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60章 信不信我抽你(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周秘书这句话一出,不仅傅夫人和傅辛仁都愣住了,就连最激动愤怒的傅宁爵都愣住了。

    “……你说啥?萧裔远?他是你和我爸的私生子?!”傅宁爵第一个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

    周秘书看了他一眼,略带骄傲地点点头,“温小姐说得对,现代社会要什么滴血认亲?亲子鉴定验一验,就知道父亲是谁。再说光看他的长相,就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

    “你们看,我真的没想过要把这件事捅出来。他都跟你们认识了,我都一句话没说……如果不是这次被人威胁……”周秘书又要哭出来了。

    温一诺脑子里嗡嗡响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平静下来。

    她突然想起萧裔远先前跟她说的话,说周秘书又不是没见过他,结果今天见到他,就跟见到鬼一样,实在是奇怪。

    如果萧裔远如周秘书所说,真是她跟傅辛仁生的私生子,那她为什么看见他,会那么惊讶?还是明明见过的,突然就像没见过一样……

    要么是周秘书在装,要么是周秘书也不知情。

    可如果她也不知情,为什么会信誓旦旦让傅辛仁跟萧裔远做亲子鉴定?

    从上一次的比赛来看,亲子鉴定的实验结果是不可能做假的,是母女就是母女,最多也就是在程序上把因果颠倒一下。

    因为做亲子鉴定的机构不止一家,那种机构也犯不着拿这种事做假,因为一旦被捅出来,绝对是要关门的节奏。

    哪个机构会为了某个人的亲子鉴定拿自己的生死存亡开玩笑?

    总不能萧裔远不是傅辛仁的儿子,而是傅辛仁他爹吧?

    她可是跟萧裔远一起长大的,那!不!可!能!

    温一诺在一边飞快地思考着,一旁的傅夫人和傅辛仁也回过神,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惊疑不定。

    萧裔远刚被爆出来不是萧爸萧妈的亲生儿子,这就出现他的亲生父母了?

    这节奏也够快的,简直一条龙服务了……

    客厅里一片死寂,好像连空气都不流动了。

    温一诺无端觉得有芒刺在背的感觉,好像他们在被很多人围观。

    她迅速往客厅四周扫去,目光所到之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立刻消失。

    傅宁爵受不了这种死一般的安静,更受不了萧裔远会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的事实,他嚷嚷说:“萧裔远是吧?好,他就在上面!我去把他叫下来!咱们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

    说着他大步冲向楼梯,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梯,往三楼去了。

    在二楼的拐弯处,他看见忙不迭躲开的诸葛先生等人,还有涂家的管家们,不由嘴角扯了扯。

    不是都要“避嫌”,所以回房去了吗?

    原来还躲在这里偷偷摸摸听八卦呢……

    傅宁爵鄙夷地“呸”了一声,然后跑到三楼,来到萧裔远的房门前,啪啪啪地敲门。

    萧裔远沉浸在代码的世界里,几乎听不见外面的声响。

    傅宁爵足足拍了三分钟的门,萧裔远才回过神。

    他忙走到门边拉开门,还以为是温一诺,冲口就是“诺诺”,但是打开门,才发现自己错了。

    并不是温一诺,而是傅宁爵。

    “小傅总有事吗?”萧裔远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很晚了。”

    傅宁爵瞪着他,有些心酸,心想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这个萧裔远,眉眼间跟自己老爹真是太像了……

    可是谁他妈看见一个略长得眼熟的人,就会疑心他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啊!

    是不是傻?!

    傅宁爵握了握拳,咬牙切齿地说:“萧总,咱们下去把话说清楚!你妈找过来了,非说你是我爸的儿子!”

    萧裔远漫不经心地看着他,满脑子都是代码,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傅宁爵吼他“听见没有?!”,他才回过神,把傅宁爵刚才的话回想了一遍。

    顿时也脸黑了,“傅宁爵你是不是失心疯了?什么我妈,你爸的,你是吃了毒蘑菇产生幻觉了吗?”

    “你才吃毒蘑菇!你才产生幻觉!反正你妈就在楼下,让你跟我爸做亲子鉴定呢!萧裔远,你能耐啊!刚摆脱了你的养父母,马上就有亲生父母找上门了!”傅宁爵朝他晃了晃拳头。

    萧裔远完全没有把傅宁爵放在眼里。

    但是傅宁爵说的话,也太奇怪了,萧裔远不觉得以傅宁爵的智商,需要编这种蠢话。

    所以真的有人找来了,还要他跟傅总做亲子鉴定?

    萧裔远已经经受过一轮亲子鉴定的打击,所以已经有一定的适应能力了。

    他看了激动到变色的傅宁爵一眼,淡定关上房门,“他们在一楼客厅?我去看看。”

    他不紧不慢地往楼梯那边走去,傅宁爵看着他气定神闲的背影愣了愣,赶紧追上去,着急地说:“你那个妈不是省油的灯!你你你……你要小心!”

