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一章 下机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华灯初上。

    一架空客a380在中部最大的红云机场上空缓缓降落,此时,从里边看去,这架空中霸主有人的座位寥寥无几。

    细心一些的乘客已经察觉出今天的空姐们都格外甜美动人,她们眉目之间的浅笑,嘴角牵起的弧度无不昭示着今天的笑容并不是职业那种,而是发自内心的,甚至连走路的时候,感觉她们的身子都轻盈了几分,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

    同时他们也发现,空姐们比平时更爱走动,扎堆的朝前边更加空旷的头等舱走去,从舱门间偶尔露出的空隙里,还能看到她们路过一个座位时候,摇摆着更加疯狂的臀线,晃动着高耸入云低头看不到脚尖的胸脯,以至于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一种s动的荷尔蒙气息四溢而出。

    引发这些空姐躁动的原因,普通乘客无从得知,但这些空姐们却清楚了然,能造成机舱内看上去空空荡荡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头等舱所有的座位都被一位乘客买了下来。

    “叮……”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红云机场。外面温度7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

    “ladies_and_ntlemen,our_plane_has_landed_at_hongyun_airport……”

    乘务长如涓涓细流的泉水般的声音还未停止,就有空姐急不可耐的争夺而出,但即便争夺,她们也尽显优雅,抢到最前边的一位蓝眼睛女子行至那个座位后,半蹲且温柔的用蹩脚华国语言说道:“先森,窝们已经…降落在…红云机场。”

    “先森……”

    被蓝眼睛女子轻声呼唤的乘客,看上去年纪并不大,约莫20岁左右的年纪。

    陈岩并非不谙世事、血气方刚的少年,需要用假寐来吸引漂亮空姐们的注意,而是他沉睡太久太久,蓦然醒来之后,身体各项机能还未恢复,再加之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实在催人入睡。

    “……”

    陈岩微微睁开眼,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蓝眼睛姑娘,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棒啾。”

    蓝眼睛空姐怔了一下,很是好奇陈岩怎么知道她是法籍的女孩。

    “你身上有来自法兰西的香根鸢尾味道,很香且又独一无二。”似乎看懂了蓝眼睛空姐眼中的好奇,陈岩不待对方询问,继续用法兰西语夸奖说道。

    闻言,蓝眼睛空姐眉目之间更舔了几分欣喜,不禁想到他果然对我更有兴趣一些。

    但陈岩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站起身的同时,歉意的对她笑了一下,示意她让开一点空间,好接过另外一位空姐递过来的呢子外套。

    接过外套搭在左手小臂时,又接过另外一位空姐手中递来的一只看上去是上个世界产物的橙色皮箱,这只皮箱的年龄大概已经超过这位蓝眼睛空姐父亲的年纪。

    就这么一会儿站起身的时间,陈岩已经感觉到自己西装小马甲的口袋里,至少有三位空姐塞了东西进去。

    陈岩笑了笑,面对这种情况,他的记忆中也不曾有巧妙的应对方式,但笑笑是不会有错的,总不可能拆穿她们,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吧?那不是他这次醒来之前的那段岁月里,拥有的绅士风度所能做出来的事。

    况且他十分确定口袋里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危险物品,不过轻薄的纸张而已,虽然他还没弄懂,这种尚未见识过的行为代表什么意思。

    这时飞机已经停稳,登机桥正在外边驳接。

    陈岩已经站在飞机舱门边上,略带好奇的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尽管他现在的行为并不允许,但空姐空乘也没上前制止,反倒像是下属一样站在他身后,跟着他一起“视察”。

    舱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陈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回味其中味道一般,许久过后才吐出:“这才是故乡的气息啊,真是久违了。希望这次,不用再沉睡,拥有真正的长生之力!”

