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九章 冲突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美丽的女子,陈岩见得多了,以前是各个朝代,现在说各个时代,甚至各个国家的美丽女子,陈岩都不少见。

    假若此时非要形容李小耳,陈岩大概会说“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

    然后再加一句“柳腰春风过,百鸟随香走。”

    这种女子走过,是真的会带来一阵香气扑鼻的。

    “回来了?”

    陈岩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道,“走!出发,目标梨园!”

    孙宇翔别过头,抬手用袖子里的微型麦克风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大门外开来三辆车,前后是大型的是suv,中间的还是那辆迈巴赫。

    ——————

    梨园并不是一个种植水果梨子的园林,也非古时候的戏曲班子,乃是上百年前,有一棵巨大的梨树,一个富家翁颇为喜好梨花香,看中此树后,在周围建了一个私人住宅,并把这颗树纳入了自己院子。

    后来几经转手又扩建了不少,虽是春来夏往、物是人非,可这棵有近两百岁年龄的梨树依然傲立于此,而梨园这两个字,却是从未变更过。

    到了如今,此处成了一个颇为私密的高端会所,一些不愿公开的会议,一些拍卖会,以及隐私的交易,人们都会选择在这此举办。

    陈岩到达的时候,已经颇晚,梨园门口有人或是相互寒暄,或是大肆喧哗,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下车吧!”

    陈岩下车后,绕道另一旁打开车门,牵住李小耳的纤手,安慰道:“别怯场,当这些人都是小猫小狗狗就好,你面对小狗狗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肯定微笑着,蹲下来摸摸他们的小脑袋呀!”李小耳不假思索的回答。

    “对!就微笑着,然后摸他们的狗头!”

    陈岩肯定的说,继续道:“看得顺眼了,再逗他们两声‘汪汪汪’。”

    “噗嗤!哪你有这样说他们的。”李小耳噗嗤一下笑出声,但她没注意的是自己果然没有紧张了。

    陈岩下车后,孙宇翔等人便将车开走,梨园内是不允许安保人员进入的,里边本有这不俗的防护力量。

    “哗啦!”

    当陈岩牵着李小耳下车的时候,仿若一道无形中的光芒集中在她身上,所有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各种小声的议论开始在人群中慢慢响起。

    “这个女孩是谁?是哪家的掌上明珠刚回国么?”

    “从未见过如此纯净,宛若精灵的女孩了,根本不是现在那些骄纵孩子能比的,你们看看她那清澈的眼神。”

    “……”

    “……”

    “刚刚看到了么,前后的suv好像是白水公司专门保护最顶尖的s级会员才会出动防弹的车,我曾经见过这两辆车来接待外宾。”

    “这么夸张?用得着防弹级别的车来保护吗?”

    “中间这辆也是国内很少见的62s,是国民爸爸座驾的同款。”

    “难道你们没发现她边上的那位少年,似乎才是正主吗?”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

    “……”

    “……”

    现在在国内,陈岩基本上不认识什么人,也就无需在此与人寒暄。如果有的话,也都是九十好几的耄耋之年的人,到了这种年纪,是不会来参加此类慈善拍卖会的。当然,有个人例外——那就是陈岩。

    李小耳挽着陈岩的手臂,越过前廊,到了前院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一路上陈岩都在介绍的梨树,两百年的梨树,现在需要五六人才能合抱住。

    “(〃‘▽‘〃)梨树可以活这么久的吗?”李小耳歪头问道。

    “一般梨树可以长到三四十年,在一些特殊条件下活100年也不是特别难的事,但200年的梨树却是不多见,我也仅见过这么一棵。”陈岩回道。

    “是吗?”李小耳将信将疑的看着陈岩,“我怎么觉得好像没有能问倒你的?”

    “啧啧,我还以为是谁呢。”

    陈岩还在想着怎么回李小耳这个问题的时候,边上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只见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和几个同伴,拥簇着一位年轻人朝这边走来。

    矮胖的中年男人,目光肆意盯着李小耳上下看,嘴里啧啧不停的笑弄,“没想到你前脚刚辞职,这边就傍上一个土鳖小白脸,还以为你多么冰清玉洁咧?还不是卖了!?”

    “……”陈岩皱眉,他没想到这才苏醒没多久,就遇到说话如此歹毒的人,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作,因为他知道对方这群人中,真正拥有话语权的是中间这位年轻人,陈岩看了一眼在他眼中已经是个死人的胖子后,将眼神转过,盯着那位年轻人。

    看到对方盯着自己,莫名的,年轻人有种心悸的恐慌从心底生出,像是一种源自身体的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

    但是转瞬,年轻人想到自己肆意妄为的过往,在这这座城市里,还没什么是能让他害怕的。

    年轻人还未开口,矮胖中年男人,在边上小声道:“付爷,这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及过的公司实习生,怎么样,是不是很正!??”

    胖子笑眯眯的邀功似的说着,说完后又盯着李小耳上下扫视,神情猥琐至极,“虽然现在不在公司了,但是帮您搞到手,还是很简单。毕竟业务娴熟嘛。到时候付爷您爽过了,就赐给小的们也…,嘿嘿嘿……”

    付长生拍了中年男子的肩膀,递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顿时,中年男子像是夜御shi女一样,激动得面色潮红。

    “你…,你……,闭嘴!”

    李小耳大声喝道,她气愤难耐,身体抑止不住的颤抖,挽着陈岩手臂的手指,似乎要将陈岩的西装外套给掐穿。

    陈岩转过头,附在她耳旁,柔声道:“你相信我么?”

    李小耳耳朵被热气吹过,不自觉的泛红。

    她同样转过头,与陈岩四目相对。

    那是一湾秋水般清冽的沉稳与柔和的眼神,眼神中充满坚定与力量,她像是读懂了其中的意思,重重的点头:“我信!”

    陈岩拍了拍挽住他手臂的小手,向前走出一步。

    陡然,他的神情一变,一股威压自他体内逸散开来。

    对面一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下意识的向退了几步。

    陈岩的双眸也变得深邃,他沉声喝道:“付安康是你什么人?”

    付长生诧异,不知道对面这位少年是何意思,怎么胡乱的说出一个名字。

    整个郡沙都尊称一声付爷的付家公子,何时被人压过这么一头,他神色倨傲,不屑道:“什么狗屁付安康,放你n的狗屁,今天你不乖乖磕头认错,你能出得了这个门,老子跟你姓。”

    付长生指着梨园的大门,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越说越大声。

    不知何时起,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在一旁听了付长生的话后,低头思索。

    “付安康这三个字,似乎很熟悉...,就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现在付家的家主叫付未庭,是付长生的祖父,不叫付安康啊。”

    “我找到了,我在手机上搜索出来了结果。上面写付安康有三子,付未庭,付未广,付未众。”

    “卧槽,这么说,付安康是这家伙的曾祖父?”

    “牛皮啊,连曾祖父都骂。”

    “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人,嚣张起来,祖宗都不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