    萧裔远:“……”

    在围着温一诺的那些男人中,萧裔远最讨厌的就是傅宁爵。

    但是今天傅宁爵在这种情况下能说出这种话,大概他本质上也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人啊,又不是二极管成精,哪有非黑即白非此即彼呢?

    两人一起来到一楼客厅。

    周秘书、傅辛仁、傅夫人和温一诺一起看过去,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这两人还真像亲兄弟,以前怎么都没注意呢?

    温一诺心情无比复杂,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她想用道法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件事太震撼,跟她的牵扯也太深,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甚至看不出来傅辛仁跟萧裔远到底有没有父子缘份。

    可是就算不用道法,只用普通人的眼睛看,也知道这两人说不定是有血缘关系的。

    好在有现代科技,好在有dna亲子鉴定。

    光靠看相鉴定亲子关系真是太不靠谱了。

    因为面相是可以改变的,你能看见的,永远是别人让你看见的,谁也不知道改动了什么。

    dna就不一样了,要改变dna,难度可大多了,基本上会把人“改死”,所以各国都明令禁止dna这方面的实验。

    温一诺在心里默默给亲子鉴定送上一朵小花花。

    萧裔远面色淡定,直接在楼梯口旁边的沙发旁边站定,也就是停在温一诺身边。

    温一诺忙站起来,小声说:“那边的周秘书……她说你是她跟傅总的……孩子……”

    温一诺心想,果然人都是偏心的,如果是别人,她早就一口一个“私生子”了,可是到了萧裔远这里,她却连一个“私”字都说不出来。

    虽然事实上,萧裔远很可能就是周秘书和傅辛仁的私生子。

    萧裔远先是飞快地看了傅夫人一眼,见她脸色怔忡,神情茫然,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歉意。

    再看傅辛仁,他也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又不时去看他妻子傅夫人的脸色,明显地内疚难堪,但又有一丝委屈。

    视线移到周秘书脸上,他只看见她藏不住的得意和骄傲。

    他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那种“母爱”的感觉。

    虽然萧妈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萧裔远能够感觉到,萧妈是把他当亲生儿子疼爱的。

    所以他对年长女性的母爱并不陌生,也不存在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就对“亲生母亲”产生天然的孺慕之情这种戏剧化的结果。

    而且他本人的感情并不丰富,甚至有点淡漠,因此他倒成了整个客厅里最冷静的人。

    “阿远?阿远?到妈妈这里来……”周秘书朝着萧裔远优雅地伸出手,一脸的志在必得。

    萧裔远淡淡看着她,说:“……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父母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

    周秘书:“……”

    她皱了皱眉头,说:“阿远,你是在怪我吗?我也不是不得已,生下你只是个意外,我也没想过要破坏傅总和他太太的美好生活。”

    温一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但是总觉得周秘书说“美好生活”的时候,有点讥讽的意思。

    这就有些过份了。

    傅辛仁算是自作自受,可是傅夫人是完全的受害者。

    这件事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却要面对丈夫“出轨”跟别的女人生下孩子还养到二十多岁这种事。

    任何一个深爱丈夫的女人,都无法接受这种屈辱。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仰头看了看萧裔远。

    萧裔远还是一派沉静,继续说:“既然你不想破坏,你为什么又把这件事说出来?”

    “……因为有人威胁我,如果我不说,他就要捅到傅夫人面前……”周秘书说着,瞥了傅夫人一眼,傅夫人脸上那种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的样子,真是让她心旷神怡……

    “所以我只好坦白了,我也是没有办法……阿远,你不会怪我吧?我真的是不想的,我这么多年没结婚,就是为了你,我不想你叫别的人爸爸,还有,这么多年,我通过你大姨给你那么多钱,就是想你过得好一点。”

    萧裔远挑了挑眉,“……我大姨?刘秀娟?看来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当然知道,她是我的接生医生,你就是她亲手接生的。”周秘书含笑说,“我手里还有你的出生证明复印件。”

    “是吗?”萧裔远像是不在乎的样子,慢悠悠往前跺了几步,“你很疼我?”

    “我当然疼你!我只有你一个孩子!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辈子也不太可能生出第二个孩子了,你说我怎么不会疼你?”周秘书一再地表示自己对萧裔远的疼爱。

    萧裔远依然不为所动,说:“是吗?那我的生日是多少?”

    周秘书毫不犹豫地说出一个日期。

    萧裔远笑了,“你确定这是我的生日?”

    “当然!你是我最疼的儿子,怎么会不记得你的生日?!我每年都托你大姨给你送上一份生日礼物!”周秘书信誓旦旦地说。

    萧裔远却沉下脸,说:“你错了,那不是我的生日,我可以把我的出生证明和身份证给大家看,那根本不是我的生日!”

    “你刚才口口声声说多疼我,可是连我的生日都记不住!”

    “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去我老家看过我,只是通过我大姨不断给钱。——你这个样子,真的不是你口口声声号称的‘慈母做派’。”

    温一诺明白了萧裔远的意思,笑着拍手说:“对,这不像是一个母亲对亲生儿子的疼爱和歉疚,反倒像是一个外人因为心怀内疚在用钱赎罪!”

