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二十二章 钓鱼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哇,好帅!”

    “咦!不是说外国来的交流生吗?怎么会是黄皮肤,黑头发,明明和我们一样啊,哪里是外国人?”

    “真的假的?七国语言,开玩笑的吧。”

    “会这么多的语言,怎么不去外国语学院,来我们计算机专业做什么?”

    “他的汉语好地道,一点外国腔都没有,甚至还带点郡沙的语调在里边”

    “喂喂,你们看他俩的眼神,我怎么感觉这位新来的交流生,好像与新来的辅导员相识一样?”某位心思敏锐的女同学,小声嘀咕着。

    “陈同学,可以交换下联系方式吗?”一位胆子大的女同学,更是直言不讳。

    ——————

    “谢谢陈岩同学,请坐下。”

    沈亦知道不能再做一些让陈岩为难的事了,不管怎么说,一位强大的修士做点手脚反制她,那真的是轻而易举。

    开学的第一堂课,在乱糟糟却又融洽的氛围中度过,同学之间没有利益牵扯,有没有上下尊卑,仅有的不过是某某可能长得帅一些,美一些,拥有更多选择与异性|交朋友的权利。

    在临近下课的时候,陈岩瞥了一眼教室外的过道,可外边空空如也,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向他看来,那道目光中有审视、疑惑与一丝漠视生命的死寂感。

    下课铃声响起后,陈岩还在思索回国后的点滴,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可是思来想去,也只有在梨园的时候被他打的那个年轻人,尚有一些瓜葛,再无其他。本以为付家会很快寻上门,但等了小半个月也没见人过来,多半是在预谋些什么。

    他身上一股淡淡的泠然气息不由自主散发而出,让一些本欲向前搭讪的学生纷纷退走。

    “来便来罢,正好最近没什么可做的。”

    陈岩心想,便站起准备离开,前往学生宿舍小小的休息一会儿,然后准备去上第二堂课。

    “你在想什么?”

    沈亦娉娉婷婷,巧笑嫣然的站在陈岩课桌边,问道。

    此时,整个教室内,便只剩下他们两个,她与陈岩的距离,不过十数公分。按照人际交往中关系亲密程度划分,1.2米至2.1米是正常的社交距离,朋友与熟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是在0.5米至1.2米左右,而十数公分的距离,就算得上亲密距离了。

    “是有些什么事。”

    陈岩也不否认,旋即他目光狰狰的看向沈亦,“你是不是专门来给我捣乱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来湘大?早知道就不告诉我来湘大上学的事。”

    “o( ̄ヘ ̄o#)哼。”

    沈亦皱着可爱的鼻翼,扭过头,一脸傲娇道:“某人你不要自我感觉太好,什么叫早知道不告诉我?明明是我早就拿到了湘大的offer。”

    “嗯?”

    陈岩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住在一个地方也就算了,中间还发生了那么多事,现在到了完全不相干的湘大,还能碰到一起,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缘分两个字来说明。

    “虽然,我拿的是经管系的讲师offer,但这不妨碍我通过关系再兼任一个辅导员吧,嘿嘿!(#^.^#)”沈亦傲娇脸依旧,面上掩盖不住的自豪:“湘大这么多人,要搞到一个学生信息,还要挤走原本的辅导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也就是如我这般小仙女气质的人,才能不费吹灰之力请动人。”

    此时,沈亦脸上就差写上两个大大的字——快夸我啊!

    “……”

    陈岩哑言,可也拿沈亦没办法,“姓沈的,你赢了。”

    “ヾ(●??`●)嘿嘿,承让承让!”

    沈亦拱拱手,表情扭捏又做作的害羞,但却意外的让人感觉不出一丝矫揉造作,反倒觉得这就是真性情。

    陈岩懒得看沈亦,径直的从教室后门走出去。

    可沈亦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我去男生宿舍你也要跟着?”

    “当然,我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比如帮您铺个被子,整理下柜子什么。”沈亦一点都不觉得做这些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像您这么厉害的修士,这些事肯定做不习惯的。”

    “那些早就有人去做了,可是,沈亦!”

    忽然陈岩认真的审视着对方,怀疑道:“你不正常,很不正常!你竟然还称呼上了‘您’!以前你可不会这样的,你究竟是有什么打算?”

    陈岩思量了一番后,分析道:“你既然能来做我的辅导员,那么肯定清楚我宿舍的信息,所以先排除这条。”

    “也不可能是真的想去帮我整理被子或者柜子,不说贤不贤惠的问题,至少没熟稔到这一步,你一女孩子也不可能做这么没羞没臊的事,何况你还有个老师的身份。”

    “那么,就只剩下你想去间谍化我那些舍友。”

    “……是不是?”陈岩言之凿凿的看着沈亦。

    “(((;???;)))”

    沈亦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的打算,就怎么被人赤果果的揭露出来,可骄傲的她绝不会认输:“猜对了又怎样,你能阻止吗?阻止得了吗?”

    沈亦伸出小拳头,在陈岩面前秀了秀:“那些小男生,见了我还不是跟老鼠见了喵咪一样乖巧!?”

    “今天不行!”

    陈岩不容拒绝道:“明天或者其他任何时候都可以,就今天不行!”

    “不行就不行嘛,干什么这么凶哦,好怕怕!”

    沈亦故作委屈,双手举起捂在红润的嘴前,十指弱弱的扣动着指甲,却不小心将某处伟岸的地方,挤压得更是呼之欲出。

    “别跟着我!”

    陈岩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沈亦还准备跟上来,立即瞪了她一眼,凶道。

    也不是讨厌沈亦跟着,而是说不清到底是何种缘由,陈岩觉得今天一定会发生些什么,这是源自一种本能的感应,这么多年来,陈岩一直相信他的感觉不会错的。

    如果沈亦一直跟着,陈岩倒不是担心保护不了她,而是藏在暗处的人到时候将沈亦惦记住,再趁着自己不在时,以此要挟他,这又会成为一种不可控的状态。

    陈岩不喜欢这种脱离掌控的事。

    现在就等着藏在暗处的人现身吧。
小说推荐