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十八章 山石的班底(下)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说起棕色皮肤小伙,在互联网上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10年前,刚刚年满17岁的埃隆便从哈佛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而在这之前他早已经攻破诸多号称最安全,最难hack进的系统,比如有某某角大楼,某某国防部门等等。

    毕业后,埃隆加入了几家公司,从事计算机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设计了多款出名的ai安全系统,其中一款的主动防御功能让一些排名靠前的hacker都束手无策,整个美洲大陆有45%的互联网公司都在使用他这套安全系统,每天大约承受28亿次的黑客攻击,可以说他守护了美洲的半壁互联网公司。

    现在的埃隆注意力已经不在安全领域,转而投向了更为复杂的机器智能,即机器人。

    “嘿,埃隆。”

    陈岩比较喜欢这类技术大拿,他走过去像是老朋友一样捶了下棕色皮肤小伙的肩膀,“前两天我搞出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算法,有兴趣过来讨论下吗?”

    埃隆嘴角抽搐了下,哥们知道你有钱,但在技术领域这块,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讨论?

    天才多是孤傲的,平常人无法理解他们的世界,他们也不屑去过平凡的生活,大家最好相互不打扰。

    虽然这家伙刚刚露了一手一心多用,一边毫无影响的与人正常交流,另外一边还能记住十数人的自我介绍,勉强算是半个天才吧,这样的人有一丢丢的资格跟我说话,所以你刚才假装很亲近的捶了我一下,我没打掉你的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你,你你…,还有你们几个。”陈岩了点了几个人,道:“我们去会议室聊聊吧。”

    顿了下,陈岩转头对马斯克与李小耳道:“马斯克先生和李小姐,也跟我们一起去,剩下的人先去分配下将来自己预计要做的工作。”

    马斯克点点头,与剩下的人交代了几句后,跟在陈岩身后,走向一间宽敞的会议室。

    这些新进来的员工已经到山石科技两三天时间,相互之间也都开始熟稔起来,自是知道各人擅长的领域,与之前的履历,加之都已安排好的岗位,行事起来并不会杂乱。

    到了会议室,各人落座。

    陈岩在一块白板上,开始书写自己前段时间就有了想法,直到前两天,才确定下来的一个人工智能方面的算法。

    随着白板上的字迹越来越多,埃隆的脸色由起初的不以为然,到慢慢震愕,到最后却开始眉头紧锁,一副便秘的模样。

    马斯克则是更加看不懂白板上的字迹,但这不妨碍他从这些全世界网罗过来的计算机天才脸上猜测答案,很显然他们都被陈岩震慑住了,准确点说是被白板上的内容震慑住的。

    他心想,本以为受斯通的总裁斯嘉丽女士的邀请,到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家来辅助创业,是为给某个大佬的儿子镀一层金,好让他获得某些层次的加分项,没想到这位年轻的先生是有真正本领的人,根本不是一个草包。

    “埃隆,上面的东西很厉害么?”马斯克悄悄的靠近埃隆,小声问道:“写的是哪方面内容?”

    “别吵,老头!”

    埃隆不客气呵斥道,“你影响到我了,知道么?”

    西方人不知道委婉的表达,在这一刻的埃隆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当然这也与埃隆本身孤傲的性子不无关系。随着埃隆这一声呵斥,其他人也都目带不善的看着马斯克,好像都在责怪这个老头一般。

    虽然马斯克不过是下意识的问出声,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呵斥,面上还是有些不过去,悻悻得正襟危坐起来。

    一旁的李小耳也被陈岩的这一幕震惊到了,这...怎么说也算不上不学无术吧。她也是对周围这群计算机天才有所了解的人,知道要将他们唬住,没点真本事,还真不行。

    “好了!”

    陈岩盖上记号笔的笔帽,将之扔在会议室中央的桌上,然后双手撑在上面,道:“你们应该知道神经网络算法的原理,输入层、隐藏层、输出层这种典型的三层网络,网络上的每条连接线上都有一个权重参数,如何使参数的误差最小,一直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直到20多年前误差反向传播算法的提出,才算是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这就是最优的方法么?并不是!”

    “你们看这里,还有这里....”陈岩伸手点了点白板上两处地方,继续道:“在梯度下降的时候,引入一个残差参数,那么相同情况下,会比原先的速度提升75%左右。”

    马斯克虽然听不懂具体内容,可是75%这个数还是听懂了!

    这下容不得他不震惊,他知道在互联网的尖端行业,将某技术指标提升了75%是一个什么概念,君不见某cpu制造的牙膏厂商,每年推出的产品较之前一年的提升了8%,10%,15%,今年比5年前的整整提升了2倍等等情况来对比的话,是一个多么不可跨越的鸿沟。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某个时刻,可能会忘了刚刚正在做的事,偏偏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时候怎么办?”

    “给予一些特定的关键词,符合当时的场景,人物,事情起因经过等等,然后某个刹那,你就想起来了。”

    “这个残差参数,就是这样的一个作用。”

    像埃隆等技术人员,自是在陈岩点名残差参数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过来这个算法巧妙之处,而马斯克与李小耳则是在陈岩举例的时候,才恍然。

    “对对对,我就是偶尔想不起来某件事,然后拼命的想拼命的回忆,就差不多能回想起来。”马斯克疯狂点头,你早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啊,至于写那么一堆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的算法吗?

    不过能把一件普通的事,通过数学公式计算出来,也是让人佩服不已的。

    “是不是还有一些更优的算法呢?我认为还是有的,比如耦合其中一些连接线上的权重参数,就能有不一样的结构,这便是四层网络,甚至更多层网络情景,多元耦合关系的复杂性,即人脑的终极模拟形态。”

    陈岩讲完,拍了拍手,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当年以parank算法造就出一个古歌,后来又有起源算法缔造了千度,后面的颜书公司也是以广告推荐算法,短时间内获得无数资金。”

    “那么...,我们就以这个stone算法,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