    “你住口!”周秘书没有对萧裔远变脸,但是对温一诺可没那么客气了,“温一诺,我早觉得你没家教了!一个跑江湖算命的下九流,也想高攀我儿子!你是不是以为搞定了男人,你就能高枕无忧嫁到我家?!”

    温一诺很多年没有被人这样辱骂过了,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很小的时候,跟张风起在外面摆摊算命,曾经被一个算出来有问题的人这样指着鼻子痛骂过。

    不过那人骂了不久就跑回来跪在他们面前求饶,求张风起指出一条生路。

    张风起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声名鹊起,真正扬眉吐气,逐渐在风水相术界有了名声的。

    但是那之后,张风起就不再给人看相,只看风水了。

    温一诺记得晚上睡觉之后,张风起和温燕归以为她睡着了,偷偷对温燕归说:“……我不能让一诺被人骂‘下九流’,但是道门也是有鄙视链的,看风水好歹是在鄙视链的最高层,摆摊算命确实是在最底层……”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又被人叫做“跑江湖算命的下九流”。

    这感觉,还真是酸爽。

    温一诺脑海里转过那么多念头,其实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她还没回应,傅辛仁、傅夫人、傅宁爵,包括萧裔远已经齐声对周秘书吼道:“你闭嘴!”

    “你再特么胡扯信不信我抽你!”萧裔远最是愤怒,上前一步像是要动手打人的样子。

    温一诺不禁深深看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她有点明白萧裔远以前对她祖传家业的“看不起”了。

    其实不是他看不起,而是他知道世人对这个职业的“蔑视”,他只是不想她被世人看不起而已。

    周秘书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两步,一脸怯怯的样子情不自禁看向傅辛仁。

    傅辛仁冷声说:“谁给你的胆子羞辱温大天师?!你要作死自己去死!不要拖我们下水!”

    萧裔远刚才还云淡风轻,此时已经怒上心头,他将温一诺挡在身后,对周秘书冷冷地说:“你这种人如果是我亲生母亲,我就要学哪吒剔骨还父,割肉还母了!”

    温一诺缩在萧裔远身后简直心花怒放,笑着探头出来说:“阿远,别对自己那么狠。这女人说她是你母亲就是你母亲?当然也要做亲子鉴定啊!——这么恶心的人,不做亲子鉴定就认这个妈,简直是侮辱我们的智商!”

    其实一般来说,都是男人要求做亲子鉴定的多。

    毕竟孩子是女人生出来的,她知道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被抱错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非常非常小。

    而男人“喜当爹”的情况要多得多得多。

    今天如果不是周秘书对温一诺那么恶毒,萧裔远也不会想着要跟她做亲子鉴定。

    现在温一诺一提醒,萧裔远迅速点头说:“诺诺说得对,反正我现在父母都不详,谁要说是我亲生父母,都得做亲子鉴定!”

    “我也要做?!”周秘书脸色垮了下来,“你是我亲生的!我为什么要做?!难道我还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这很难说,有人就是想捡便宜做现成的妈呗……”温一诺抱起胳膊,从萧裔远背后走出来,“再说阿远不是你生的吗?你为什么要反对跟他做亲子鉴定?你刚才怂恿傅先生跟阿远做亲子鉴定,可是很娴熟啊……”

    温一诺这么说,傅辛仁也对周秘书更加疑惑了。

    他们确实要做亲子鉴定,不仅他和萧裔远要做亲子鉴定,周秘书也要和萧裔远做亲子鉴定。

    “这不可能!我这些年给了他大姨那么多钱养他,我会不是他妈?这也太谬了!”周秘书明显有些慌乱,把握不了节奏了。

    她恨死温一诺了,这个时候跳出来坏她的事!

    “都不知道你在反对什么,心虚什么……”温一诺耸了耸肩,“你都有这么多证据证明你就是他妈了,那做个亲子鉴定又何妨呢?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万一阿远他大姨从中做个什么手脚,你也不知道是吧?”

    温一诺其实是随口一说,周秘书的脸色更加慌乱,她几乎就想往门口跑。

    这时涂家的几个管家出现在门口的玄关处,堵住了出去的路。

    温一诺飞快上前,一把钳住周秘书的下颌,迫使她张开嘴,一边摊开手,说:“给我找根棉签过来,我们来从她的上颚刮取一些唾液和上皮细胞。如果能取点血就更精确了。”

    周秘书没想到温一诺一个年轻姑娘的手劲那么大,自己的下颌被她捏的动弹不得,如同砧板上一只待宰的鹅,只能伸长了颈子,等待命运的“屠刀”。

    涂家的几个管家也马上围上来,两个帮温一诺钳住周秘书的胳膊,还有一个飞奔去找棉签。

    萧裔远走到温一诺身边护着她,傅辛仁和傅夫人也走过来,一人站在温一诺身边,一人站在萧裔远身边。

    看着温一诺和萧裔远把周秘书制住了,这两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其实脑海里又起了新的波澜。

    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傅夫人和傅辛仁对视一眼,又各自移开视线。

    只有傅宁爵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没动,心里怦怦直跳。

    因为周秘书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个生日,是他的生日。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