    “陈先生,你好。”隔着舱门之外,一名身着黑色西装,身姿挺拔的男子朗声道,他的身后还有另外一名同样着装的男子,应该是他的同伴。

    陈岩点点头,转身朝空姐们做了个绅士礼后,迈步跨出飞机。

    开口说话的男子伸手想从陈岩手中接过皮箱帮他拎着,陈岩搭着呢子外套的左手往下压了压,男子会意,朝同伴使了个眼色让他带路后,便落后陈岩半步,轻声道:“陈先生,一应手续已经办妥,只等湘南大学开学后,便可入读。”

    “您的住所也已经安排妥当,就在学校附近,另外季老先生吩咐的不安排管家,只请家政也都联系好,每天都会有专人去打扫卫生,尽量挑您不在的时间去打扫。吃的方面有两个会烧湘菜的大厨随叫随到,烧完菜即走,您只要按一下按钮就行。”

    陈岩不置可否,像这样细节琐碎的事他早已不过问。

    当然,之后怎么做,还得看他那会儿到底怎么想,现在说这些,并没有多大意义。

    只是他跟着另外一名男子前进的步伐略加快了些,顺着登机桥前部的楼梯走下后,他又看了看这架庞然大物的空客a380。没曾想不过七十余载岁月过去,竟然连着这样的钢铁巨兽都能飞上苍穹,那些爱追梦的青年才俊要是知道后,也一定会相当欣慰吧,这些都是他们用血肉之躯积累下来的经验才有的今日种种不可思议,亦如那年他也在现场观看的飞行表演中,不幸逝世的冯姓青年。

    “这架机器,是哪个国家制造的?”陈岩问道。

    机器?男子怔了一下,顺着陈岩目光看去,原来指的是这架飞机,他道:“空客是由西方几个国家共同持有,主要生产地是在法兰西。”

    “不是我们的?那能不能买下来!”

    “……”

    男子不知道陈岩问的是想买这架飞机,还是空客公司,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另外对于“我们”这个定义也相对迷糊,不知是指我们公司,还是我们国家。

    “罢了,回头我自己去了解。”

    陈岩挥了挥手,阻止了还在想着怎么回答的男子,继续问道:“我的那些东西都到了吧?”

    “到了,已经放在您住所的地下室里,按照季老先生的吩咐,等您到了之后再拆卸。”男子如释重负的回答,他指了指自己和那名同伴,道:“我和乔梁,还有在机场外的四人是负责您和别墅的安保,我叫孙宇翔,都是隶属乔老爷子名下‘白水安保公司’华国分公司的人员。”

    “陈先生这边请。”

    孙宇翔侧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入境管理处需要您本人到场录入一些数字信息。我们先乘车过去。”

    陈岩看着黑色轿车车头上一个三角形中间两个m的车标,一股记忆又涌了上来,这个标志当年年轻的卡尔先生也是和他一起探讨过的,不过成形的时候略有一些变化,外边的三角形略圆滑了一些,而陈岩觉得不够锐利,不符合他当年直来直去的锋芒性子,想来应该是卡尔的父亲,那个世故的威廉老头最终拍板决定的。

    孙宇翔见陈岩又呆在了原地,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只好先去打开黑色轿车的后排车门,立在边上等待。

    不多时,陈岩回过神,坐进车里后不禁自嘲,肯定是刚苏醒不久,一些“老年人”爱回忆的毛病还残留着。

    登机桥上隔空遥望的几位空姐趁着乘客们还在机舱内等待下机通知时,不由好奇的交谈了起来。

    “哦,我亲爱的乘务长,这位年轻的先生是什么人?那辆迈巴赫62s竟然能开进机场?”

    “是呀是呀,就连我们法航直飞岛国的航线,都调整为途径红云机场,然后再飞岛国,这太不可思议了。”

    “还有当我们正在高兴头等舱居然都卖出去的时候,结果只上来了这位先生,真是不可置信。”

    “难道他的私人飞机出了故障,才选择我们法航吗?”

    “别浪了骚蹄子们,这可不是你们能知道的消息。还有,你们塞纸条的事,不要以为我没发现。”

    “哦不,美丽的乘务长女士,你肯定没看到的,不是吗?”

    “发现也没事,只要那位先生打我电话,我才不会在乎这些呢。”

    “可惜安娜抢到了叫醒服务,却没来得及给联系方式,他就下机了,嘻嘻。”

    …………

    …………

    陈岩不知道a380上美丽的空姐们在讨论什么,但接下来,他见到了他长达两千年的漫长岁月里从未出现过,却在他之后的生命里对他影响至关重要的一件事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