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三章 天赋(上)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蔚蓝海岸。

    郡沙市内最不最好尚有争论,但绝对是最贵的别墅区,且没有之一,在这里的业主基本上集齐了全市的最有钱的一小撮人。

    往北一里半即是养育了无数湘南人的母亲河——湘江。蔚蓝海岸花了大手笔从湘江边缘处引入了一条活水,分成两道绕着整个别墅区一圈,而后汇集一处,又从暗处回流至入口,隐隐一圈,又不流出。

    风水上讲,这叫聚财,财聚而不散,是无数商人的极致追求。

    湘江与蔚蓝海岸的中间是沿江风光绿化带,这一里半的绿植待到春暖花开之际,便会引的无数人过来春游赏花,加之拍照批图晒朋友圈,当然这些人想要靠近蔚蓝海岸,是万万不可能的,不说围绕着别墅区的小溪水,即便越了过去,也是高高的护栏将之隔绝,护栏之上更是无数闭路监控探头,以及会不时出现的巡逻保安。

    往东过去两三里路是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商业地带,郡沙最高的地标建筑——宝龙中心大厦就在此处。周边更是辐射无数大大小小的商场、美食、以及各类娱乐设施。

    郡沙的发展在沿海工业城市的冲击下,更为偏向娱乐行业,综艺节目长期霸占收视率榜首,曾经举办的选秀节目更是开创了国内的选秀时代,而其他娱乐项目,也在这边红红火火,郡沙便得有不夜城之称。

    如果你有郡沙的朋友,在午夜十二点时分私聊他一下,保准他能秒回你,因为对他们来讲,午夜十二点才是一天真正开始的时候。

    蔚蓝海岸的西面和南方,皆有无数高大的松柏,成群成林的覆盖,让这一处地方,更显闹中取静,可以说是建在公园之内的别墅。西面过去五公里左右,便是陈岩这趟回国所要待的地方之一——湘南大学。

    整个蔚蓝海岸别墅区,也就九幢独栋别墅,形状不一,各有千秋,相互之间也相隔甚远,其中最为神秘的便是九号。从这块区域传出会建有住宅时,九号便已不对外出售,有传言说是蔚蓝海岸的开发商在项目成立之际,便预定出了这九号别墅。

    九,这个数字从古自今对华国人来说都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与神秘感,它是至阳之数,也是极致之数,如九九归一,九五至尊,同时也有长长久久的寓意。

    从蔚蓝海岸别墅交付业主至今,已经过去十数年,这九号别墅一直无人居住,只是偶尔有人打扫。

    好奇得久了,整个蔚蓝海岸的业主也就愈发想要探之其真相。

    有时别墅区里的人,经过此处的时候,便会透过铁灰色的围栏朝里看看,好奇这九号别墅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沈亦才从国外回来没几天,与现在一般年轻女孩黑白颠倒,凌晨才入睡的情况不同,她的作息非常正常,且一直都有晨练的习惯。

    和往常一样,沈亦身穿黑色紧身运动服,围绕着蔚蓝海岸的小溪水晨跑,不知不觉又到了九号别墅附近,她放慢步伐,又偷偷的看向围栏里边,忍不住嘀咕:“老头子说什么两条白练般的五爪溪水,环抱着这片伏卧休憩的巨虎山头,便是块卧虎藏龙的宝地,但我怎么也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呀。”

    沈亦嘀咕着的同时,却在原地怔住了。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位穿着黑色棉麻练功服的男子,在九号别墅大门的里边阵阵跺脚。

    咚咚咚!

    跺一下,一声闷响发出,并且在他双脚周围,一些细小的砂砾和尘土便激荡出一圈圈的波纹,更大一些的小石子在漂亮的鹅卵石铺就的地面上疯狂的跳动。

    即是隔着七八来米远,沈亦也感觉这名男子踩踏在地上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劲。

    他脚下的地面,也似乎有凹陷下去的迹象。

    像是在酝酿些什么,沈亦看到那名男子缓缓蹲下。

    然后她就看到那道黑色的身形,像个冲天炮一样,拔地而起,越过四五米高的别墅庭院大门,轰的一下,砸在她面前,让她惊诧住,失去了思考能力。

    “……”

    男子自然是陈岩,昨天孙宇翔送他回的住所,便是这九号别墅。

    昨晚他打坐一夜,体内略恢复了一点点元气,看到天微亮,就想绕着住所走动走动。

    一来是舒展一下身体,二来也是想熟悉下住所周边环境。

    可是昨天进出都是孙宇翔他们开门,他并未在意这些常用设施的开关方式,在他看来这类事物即便有变化,也不可能彻底改变前人留下的习惯。

    可是当他真的站在这大门前,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后,他失望了。

    内心也忍不住咒骂这大门的建造者,他哪里能想到现代的设计为了安全和便捷,这庭院大门除了可以用手机app操作之外,剩下的就只有远程遥控开启,在大门附近是没有任何机械开关的。

