到了北卡艾什维尔的停机坪。

    这里有私人停机坪,错落有致地停着各家的私人飞机。

    涂善思的管家很快带着司机开着车将他们接回涂善思的家。

    他们从艾什维尔城市中心穿过。

    这里的建筑都很有历史感,一百年、两百年的建筑比比皆是,都保养得很好,一点都看不出陈旧,只看得出历史的厚重感。

    但又有很多现代化设施,还有很多博物馆和画廊。

    整个市区就是一个大的文化中心,各种抽象的、历史的街饰在阳光下静静矗立。

    城市的人很少,街道也非常干净,像是小号的华盛顿特区。

    从市区开出来之后,走上崎岖的山路。

    一路上,只见车道两边群山峻立,一片片浓的化不开的深绿色覆盖着整座山脊。

    山腰甚至有白云环绕,就差来几只白鹤翩翩起舞。

    温一诺把车窗打开,深吸一口还带着山间水汽的空气,整个人都精神了。

    “这里的自然环境实在太好了!”

    山间的松树亭亭如盖,溪水从山顶蜿蜒下行,不时有小鹿和松鼠从树林里出来,到溪边喝水。

    涂善思笑眯眯看着两边的群山,说:“这是远观。等到了我家,推开窗就是绚丽的山景,雾气和水气浓的像是要滴下来,但是用手拂一拂,又什么都没有,那感觉,真是酸爽。”

    车里的人都不禁向往。

    车子从山道上下来,奔向不远处的平原。

    一栋壮丽的宫殿式建筑扑入眼帘。

    温一诺眼前一亮,“这就是那个比尔特摩庄园?!”

    “对,就是那里,现在是酒店,你们可以去住一两个晚上感受一下。”涂善思笑容满面地推荐。

    温一诺点点头,“有空确实要去住一晚上。”

    等车转向一条长长的私人车道,温一诺已经对车道两边的参天大树审美疲劳了。

    她发现和山景相比,她还是更喜欢海景。

    看海永远也不觉得腻,但是看山,看一会儿就觉得有种压迫感扑面而来。

    没多久,那车拐了个弯,前面的景象也开阔起来。

    温一诺抬起头,看见的是一栋比刚才那套比尔特摩庄园还要壮阔的房屋!

    庄重的红砖黑瓦,在绿树环绕之下,格外庄严肃穆。

    比那个比尔特摩庄园更有气势,因为那个庄园是白色的,而这个是红色的。

    温一诺“呀”地一声叫起来:“这房子比刚才那个更大更宏伟啊!为什么那个比尔特摩庄园被称为全美第一庄园?”

    “可能是因为它的历史比较久吧……”涂善思笑眯眯地说,推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诸葛先生他们果然早就到了,得到温一诺要来的消息,都在大门口等他们。

    温一诺从车里下来,先朝诸葛先生那边挥了挥手,“诸葛先生好厉害!你们是不是已经查清楚了?”

    诸葛先生虽然早了半天,其实半点都没查到,正在懊恼呢。

    不过也不会在温一诺面前露出怯意。

    他笑着说:“还好还好,大家一起切磋,一起切磋。”

    温一诺笑了起来,“那您就是什么都没查到。”

    “我就比温道友早两个小时而已,能查到什么呢?”诸葛先生也不硬撑,直接摊了摊手。

    “那好吧,我们各凭本事,看看谁先查到线索。”温一诺说着,朝头顶的无人机挥了挥手,给大家打招呼。

    涂善思的管家很能干,很快把他们引到房间里,让他们先住下收拾一下,晚上吃大餐。

    涂善思家的房子也很高,地面有四层。

    他把他们安排在三楼。

    温一诺住的房间是主卧,左面是萧裔远,右面是傅夫人和傅辛仁,对面是傅宁爵。

    诸葛先生他们和主持人等住的是二楼。

    涂善思一个人住在四楼。

    那里只住他一个人,别人都不能上去。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