    失望归失望,但出去走动的决定,陈岩是肯定不会更改的,正好昨晚积有几丝微弱的元气可以调动使用,便运气于足,纵身一跃。

    可越过大门落下来的时候,一位扎着马尾辫,高鼻梁,大眼睛,右眼下有一颗细小黑痣的年轻女孩,扇动着长长的睫毛,眨巴眨巴的正对着他,如果用一位知名导演最擅长的台词来形容,那就是“当时,我和她的距离,只有0.01公分,她的睫毛有256根,平均长度12.5毫米……”

    “牙合西姆色孜。”陈岩退回一步,率先打破沉默道。

    “(o_o)”

    沈亦疑惑,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她歪着头朝别墅里边看了看,心想这九号别墅的主人难道是外国人?但是这皮肤这眼瞳,明明就是华国人,疑惑道:“抱歉,我听不懂您的说什么。”

    用母语说了一句话后,沈亦不待陈岩开口,立即用国际最常用的英格兰语道:“i_don‘t_understand_what_you‘retalking_about。can_you_speak_english?”

    陈岩被沈亦的这样举动逗笑了,原来她并不是西疆女孩,倒是自己唐突了,赶紧道:“是我唐突了,我很少见到华夏女孩像你这般五官立体,让我误以为你来自遥远的西疆,那里可是个好地方,有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有最虔诚的信仰和最美丽的人。”

    陈岩望向天边,一边似在回忆什么着说道,等说到最美丽的人的时候,回过来看了一眼沈亦,这让沈亦的血液流动速度陡然加快,好看的脸蛋也悄然挂上一抹红晕。

    ‘最美丽的人——是在说我吗?’沈亦浑然忘却了刚刚自己受了惊吓,短暂的沉浸在夸赞中。

    回过神后,这才近距离且认真看清眼前这位男子,穿着非常朴素,甚至还穿有一双现在基本上都是一些上了年纪才会穿的布鞋,眼睛鼻子嘴巴都很普通,但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却令人非常舒适,其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深邃,不似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深沉,他身上似乎还有一种让人亲近的自然气息,这一切让她想到现在网络上比较流行的形容语句——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没有啦。”沈亦红着脸道,但心中还在回味那股奇异的气息,“其实很多人第一次见我,都会以为我是西疆人。实际上,是因为我带有四分之一的沙国血统,我的祖母来自沙国,我父亲和姑姑他们在外貌上比较正常,只是到了我这里的时候,基因的特点,就显现出不一样了。”

    陈岩点点头,肯定道:“明白,难怪我觉得你的面部线条并没有西疆女孩那种硬朗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柔和,这样更符合大众的审美,至少在我这里,是我见过的女孩中最美的一位!”

    沈亦听后,心花怒放,抬起手想挽一下头发,却又恐慌破坏了现在的美感,甚至连兼职模特时候特意训练的站姿,在这一刻都觉得有些别扭,是不是有更好的姿势?应不应该左腿再后退一点点,或者脚尖再踮起一些,加大身体的曲线与幅度?

    手足无措啊,我怎么会乱了方寸?

    “糟了.....”

    看着前边女孩柳眼眉腮间一副小女儿模样,陈岩暗叹了一声。

    看来在西方的那段时间习惯了直白的表述后,再次苏醒过来,竟还带有‘后遗症’,在此时此刻的这种环境中,此类直接的表达,并不只是单纯的赞美,竟带有几分撩拨的意味。

    再加上自己打坐修炼了一夜,身上还残有一些天地间最为纯净、最具亲和力的元气,甚至刚才使用‘纵云梯’的时候,因手生了一点,元气逸散得便更多了一些,一不小心让对方吸了一点进去,自然而然的受其影响,忍不住想要亲近自己。

    陈岩想通此间缘由后,不由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真是造孽啊!

    陈岩简单做了个告别,开始绕着蔚蓝海岸慢慢跑起来,留下沈亦愣在原地发呆,心情复杂的看着陈岩的背影慢慢消失:“这就完事了?刚刚是不是在撩我?撩完就跑?呸,渣男!还有,我还没问牙合什么瑟滋是什么意思呢!”

    沈亦在国外留学期间,虽然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但从来不缺追求者,各种调侃示爱表白的人也都见识过,只是她从未单独与异性有过这么长的接触时间,但凡接近她的人,想要有任何不法举措,她都会紧急避开,实在避不及时的时候,她父亲安排女保镖便会拦住那些狂蜂浪蝶,但哪里想得到,在家附近最为安全区域内,会遇到陈岩这样直白的华国人,还与神秘的九号别墅扯上了关系。

    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好好闻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